高峰:中共整風讓「刀把子」變「槍耙子」?

人氣 606

【大紀元2020年08月26日訊】政法委一直被中共黨內稱為「刀把子」,隨著前政法委書記孟建柱失勢和孫力軍落馬,從7月8日起,中央政法委便在全國政法隊伍中開展教育整頓試點工作。所謂教育整頓,其實就是中共內部的清黨運動,而這次的清黨運動是中共的「刀把子」當「槍耙子」使。

據中共政法委的官員透露,他們已收到上級命令,要求大家「刀刃向內、刮骨療毒」,放下私人間的忠誠,揭露有問題的同事。領導還要求他們應該以「延安整風」為這次「教育整頓」行動的樣板。這次政法系統是「教育整頓」試點,在紀律整頓之外,更加注重意識形態,始終要求做好「兩個維護」,即維護習近平的統治地位和維護黨中央權威、集中統一領導。

據中共官媒報道,8月18日,中紀委公布,龔道安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正接受中紀委調查。

就在龔道安被抓的前一天,中央政法委召開政法系統教育整頓試點辦公室第二次主任會議,陳一新再次強調「刀刃向內的自我革命精神」,堅持「自查從寬、被查從嚴」政策,堅決「清除害群之馬」,「提高政法隊伍純潔性,推動全面從嚴管黨治警向縱深發展」。

據中共官媒報道,這次教育整頓運動將要持續到2022年中共召開全國代表大會前夕,這次黨代會將任命一批新的中央官員。在有關教育整頓運動的宣傳中,描繪了地方官員在「公安夜校」學習習近平的文章和講話的情況。

什麼是延安整風運動?讓我們來聽聽中共中央宣傳部理論局原副局長李洪林講述他的親身經歷。

延安整風是為了樹立毛澤東的絕對權威

中國共產黨在1942、1950、1957年進行過三次整風運動。我是1946年才入黨的,第一次整風運動我沒有經歷過,但在延安生活過,先是有所耳聞,後來做了細緻的研究,也可以說說。

延安整風是從1942年開始直到1945年才結束的一場政治運動。當時中共還沒有奪得全國政權,可以叫作「運動治黨」。這是毛澤東為奪得全黨最高權力而精心策劃的一次黨內戰略決戰,最後以他大獲全勝而結束。

原來毛澤東並不是黨的最高領導人,遵義會議以前不是,遵義會議以後也不是。然而到了陝北後,毛澤東卻利用整風成立的「總學委」,一下子把黨中央原來的領導機構予以架空:他是「總學委」主任,康生是副主任,所有黨的高幹都編入學習組,於是「總學委」就取代了黨中央,成為全黨的最高領導機構了。能夠阻擋他攀登最高領導職位的張聞天、周恩來、王明、秦邦憲(博古)等人,都只有在學習小組裡挨整的份兒。整個整風過程,既批「教條主義」(王明)又批「經驗主義」(周恩來),既批「左」傾,又批右傾,批來批去,只有毛澤東「一貫正確」,於是整風的目的就達到了。

原來中共第六次全國代表大會,是1928年在蘇聯召開的,抗日戰爭之初就準備召開七大。在整風結束時七大「勝利召開」了。這次大會的口號是「在毛澤東旗幟下前進」。他在全黨的領導地位,這才正式奠定了。

本來,發動群眾乃是共產党進行革命活動的基本路線和方法。不過為了特定目的,使「人斗人」成為一種模式,則是在延安整風中形成的。它大體上分成三個階段:一、學習文件,思想發動;二、批判鬥爭,即”百分之九十五”圍攻”百分之五”,這是群眾運動的主戰場;三、組織處理,即人事安排,這是政治鬥爭結束之後,勝利者的”戰果分配”和對戰敗者的處置,包括處分、調動、清洗、關押。王實味就是先被關押,後被殺頭。從此以後,這種「整風模式」就成為毛澤東「運動治國」的通用公式了。

共產黨從可以批評到不可批評

1950年的整風我參加過,這次整風是在剛剛奪得全國政權時進行的(1950年5月1日發布整風決定)。那時中共還比較清醒,知道剛剛上台執政,應該謙虛謹慎,克服居功自傲情緒、防止腐化墮落。但那次整風只走走過場,在黨史上沒有留下什麼痕跡。其之所以淪為走過場,是因為這一年接連搞了三次震動全國的巨大運動:鎮壓反革命、土地改革、抗美援朝。這些運動不但曠日持久,而且消耗了巨大的人力、物力和財力。在這種情況下,怎麼能安心坐下來整黨呢?

在此之前的4月,中共曾決定在報紙刊物上展開批評和自我批評。這個決定真的實行過一陣子,雖然見報的批評都經過選擇,絕不會傷筋動骨,但畢竟表明了這樣一條準則:共產黨是可以批評的。可是經過幾輪”運動治國”,尤其是”反右派運動”之後,一條新的政治準則就完全取代了舊的準則,這就是:共產黨是不可以批評的。這條準則,誰也沒有制定過,誰也沒有公布過,卻在中國大陸風雨無阻通行了幾十年。它標誌著人民和這個黨的關係發生了根本變化:從敢於批評到不敢批評,從擁護黨到害怕黨。應該說,這種變化對於一個執政黨來說,確實是致命的,因為它必然會使掌權者躊躇滿志、一意孤行,直到踏入深淵。那時再後悔,便已經晚了。

整風變成反右

1957年的整風,經過反覆發動,確實把黨內外都發動起來了。人們紛紛「大鳴大放」,對黨和領導幹部提了不少批評。但它很快就變成「反右派運動」。原來毛澤東和黨組織「苦口婆心」歡迎大家給黨提意見,是在「引蛇出洞」。引出來之後,黨就忙於領導全國人民投入轟轟烈烈的「反右派運動」鬥爭,哪裡還有工夫整風呢?

這場運動一共打了多少右派?權威說法是五十多萬。另外有說三百萬的。不管劃了多少右派,實際上這場運動是中國有史以來最大的一場以言論定罪的「文字獄」。

歷史上的文字獄,都是先有反叛當朝的文字,然後定罪。然而「反右派」文字獄的罹難者,不但並未寫過反叛當朝的文字,而且是為了愛護當朝、應邀講了些諫諍良言,結果一下子就被打入「敵人」的行列,變成了「專政對象」。中國幾千年的帝王專制,都懂得「不教而誅謂之虐」(不警告就施刑,乃是暴政)。而毛澤東則把擁護共產黨的朋友和群眾「引蛇出洞」聚而殲之,那就遠遠超過「不教而誅」的程度,背離人類良知的底線了。

「反右派運動」在毛澤東「運動治國」的鏈條中,是一場有決定意義的戰略決戰。它不但消滅了一切不同意見,打斷了中國知識界的脊梁骨,使民主黨派匍匐稱臣,而且使中華民族的正氣遭到一場史無前例的摧殘。「誠」和「信」是人際關係最重要的底線。離開這兩條底線,任何社會群體,小到一個家庭,大到一個國家,人們一面口是心非欺騙別人,一面提心吊膽防備上當,怎麼可能共事?怎麼可能團結?「逢人只說三分話,不可全拋一片心」,本來是中國傳統文化中具有貶義的處世哲學,然而「反右派運動」以後,這種準則已經變成全民的”防護服”了。從此以後,兩副面孔,雙重人格,便成了中國人的普遍特色。

讓毛澤東十分得意的是,「反右派運動」大獲全勝之後,全國人民變得更聽話了。他無論說什麼,中國人都一片歡呼。正如林彪後來所說:「毛主席的話,句句是真理,一句頂一萬句。」雖然大家都知道他在諂媚,毛也明知他在諂媚,他自己也知道人人都能看穿這種諂媚的把戲,但全中國的人們無不鄭重其事地假戲真做,這不是整個民族在墮落嗎?

1957年鳴放時,對我觸動最大的一件事,是胡繩的祕書被打成右派。整風開始時,政研室黨支部書記到處找人徵求意見。胡繩的祕書很熱心地提了些意見。「反右」時,支書從小本子上把他的意見匯在一起揭發出來,把他打成政研室唯一的右派,算是完成任務了。

不過「反右派」運動各單位有「指標」,必須完成「任務」,是普遍現象。上邊壓下來的硬任務,非完成不可,是毛澤東「運動治國」的慣例。他還常常用數字指揮這些運動。他腦子裡隨便想個「百分之一、二、三」,或更常用的「百分之五」,寫成中央文件,幾萬中國人,幾十萬中國人,甚至幾百萬中國人的命運就被決定了。

政研室那位祕書的右派帽子,就是上面發下來的「指標」,反正非找個人戴上不可。他還算是「幸運」的,「下放」農村苦熬了若干年,沒有被累死或餓死,改革開放後又回到北京,擔任一個重要刊物的主編,為改革做出了應有的貢獻。至於在「鎮反」運動中被列入「指標」的人,早就沉埋於地下了!

運動治國

毛澤東給中國共產黨留下的「傳家寶」是人民民主專政,也就是一黨專政。這並不是他的創造,而是馬克思列寧主義的基本原理。因為馬列所主張的「無產階級專政」就是共產黨獨掌政權,決不與其他階級或政黨分享政權。毛澤東留下的另一個傳家寶「以階級鬥爭為綱」,或「鬥爭哲學」,也是馬列主義的基本原理,但他把它發展到極端,使它成為「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的基本手段或形式,也就是「運動治國」。

「運動治國」是毛澤東真正獨創的法寶,即把特定範圍內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人動員起來,向其餘的百分之五或百分之一、二、三的人宣戰。這一場戰爭打完了,接著就掀起另一場戰爭,永不休止。除了剛才提到的運動以外,像「三反運動」「五反運動」「思想改造運動」「忠誠老實運動」「肅反運動」「合作化運動」「社會主義教育運動」「大躍進」「人民公社化運動」「四清」「文化大革命」等等,一個接一個,中國人就沒有喘息的機會。

這些運動儘管打擊對象不同,但都有一個共同點,全都貫穿著群眾性的思想鬥爭,也就是把群眾組織起來,在黨的領導下,通過狂轟濫炸的「大批判」,摧毀鬥爭對象的意志,使他「口服心服」地匍匐在黨的腳下,俯首稱臣。毛澤東把它叫作「思想改造」,其實是用「黨性」吞噬「人性」的「運動」。我給它起個名字,叫作「思想鬥爭運動」,並且專門寫了一本《中國思想運動史》,記載了1949—1989年四十年間中國獨有的「運動」。它對中華民族所造成的精神創傷,恐怕再用兩個四十年都難以恢復,因為它已經傷害到中國人的心理素質,摧毀了我們民族的文化生態。這種「思想改造」,確切地說是「文化征服」。

思想鬥爭運動的效應,不限於鬥爭對象本人,也不限於某個地區或某個時段。每一次運動的鬥爭對象即使只有人口的百分之一,全國也有幾百萬,再加上他們的親屬,該有多少人呢?一次「運動」就有這麼多人,接連不斷的「運動」,又該有多少人呢?其實在這種「人斗人」的運動中,沒有人能幸免於難。被斗者當然只能聽憑宰割,斗人者又何嘗不是膽戰心驚?有幸被劃到那百分之九十五里的人們,除了少數奴才甘願充當凶惡的打手之外,絕大多數群眾無非是奉命搖旗吶喊而已。其實他們的獨立人格早被歷次運動所吞噬,雖然此次運動沒被列入「百分之五」,但下一次又該輪到誰呢?所以毛澤東「運動治國」的威懾效應,幾乎壓彎了所有中國人的脊梁骨,使他們失去了自由的思想和獨立的人格,這正是「人性」裡最重要的東西。而且這個「幾乎所有中國人」並不誇張。連他的「親密戰友」和他親自選定的「接班人」都不能享其天年,還有幾個中國人能有「免於恐懼的自由」呢?

其實「運動治國」雖然是毛澤東的發明,卻也正是「社會主義」的應有之義。因為「社會主義」就是以社會的名義把全部社會資源收歸「公有」,由共產黨代表社會來統一占有和支配。而在所有的資源當中,「人」是最重要的資源。因為自然界的一切「自在之物」,只有經過人的勞動,才能成為社會的財富,包括「人」本身的繁衍,也要靠「人」自己。所以「社會主義」所要消滅的「私有制」,說到底,就是要消滅所有「屬於自己」的「個人」,也就是消滅一切有獨立人格、能自由思想的個人,才能使整個社會都在統一意志的支配下,有計劃地建設起一座「共產主義天堂」。而要做到這一點,就必須:第一,消滅(即沒收)一切私有財產,使所有的人都失去安身立命的物質基礎;第二,消滅一切個人思想,使所有的人都成為沒有頭腦的「馴服工具」。哈耶克把這種「思想征服」叫作「思想國有化」。但思想不是實物,不能沒收或占有,它只依附於人的腦袋。斯大林的辦法是把不服從統一意志的腦袋砍下來。毛澤東的辦法是「思想改造」。他的「運動治國」就是為了這個目的而不斷發動的用「黨性」征服「人性」的運動。

中共重提延安式整風意欲何為?

中共對幾次毛氏延安整風運動都作出了結論:毛澤東為實現個人獨裁大搞政治運動,導致官不聊生,民不安生。

可明知這種整風運動是禍國殃民的政治鬧劇,習近平還要搞呢?有中共官員說,如果說中共十九大修憲取消任期制是為習近平搞終身制提供所謂的合法性,那麼,這次延安式整風的目的就是為他繼續連任掃除黨內一切障礙。這也是此次教育整頓運動為何要持續到2022年中共召開全國代表大會前的原因。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李洪林曾否定毛引轟動 六四後被囚300天
【祕檔】駭人聽聞的延安「搶救運動」
橫河:修憲改制玄機何在
內鬥清洗不斷 中共政法委再次「清理門戶」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丹東警察碰瓷上熱搜 被轟「演員」
【橫河觀點】挑戰上海封城 張文宏論文被刪
【新聞看點】丹東「襲警」真相 關鍵細節被隱匿
【十字路口】透視共產黨百年謊言 揭中共洗腦術
【財商天下】建全球最大數據庫 中共管控全人類?
【新聞大家談】魔化上海 堂食游擊隊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