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共產世界大歷史》 助世人認識共產本質

跨域歷史學者呂正理推出新作《共產世界大歷史》,以客觀、嚴謹的全方位角度,介紹共產主義及共產黨的興衰史。(李晴玳/大紀元)
人氣: 10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0年09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晴玳報導)繼《另眼看歷史》、《從困境中奮起》之後,跨域歷史學者呂正理,今年7月再推新作《共產世界大歷史》。此書旨在講述共產主義共產黨的興衰史,時間跨度達200年,涵蓋100多國家。全書共分「形成、擴張、分裂、崩解」等4卷,深入淺出引領讀者認識共產黨的本質,俾供鑑往知來,因應世界新局。

「你往後能看多遠,你往前能就看多遠。」9月高雄新書分享會上,呂正理引邱吉爾名言,闡釋《共產世界大歷史》的著述動機。「這是一本為普羅大眾而寫的書,並以客觀、嚴謹的全方位角度,介紹共產主義共產黨的崛起與衰落,在去共聲浪高漲的今日,希望世人能有正確的認知及因應。」他說。

東歐劇變迎民主  六四學運大清洗

呂正理表示,19世紀中葉,自馬克思與恩格斯共同發表《共產黨宣言》以來,共產思潮自德法、蘇聯、東歐、亞州、拉美而非洲,橫掃全球近200年。作為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指導綱領,《共產黨宣言》高調楬櫫的階級鬥爭暨暴力革命,預告了共產黨宰制世界的野心與企圖。

他指出,馬克思以憤青觀點,偏執地曲解歷史社會議題,導出唯物史觀、無產階級專政等主張。1914年10月,列寧仗此利劍推翻沙皇,建立無產階級政權,深化共產專政的理論基礎,進而輸出武裝革命及俄式專制獨裁體制,東歐及中國從此納編為共產陣營的一員。

1989年,東歐反極權抗爭在波蘭吹響號角,短短數月間,民主運動風起雲湧。6月4日,波蘭首度舉行民主國會改選,團結工會以壓倒性優勢擊敗執政黨。同年10月,匈牙利宣布廢除一黨專政,11月柏林圍牆被推倒,12月捷克、東德跟進廢除共產專政,兩德合併。而蘇聯也在兩年後宣告解體。

「百年滄海桑田,由俄國十月革命引發的全球共產運動,歷經兩次世界大戰和冷戰之後的興衰,如今只剩中國、越南、寮國和古巴等屈指可數的共產專政國家。尤其中國,已然成為第三世界共產主義國家的領頭羊。」

東歐爆發骨牌式劇變,1989年是關鍵的一年。然而波蘭民主勝利之日,在中國天安門廣場,政府卻以槍械坦克鎮壓學生民主運動。中共領導人鄧小平固守著四個堅持--堅持社會主義道路、堅持無產階級專政、堅持共產黨領導,堅持馬列主義及毛澤東思想。在他終結民運的同時,也終結了中共的政治改革契機。

偉大中國夢  假資本經濟真共產專政

六四後,中共持續推動經濟改革,政治上則鞏固領導,嚴管嚴控輿情言論。此後30年,中共千改萬變,不改變其無產階級專政的箍咒。即便2000年後,中國經濟崛起,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在其夸夸宣示「中國夢」的同時、不忘驅動國家機器,布建金盾工程,將14億人民置於嚴密監控之下。

「長期以來,歐美國家甚至日本,對於中國都抱持期望,認為中國在經濟制裁鬆綁後,隨著改革開放,其意識形態、政治體制也會跟著鬆綁。」呂正理說,但我們必須承認,這種期待是落空了!而且「新冷戰」已經形成。

「很多人可能不明白,14億中國人恐怕更不明白,中國共產黨為什麼還可以繼續一黨專政!」他解釋,其實中國的改革開放,上衣雖是資本主義,褲子仍屬共產主義;人們之所以誤判,係因不了解共產主義和共產黨的本質。

呂正理說,為了探討其本質與發展始末,他花了5年時間,閱讀約600本書籍,得出一個結論:馬克思是偏激的憤青代表,他從錯誤的假設命題,推斷出偏執的唯物史觀;在他的眼裡,經濟決定了一切,為改變社會經濟結構,階級鬥爭是必要的手段。

「馬克思以為人與人、民族與民族之間,只有對立與剝削,若想修正資本主義的不公不義,暴力推翻是唯一途徑。然而,這種改革其實是可以和平演變的。」他強調,「人生在世不是只有經濟,決定世界的興盛,除了經濟,還有親情、道德、文化及宗教。」他說。

共產專政窮途末路  倒台起自內部

2018年起,中共內外交困,危機四伏。美中貿易戰開打,中共經濟深層問題浮上檯面;中共(武肺)病毒全球肆虐,國際究責聲浪四起;反送中運動未歇,港版國安法再起,引爆國際社會撻伐。有識者指出,失業大潮和經濟困境,將迫使中共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中共政權,是否步上蘇聯崩解的後塵?世人拭目以待。

「將來導致中共倒台,廢黜一黨專政的,絕對不是美國,而是從它的內部啟動!」呂正理指出,中共不等於中國。現今中國14億人口中,共產黨員僅九千萬人,而其核心份子不及百萬;爰此,中國共產黨不足以代表14億中國人,遑論代表五千年中國文化。

談到「眼裡中國」,他回憶,1989年5月,首度赴大陸川藏旅遊,時拉薩甫解除戒嚴,3月的流血暴動,雖未及親歷,仍隱約感受到大昭寺八角街一帶的不平靜。6月初返台,旋即傳出六四事件,令人不勝唏噓。

1995年,呂赴中履任外企高管新職,一心想為中國拚經濟的他,就跟多數人一樣,以為中國經濟搞好了,政治體制也會鬆綁,跟上資本主義的腳步走。

「可後來我的想法變了,我覺得首要之務是拚文化,因為中國經濟起飛了,文化道德卻仍低落,偷搶拐騙所在多有。」呂表示,文化拚了一年,他發現自己又錯了,錯在中共實施一黨專政。因為只要極權專制存在,人們不可能有道德,不可能不說謊。

他理解,馬克思逞其謬誤知見,企圖建立一個人我對立、相互剝削的共產世界。其後繼者如列寧、史達林、毛澤東等野心家,假借其宣言攻伐異己、蹂躪生靈,「黨紀高於一切民主人權的原則,為了革命可以偷搶拐騙,只搞破壞、毫無建設,這就是共產黨的本質。」

呂正理說,《共產世界大歷史》一書,詳列史實文獻,呈現共產黨的惡行劣跡,其中更有共產黨人對共產主義的批判省思,如南共狄托的預定接班人吉拉斯。他抨擊共產黨建政後,造就了一個貪腐墮落的新階級,早已忘卻革命初衷。為此,吉拉斯不惜與同志割袍斷義,從權力高峰墜落深淵,被捕坐牢15年。

唾棄獨裁專制  籲迎接和平新中國

「所有人都應該深入了解共產主義和共產世界,政治評論只是觸及表面,必須徹底了解共產世界的歷史,才能真正明白其本質。」

「此外,我寫此書,亦導因於我對傳統文化的珍視!」呂正理說,當初他反共,是為反制中共毀壞中華文化,但可惡的是,中共竟在全世界搞了500多所孔子學院,利用親手砸毀的孔家店搞滲透、作大外宣。「中共到底置孔子於何地?」他提出質問。

「這本書,可說是為習近平、李克強而寫,為生活在共產主義統治下的人民而寫,更為自由地區的年輕人而寫。」呂正理表示,共產黨的一黨專政終將失敗,其崩解倒台是歷史的必然。

「我不希望中國倒台後,陷入動盪的局面,因此列舉了23個史證,盼提供中國執政者作為借鏡,讓人民知所抉擇。包括外面的人,也都應該鄭重想一想,中國倒台是甚麼情況?我們又該怎麼辦?」他說。

參與新書分享會的顏姓醫師,也是一位歷史迷。他自稱,中國近代史念得熟透,中共的諸般惡行他都知道,一言以蔽之,就是「抹滅人性,罄竹難書,其影響之深遠,得需好幾世代才能恢復!」他呼籲,年輕人都應閱讀歷史,了解共產黨的本質,也期待《共產世界大歷史》的英譯、日譯本早日推出。

呂正理,清華大學化學系及研究所畢業,曾任跨國企業英商卜內門化學公司台灣分公司(ICI Taiwan)總經理及中國卜內門化學公司 (ICI China)董事總經理。1999年後從事企業顧問工作,業餘研究歷史。現專業寫作。

2010年出版第一本著作《另眼看歷史–一部有關中日韓台灣的多角互動歷史》,榮獲2011年台北國際書展大獎。2016年出版 《從困境中奮起 – 另眼看1945年後的東亞史》,以接續前書。本書是作者的第三本著作,亦為「另眼看歷史」系列之一。

責任編輯:李薇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