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日月光吳田玉:台灣半導體面臨三大挑戰

半導體產業是美中攻防的重點產業,牽動各國經濟與國際局勢 (STR/AFP via Getty Images)
人氣: 370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20年09月22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原彰台灣台北報導)全球半導體業的年度盛會「SEMICON Taiwan 2020 國際半導體展」 在23日起於台北南港展覽館舉行。半導體產業是美中攻防的重點產業,牽動各國經濟與國際局勢,在22日的展前記者會上,日月光執行長暨總經理吳田玉分析,在變局中,台灣半導體產業將面臨3大挑戰,建議在人才與政策上做出相應調整。

半導體產業是美中攻防的重點產業,牽動各國經濟與國際局勢 
半導體產業是美中攻防的重點產業,牽動各國經濟與國際局勢 (NICOLAS ASFOURI/AFP via Getty Images)

吳田玉說,全球歷經60年的全球化主流經濟、海外投資、全球布局,以及多方協議平台、自由貿易,台灣半導體業擁有完整設計及製造產業鏈,有著強大的經濟規模制高點,並與全球客戶建立良好的共生關係,彌補了台台灣的很多弱勢。

而這樣的全球化趨勢正在轉變,吳田玉說,保護主義、平行世界與遠端連結等3大趨勢都是過去台灣半導體業沒有歷經過的挑戰,「2020年是半導體業記憶中最有趣的一年,我們有太多的機會、挑戰與焦慮,這是過去60年來沒發生過的事情。」

台灣曾是全球化的受益者

以保護主義帶來的潛在挑戰而言,吳田玉強調,地緣政治議題是半導體人從來沒有經歷過的政治與法性挑戰,「這是我們學習的盲點,讓對發展代工業的勇氣打上折扣。」

他說,在全球化的時代,台灣是最典型的最大受益者,在過去60年通過垂直跟水平分工、經濟效益分散化、區域平等這些條件,有機會當上半導體產群聚效應的代工龍頭,但這些條件正在消失,台灣怎麼因應保護主義,政府應學習如何跟多元市場的主導者,在共生價值循環與思維上進行調整。

而平行世界部分,吳田玉則說,一個世界將變成兩個彼此不能溝通的世界 ,由單一系統變雙系統,這牽涉到法規制度與材料選擇的思維,以至設計軟體都會變得不同。

吳田玉說,台灣是單一系統世界的典型受益者,通過量化與低成本取得全球訂單,但平行世界的模式,必須讓單一成本與生產研發系統可同時應付多個不同世界,並可因應衍生出的不同法規。台灣有彈性應變的優勢,多元化系統本就是代工業的基本功,應可在未來的演變中發揮作用。

台灣須加強應對視訊會議能力

另外,吳田玉說,過去遠端連結是不被主流接受的,但因疫情影響旅行與面對面會議,這也是過去從未發生過的。台灣是面對面會議的受益者,客戶來感受台灣的熱情,也有助於簽下訂單,但在遠端會議上,台灣人的情境掌控能力不如印度人,較無法通過線上視訊掌握客戶在想什麼,這也是必須培養的才能。

吳田玉也說,當製程開始改變,以及全世界的政經環境開始改變,半導體業的主管、工程師過去成功的經驗,不會保證未來的成功,人才必須在崗位上做出相對的調整。

吳田玉建議,半導體以人為本,目前總量仍明顯不足,不論是軟體、自動化或是AI等領域都需要人才,台灣的人才培育不能只局限在聯考、教改,思維方式必須考量在職訓練與高階主管,以培養出全方位、可綜觀全球局勢的領導者。

吳田玉也說,對於政府的政策,半導體產業從未認為機會不夠多,但卻覺得社會對他們的認同度不足,特別是半導體產業變成國安與國防產業,台灣如果走在全球產業的最前頭,政府必須調整相應政策,滿足產業領導者的需求。

吳田玉說,全球面對同等挑戰,大家機會平等,站在制高點的台灣如何利用機會化危機成轉機,並解決人力、語言、遠端掌控能力,促成亂世出英雄的局面,這是新世代的課題。

半導體發展須回歸基本實力

另外,對於中共投入10兆人民幣發展第三代半導體,吳田玉則說,半導體業在全球的投資,各國政府的獎勵政策沒有停過。他認為,半導體產業的發展必須回到基本實力與彈性,這不僅要有充沛的資金、人力與機動性,跟全世界領導的互動也相當重要,「台灣之所以成為半導體業的領導者,跟全世界客戶形成良好的共生關係,這是很重要的面向。」

而對於美國倡導供應鏈重組,吳田玉說,企業必須準備好企圖心,以因應可能發生的情況。台積電宣布到美國,這清楚的展示出企圖心,日月光跟其他半導體同業都有同樣的企圖心跟評估,但仍需要時間,「我們在想要在什麼樣的情況,做出最好的決定。」

責任編輯:呂美琪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