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安全專家:識破共產主義在西方慣用伎倆

人氣 1557

【大紀元2020年09月26日訊】(大紀元記者Renate Lilge-Stodieck德國採訪報導/余平編譯)「共產主義在當今社會裡以多種面孔出現,而它首要一點就是要極權,這意味著個體的自由是由所謂的政治精英施捨分配的。」德國前聯邦憲法保衛局長馬森說,他呼籲各界,如今更要看清共產主義的真面目,並識破其伎倆。

德國憲法保衛局前局長馬森博士(Hans-Georg Maaßen)日前接受德文大紀元記者專訪,與讀者分享了他關於德國共產主義問題的觀點,揭露了在今天,共產主義在西方運作的手段。在德國,聯邦憲法保衛局是負責國家安全事宜的政府機構。

聽新聞:

(聽更多新聞請至「聽紀元」平台)

共產主義在當今西方社會改頭換面

審視西方資本主義國家,尤其目前全球發生的政治事件,馬森認為,很多都與共產主義滲透有關,當今共產主義也隨著時代的變化改頭換面了。

馬森明確指出,「社會主義,或共產主義有很多表現形式,用現代視角來看,社會主義以及共產主義首要的一點就是專制極權。」他解釋說,「這意味著,人們不能參與政治,而個體的自由則由所謂的政治精英按其喜好施捨及分配。」

但是人類追求自由的天性使人不會自願放棄個人自由,不會把其拱手讓給某個政黨的統治,那麼怎麼辦呢?

馬森指出,共產主義的一個慣用伎倆就是「從恐懼和希望下手,我認為在最近這幾十年中,他們成功了,他們總是隱蔽地做。」

馬森分析說,過去共產主義或社會主義者總是從社會問題切入,口口聲聲要「幫助窮人」,但現在這個模式過時了。於是他們「不再以社會主義者,甚至共產主義者的身分現身,因為人們都很清楚,共產主義就意味著勞改營、剝奪自由,像東德一樣把人置於無形的監獄中」。

於是他們放棄這些用慣了的題目,「他們開始談反資本主義、反殖民主義、反帝國主義、反法西斯主義……」,最近生態、環保也成了被他們利用的範圍,生態學成了他們的話題。

社會主義故伎重演:劃分階級 挑起鬥爭

最近共產黨人又找到一個新的話題:種族主義。馬森表示,這是共產主義使用了上百年的老手腕,就是劃分階級,並挑起鬥爭。

馬森說:「這些話題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可以觸動社會裡的某一部分人群。這是一個老的階級劃分思想。就是把一個社會分成不同的階級,說服一個階級,告訴他們,他們是被剝削、被壓迫的。或者告訴另一個階級,他們必須為被剝削者和被壓迫者奮鬥。」這套分裂社會的手腕,共產黨人用了上百年,因此現在「應該把他們的面具撕下來,應該對他們說:你們是共產黨人,我們知道你們的這套伎倆和把戲。你們已經玩了150年了,我們不願意再繼續這場骯髒的遊戲了。」

以反法西斯運動(Antifa)為例,馬森分析說:「這些反法西斯者自詡反法西斯者,其他人就自然被歸到法西斯者的行列。這很有吸引力,因為誰也不願意被看作與法西斯為伍。所有人都希望站在多數派一邊,就是屬於好的,屬於反法西斯一邊的。」

這就是社會主義者慣用的伎倆,「得把社會主義者的面具撕下來。這其實就是社會主義,是斯大林使用的手段:就是給政治異見者,即非反法西斯者貼上法西斯的標籤。」

馬森認為,在這個問題上,很多德國人都被愚弄了,很多有理智的市民也跟著反法西斯運動走,好像反法西斯真的是反對法西斯。「但這與反法西斯無關,他們只是利用這個詞誣衊持不同意見者、政治異見者,包括社會民主人士以及所有非共產主義者,以此來孤立、中和他們。這是社會主義的一個慣用伎倆。」

中共散布「甜蜜毒藥」 華為若參與5G後果嚴重

德國5G建設是否允許華為參與,至今還沒有最後定論。馬森警告,如果華為參與德國的5G建設,這對德國來說後果嚴重。

他認為,「中國,或準確地說是中共,試圖在歐洲確立其霸權領域,途徑就是讓我們更依賴它,從財政上、經濟政治上依賴它。反觀德國的情況,我非常非常擔心。」「因為我們逐步陷入其中,我們在中國賣出了很多汽車,還在繼續賣,直率地說,這是一個甜蜜的毒藥。」

馬森警告說:「如果我們讓華為參與5G,我們對它的依賴,它對我們構成的威脅都將加劇。」

進一步看,他認為德國必須擁有自己的5G技術,「如果德國今天沒有能力發展自己的5G技術,那麼等6G來臨時,德國將高度依賴中國,屆時我們就真的被中共牢牢釘死,除了買中國的產品,別無選擇。」

責任編輯:周仁

相關新聞
德國公開聽證會:減少對中國的經濟依賴
新國安法威脅安全 德國基金會撤香港辦事處
德媒披露 華為幾乎無望參與德國5G建設
德國儲備超過12億個口罩 僅85%可用
最熱視頻
【一線採訪視頻版】廣州度假村酒店現疫情被封
【一線採訪視頻版】上海人:很自豪早退出中共
【薇羽看世間】亨特中國行 神祕台灣人牽線?
【珍言真語】簡浩名:善惡有報 林鄭命運由天定
【重播】川普北卡集會演講 數萬人參加熱情高漲
【新聞看點】拜登家再曝涉重罪 川普勝選率大增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