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天亮:左派為何恨川普 習近平萬億造芯終爛尾

人氣 10599

【大紀元2020年09月30日訊】大家好,歡迎來到《天亮時分》之政論天下,我是章天亮。今天是2020年9月28日。

今天想說兩件事。一件事是「十月驚奇」拉開帷幕。美國大選是11月的第一個星期二投票。上次是11月6號,這次是11月3號。通常在十月會發生令人驚奇的影響大選的大事。這兩天已經看到了這樣的事件。另一件事就是美國制裁中芯國際,由此談一下習近平準備砸將近10萬億(人民幣)去造芯片,但幾乎無人看好。

這幾天我看到了很多討論這個問題的文章,和自媒體人的解讀。但我想深入一步去分析為什麼在中共治下,在芯片製造這樣一個關鍵領域,重賞之下,沒有勇夫。這其實跟現在的社會分工越來越細有關係。

在當代社會,是一個分工協作的社會,我以前說過,像蘋果手機需要幾百個供應商,有的供應商就是專門做電容的。越是一個分工協作的社會,越需要人與人之間的配合,而中共推崇的是人與人之間的鬥爭。如果雙贏是註定一方贏兩次,另一方吃虧兩次的話,這種合作當然無法維持。說到底,這既是一個體制問題,也是一個道德問題。

我看歷史發展的進程或者一個文明的形態,有的說是地理決定論,有的說是文化決定論,也有的用經濟學原理或者金融角度來解釋。其實我是一個道德決定論者,因為任何棘手的問題,歸根到底都是人的問題;而人的問題,歸根到底都是個道德問題。

這個世界上的很多苦難,都是人給人製造的。包括共產黨的出現,它這樣一個邪教政權的維持,都是通過敗壞人的道德來實現的,這也註定了這樣的政權無法持久。這個問題說起來就要展開說一大篇,我們留到會員網站上再說吧。

先說美國大選。在討論這件事之前,先跟大家說一個通知。明天晚上,也就是北美的9月29號晚上9點,大陸那邊就是9月30號早上9點,將舉行美國大選之前的第一次總統候選人辯論,也就是川普對拜登的辯論。

美國大選辯論是從1960年開始的一個傳統。現在各大媒體都在為這件事造勢,估計會有幾千萬人看。希望之聲媒體集團準備做一個辯論的直播和評論的直播。辯論的時候是帶同聲翻譯的,就是把兩人說的內容同步翻譯成漢語。

希望之聲選了五個YouTube頻道,包括天亮時分江峰時刻還有希望之聲的國語新聞粵語新聞走入美國。到時候,我和江峰,還有其他嘉賓在辯論之後有一個直播的點評,大概有一個小時。

川普和拜登的辯論是六大議題,包括二人的政績、經濟、新冠(中共病毒)疫情、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提名和表決、現在美國的社會動盪,大選結果的正當性(可信性)。

我看福克斯新聞上說,70%以上的選民已經下定了決心。這場辯論已經對他們不再重要。但因為通常選舉的得票都只差幾個百分點,所以這場辯論對於幫助搖擺選民下決心還是很有必要的。現在雙方都在緊張地準備,而且川普和拜登也都在釋放對對方陣營不利的消息。我們所說的「十月驚奇」大概也就要登場了。

其實關於川普這邊的負面消息,左翼媒體一直在釋放。從川普宣布參選的時候,左翼媒體就開始釋放對川普不利的消息——如果沒有就編造匿名消息來源和假新聞(fake news)。所以對川普這邊來說,我感覺左翼能夠製造的十月驚奇的空間比較小。而且川普的選民基本都是鐵桿川粉,所以左翼媒體製造這些東西,川粉基本不信,因為這四年多來,左媒把自己的信譽毀得差不多了。

我覺得左派一些人,有一種心態,就是精英意識。他們覺得他們應該是掌握權力和指引人類前進方向的人。其實我覺得,人最可貴的品質或許都不是誠實或者仁愛之類的,而是人的謙卑。

這種謙卑不是說做奴才的那種奴顏卑膝,而是一種對自身有限性和自身不完美的認知,一種對神的敬畏和崇拜。

只有你敬仰神,並且知道自己不斷有缺點需要克服的時候,抱著這樣的心,你才會願意反省自己的不足,提升自己的精神境界,不斷變成一個更好的人。

但是你看共產黨,真是一個邪教。它一方面否定神,一方面把自己塑造為神,搞個人崇拜之類的。而美國的左翼或者各個國家的左翼,其實都跟共產邪教有關。他們也想把自己塑造為神。

他們說各種漂亮話,作秀啊,同情弱勢群體、少數族裔或者LGBT,其實都是希望這些人像信靠神一樣地信靠他們。他們會刻意表現自己的大愛,甚至對犯罪分子乃至恐怖分子都表現出超乎正常的同情,好像他們能夠包容一切,胸襟如海。

但是他們不懂一個道理,就像儒家講的「君子愛人以德」。真正對一個人好,是引導他做一個有道德的人,而不是放縱別人的慾望、放縱別人去做壞事。

我要特別強調,引導別人做一個有道德的人,這個道德標準不是人定的、不是這些左派精英定的或者左派媒體宣傳的,而是神定的。

而在另一方面,當一個人做出一個不切實際的大愛姿態的時候,難免就變成了偽善。因為你沒那麼好、沒那麼善嘛,所以你的善就一定是偽善。所以你會看到他們雖然對犯罪分子之類的充滿同情,但是對那些真正信神的人卻充滿了仇恨,以至於恨不能剝奪這些人的言論自由和信仰自由。

從骨子裡來說,他們的精英思想也讓他們特別喜歡複雜的邏輯和修辭,以顯示自己的智力、辯才都高人一等。這也是很多大學教授喜歡當左派的原因。

但他們那一套實際上又不能成立,所以他們就要把學生dumbing down,不讓他們相信神的東西,甚至不讓他們接觸承載了神傳的正統理念的傳統文化。其實你看西方從啟蒙運動以後,那些左派的所謂哲學家們提出的理論都是看起來很高深的,就像馬爾庫塞說的什麼單向度的人啊,杜威的那些教育理論啊等等。

他們對他們圈子以外的人是充滿鄙視的。他們認為自己是智慧超群、是道德完人、是聖母情懷。所以他們對川普這樣一個竟然不是他們選擇的人當了總統,而且還要讓美國社會恢復常識、恢復簡單、恢復對神的信仰,簡直恨之入骨。

他們認為川普的出現,每次他的講話所使用的那種簡單的語言邏輯,訴諸於常識而不是高深的社會學理論,包括他說的我們崇拜神、不崇拜政府之類的觀點,都是對他們的權威、對他們的偽善、對他們那些虛假的高深理論的挑戰。所以他們的仇恨不僅是因為另一個人壞了自己的好事,更是因為川普剝掉了他們偽善的外衣和他們自我加冕的神聖光環。

我剛才說我覺得一個人最大的美德是對神的敬畏和謙卑。左派失去的恰恰就是這一點。天主教把人的罪分為七類。很多人都知道這個說法,叫七宗罪。其中第一宗就是傲慢。

下面咱們說一下「十月驚奇」。昨天,《紐約時報》說川普在2016年和2017年只付了750美元的所得稅。當然《紐約時報》跟往常一樣,既沒有公布消息來源,也沒有公布任何證據。川普說,這些內容是完全錯誤的。川普的律師艾倫·加藤(Alan Garten)說,實際上川普給聯邦支付了幾千萬美元的個人所得稅。在2015年就支付了幾百萬美元的個人所得稅。

川普昨天在福克斯新聞的發布會上則質疑記者為什麼對喬·拜登(Joe Biden)的兒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的各種犯罪三緘其口。他提到亨特·拜登拿了前莫斯科市長遺孀350萬美元。

另外,我們說亨特·拜登從中國銀行拿到了15億美元,但川普說,參議院共和黨調查,不止這個數。

我們上次節目中也說了,亨特·拜登跟一個脫衣舞娘2018年生了個女兒,法庭判決他要負擔母女的生活費。還有就是亨特·拜登長期給俄羅斯和東歐的一些女人錢,這些女人可能是販賣性奴犯罪集團的受害者。

我感覺這裡的水很深。也許十月份的時候,會陸陸續續揭示出來。還有希拉里的郵件門、川普通俄們造假等等,現在也都有消息陸續揭示出來。

最後說一下中芯國際被美國制裁的事。

我們在9月8號的時候做過一集節目,【《華爾街日報》9月7日報導,美國國防部一位發言人稱,美國的幾個機構正討論是否應將中芯國際列入「實體清單(制裁名單)」,一旦實施,美國企業必須獲得商務部特別許可才能與中芯交易。】

具體原因是【上個月,美國國防承包商SOS International公布了一份研究報告,提到中芯幫助中共國防建設。有軍隊背景的中共院校研究人員按照中芯的產品要求,來發展相應的技術。這些院校中有一所在2015年被美國商務部列入出口黑名單,因其涉嫌設計用於模擬核試驗的超級計算機芯片。】

這裡要說一下,芯片製造的工藝極其精密和複雜。你想在一個國家把所有工藝全部琢磨研發出來,那是根本不可能,而一道工序不到位,你整個芯片都做不出來。咱們現在看7nm技術的芯片,就是台積電和三星可以做。

你覺得三星很牛很牛吧?2019年發生一件事,韓國的三星太子李在鎔和海力士CEO都緊急飛往日本,討論日本的半導體材料斷供問題。咱們知道現在做芯片光刻機的就是荷蘭一家ASML,半導體材料中有三種化工產品也只有日本能做(高純度氟化氫、光刻膠和氟化聚醯胺)。以三星半導體這麼牛,也得求日本提供原材料。

習近平估計是不懂這裡的關竅,說要砸下十萬億人民幣,把中國自己的芯片產業搞起來。芯片產業不是砸錢能夠做得起來。

中國人總好拿兩彈一星說事兒,但兩彈一星其實原理並不複雜,工藝也不複雜,只要別人做出來了,你照著做就行了。你造了十顆原子彈,十艘火箭,哪怕有一半兒工作就可以威懾敵人了。

但芯片的工藝非常複雜,而且質量要求極高。那是按照億為單位量產的,你的質量要跟不上,合格率達不到標準,消費者就不會買你的。而且現在人家不買你的,還沒談到質量問題,而是從一開始就不信任你的產品安全,不知道你留了什麼後門去蒐集用戶數據。

所以如果習近平真的砸下十萬億造芯片,可以肯定的是啥都沒造出來,最後留下一堆銀行的壞帳。

我想說什麼問題呢?就是共產黨統治時間越長,對於分工協作類的產業發展就越加不利。我們看到中國大陸出來的人,到了海外之後,在公司或者政府部門上升的空間都比較有限。這不是什麼種族歧視的問題。

你知道在大公司做一個低級部門的經理,靠的是紮實肯幹和執行力,這方面中國大陸的人也比較勝任。到了中層幹部的時候,那就是需要各部門協調,這個時候人際溝通和協作能力就顯得更加重要。到了大老闆這一級別的時候,你的視野和格局,Vision就變成了最重要的,而且你要能夠去像一個精神領袖一樣激勵別人跟著你幹。

我說中共黨文化,最擅長的就是扼殺人的溝通協作方面、扼殺人的視野和格局。因為黨需要的是人和人之間的鬥爭,就不讓你分工協作。黨需要你看重眼前利益,這樣黨才能用短期利益去收買或者脅迫你,所以就扼殺真有大格局的人。同時黨的那種僵化思維也在扼殺人的創造力。

所以我可以斷定,習近平十萬億什麼也砸不出來。在這種體制下,重賞之下,也無勇夫,即使有人冒頭,也會被旁邊的人幹掉的。所以這不是一個勇夫能完成的事,得是千千萬萬個勇夫一起幹。但中共體制下,這些勇夫們自己就跟自己幹起來了。

責任編輯:李淨#

相關新聞
【新聞看點】習訪芯片廠 專家透露研發真相
幫中共走私高端芯片 海外華人面臨20年監禁
程曉農:中共夢斷芯片路
芯片庫存不夠 華為Mate X2折疊手機或延遲上市
最熱視頻
【有冇搞錯】抓8名獵狐行動特工 美斬中共狼爪
【珍言真語】桑普:阻政治庇護 港美領館駐重兵
【大陸新聞解毒】時事小品:胡編花式叼盤改了
【重播】川普與夫人佛州演講:投票給美國未來
【橫河觀點】中共獵狐行動在美國受挫
皮膚乾燥發癢?一碗銀耳湯解秋燥 潤膚抗老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