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呂智恆:抗爭中共 承擔必經之痛

人氣 198

【大紀元2021年01月20日訊】(香港大紀元記者黃采文、梁珍採訪報導)兩年多前,他被指涉「尋釁滋事罪」,遭到深圳公安拘捕,被「送中」。1月6日,香港55位民主派因初選遭到大搜捕,他是其中之一。儘管他已於1月7日獲得保釋,但隨時仍可能面臨還押、受審、入監,甚至再次「被送中」。「我沒有後悔,這是我們這一幫人、這個時代的抗爭者,爭取民主和自由必須經歷的痛。」

呂智恆,活躍於香港民主抗爭的基督徒社工。1月6日清晨6點15分,四名香港警察執國安署的搜查令,來到呂智恆的住所。進屋搜查後,他們沒收了呂智恆的手機、兩個USB、電腦和旅遊證件,並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拘捕了呂智恆。

日前呂智恆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專訪時表示,面對中共企圖全面接收香港、全面摧毀香港的民主法治與自由,香港人已無退路。「如果我們這一代人,不去承受這第一波或者第一輪的打壓,就會輪到我們下一代去承受。我們只是提早認清了中共的真面目。」

為鞏固政權 中共不斷製造鬥爭與敵人

「這次(抓捕)規模是最大的突擊」,經歷警方扣留40小時,呂智恆認為中共發動這場「大搜捕」,目的是恐嚇香港市民,「令香港的一些反對聲音全面滅聲,而且製造一個大型的、恐懼的政治效果。」

那麼中共真能如願嗎?「我覺得短期會製造一個恐慌效果,這個是事實。但是絕對不會是一個長治久安。就長遠來講,其實市民積壓了一個憤怒在心裡面。」

他說,這恰恰反映出中共的恐懼。因為中共在當前的財政窘困下,將香港這群以爭取人權、自由為信念的抗爭者,視為「一個實質的威脅」,足以威脅到它的統治,「所以它要把所有的一些爭取人權自由的思想和理念,全面消滅。」

呂智恆說,自爆發「反送中」運動以來,中共對外宣稱這是一場「暴動、暴亂」,但事實上,中共將此視為一場威脅其政權的「革命」,為了斷絕這場運動擴散至中國大陸,所以中共不斷的「製造鬥爭、製造敵人」,以鞏固其政權。

此外,「反送中」運動也讓中共打亂了對台灣的統戰與布局。呂智恆說,原本台灣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與被視為親共的國民黨候選人韓國瑜旗鼓相當,但因為爆發反送中抗爭,使得表態支持民主人權、香港人的蔡英文,選情因此逆轉,贏得總統大選。於是中共「惱羞成怒」,一定要將「香港自由民主的聲音完全消滅」。

被送中 深圳派出所裡坐「老虎椅

三年來,香港時局惡化得令人難以想像。從港人全面「反送中」、「被送中」仍是中共隱晦的私下行動,而今中共可以將「送中」堂而皇之,不再遮掩。對此,呂智恆深有所感。

2017年7月19日,呂智恆在仍屬香港境內的羅湖橋上,宣讀劉曉波著作《我沒有敵人》和《零八憲章》,被指涉「尋釁滋事罪」,被8名中共公安拘捕至深圳派出所。期間他的雙手、雙腳、及上半身被緊綁在「老虎椅」上,長達五六個小時。所幸有媒體曝光他「被送中」的消息,「他們(深圳警方)也擔心這件事情會引起一些輿論的反彈,所以他們就選擇在深夜時分12點鐘左右(釋放我回香港)。」

「(當時)憑空消失一個人,對於他們來說完全沒有任何難度。」更何況在當前中共強推「港版國安法」下,在香港發動的任何抓捕,似乎變得更長驅直入。呂智恆說,可以「隨它去演繹,就算抓了人到內地去審訊,他們也都會有一個叫做好像『合理』的解釋。」

「每一天都是最後一天」

於是,呂智恆早已有被抓捕、甚至再次「被送中」的心理準備。然而1月6日港警突然上門拘捕,他仍感到突然與沉重心情。家人、朋友都為他擔心,「因為『顛覆國家政權罪』最高的罪名或者刑罰是終身監禁」。

不過當下,他更擔心被沒收手機上的聯絡人名單,「它透過我的通訊設備,去監控其他人,這些是我擔心的。」還好,先前抱有被捕的憂患意識,他的私人手機裡,早已沒有任何「手足」的聯絡方式。

1月7日晚間,呂智恆獲得保釋。8日清晨三點多,他在臉書PO文報平安,寫下:「就算走到絕境,仍期待那一天的約定」。而這約定何時能實現呢?沒人能預料。他深知接下來的每一天「都可能面對失去自由的威脅」,「可能突然間有私家車把你接走,然後可能在兩天之後就提堂(受審),不可以保釋,直接還押,然後甚至他們有權『送中』去審訊。」

於是,呂智恆將當前的每一天視為都是自己的「最後一天」,「希望我會善用我之後的時間和日子,去完成一些心願和一些理想,能做多少就做多少。」因為這些心願與理想,都是經歷一次次的覺醒而來……

覺醒時刻 承擔必經的痛

2003年香港爆發SARS疫情,還是中學生的呂智恆,發現港府竟然與專制的中共當局一樣隱瞞疫情,開始了他的「政治覺醒」。隨後2010年「反高鐵」、2012年「反國教」、2014年「雨傘運動」、2016年本土派提出「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直到2019年的「反送中」運動,「我想每一次都有覺醒的時刻。」

「2014年是公民抗命覺醒,就是從一些社會精英分子去到普通市民身上;2019年的覺醒,除了很多市民更加看清楚中共的真面目之外,也見到更多的市民願意付上更加大的代價去爭取自由。」

而這代價可能是終身監禁。「我沒有後悔。這是我們爭取民主和自由必須經歷的痛,這是沒有辦法迴避的。」呂智恆說,當前「埋沒良知」,選擇逃避,其實是一種「慢性自殺」,「只不過是你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輪到你,迫害你。」因為當中共企圖全面接管香港,企圖摧毀香港的民主法治自由,任何一個香港人「真的是沒有退路」。

黑暗時刻,等待黎明。不過呂智恆認為,就算這次被抓捕的55名民主派都「被送中」,「香港都還沒算進入到最艱難的情況」。儘管如此,他仍抱持一個希望:這次大搜捕也許就如台灣經歷1979年的「美麗島事件」,以及1987年韓國經歷的「六月民主運動」,經歷艱難的民主抗爭後,最終都能成為成熟的民主國家。

「我想我們這一代人現在所做的一切,為下一代做準備。我們現在是在做一個累積。就算這一刻,看不到任何轉變,或者轉變過程很緩慢,其實我們都累積了一個抗爭或者一個爭取自由的經驗,就是為下一代去做準備。」

「如果我們這一代人,不去承受這第一波或者第一輪的打壓,就會輪到我們下一代去承受。我們只是提早認清了中共的真面目。」

「這是我們這一幫時代的抗爭者必經的痛。」呂智恆說。

完整的訪談內容請點擊觀看《珍言真語》節目。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珍言真語】姜嘉偉:外星人和UFO探祕
【珍言真語】遭44小時審訊 劉凱文:政權虛怯
【珍言真語】蔡詠梅:港「禁書天堂」全軍覆沒
【珍言真語】廚房佬:青關會人就是政棍和間諜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傑森:德州大停電的深層原因
【首播】專訪李南央:中共深藏稱霸野心(2)
【新聞大家談】禁議20大洩習處境 緬軍親美遠中?
【微視頻】美1.9萬億紓困 全球債務貨幣化危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