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觀察】北京是否將要重返毛時代

人氣 17903

【大紀元2021年10月07日訊】(大紀元記者寧海鐘報導)「中國的大街上,毛時代都是紅色標語口號,都是革命標語口號或者『偉大領袖』的形象,到了鄧江胡時代,就沒標語口號了,全變成商業廣告了,全是帥哥美女。現在他又搞回去了,又都搞成標語、政治標語口號了。但是實際上他不是回到毛時代,他根本就是噴紅油漆。」一位海外觀察家這樣看待習近平的所為。

聽文章:

(聽更多請至「聽紀元」平台)

就在兩個多月前,在今年7月1日的中共建黨100周年大會上,習近平身穿一身毛裝,站在一個帶有錘頭鐮刀黨徽圖案的講台後面發表演講。他在講話時揮舞著拳頭,警告「外來勢力」會在人民「血肉筑成的鋼鐵長城面前碰得頭破血流」。

從不同角度拍攝的這一畫面在國際媒體間流傳,令外界印象深刻。

2021年7月1日,中共建黨100周年大會在北京天安門廣場舉行,習近平發表講話。(Wang Zhao/AFP via Getty Images)

從安邦、明天系到海航,再到現在的恆大,習近平政權正在逐步收攏民營資本。其實在過去幾年,就有無數的私營企業在倒閉潮中被國企以不同方式吸收、兼併。當局近期又以「反壟斷」、「雙減」為名,整肅網絡科技巨頭和教培行業。

甚至在社會生活中,青少年不但玩遊戲的自由受到控制,還被要求學習習近平思想,來自境外的學習資料受到嚴限。

隨著習近平不斷表現出左轉傾向,觀察家懷疑,官方宣傳的習近平新時代是否變相重回毛時代?中國將會出現文革2.0?

但另一方面,人們又看到,當局不斷強調改革開放不變,支持民營經濟「健康發展」。包括李克強和劉鶴近日均在不同場合發聲安撫民企。

習近平到底要幹什麼?

旅美學者、《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對大紀元表示,習近平並不是真的要回到毛時代。他做的很多事很像要搞毛時代那個樣子,但是他並不是真的取消民營經濟。他知道少了民營經濟過不去,馬上就垮台,經濟往來就崩潰了,文化革命的時候教訓了他。但是他必須得這麼說。

胡平進一步分析說,中共的當權者也意識到一個很尖銳的矛盾,他就想極力掩蓋這個矛盾。是什麼矛盾呢?「改革開放後的這幾十年所做的、在經濟上所做的事情和你改革開放前的三十年矛盾的完全是相反的。」

「他要知道社會主義主義這個牌子必須得舉著,你當初就是反對資本主義建設社會主義,你才搞的武裝革命才奪了權。這是你全部存在的基礎。但原來說無產階級專政要通過共產黨來實現。除非你宣稱你是搞社會主義、是反對資本主義,你才有理由實現共產黨專政。」

8月29日中共官媒集體轉發的一篇網絡評論文章稱,中國正在進行一場「深刻變革」。但這篇文章在引發爭議後被降溫。

胡平說:「改革開放以來,它實際上在帶頭走資本主義道路,江澤民的三個代表,讓資本家可以入黨。這不奇怪嗎?你共產黨的定義就是消滅資產階級。你結果讓資產階級可以加入共產黨,你又不自相矛盾嗎?這跟你說的完全相反。共產黨知道這是個矛盾,他知道要回到毛時代那個樣子,真正的反資本主義,那他經濟就一落千丈了,那不行,他必須還得搞資本主義。但是搞資本主義,你就在等於自己在拆自己的台,你共產黨都成資本家了,你憑什麼說你還在搞什麼無產階級專政,所以他就必須得裝飾這個門面,必須得反覆地強調宣傳自己就是無產階級、自己就是社會主義。在表面上,他就要做出很多和鄧小平和江胡時代以來不同的事情,就顯得比別人要更左。」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認為,習真實的想法就是一個實用主義,怎麼樣好做怎麼來。他選擇了向左轉。

「其實向左是一個非常容易的選擇,因為中共本來的正統就是向左的。你要向右,對中共來說,它不是一個正統,它走起來那個阻力會非常大。所以他就選擇了哪條路好走,走哪條路。這樣他就能夠在中共內部能夠控制住絕大部分的人。」他說。

王軍濤:習要重建規則

在今年8月17日的中央財經委會議上,習近平發話直指「高收入」階層及人群,強調「允許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區先富起來」,不是少數人的富裕,而是要「共同富裕」。會議核心內容是通過稅收等工具手動進行民間財富「三次分配」。這將令政府進一步干預經濟以及採取辦法讓富人「自願」分享成功果實。

9月中旬,中共國家發改委披露,將制定促進共同富裕行動綱要,推動構建初次分配、再分配、三次分配協調配套的基礎性制度安排。

中國民主黨全委會主席王軍濤表示,習近平想重建共產黨的社會,但不完全是毛澤東那一套:「我覺得(習)真實意圖就是想重建共產黨的社會。毛澤東的革命直接就是打土豪把你給辦了。現在他們抓肖建華和吳小暉,他是抓人,找一些別的理由。但是這個企業還得按照現在的市場規矩,因為需要外資,這些人都還有外國資本在裡頭。對肖建華、吳小暉叫1.5的版本,就是抓人,事實上是充公,到現在恆大就開始2.0版本了,讓你現金流短缺、讓你債務危機,最後倒掉,國企再接盤,用這個方式就又變成化公為私了。但是看上去是按照比較文明的方式,按照市場的規則。」

他認為,習還沒有走到毛澤東那一步,包括對民企,「其實前幾年中美貿易戰沒打的時候,中國經濟開始斷崖式滑坡的時候,習近平就出來安撫民心,疫情之後,第一站也跑浙江,就是去看民企。現在劉鶴幾次出來安撫民企,就是因為中國經濟現在大半壁江山是民企在撐著。」

王軍濤說,習近平要重新建立一個規則,不讓這些有錢人太有錢。在中共提出的所謂「三次分配」的基礎上,王軍濤總結了一個「五次分配」的概念:「第一次分配叫市場,中間有勝有輸,有人賺錢,有人賠錢。第二次分配就是用稅收。第三次分配就是要富人把錢捐出來。如果不捐出來就做第四次分配,讓他們倒閉,讓他們垮台。然後名義上就是國家在接盤,這錢不會給老百姓的。第五次分配,他就採取對吳小暉和肖建華的方式抓人了。我覺得習近平最後的想法就是不能讓這些人有錢。」

胡平:習就是在噴紅漆

雖然習近平看起來無意完全消滅市場力量,但他顯現了偏好毛澤東發展理論的意識形態。

從官方信息看,習近平比他前幾任中共黨魁更注重意識形態工作,中共官媒發布的習近平講話摘錄,充斥著毛澤東語錄。而以習近平思想為名的一套經過重新包裝的黨的理論,正在全國上下覆蓋、向一般民眾灌輸。

但胡平說習其實只是在噴紅漆:「我老舉這個例子,就像國內大家都看到的,有一些機關看到上面要來檢查綠化做得好不好,他就拿著綠油漆,把那些裸露的地面、石頭就噴上,一看好像你這綠化做得不錯,它其實不是種的樹、不是種的草,它是噴的油漆。同樣你現在看習近平他在噴紅油漆,你一看中國真正紅彤彤的了,又成社會主義了,又在搞共產主義了、『不忘初心』了,但是你看到的是紅油漆。」

胡平說,從這個角度才能理解為什麼習近平要搞一些左的東西,並不表示他真的要回到毛時代,他只是做的看上去顯得有點像毛時代了。

中共「共同富裕」和「三次分配」的實質是什麼?

胡平向大紀元分析中共的「共同富裕」從鄧小平時代到習近平時代的演變。

針對鄧小平時代的「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胡平說,中共所謂這個改革開放以來,讓一部分先富起來,首先富起來的一批人就是這個統治集團的權貴,而這些人正是當年搞共產、把富人給消滅掉的人。

「你們把原先富人消滅掉了,把他們的財產變成工廠了,現在你們要改革開放了,你們又把那些產品變成你們自己的財產,你們自己成了富人了。你把地主資本家都打倒,現在你們成了地主、成了資本家了。所以這個情況是史無前例的惡劣。」胡平說。

中共建政後形成的權貴家族還有新老之分,傳統的一批就是以所謂「八老」為首的元老家族,其中又以鄧小平為首,新的權貴家族則以江澤民、曾慶紅等為首。兩股勢力不但掌控官場,且其後代無一不是在1989年「六四」之後橫行國企,在商界迅速發家,到如今掌握巨大財富。

儘管黨國權貴全部靠特權最大限度斂財,但歷年的富豪榜都識趣地避開他們。

對於習近平的所謂新時代提出的「三次分配」,胡平解釋說,「關鍵就是第二步,二次分配在別的國家,也就是向富人多收稅,拿了錢補貼窮人。所有國家二次分配都是這麼幹的,而中國的二次分配是相反的。」

胡平說,中共拿了這些錢。一大部分反而給富人去補貼。「比如說官員的食堂,那都是價廉物美,便宜得不得了。他們的住房都是最好的房子,人家賣給他們都是特別便宜。他們醫療是最不花錢的。你級別越高,你就越能享受到更高級的醫療,那種高級的醫療一般的人根本享受不起。你哪怕是富人,你要享受,你得花很多很多錢。但是官員一分錢不用花,可以享受全世界最好的醫療。」

「養老也是如此,要你真要減少貧富差距,那你就把給官員的高福利超高福利拿下來就行了,那就夠了。但是共產黨當然不願意啊,它必須要給官員享受這種特殊的待遇。另外也可以拿出一點兒給窮人,所以面子上它也會做一些減少窮人貧困程度的招,弄一些面子活。」他說。

中共當局近期不斷強調財富再分配,就是第三次分配。中共中央財辦副主任韓文秀8月26日在記者會上回應提問表示,這第三次分配「是在自願基礎上的,不是強制的」,「通過慈善捐贈等方式」,不搞「殺富濟貧」。

不過官方的說法備受質疑。在中共提出「共同富裕」之後,在持續的整肅潮下,近期中國民企大佬紛紛捐出巨資避禍,包括原字節跳動CEO張一鳴捐了5億人民幣;騰訊及阿里巴巴各自捐出1,000億人民幣;美團的王興捐出22.7億美元;小米雷軍捐出22億美元;拼多多的黃崢捐出二十二多億美元,並承諾未來一年公司淨利將全額捐出等。

唐靖遠:中共從未聲稱放棄社會主義

中共搞市場經濟歷來被認為是國家資本主義,不過時事評論員唐靖遠認為,中共從未聲稱放棄社會主義,毛鄧習三個階段表現出來的不同,只是表面的差異,只是中共為了積蓄吞併世界的力量使用的障眼法而已。

唐靖遠分析,鄧小平和毛澤東的根本目標其實是一致的,只不過鄧小平修改了毛澤東原教旨主義的經濟路線那套做法,以更狡猾隱蔽的方式對西方進行了長達數十年的戰略欺詐,成功完成了中共積蓄、壯大力量的階段性任務。到了習近平上任,認為中共積蓄力量的階段已經完成,需要轉入「使用力量」,去完成紅色極權統治全球的「初心夢想」了。

(大紀元記者常春、駱亞對本文亦有貢獻。)

責任編輯:林琮文#

相關新聞
謝金河:共同富裕運動 尚未捐錢中企也逃不掉
謝金河:共同富裕衝擊資本市場 日股異軍突起
項雲:中共的「共同富裕」沒有可信度
陳思敏:中國中小企業未富 奢談「共同富裕」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用正義判斷 不做有用的白痴
【新聞大家談】山西洪災 無預警洩洪內幕
【未解之謎】神探李昌鈺 前世竟是他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