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華裔特種部隊的故事:恐懼、勇氣和忠誠

李慶芳老人曾是二戰時136部隊(Force 136)的成員,這是一支由150名勇敢的華裔加拿大人組成的特種部隊。(Darryl Dyck/加通社)
人氣: 748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1年11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楚方明多倫多報導)加拿大人已熟悉加拿大軍隊在諾曼底登陸日的戰功以及在諾曼底、意大利和荷蘭的艱苦跋涉,但是,由於歷史的原因,加拿大華裔軍人的勇敢和對加拿大的忠誠,仍然鮮為人知。

11月11日國殤日,是緬懷為世界和平代表加拿大出征的加拿大軍人的紀念日,溫哥華華裔博物館(CCM)和加拿大華裔軍事博物館(CCMM)新陳列的老照片格外引人注目。一張張發黃的老照片,記載著一段段讓人難以忘懷的歷史。照片上曾經英姿勃發的主人翁,如今多是老者暮年,或已安詳西去,但他們的故事依然令人感動。

圖為加拿大華裔軍事博物館(CCMM)收藏的二戰時加拿大華裔軍人的照片。(CCMM)

70年默默無聞守口如瓶

李慶芳老人(Ronald Lee)1919年出生於卑詩省,在溫哥華的唐人街長大。老人於去年還差幾個月滿102歲時去世。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時,27歲的李慶芳跟許多退伍軍人一樣,他脫下軍裝,開始平民生活,結婚、生子,但從不談論他在戰爭年代的所作所為。

七十多年以來,連他的六個孩子對他的戰爭經歷幾乎一無所知,直到他九十多歲高齡時,家人發現他珍藏的二戰時穿著軍裝的老照片時,他才同意接受加拿大華裔軍事博物館館長凱瑟琳‧克萊門特(Catherine Clement)的採訪。

那是李慶芳老人第一次放開自我束縛,他被壓抑的記憶傾瀉而出。他講述了在二戰時期被派往南亞叢林地區,在那裡遇到毒蛇和蠍子,被猴子戲耍,夜間做跳傘訓練,瘧疾發作,以及在斯里蘭卡基地進行了一整天的訓練後,他和戰友們放鬆地打麻將和喝威士忌。

他也談到了風險和戰爭的殘酷無情。他回憶:「對日本人來說,殺戮算不了什麼。如果他們抓住你,『砰』一槍,你就完了!對我們來說也是一樣。要麼殺敵,要麼被殺。」

二戰老兵李慶芳老人(Ronald Lee)是一名加拿大陸軍軍士,曾在英國領導的136部隊作戰。(Darryl Dyck/加通社)

李慶芳曾是136部隊(Force 136)的成員,這是一支由150名勇敢的華裔加拿大人組成的特種部隊,他們從卑詩省被招募,被派到斯里蘭卡(當時的錫蘭),在日本人後方作戰。

每個人都準備著一顆氰化物毒藥丸,以防被捕後受到酷刑折磨。有個戰友後來說,他當時非常害怕,每天晚上都是把枕頭蒙著頭,哭著睡著的。對那群年輕士兵來說,他們中的許多人離開溫哥華唐人街都不到一年。

當時,加拿大華人的地位很低,加拿大禁止中國人入籍和投票,禁止中國人參軍,以及執行危險、祕密的任務。1939年戰爭爆發後不久,李慶芳到加拿大軍隊做義工。但是,像其他想參軍的華裔加拿大人一樣,他沒能參軍,僅僅因為他是中國人。

後來,日本人襲擊了珍珠港。隨著太平洋戰爭的加劇,英國最高機密特別行動署(SOE)意識到會說中文、能夠融入當地人的華裔加拿大人的價值。SOE向加拿大施壓,讓中國人加入軍隊,組建136部隊。

他們中的一組人專門研究爆炸和拆爆,而包括李慶芳在內的另一組,成為專業無線電話員。他們在加拿大和亞洲各地的軍事基地進行了嚴格的訓練,學習叢林生存的基本知識、游擊作戰和無聲殺敵技能。

據《環球郵報》報導,李慶芳的家人對他這段戰爭時期的歷史知之甚少。老人的女兒在無意中發現老人珍藏的照片後,告訴了華裔軍事博物館的克萊門特館長。克萊門特館長表示,深受感動。

這位95歲的老兵從未說起過他為加拿大所做的貢獻,也從未說起過他為幫助加拿大華人贏得選舉權所做的貢獻。「他好像忽略了他所做事情的重要性。」她說:「這些褪色的照片,被他祕密地塞進錢包裡,從一個錢包轉到另一個錢包,持續了近75年,揭示出他作為加拿大士兵那段時間對他的彌足珍貴。」

「生活在加拿大非常幸運」

今年95歲高齡的關戈登老人(Gordon Quan,音譯)是目前約2.63萬倖存二戰老兵中的一員。他也是在二戰時被招募到136部隊,他後來受訓,成為爆破專家。每個國殤日,對經歷過殘酷戰爭的老兵們來說,都是非常特殊的日子。他常對人們說,今天能生活在加拿大非常幸運。

雖已是95歲高齡,關先生仍然是加拿大軍團終身成員和加拿大華人退伍軍人協會終身會員。

據維多利亞新聞網站報導,60年來,關先生一直出席大維多利亞地區的國殤日紀念活動。「我很幸運。」關先生在退伍軍人健康中心外接受採訪時說。退伍軍人健康中心是他常去的地方。他回憶起二戰期間在緬甸的叢林生活,說:「每次我都對一群年輕人演講,談到我們今天生活在加拿大是多麼幸運。」

136部隊主要是招募加拿大華人,利用他們的語言優勢,支持東南亞地區的抗日運動,並破壞日本在東南亞的補給線和設備。

根據加拿大華裔軍事博物館的資料,關先生是1944年至1945年在136部隊服役的150名華裔加拿大人中的一員。作為一名二等兵,關和印度軍人以及尼泊爾士兵一起訓練和生活。他意識到一旦被捕將面臨的處境,他在叢林中隨身攜帶氰化物毒藥丸。

關先生參軍時只有18歲。當時,維多利亞和溫哥華的華人在是否應該為加拿大而戰的問題上產生了分歧。從1885年開始,加拿大首先向華人徵收人頭稅,後來取消人頭稅,但自1923年起禁止中國人移民,24年後直到1947年,允許中國人移民,但又禁止中國人入籍和投票。

不過,當年18歲的關先生還是義無返顧地參軍,準備為加拿大戰鬥。他說:「那個時候,不會多想,只需要想想戰爭,我就想幫忙。」

他說,他在戰爭期間從未炸毀過任何東西,他把自己的倖存歸功於美國向日本投下的原子彈。1946年從軍隊退役後,他過了幾年的平民生活,在私人建築和市政服務部門擔任文職工作,直到1952年通過加拿大民兵重新加入部隊。關先生在軍中服役35年,最後以團部軍士長的身分退役。

關先生明年1月即將滿96歲,96歲是二戰老兵的平均年齡。他表示,要終生學習。

責任編輯:文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