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競選2024?川普推出四大措施

人氣 1162

【大紀元2021年03月02日訊】美東時間週一(3月1日)晚上7點,秦鵬現場直播。

今天焦點:川普(特朗普)到底會不會競選2024?推出四大措施,「川普黨」正式出發。

川普離任後首次演講,川普說「誰知道呢?我或許會決定去第三次擊敗他們。」台下一片歡呼。有人解釋為,川普含蓄宣布要出戰2024,也有人表示懷疑。

川普的計劃到底是什麼呢?CPAC是川普戰隊整裝、正式開拔的起點。

不組新黨派,川普擬推出四大措施:

1. 改組共和黨:川普成為精神領袖和實戰領導者;

2. 打造一支聰明、強大和不好惹的戰鬥隊伍;

3. 真相保衛戰:揭露拜登政策問題,形成對比,自建社交媒體平台+打擊大科技公司;

4. 選舉制度保衛戰:州議會堵選舉漏洞,聯邦層面要堵住HR1。

Sydney:川普離任後首次演講中,暗示了可能出戰2024總統大選,真的是這樣嗎?現在眾說紛紜。我們今天的節目中將分享一下我們的觀點。

秦鵬:川普的計劃到底是什麼呢?CPAC是川普戰隊整裝、正式開拔的起點。川普提出不組新黨派,從川普演講中,我們認為川普應推出四大措施。

Sydney:川普離任後首次演講,是作為為期四天CPAC的壓軸,大家都是引頸期盼。川普一出來就說:「想我嗎?」神彩奕奕。

秦鵬:2021年的CPAC大會,川普無疑是當之無愧的王者,不僅參加大會的都是他的支持者,RINOs被拒之門外,而且,大會上演講者幾乎言必稱川普,川普的政策也成了討論的核心,他無疑成了會議的核心。

Sydney:卸任不滿兩個月,川普絲毫沒有要退出鎂光燈的跡象。川普演講中,釋放兩個重磅的消息。一個是不會組建新黨,將全力支持共和黨。一個是,今天節目中要探討的,可能參選2024年總統。

改組共和黨 奪回兩院和白宮

首先,川普很明確地表示沒有要組建新黨,還說那是假新聞,他說:「我們有共和黨,將比以往更團結與強大。」他是說,分流選票,這樣永遠都贏不了,不會這樣做。(Let’s start a new party and let’s divide our vote so that you can never win. No, we’re not interested in that.)川普還說,四年前開始的極為成功的旅程,遠遠還未結束,「我會持續在你們身邊奮戰。」

秦鵬:是的,他還說那些最勤奮的人,努力工作的美國愛國者,這才剛剛起步,最終我們將獲勝。我們會贏。我們已經取得了很多勝利。在本週聚會中,我們正處於為美國的未來,美國的文化以及美國的制度,邊界和最珍惜的原則而進行的歷史性奮戰當中。我們的安全、繁榮和我們作為美國人的身分,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受到威脅。

其實,我們結合川普大選之後的各種行為,就知道,他是要積極地和美國人民一起繼續這個他開始、沒有完成的工作。

Sydney:那再來,川普的演講,很多人認為,他宣布了他會參選2024年總統。為什麼會這樣認為呢?是因為川普說的兩段話。

川普說:「我們會奪回眾議院,贏回參議院,之後一個共和黨總統會勝利回歸到白宮。會是誰呢?會是誰呢?」

川普暗示要競選2024

他這是帶點趣味性地問,故意留了伏筆,但我覺得是相當明顯了。

時間點上,他說會贏得2022年參眾議院選舉,之後「一個共和黨總統會勝利回歸到白宮。」就是2024年總統選舉了。而且是「回歸」到白宮,除了他能有誰呢?

另外,他還說「誰知道呢?我可能打敗他們(民主黨)第三次。」(Who knows, I may even decide to beat them for a third time, okay?)

第一次是2016年,第二次是2020,因為他沒承認敗選。那第三次,不就是2024年了?

秦鵬:是,對於這個表態,大部分媒體認為川普這是含蓄地宣布他會參加競選。我也認為川普是表明自己要參選的。

這方面有多個證據,比如,川普的競選顧問之一,二兒媳Lara,在2月21日就對福克斯新聞說:「他告訴我們保持關注,這對他來說還沒有結束,他表明他可能會對2024年再次參加競選感興趣。」

另外,川普顧問米勒之前的講話中也透露過類似的意思。

CPAC前一天,麥康奈爾也表示,假若川普在共和黨總統初選中獲勝,「毫無疑問將支持他」,我覺得這並非空穴來風。

當然,也有的說這是試水,測試民意。還有人認為,川普不會參選,而會樂於充當一個造王者。

比如,政治戰略師、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政治學教授丹‧舒紐爾(Dan Schnur)認為,「川普或許會認為,當一個『製造國王的人』(king-maker),去支持其他共和黨人,是他目前更好的角色。」不過,他也認為,如果川普決定參選,「他有一個很好的起點」。

但是,我覺得作為白手起家的房地產商人,川普更喜歡親自下場打仗,而不是僅僅地帶領學徒,說you are fired.

Sydney:現在其實也眾說紛紜,有的網友講:川普並沒有明確說出自己要競選2024,凡是說川普要競選2024年總統的都是帶風向,是要眼睜睜地看著左派糟蹋美國而不管。是在幫中共的忙。你怎麼看?

秦鵬:這樣的聲音一直有,還有的人在說現在是軍隊執政,3月4日川普會王者歸來。這樣的出發點可能是好的,不希望看到左派執政,希望看到中共早日被真心反共的川普消滅,但是我們作為政經觀察者,不能想自己要怎麼辦,老盼著出現神跡,而不顧事實。而要真實地觀察川普本人是怎麼做的,然後看看他這樣做的目的是什麼。

現在如果是軍人執政,就不可能搞出又一次彈劾,最高法院也不敢拒絕審理賓州案,拜登政府也不可能一個多月時間連續推出四十多項行政令,推翻各項移民政策。

我們看到CPAC演講中,川普說,是共和黨人回到白宮,川普要回到白宮。

Sydney:是,像剛剛分析的,我認為他沒有明講,但意思是挺明顯了。包括當時川普發言之前,納瓦羅在接受FOX採訪時,也說「不管川普會不會宣布,但他會在2024年參選(Whether he announces today or not, he will be on the ballot in 2024)。」斬釘截鐵地說。

秦鵬:納瓦羅是川普最親密的、最鐵桿的戰友之一,他應該是最了解川普的人之一了。我們看到納瓦羅最特殊的是,在大選之後,他連續寫了三個報告,對大選誠信提出挑戰。他們的關係非同一般。

剷除「共和黨建制派垃圾」

Sydney:納瓦羅在這個採訪中還說,川普應該要剷除那些「共和黨建制派垃圾」(traditional republican trash),且會有一場革命。指的是現在共和黨在發生內戰。共和黨建制派垃圾,他點名了麥康奈爾、切尼。

秦鵬:從演講中分析,川普如果要再戰2024,他有四個戰略,其中之一,是要改組共和黨。那麼,就包括把這些RINOs剔除出去。

Sydney:川普在演講中也把一些他認為的共和黨中的RINOs一一點名出來。參議院、眾議院一個個點。包括羅姆尼(Mitt Romney)、卡西迪(Bill Cassidy)、柯林斯(Susan Collins)、圖米(Pat Toomey)、切尼(Liz Cheney)。意思是,這些叛徒,他都記得清清楚楚的。

秦鵬:講講為什麼點名他們。只有清潔隊伍,才能真正把共和黨打造成一個真正的川普黨,一個真正的保守黨,而不是一個利益集合體,一到關鍵時刻就掉鍊子、跑路。所以,我覺得這非常重要,絕對不是川普簡單的發洩情緒。

但是,我們注意到,對於麥康奈爾,川普是沒有怎麼說的。原因是,川普要改組共和黨,現在還是需要這些共和黨的領袖,包括民主黨試圖改變選舉規則的一個立法HR1提案,把2020大選的一些操作法律化、常態化,占據永遠的優勢。因為參議院需要60人以上才能通過,所以如果共和黨守住了,就可以堵死這個非常大的風險。這個時候,就不能鬧內亂。

目前看,川普的這個策略應該還是有可能成功的。上一次,他發布公開信批評麥康奈爾之後,在CPAC召開前一天,麥康奈爾公開說,如果川普被提名2024,那麼他會支持他。其實這就是向川普輸誠了。

Sydney:其實儘管共和黨現在內戰,但共和黨發現自己還是需要川普的。前白宮幕僚長梅多斯(Mark Meadows)前幾天說過,共和黨幾個最突出的下一任總統候選人,全部都姓川普。這話很有意思,川普處於不敗地位。

川普演講中也自己捧了自己一下,說現在有一個字越來越常見,叫川普主義(Trumpism),他說這個詞可不是他自己起的,但的確表示川普支持率很高。

CPAC上做了一個調查,有68%,也就是接近70%共和黨人支持川普再選總統,有95%受訪者力挺「川普主義」,希望共和黨能延續川普的政策和議程。

《政客》(Politico)本月針對共和黨選民進行的民調顯示,53%的共和黨人表示,如果今天舉行初選,他們將支持川普,遠遠高於彭斯和蓬佩奧。

秦鵬:是改造成川普黨,非常重要

打造一支聰明強大的戰鬥隊伍

Sydney:另外,您分析的其中個戰略之一,是川普要打造一支聰明、強大和不好惹的戰鬥隊伍。

秦鵬:是的。川普在說到民主黨的時候,說他們一直聰明、強大和不好惹。而共和黨這些保守派就太君子了,太斯文。他希望打造一支能夠戰鬥的隊伍。

這方面,川普說的不多,但是,我理解,這個是未來一段時間,非常重頭的一個工作。作為企業家出身的川普,也一定會打造出這麼一個團隊出來。

這方面,我的理解,包括聯邦議員、州長以及基層。議員要有像霍利參議員、Ted Cruz、Matt Gatez那樣能夠戰鬥的,州長要像佛州州長德桑迪斯和南達科他州州長Noem這樣的。

基層團隊也非常重要,我們這一次從大選中也可以看出來,Times那篇文章說了,他們建立了一個地面作戰團隊,上百個工會組織和左派組織通過籌集大筆資金,改變了關鍵州的那些選舉結果。甚至他們還給法官錢,說是感謝他們支持選舉公正。而相應的,共和黨這邊,對於這些事情,過程中完全沒有反應,沒有揭露,沒有對抗,這樣就是眼睜睜地看著輸掉。

我認為,川普未來這方面會做很多工作。當然,這次大會因為主要是集氣大會,很多操作不會公開說出來,但是川普一定會做,否則,川普的支持者和選民再多,一盤散沙,結果也會很糟糕。

Sydney:是,川普演講中就說,共和黨應該要團結,像民主黨就很團結。他說,民主黨很聰明、很聰明,至少沒有像羅姆尼那樣的人在團隊裡。

批拜登是上任首月最災難的總統

不過,他轉個彎,提到共和黨還是有一個優勢。是什麼呢?就是民主黨的政策太糟糕了。他提到了民主黨的開放邊境政策、庇護城市、撤資警隊、可笑的綠色新政等等。

川普演講中,直接批評拜登是上任首月最災難的總統,花了很大篇幅,抨擊拜登的政策,包括移民、外交、能源等等政策。還說在短短的一個月內,我們已經從「美國第一」變成「美國最後」。您分析,川普復出戰略之一,是去揭露拜登政策問題,形成對比。

秦鵬:這也是為什麼要建設平台的原因,要打造一個信息傳遞的渠道。

這一次,川普抨擊拜登,從邊境的釀造危機到外交政策,以及在中共病毒(冠狀病毒)大流行期間重新開放學校等問題。

川普說拜登是「反就業、反家庭、反邊界、反能源、反婦女、反科學的人。」「新政府只用了幾週的時間,就把這一空前的成就變成了自發的人道主義和國家安全災難。」

這種對比,如果能夠真實傳達到美國民眾那裡去,很多人就不會投拜登的票。我們也知道,大選之後,民調顯示,如果他們知道拜登兒子等信息,那麼大約有1/6的拜登選民不會投他的票。這就有上千萬了。

可以說,拜登的存在,就是川普是一個好總統、川普主義是一個真正有利於美國的政策的一種證明,但是現在這樣的聲音,是很難傳達到美國民眾那裡的,因為媒體大部分是左派的,好不容易有那麼幾個,類似Fox News還在大選之前被收買了,變成了左派媒體。那麼川普的聲音怎麼傳達出去?在推特和FB?結果也被封殺了。

制定法案 限制大科技公司作惡

所以,我們看到川普說籌集了幾億美元,要做自己的platform,我估計這方面還會做很多。這樣,保守派有一個通訊的渠道,而美國民眾也可以通過這個渠道看到真實的信息。

Sydney:那些大科技公司還在繼續打壓保守派,我們在大選之後,看到除了川普,很多人被從推特、YouTube、Facebook等上消除,這需要怎麼解決?

秦鵬:川普說,要美國的各州利用立法權力來打擊大科技公司。佛羅里達州這方面行動得最早,立法要懲罰在選舉期間限制候選人使用該平台的社交媒體公司。佛州擬議的新法,將對違規企業處以每天10萬美元的罰款,直到候選人恢復訪問平台。

這也引發了其它州跟進。2月7日,德州州長阿博特(Greg Abbott)表示,他正與德州州議員一起制定一項法案,以防止科技巨頭根據其政治觀點,對用戶的內容進行限制。

阿博特在推特上發表聲明說,「我們正與參議員休斯(Bryan Hughes)合作立法,防止類似臉書(Facebook)、推特(Twitter)的社交媒體企業,消除保守派言論。」

這方面就可以大大限制大科技公司作惡。

Sydney:是,這個議題也是在CPAC大會上多次談到。另外,我們來到川普最後一個戰略,選舉制度保衛戰。CPAC上也多次提及的話題,是現在民主黨推的一個HR1法案。也叫做《2021年人民法案》,內容主要是針對美國的選舉進行改革。佩洛西把它作為優先事項處理。

其實這個法案就是要讓聯邦政府權力擴大,拿走憲法所賦予的各州管理選舉的權力。內容包括阻止選舉官員驗證選民身分,允許個人在沒有身分證的情況下投票;恢復重罪犯的選舉權等,已經引發16個州的州府官員強烈批評和反彈。

秦鵬:是的。美國的各州是有立法權的。目前共和黨完全占據30個州的立法機構,它們可以採取行動,制定新的法律,堵死2020年的那些漏洞,包括要求必須檢查選民ID,現場投票,避免軟件方面的問題,等等。

阻止極端主義、社會主義

Sydney:現在美國正在打左、右大戰。川普與保守派是要把越來越左的美國拉正。川普說要阻止極端主義、社會主義,這些都引我們到共產主義。

這次CPAC前眾議員傑森‧查菲茲(Jason Chaffetz)就說左派現在是自由派,但保守派才是真正的代表自由。保守派,小政府、減稅、小管制,才是真正把權力歸還到人民手上。

左派他們雖宣稱自由,通過大政府、高稅收、高管制,奪走人們的自由。高福利,人們依賴於政府,他們沒有辦法發揮潛能,政府就說依賴我就可以了,「當一個政府強大到你什麼都能依賴它,代表它也強大到可以管控你的一切。」

有的人擔心4年時間太長了。那樣,美國也被左派糟蹋得差不多了。

秦鵬:這也是川普為什麼和共和黨其他領導人說要奪回2022年國會的原因,先拿回國會,這樣就可以在聯邦立法方面先拿回一城。

眾議院少數黨領袖凱文‧麥卡錫(Kevin McCarthy)去佛州的海湖莊園見過川普,現在就信心滿滿。

上週六就在CPAC的一次小組討論中說:「這是一個機會,我們將奪回多數席位。我們有五個席位。」

他說:「我敢打賭我的房子……不要告訴我的妻子,但我敢打賭。」「這是民主黨一百年來最小的多數派。」

共和黨人在2020年選舉中獲得12個席位,FiveThirtyEight預測他們在下一次選舉中「奪回」眾議院「步入正軌」。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

相關新聞
【秦鵬直播】拜登後院起火?開除福奇成熱詞
【秦鵬直播】民主黨窩裡反 拜登被奪核武權?
【秦鵬直播】習近平一句話讓富人不寒而慄
【秦鵬直播】CPAC首日五大精采看點
最熱視頻
【時事縱橫】王岐山處境微妙 34科企恐遭共產?
【秦鵬直播】阿里再被罰 習求助默克爾失靈?
【新聞看點】習急武統 台軍力增 美議員籲除鱷魚
【橫河觀點】中共承認疫苗效差 美軍蔑視遼寧號
【直播】美參院聽證:情報巨頭談世界威脅
【珍言真語】何良懋:中共起家至今走哪搶哪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