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台萬華紅燈區如中國街 突顯防疫難題

萬華茶室文化老街資料照。(SAM YEH/AFP via Getty Images)
人氣: 1449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21年06月20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原彰台灣綜合報導)台灣本土疫情延燒,多個確診個案與萬華「阿公店」有關,由於這類產業存在防疫困難,讓「紅燈區」議題再度浮上檯面。而外界不知曉的是,據多個消息來源的說法,萬華當地這類「八大」從業者,並非都是台灣人,很大比例是中國籍,這是否帶來管理、防疫上的困難,值得台灣社會探討與關注。

5月時,曾爆出多個確診個案與萬華的「阿公店」、「茶藝館」存在密切連結。據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公布的足跡,發現有確診者連26天搭車從八堵到萬華「喝茶」,也有遠從屏東北上消費。諸多確診狀況,讓萬華的「紅燈區」受到關注。

萬華色情業 未因廢公娼沒落

在1997年時,北市府正式廢除萬華的「公娼區」,而從業者並沒有消失,而是轉為地下化經營,居住在當地、熟悉「紅燈區」脈絡的陳先生接受《大紀元》採訪時透露,那裡並沒有因此沒落。

另外,他提到這幾年出現一種特別的現象,就是台灣本地的從業者正在減少,反而是中國籍女性的比例持續增加。他形容,有些地方幾乎被「大陸妹」攻占,就好像是個小中國。

據陳先生的觀察,整體而言,中國女性占比可能是最大的,再來是東南亞籍,而台灣本地人已是少數。他更說,許多條街裡的,全是中國小姐,說是中國街也不為過。

熟悉當地的文史工作者萬燕玲(化名)接受《大紀元》採訪時提到,那裡的中國小姐並非都是陸配,很多是假結婚、真賣淫的非法移民。她們也形成一個網絡,同鄉的親友等人脈會一起來台,東南亞籍的也有類似狀況。

她發現,那裡的從業者不只有中國女性,也有中國男性,甚至出現中國人組成的幫派。這背後可能還牽涉,特定集團、仲介瞄準當地情色市場,有意從中國「獵人」到台灣。而這些幫派與仲介是否同為中國籍,或有中國勢力在操盤,她表示,這無從得知。

關於萬華的「小姐」很大比例是中國籍,記者致電詢問不具名的民代、前民代得到大致相同的說法,僅針對是否多為非法移民這點,各方看法有所出入,有人認為多是合法陸配,但也有人坦言確實有假結婚、真賣淫來台者。另外,有民代也透露,這些來自中國的從業者多來自中國福建。

台灣人少、中國人多 學者這麼分析

萬華的這種灰色經濟,隨著時間裡頭的從業者發生質變,輔仁大學社會學系教授戴伯芬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中國人確實越來越多。她提到,台北很多區域都有這類八大行業,中山北路也是一大熱點,但那裡已轉成高級化、高價化,本地從業者會到那裡工作。而不諱言的是,萬華是較低階的市場,當地台灣小姐的年紀越來越大,而年輕的不會想去那,所以台灣人的比例開始下降。而這塊市場,開始被中國籍、東南亞籍給占據。

「要不是因為疫情,都以為萬華的情色產業好像消失了。」戴伯芬提到萬華的這類地下經濟近年仍蓬勃發展,並不如外界所認為的「走入夕陽」,她說,「實際上,萬華豔名遠播,有大規模群聚效應。」

她說,從這次爆出多個確診者不惜舟車勞頓也要到那裡消費,可大概知道當地的熱度,實際上也是如此,她曾聽說過,有中部企業包巴士,載著大量移工北上到萬華消費,可略見其知名度與市場腹地。

不過,卻也突顯出許多難解的問題,戴伯芬說,情色產業與非法移民都是法律不允許的,得靠著人際網絡去展延市場,「這跟販毒雷同,都是無法公開化的。」

外界普遍認為,不論是地下的經營模式、非法移民的人口組成,或是與黑幫間的合作關係,因無法見光,這在疫情發生的當下,突顯出監管、防疫上的困難。

不利防疫 學者:強化長照、管理手段

由於疫情一度從萬華擴散,政府若按照既有的管理模式,未來恐不利於防疫,戴伯芬建議,可採取土地使用的分區管制手段,開放遠離學區等的特定區域,且需註冊納管,這樣可掌控相關的人流。

另外,國內的長照體系也需強化,戴伯芬說,老一輩男性不一定有那麼大的生理需求,更多是精神上的空虛,這些人年輕時是因時代所需多是工作狂,老時反而無法安排生活,由於內心的寂寞感促使,而選擇到茶藝館消費,「這些小姐張口都是好話,但這些話家裡的老婆不會說。」

戴伯芬說,國內長照體系在這塊確實存在漏洞,沒有協助高齡的男性長者去融入社會,這需要進一步透過完善社會教育、社區活動協助他們。

小中國全球都有 或成防禦難題

萬華的情色業具有「中國籍群聚」的狀態,戰略學者蘇紫雲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說,「其實,這種小中國的概念,在全世界各地都有,最被人們熟知的,就是歐美的唐人街。」他說,在台灣,由於這種產業具有特殊性、隱密性,中國籍的從業者可能會把在對岸的人際關係帶到台灣,就會慢慢形成聚落。

由於台灣面臨來自中共的滲透,對此,蘇紫雲提出隱憂,假設特定區域存在來自中國的非法入境人士,確實可能成為我國防禦上的弱點。他說,過去曾發生過,部分中央機關、敏感地區周邊,有中國來的從業人員,這可能是出自於經濟因素,「但也可能變成另外一種防禦難題。」

本土疫情曾由萬華的「紅燈區」擴散,而當地中國籍從業者比例高,關於兩者之間的關係,蘇紫雲認為,應是有病原者不小心在那裡消費。被問到兩者間是否存在正相關,他認為現在還沒有答案,「必須從科學角度看。」需要有關單位進一步研究,或歐美正式定調病毒是中共製造與投放,屆時才能有比較明朗的脈絡。

他提醒,國籍與疫情間的關係,易衍生出特定群體被標籤化的爭議,比較敏感,若淪為政治口水反而失焦,須謹慎因應。◇

責任編輯:玉珍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