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台万华红灯区如中国街 突显防疫难题

万华茶室文化老街资料照。(SAM YEH/AFP via Getty Images)
人气: 132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21年06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原彰台湾综合报导)台湾本土疫情延烧,多个确诊个案与万华“阿公店”有关,由于这类产业存在防疫困难,让“红灯区”议题再度浮上台面。而外界不知晓的是,据多个消息来源的说法,万华当地这类“八大”从业者,并非都是台湾人,很大比例是中国籍,这是否带来管理、防疫上的困难,值得台湾社会探讨与关注。

5月时,曾爆出多个确诊个案与万华的“阿公店”、“茶艺馆”存在密切连结。据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公布的足迹,发现有确诊者连26天搭车从八堵到万华“喝茶”,也有远从屏东北上消费。诸多确诊状况,让万华的“红灯区”受到关注。

万华色情业 未因废公娼没落

在1997年时,北市府正式废除万华的“公娼区”,而从业者并没有消失,而是转为地下化经营,居住在当地、熟悉“红灯区”脉络的陈先生接受《大纪元》采访时透露,那里并没有因此没落。

另外,他提到这几年出现一种特别的现象,就是台湾本地的从业者正在减少,反而是中国籍女性的比例持续增加。他形容,有些地方几乎被“大陆妹”攻占,就好像是个小中国。

据陈先生的观察,整体而言,中国女性占比可能是最大的,再来是东南亚籍,而台湾本地人已是少数。他更说,许多条街里的,全是中国小姐,说是中国街也不为过。

熟悉当地的文史工作者万燕玲(化名)接受《大纪元》采访时提到,那里的中国小姐并非都是陆配,很多是假结婚、真卖淫的非法移民。她们也形成一个网络,同乡的亲友等人脉会一起来台,东南亚籍的也有类似状况。

她发现,那里的从业者不只有中国女性,也有中国男性,甚至出现中国人组成的帮派。这背后可能还牵涉,特定集团、中介瞄准当地情色市场,有意从中国“猎人”到台湾。而这些帮派与中介是否同为中国籍,或有中国势力在操盘,她表示,这无从得知。

关于万华的“小姐”很大比例是中国籍,记者致电询问不具名的民代、前民代得到大致相同的说法,仅针对是否多为非法移民这点,各方看法有所出入,有人认为多是合法陆配,但也有人坦言确实有假结婚、真卖淫来台者。另外,有民代也透露,这些来自中国的从业者多来自中国福建。

台湾人少、中国人多 学者这么分析

万华的这种灰色经济,随着时间里头的从业者发生质变,辅仁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戴伯芬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中国人确实越来越多。她提到,台北很多区域都有这类八大行业,中山北路也是一大热点,但那里已转成高级化、高价化,本地从业者会到那里工作。而不讳言的是,万华是较低阶的市场,当地台湾小姐的年纪越来越大,而年轻的不会想去那,所以台湾人的比例开始下降。而这块市场,开始被中国籍、东南亚籍给占据。

“要不是因为疫情,都以为万华的情色产业好像消失了。”戴伯芬提到万华的这类地下经济近年仍蓬勃发展,并不如外界所认为的“走入夕阳”,她说,“实际上,万华艳名远播,有大规模群聚效应。”

她说,从这次爆出多个确诊者不惜舟车劳顿也要到那里消费,可大概知道当地的热度,实际上也是如此,她曾听说过,有中部企业包巴士,载着大量移工北上到万华消费,可略见其知名度与市场腹地。

不过,却也突显出许多难解的问题,戴伯芬说,情色产业与非法移民都是法律不允许的,得靠着人际网络去展延市场,“这跟贩毒雷同,都是无法公开化的。”

外界普遍认为,不论是地下的经营模式、非法移民的人口组成,或是与黑帮间的合作关系,因无法见光,这在疫情发生的当下,突显出监管、防疫上的困难。

不利防疫 学者:强化长照、管理手段

由于疫情一度从万华扩散,政府若按照既有的管理模式,未来恐不利于防疫,戴伯芬建议,可采取土地使用的分区管制手段,开放远离学区等的特定区域,且需注册纳管,这样可掌控相关的人流。

另外,国内的长照体系也需强化,戴伯芬说,老一辈男性不一定有那么大的生理需求,更多是精神上的空虚,这些人年轻时是因时代所需多是工作狂,老时反而无法安排生活,由于内心的寂寞感促使,而选择到茶艺馆消费,“这些小姐张口都是好话,但这些话家里的老婆不会说。”

戴伯芬说,国内长照体系在这块确实存在漏洞,没有协助高龄的男性长者去融入社会,这需要进一步透过完善社会教育、社区活动协助他们。

小中国全球都有 或成防御难题

万华的情色业具有“中国籍群聚”的状态,战略学者苏紫云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说,“其实,这种小中国的概念,在全世界各地都有,最被人们熟知的,就是欧美的唐人街。”他说,在台湾,由于这种产业具有特殊性、隐密性,中国籍的从业者可能会把在对岸的人际关系带到台湾,就会慢慢形成聚落。

由于台湾面临来自中共的渗透,对此,苏紫云提出隐忧,假设特定区域存在来自中国的非法入境人士,确实可能成为我国防御上的弱点。他说,过去曾发生过,部分中央机关、敏感地区周边,有中国来的从业人员,这可能是出自于经济因素,“但也可能变成另外一种防御难题。”

本土疫情曾由万华的“红灯区”扩散,而当地中国籍从业者比例高,关于两者之间的关系,苏紫云认为,应是有病原者不小心在那里消费。被问到两者间是否存在正相关,他认为现在还没有答案,“必须从科学角度看。”需要有关单位进一步研究,或欧美正式定调病毒是中共制造与投放,届时才能有比较明朗的脉络。

他提醒,国籍与疫情间的关系,易衍生出特定群体被标签化的争议,比较敏感,若沦为政治口水反而失焦,须谨慎因应。◇

责任编辑:玉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