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紀元專欄】這很重要!維多利亞女王不是希特勒或斯大林

作者:約翰·羅布森(John Robson)/翻譯:周行

7月2日,溫尼伯省府外的維多利亞女王雕像被抗議者破壞。(Kelly Geraldine Malone/加通社)

人氣: 97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1年07月12日訊】當人們破壞雕像,例如維多利亞女王雕像時,我承認自己有一種惡意衝動,希望將破壞現場留在那裡,作為他們烏托邦願景的一個骯髒的紀念碑,因為對於他們所拒絕的社會來說,該雕像曾經是有尊嚴的。 這種破壞方式會使事情變得更糟,助長混亂和絕望。

我想起 1990 年 9 月《經濟學人》中的一篇文章「蘇聯生活中的平凡日子」的結尾:「在深夜新聞中,播音員毫不諷刺地說:『現在是我們每天對列寧雕像被攻擊的總結』。」這提醒我們,有各種拆除雕像的原因和方式。

許多人想起列寧、斯大林或毛澤東時,會想起用武力強加的殘酷的意識形態。我想,我會讓他們的一些雕像留在原地,把其他的搬到專門的公共場所,這樣人們就可以盯著它們,並想:「我們真的曾那樣生活嗎?」 然後顫抖著說:「再也不會了。」 同樣的原因,柏林牆的一部分被留在原地;奧斯威辛集中營今天是一座博物館,其臭名昭著的大門完好無損。

維多利亞女王不是斯大林,也不是希特勒,這很重要。在討論她是什麼之前,還要記住,移除雕像通常標誌著一場革命。伊拉克解放後,人們興高采烈地拆除了薩達姆侯賽因的雕像,然後繼續進行一些不那麼愉快的活動。但我們不是這回事,對嗎?

我們還沒有正式的革命。那些抗議者仍聲稱受到他們拆除雕像者所制定的法律的保護,如果在破壞雕像過程中遭到襲擊,他們會打電話報警。沒有人在破壞列寧雕像過程中遭到襲擊時,會大喊「克格勃! 幫我!」

有些人會對除他們自己以外的每個人在過去或現在不完美之處,爆發出長期的憤怒,並且不讓任何其他人的權利或意見阻擋他們的憤怒。這正是歷史上最惡劣的暴君心理狀態,也是法律所保護的自由的對立面。

加拿大,如果我們真的就此事進行辯論的話,我不知道我們是否會決定不再尊重維多利亞女王。她的統治並不符合現代進步人士的夢想,想想她對帕默斯頓勳爵(Lord Palmerston)的感嘆:「改變,改變,改變。所有這些都在談改變,難道事情還不夠糟糕嗎?」

但無論如何,我們中的許多人可能會欽佩她,並原諒她的一些行為,包括為了逃避真正令人厭惡的政權和壓迫性習俗而來到加拿大的人,或者是他們的祖先。我的第一個加拿大祖先於 1907 年抵達,來自一個非常卑微的英國血統。

這些雕像是在無視和平、秩序和良好政府的情況下被摧毀的,而且當局是同謀。警察甚至不試圖干預,擔心如果他們傷害了一些破壞者,會引起精英們的騷動。

從這個意義上說,一尊骯髒、生鏽、破碎的雕像歪斜地躺著,正是目前局面的一個合適的紀念碑。 但是,這仍不是一個好主意。

作者簡介:

約翰·羅布森(John Robson)是紀錄片導演,《國家郵報》專欄作家,《多切斯特評論》特約編輯,氣候討論中心執行主任。他最近的一部紀錄片是《環境:一個真實的故事》。

原文 Queen Victoria Is Not Hitler or Stalin, and It Matters刊載於英文大紀元。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 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責任編輯:文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