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李蘊璐外逃百四日終被捕 27日二度出庭

作者: 破落飯叟

人氣: 49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1年07月17日訊】李蘊璐的英文姓名是YUN LUCY LU LI。YUN LUCY LU LI和 OLIVER KARAFA兩個姓名被串聯在一起出現在新聞報道中,同他們涉嫌一宗槍擊凶殺案有關。

2021年2月28日晚上,漢密爾頓附近工業區發生殺一男傷一女的槍擊凶殺案李蘊璐的姓名和 OLIVER KARAFA的姓名在新聞報道中被串聯在一起,稱他們是「Millennial Bonnie and Clyde」。

Bonnie和Clyde是美國大蕭條時代,一對男女合夥的大搶匪; 屢犯搶銀行劫運款車;最後被擊斃在犯罪現場。往後,北美社會都將男女犯罪同夥稱作 Bonnie和Clyde。Millennial是千禧年的意思。這個意思就是:「零零後出生的男女犯罪同夥」。

從在漢密爾頓槍殺一男槍傷一女案發日, 2021年2月28日起,據警方稱,這對零零後出生的年輕男女在24小時內潛逃出國。絕對不同尋常!警方指控兩人都是一級謀殺和企圖謀殺等罪名,並且簽署通緝令。

據警方介紹,這對亡命鴛鴦先落腳斯洛伐克和捷克。後來,他們被鎖定出現在匈牙利布達佩斯。2021年 6月12日,布達佩斯警方在購貨娛樂廣場逮捕這對亡命天涯的鴛鴦逃犯。爲了一紙逮捕令,布達佩斯警方同當地政府機関之間,來來回回花了十天時間,才拿下來。

小男生挑戰引渡程序,不知道用什麽理由。反正,他是雙重國籍,斯洛伐克籍和加拿大籍。7月14日引渡聆訊開庭,即便被駁回,還可以上訴,消消停停去玩吧。在溫哥華的孟大小姐不也在這樣玩嗎?

李蘊璐接受引渡,星期一,7月 12日回到加拿大。星期二,7月13日,她在漢密爾頓的Sopinka court house ,匆匆第一次出庭,然後囘押。下一次的庭期安排在星期二,7月27日。

李蘊璐就算進入法庭審訊程序。這裡有兩個聆訊程序要走:保釋聆訊和刑事聆訊。被收押的嫌疑人都給予權利通過保釋聆訊,安排取保假釋,不受拘禁,在監外等候審理或者進行審理。這是循環進行的,一個月過堂一次,有合格的擔保人和合乎法庭施加的條件,就可以假釋。溫哥華的孟大小姐現在就是這樣嘛。監外受審。

就這位小女生講,難度很高。一個原因是被控告一級謀殺和企圖謀殺,另一個原因是曾經潛逃海外。不過,她有這個權利,每月過堂一次。

刑事聆訊就是本案的法庭審訊。這裡有繁複細緻的步驟,非常技術性。在這個過程中,一旦嫌疑人認罪了,檢控官不必興師動衆,大幹一番。法庭不必耗費時間人力聆訊。聆訊過程就會縮短。更關鍵的是認罪的嫌疑人就有講數的機會。譬如重罪改輕罪,或者數項控罪改成單項控罪。

警方在開始偵緝過程時,就放言:他們知道誰在什麽時候和什麽地點做了什麽。但是犯罪原因始終是個謎。警方提供兩條綫索:一條綫索是他們原先都認識對方的。警方用associates來説明他們之間的關係。Associates 有同事,合夥人等意思,表示有業務來往或生意來往的關係。酒肉朋友的關係應該不會用這個詞來説明的吧。

死者在領英網站,LinkedIn介紹自己是在溫哥華的理財專家,投資人,慈善活動人士。而這兩位年輕人卻看不出具備這樣的職業背景。不過,這位小女生的父母從事理財投資事業,在業界頗有影響;在溫哥華有相當的經營規模。英文媒體在報道這條凶殺案消息時都免不了帶上這位小女生的家庭背景。

連想起來,死者的業務跟李蘊璐父母的事業倒是應該有交匯點。兩個年輕嫌疑人如何認識死者及他的女朋友?弄清楚這層關係,也許就搞明白了犯罪原因,即犯罪動機。

另一條綫索是這對年輕嫌疑人駕駛的白色路虎座駕被遺棄在離現場不遠的路肩。這臺新款路虎停泊在路邊,而且車況完好。警察分析說,這説明有人接應他們潛逃。警方還公開了他們行蹤,據説他們在二十四小時內逃離加拿大,奔東歐某國而去。這明明是協助兇嫌逃跑,也是刑事罪案。

警方已經掌握了明確的犯案細節,李蘊璐做過什麽,她是抵賴不掉的。若她能講清楚誰接應他們潛逃,或者他們為了什麽事情去了那次倒楣的會見,那麽她一定會從輕發落。

案情一定是峰迴路轉,有點撲簌迷離。我們繼續跟蹤。

2021年7月16日

責任編輯:周行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