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播】專訪利特瓊:幫助中國人民獲得自由

人氣 3142

【大紀元2021年07月31日訊】美東時間週五(7月30日)晚9:30,新唐人《方菲訪談》節目主持人方菲女士專訪「女權無疆界」的創始人和主席瑞潔‧利特瓊女士(Reggie Littlejohn)。新唐人《熱點互動》頻道進行首播。

主持人:歡迎收看「熱點互動」。今天我們的嘉賓正是瑞潔‧利特瓊女士(Reggie Littlejohn)。她是「女權無疆界」的創始人和主席。過去幾十年來,利特瓊女士致力於抵制和終止中共的強制墮胎政策,她還帶領國際各界人士幫助盲人維權人士陳光誠獲得自由。

瑞潔,很高興見到您。感謝您蒞臨本節目。

Reggie:謝謝您的邀請,方菲。這是我的榮幸。

接政治庇護案 發現中共實施強制墮胎

主持人:謝謝。那麼我們來談一談您豐富的經歷。首先,我們說一說中國實施的強制墮胎政策。過去幾十年,中共當局根據一胎化政策實施強制墮胎。我們都聽說過中國發生的各種可怕的墮胎的事情。

我覺得西方世界過去對這些事情了解得很不夠,直到像您這樣的人把它揭露,才讓世界對它有所了解。您是如何開始揭露中共殘暴的一胎化政策的?

Reggie:我本身是一名律師。我是耶魯法學院畢業的。當時我在舊金山灣區當律師。我接了一個政治庇護案子,當事人是一名女子,她因為信仰基督教遭受迫害,她還被強制絕育。這是1990年代中期的事。

這名女子身材嬌小,非常漂亮,像布娃娃一樣。她大喊大叫著被那些「計劃生育的人」強行帶離家中,他們把她按在桌上,給她動刀做絕育,在沒有麻藥的情況下給她做了輸卵管結紮。

在那之後,她就患上長期的背痛、腹痛和偏頭痛,我覺得這些症狀會伴隨她一生,至少我給她打官司的時候她仍然有這些症狀。我就是通過這件事情了解到,中共宣傳的那套說詞,說一胎化政策是自願的,這是徹底的謊言。我發現他們實施強制的墮胎、強制絕育、甚至殺害嬰兒。

主持人:瑞潔,您在揭露中共殘暴手段和一胎化絕對不是自願的方面做了很多工作。我知道您在國會、歐盟作過證。請多談一談您這方面的工作。

中共宣稱「一切都是自願的」是謊言

Reggie:一開始,我很幸運的是,另外一個機構,叫做「中國協會」(China Association),給了我一份中國國內有個男子帶出來的材料。他在材料中講述了他的太太在懷孕晚期被強制墮胎,這件事讓他們夫婦的生活都崩塌了,所以他就決定,他一定要揭露這件事,無論這會給他自己帶來什麼後果。

他就到他的村子附近的其他村莊,把其他可怕的晚期強制墮胎事件拍照並記錄下來。比如有些人因為晚了幾天去做子宮頸檢查或孕檢,就被用橡皮管子毆打。所以我就拿到了這份材料。我們把它翻譯成英文。

我到國會去作證就是以這份原始材料為基礎的。基本上,這份材料終結了中共宣稱「一切都是自願的」的謊言。

有個人叫史蒂夫•莫瑟(Steve Mosher),他曾經揭露過強制墮胎,我記得他是1980年代做的,他是第一個站出來說話的人。等到我開始做反墮胎工作的時候,是2000年頭十年初期到中期,那個時候中共又再次欺騙了眾人,讓大家相信墮胎是自願的。可是那份材料徹底揭露了這不是自願的。

主持人:這份材料中還包括一名婦女的案例,她躺在床上,她的旁邊就放著剛剛被強制墮胎的胎兒,是嗎?

Reggie:是的。這名婦女在沒有準生證的情況下懷孕。「計劃生育的人」在大街上抓住了她,強制把她的胎兒墮胎。後來我記得有一名醫生抱著她的胎兒對她說:「妳要付墮胎費。」也就是說,他們不僅強制給她墮胎,還強迫她付費。那名婦女說她沒有錢。他們就把她的胎兒放在她旁邊。我有這名可憐的婦女和她被墮掉的胎兒的照片。那些人幹的事情令人難以相信。

主持人:太可怕了。您在國會說出這件事時,大家有什麼樣的反應?

Reggie:人們都很憤怒。還有一次是在2012年。我們機構揭露了一名叫做馮建梅的女子的晚期強制墮胎事件。有一張照片是她躺在床上,她的被強制墮掉的胎兒就放在她旁邊。這件事引起巨大的爭議。歐洲議會甚至通過了一個決議案,譴責中共的強制墮胎政策。如果沒有馮建梅的案例,我覺得這不會發生。

這些女子非常勇敢。因為要從中國境內把消息送出來非常困難,如果你做這樣的事,如果你是極端人權暴行的受害者,然後你把事情告訴西方媒體,那你的麻煩會沒完沒了,你和你的家人都會遭受嚴重迫害。

向上帝祈禱 在中國「拯救女嬰」

所以當中國境內這些人努力把情況帶給國外時,我覺得我們有這個義務去盡可能幫助他們把事情廣傳出去,並幫助終止這樣的暴行。

主持人:絕對是這樣。我知道您還幫助中國的嬰兒,您管它叫做「拯救女嬰」計劃,是嗎?請談一談。

Reggie:是的,我們在中國有一個「拯救女嬰」計劃。目前全世界只有我們一個組織在中國境內有一個由實地工作人員組成的網絡,他們在積極拯救那些因重男輕女而墮胎、被拋棄或者因為極度貧窮而丟棄的女嬰。

這些實地工作人員非常勇敢。他們會去找到那些婦女,確保把津貼交到這些母親手中。我們的方法是,我們會找到那些婦女,跟她們說:「我們知道您現在懷了一個女孩,或者您剛剛生了一個女孩,我們知道您的丈夫或婆婆想要讓您墮胎或者拋棄這個女嬰。但是我們想對你們說,祝賀您生女孩,女孩和男孩一樣好。

我們會每月給您提供一筆津貼,持續一年,讓您可以保住您的女兒。」這些津貼相當於每個月$25美元。這筆錢讓這些婦女能夠對她們的丈夫和婆婆說:「我不能墮胎,我不能拋棄這個女嬰。你們看,她是個幸運的女孩,她已經給我們家帶來了財運。我們通過這種方法已經拯救了數百個女嬰。」

主持人:太了不起了。你們在做這個事情的時候,有沒有遇到中共政府的阻撓?或者說政府的行為有沒有給你們造成任何影響?

Reggie:人們會問我:你們跟中共當局交涉的情形怎麼樣?我的回答是,我們到目前為止都還沒有遇到來自當局的麻煩。

主持人:哇!

Reggie:沒錯。我們的實地工作人員知道如何避開當局的注意力。他們還沒有被當局發現過。我們到目前還沒有遇到任何來自當局的麻煩。我覺得這與我們祈禱有關。我們會通過祈禱去保護他們,我們向上帝祈禱,讓他們被上帝的翅膀庇佑。到目前為止,他們還沒有遭遇來自當局的麻煩。

中共在西藏的暴行 發誓告訴世界

主持人:您之前跟我說過,第一次目睹中共的暴行是在西藏。請跟我們講一講。

Reggie:好的。這是1987年的事情。我丈夫和我去西藏旅遊,當時西藏還允許單人自由行,也就是你可以隨時去西藏任何地方旅遊。不久後就不允許了。現在,如果你去西藏,你只能參加中共嚴格控制下的那種每一步都設計安排好的旅行。所以我們那年去的時候,我們去了西藏的西部,我們還繞行了岡仁波齊峰,那次旅行發生了好多事,是另一個故事了。

總之我們有幾個星期的時間並不在拉薩,當我們回到拉薩時,發現整個城市在戒嚴。就在前幾個星期,大昭寺、布達拉宮、所有的佛寺和廟宇都是正常運作,裡面都是來祭拜神祗的信眾。沒想到我們一回來,這些地方都空了。我們聽說,寺廟裡的和尚有的被槍殺、有的被拘留。

整座城市基本上處於戒嚴。我們感到十分震驚。當然,中共當局迫不及待想讓我們離開拉薩,這樣他們就可以進一步鎮壓,他們不想讓西方人看到他們在做什麼。所以他們就想辦法強迫我們離開西藏。

我們想去尼泊爾,因為我們想跋涉穿越喜馬拉雅山。中共當局想迫使我們坐飛機從西藏去加德滿都,這兩個地方離得很近,我猜大概是波士頓到紐約的距離,不過我不知道具體距離是多少,總之應該很近。但是當局想讓我們從拉薩到北京轉機,再去加德滿都。如果走這條路線,我們的旅費就會花完,我們買不起機票。

所以我就拒絕了。我們就跟當局僵持了四天。最後他們說:好吧,按照你們的路線,你們可以步行去尼泊爾。所以我們租了輛四輪驅動車,開到喜馬拉雅山腳下,然後,我們沿著當年達賴喇嘛從西藏逃亡的那條路線行走。

那條路挺危險,因為會有岩石滑下來,以前就有人在這條路喪生。總之我們就是走這條路從拉薩到了加德滿都。當時我就發誓,我說只要我有機會把中共的真相告訴世界,我就一定會去做。

幫助陳光誠:那是真正勇敢的人

主持人:我認為您的誓言有力量。您正在做您發誓要做的事情。您當時肯定看到了中國共產黨可以對其人民做些什麼。我們快進到後面的年份。我知道,在您幫助揭露中國一胎政策的過程中,您認識了盲人活動家陳光誠。您做了為期四年的解救陳光誠的活動。請簡單告訴我們您是如何認識他的?

Reggie:我之前並不認識他。我的意思是,直到他來美國後我才見到他。我因為請病假離開了法律工作。那段時間我病得很重。我讀了很多書,我無法停止閱讀有關中國和獨生子女政策以及那裡的所有人權暴行。

我就像沉迷於它一樣。在閱讀的過程中,我了解到了陳光誠。我在歐洲議會的第一次政府證詞中,我想是在2008年、2009年,我提出了他的案子,然後一直為他維權,直到他踏上美國為止。

主持人:是什麼觸動了您?我的意思是,在中國有很多異見人士受到迫害。您為什麼為他維權?

Reggie:啊,我不知道。我認為部分原因是我們關注著同樣的問題。您知道,他做了很多事情。但真正讓他陷入困境的是,當他揭露了他所在的臨沂縣一年內發生了23萬次強制流產和強制絕育。當他把這件事公之於眾時,他們就開始嚴厲迫害他。我覺得:天哪,我對他的勇氣感到敬畏。

因為雖然人們對我說:哦,你真勇敢。但是我並不勇敢。我是從美國本土發言的。我有言論自由。真正勇敢的人是陳光誠和他的妻子袁偉靜這樣的人,還有在中國土地上站出來反對中國共產黨的人。而這正是他所做的。他的處境讓我心碎。我就說,在他獲得自由之前我不會停下來。

幫助張林 讓他的女兒在美國大放異彩

主持人:嗯,您知道,我覺得您可能和中國和中國人有某種緣分。而您當然做了很多。我的意思是,對我來說,這就是勇氣。我想問您是什麼激勵了您,但首先我還要問您一件事,因為這也是我想讓我們的觀眾知道的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您幫助了中國異議人士張林。我們這次沒有時間深入探討張林的故事。但是當張林在中國被拘留時,您設法把他的兩個女兒帶到了美國。自從他的小女兒安妮來到美國後,您甚至在家裡撫養她。那是在2013年。當時她10歲。現在她18歲了。撫養一個女孩並讓她成為家庭的一份子是一項重大承諾。是什麼讓您下定決心這樣做?

Reggie:兩件事。第一,張林無比的勇敢。他是又一名令人敬畏的人。我們沒有時間深入了解他的故事。他一再被監禁和折磨。每次他被放出去之後,他都會再次去揭露更多的暴行,他明明知道會再次入獄和遭受酷刑。

因此,當他知道他將再次入獄和遭受酷刑時,他通過我們的一個共同朋友向我傳達了信息,說:您能不能帶安妮去美國。您知道,她不能在這裡過正常的生活。在我看來,對於這個令人難以置信的英勇異見人士,我至少能做的就是帶走他的女兒,幫助他把她撫養大,讓她過上正常的生活。

所以她在我們家可以過正常的生活。她10到18歲之間一直在我家裡。她沒有被中共追趕。她沒有被監視,被騷擾。要知道,她被稱為中國最年輕的良心犯。她能夠像一個普通的孩子一樣擁有夢想。

主持人:她在卡內基音樂廳彈過鋼琴,對吧?

Reggie:這是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當她來到我們家時,我們有一架鋼琴,她開始用一根手指彈奏曲調。她一遍又一遍地這樣做。所以我最後對我丈夫說:我們為什麼不給她上鋼琴課?她不會說英語。所以她還不能做任何功課。但音樂是一種通用語言。讓我們給她找一位講普通話的鋼琴老師,這樣她就可以利用自己的時間做一些積極的事情,直到她學會英語。

幾乎沒有人知道她有多麼耀眼的天賦。三年內,她贏得了一場比賽,獎勵就是在卡內基音樂廳演奏。對我來說,這件事像徵著在中國被墮胎和遺棄的那些女孩們,像徵著她們的美麗、她們的才華、她們的愛。每一個女孩都是一顆明珠,一顆中國的明珠。

主持人:是的。 她們能夠在美國大放異彩,在這個充滿機會和自由的土地上。那麼是什麼促使您為素未謀面的人做這麼多事情呢?我不得不問您這個問題。

當聽說中國強行墮胎 內心深處受打擊

Reggie:我這麼說吧,關於獨生子女政策和強制墮胎,我自己有過两次流產,這顯然是非常個人的事情。當然我從來沒有經歷過強制墮胎的暴力。但我經歷過失去我想要的嬰兒。因此,當我聽說在中國被強行墮胎或因壓力而被迫墮胎的女性時,我的內心深處受到了打擊。

但我認為如果我沒有經歷過那些流產就不會有這樣的感受。在很多方面,我覺得我在中國的使命是為了紀念我失去的兩個嬰兒。但我也覺得在某些方面上帝賜予了我安妮和她的姐姐麗塔。您知道我失去了兩個孩子,但祂給了我安妮和麗塔。所以上帝是良善的。

主持人:哇!我知道您有難得的機會為特蕾莎修女的仁愛傳教修女會志願服務了六個星期。那麼那是一種怎樣的體驗呢?它對您未來的工作有啟發嗎?

Reggie:嗯,特蕾莎修女是一位不可思議的聖人。我們可以做一整集關於特蕾莎修女的節目。我有很多關於她的故事,因為她試圖鼓勵我成為她教團的一員。如果我沒有結婚,我可能會的,這是我丈夫和我們兒子不喜歡聽到的。

我會過著截然不同的生活。但她確實激勵了我的工作,因為她在加爾各答有一個名為兒童之家( Shisha Bhavan)的。那是棄嬰之家,幾乎所有棄嬰都是女嬰。據我所知,當她在垃圾桶裡發現一個女嬰時,她成立了那個機構。所以去那裡幫助那些印度女嬰肯定也激勵了我想要幫助中國的女嬰。

主持人:哇!請多告訴我們一點。您的體驗如何?您和她一起工作了六個星期,對吧?也許不是每天都和她在一起?但那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Reggie:這話匣子一打開就收不住了,您可能都阻止不了我。特蕾莎修女是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充滿愛心和謙卑的靈魂。所以我丈夫和我去了她的仁愛之家做義工。她親自和我們打招呼。她握着我們的手。

她讓我成為她的念珠使徒,所以我負責分發念珠。她稱我為「心中充滿愛」,並邀請我加入她的團隊。就像我說的,如果我當時沒有結婚,我可能會加入。她是一個了不起的人,對我的生活產生了不可磨滅的影響,並在很多方面啟發了我所做的工作。

主持人:我相信那是一次改變人生的經歷。

Reggie:哦,絕對是的。

激動人心時刻 陳光誠和安妮踏上美國土地

主持人:我想您這些年來在所做的工作裡可能遇到了很多困難,但您也可能有很多回報,比如安妮在卡內基音樂廳演奏,就是像這樣的時刻。 那麼,您能與我們分享其中的一些艱辛和回報嗎?

Reggie:就回報而言,我一生中最激動人心的兩個時刻可能是陳光誠踏上美國土地的那一刻,然後是安妮踏上美國土地的那一刻,然後當然是安妮在卡內基音樂廳演奏。然後就困難而言,這很有趣,因為任何一個人權活動家都知道那些快樂的時刻很少,必須珍惜它們,因為生活中發生的大部分事情,我都會稱它是「艱難前行」。

我的意思是,我的生活就是在艱難前行。我的組織非常小。我是唯一的全職員工。所以基本上,我要自己做各種事情:天哪,我的意思是,我寫我自己的所有新聞稿。我做所有的社交媒體相關的事情。

您只需列出一個組織中必須完成的所有事情,您知道,在更大的組織,所有這些事情都各有專人來做,而我全部都自己做。有時我覺得完全不知所措。所以我面臨的最大挑戰是不知所措的感覺。我會覺得我無法做這一切。所以這對我來說是最難的部分。

主持人:但是與中國共產黨打交道,不像應對其他任何事或任何人。我意思是,你要面對信息封鎖,對吧?很難從中國大陸取得信息。你還要面對中共的殘酷行爲,甚至某些騷擾恫嚇。所以當你看不到結果時,你有時會沮喪嗎?好像,無論外面世界幹什麼,似乎中共都是我行我素。

Reggie:我相信我們所做的事確實改變了中共的表現,有說沒改變的,但是你跟陳光誠談談,跟其他異議人士談談,他們會告訴你,當有人在美國替他們示威或舉行新聞發布會時,中共會對他們好些。那也是在張林被扣押時,我有幾次特意讓安妮和麗塔(即儒莉)(張林的兩個女兒)接受美國之音和大紀元採訪的原因之一。

我不記得新唐人有沒有採訪她倆,但我想可能有。所以張林出來的時候,他講了,這一次他受到的待遇比以前好些。我不認為這跟我們給以他這案子的知名度無關。所以我不認為沒有希望,其實我覺得我們在世界其他地方(包括美國)做的事情,對中國是有影響的,雖然中共會否認這事。

中國苦難根源 中國共產黨是殘暴的極權政權

主持人:聽您這樣講真是太鼓舞人心了。那麼,您認為在中國有這麼多苦難的根本原因是什麼?

Reggie:嗯,這只是我的看法,我個人的看法是,中國苦難的根源在於中國共產黨是一個殘暴的極權政權。第一,他們不是選出來的,他們只是奪取了政權,所以他們和老百姓之間沒有社會契約。而且他們不信神,因此我們美國建國者的信念、治國方式,和中國共產黨建國者存在著很大的差別;他們認為自己是神。

他們相信:你的權利是他們給予你的。而我們相信上帝按照祂的形象創造了人,我們相信我們擁有某些不可剝奪的權利,那是政府不能拿走的。所以這些是截然相反的世界觀,它們導致截然相反的社會。

主持人:是的,我認為你完全正確。我意思是,我們經常說他們是無神論者,但實際上,他們認為自己是神。所以基本上,中國老百姓真的在受苦,中國共產黨政權擁有所有的權力和金錢。這其實帶來了一個很重要的觀點,因為西方人常常認為,如果他們幫助中國,如果他們幫助中共在經濟上發展,終究這個國家會變得民主、或者變得更自由、或者變得更開放。

好吧,40年之後,事實證明這觀點完全錯誤。那麼展望未來,您認為西方國家,尤其是美國,應該怎樣對待中共?怎麼應對其給這世界造成的威脅,還有嚴重侵犯人權?

西方人對中共看法很天真 綏靖外交行不通

Reggie:好的。西方人對中共的看法一直很天真,綏靖外交是行不通的,你對他們越好,他們就越會利用你。例如,我們美國社會非常信任人、很開誠佈公。中國共產黨會濫用這種信任,他們會濫用這種開誠佈公,圖利自己。所以我們需要停止這種信任,我們需要停止如此開誠佈公。

因此,第一,由於他們對維吾爾人的可怕凌辱,那是種族滅絕和許多人權暴行,包括釋放武漢病毒到全世界而導致很多人死亡,我們需要變更奧運會主辦國、要麼就抵制它。那是第一件事。

第二,中國共產黨,他們在華爾街的那些公司不必像美國和西方公司必須公布某些營運內涵,所以我們在他們那裏投資冒著很大的風險。因為我們真的不知道他們這些公司內部怎麼回事,所以我們應該切斷跟他們經濟上的關係。

第三,你知道,西方認為在科學界我們應該分享和合作,大家都應該參與分析,我們一起合作會更好。但不是這樣的,因為中共實施軍民融合戰略,你提供他們的任何科學信息都能作為他們的軍事用途,我們需要切斷跟他們在科學上的合作。總之我們需要切斷跟他們的聯繫,因為他們會以任何方式利用我們。

主持人:是的,你不能跟小偷或殺手合作,對吧?我相信您所做過的工作以及您正在進行的項目,一定會幫助更多的人認清中國共產黨的本質。您剛才提到,您創立了「女權無疆界」組織,今年是第十個年頭了,對吧?在十週年即將來臨之際,請談談有關您目前的工作重心,以及您對這個組織未來的展望,好嗎?

幫助中國人民獲得自由

Reggie:謝謝你問起這件事。我們是在2011年8月10日收到美國國稅局的非營利組織信函,因此2021年8月10日是我們正式的10歲生日。我們已經談到了我們所完成的工作項目,而展望未來,我們會繼續我們的『拯救女孩』項目,我們繼續拯救在中國的女嬰,我們還有一個『拯救寡婦』項目,農村被遺棄的寡婦實際上有自殺性行為,我們也在幫助她們、拯救她們。

我們和其他幾個組織一起發起了一項倡議,變動奧運會主辦國或抵制奧運會;因此你可以到這個genocidegames.org網站了解情況,我剛剛在今年5月為這個問題在美國國會作證了。我也看到中共的策略甚至通過一種叫「疫苗護照」的東西滲透美國。

我們不反對疫苗,但是我們反對用數碼護照,上面講你是否接種過疫苗,因為這些護照(數碼護照)跟中國社會信用體系是同一個平台;因此我們發起了一項活動叫「停止疫苗護照」(stopvaxpassports.org)來阻止那種情況。這些是我們今年剛剛開始的一些行動項目。

我們想做的是幫助在中國的個人獲得自由,好像我們在幫助的女嬰或寡婦,我們也希望幫助中國民眾整體獲得自由。我意思是,世界上有1/5的人生活在中國,所以這世界有1/5在這個殘暴的極權政權之下;只有中國老百姓自由了,這世界才會自由。

主持人:是的,我意思是,目睹著在中國發生的事情,就像看著悲劇一次又一次地重複著,所以我認為您所做的事情,以及您的組織正在做的工作,非常重要。

主持人:我認為你目前有關疫苗護照的倡議、有關抵制奧運會,也是重要的。因此,對有興趣支持這些倡議的人,我會鼓勵他們去您的網站了解更多信息。

Reggie:是的,拜託了。

主持人:好極了。瑞潔,非常感謝您與我們分享您的經驗、個人經歷、以及所有這些想法和努力。

Reggie:謝謝您給我這個機會,我真的很感激。

主持人:好的,謝謝您。感謝大家收看《熱點互動》,我們下次見。

網絡收看方式:

方菲訪談頻道:
https://bit.ly/fangfeitalk https://bit.ly/fangfeitalk

方菲訪談》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熱點互動】中共病毒敲響全球化喪鐘?
【熱點互動】紅二代倒習第三波 中共內鬥生變
【熱點互動】專訪共和黨委員:川普法律訴訟
【熱點互動】專訪李南央:中美1949與2021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李子柒失蹤 恆大危機撼動華爾街
【傑森視角】中共出資救恆大?從恆大看懂中國
【拍案驚奇】周薄反習勢力大?黨媒提林彪集團
【時事縱橫】拜習同場不會面 大陸開發商齊躺平
【新聞看點】江西驚現「復陽」恆大帶地產股重挫
【探索時分】殲20數量之謎 竟然只有30餘架?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