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溫哥華校區取消榮譽課程惹議

人氣: 5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1年07月08日訊】(大紀元記者李飛雁加拿大溫哥華報導)溫哥華學校局(Vancouver School Board)計劃從今年秋季開始削減中學生的數學和科學榮譽課程,這一決定在大溫地區引發不小的爭議。

榮譽課程(Honors Courses)是為資優生提供的經過設計的個性化課程。溫哥華學校局稱,榮譽課程給學生造成了不平等,早在5年前已開始規劃逐步淘汰這類課程,旨在讓所有學生獲得包容性的教育。

專家:榮譽課程好處多

錢慰曾博士曾在溫哥華公立校、大衛湯普森中學(David Thompson Secondary School)執教30年。該校連年在加拿大和北美數學競賽中獲得冠軍,培養出眾多天才學生。錢教授說:「我本身就是辦這種資優教育的,我當然是非常反對取消這種榮譽課程。因為這個課程有很多的好處,因為每個人的天資都不一樣,每個人的發展都不一樣,所以說有這個課程就可以把在這方面有興趣的學生集合在一起,可以學得很快,甚至把幾年的課程在短時間內就完成了。」他舉例說,卑詩大學(UBC)和溫哥華教育局合作的過渡課程(Transition Program)允許天才學生用兩年的時間把五年的中學課程全部學完,這意味著當普通學生進入10年級的時候,天才班的學生就已經就讀大學了。

錢教授本身特別注重這種質優教育,他在湯姆森學校任教初期,學校招生不理想,學生人數最少時僅1050人,普通學校的註冊人數為2000人左右。錢教授帶領其他老師們設計出一套天才課程(Gift Program),從數學、科學開始,到第二年又擴展到英文、法文、社會學,甚至包括體育,建立起許多天才班,學生可以根據自己的喜好和程度選課。他回憶說:「學生學習的興趣很濃,因為他們都是程度比較整齊的學生在一塊上課,老師就不會浪費太多的時間。就不會耽誤學生的發展。學校的生源很快又跳回到1600多人。」

當被問到學生的學習狀態時,錢教授說:「學生表現非常好,各項比賽可以拿到全省第1名、全國第1名,甚至還有幾次獲全美第1名。」

錢教授說:「公平其實是有幾種說法。任何有這種興趣的學生,也達到這個程度的學生,就可以去上這個課程,這也是一種公平。我們所謂的公平是希望在立足點上的公平,就是從同一個程度上開始。如果把程度好的和程度不好的都一樣對待的話,那對程度好的學生來說就會浪費很多時間,所以我認為他所說的公平就是非常的不公平。」

大陸移民:剝奪孩子的權利

從中國大陸移民到溫哥華多年的何女士,孩子就讀於溫哥華的一所很有名的私校。她說:「當我聽到這個消息,我當下第一反應這是,這其實走了社會主義形式。因為它符合它的一大特點就是要平均,平均主義嘛,大家都是一樣,這是在搞社會主義那一套。但是人們為甚麼要嚮往北美,到北美來呢?其實就衝著北美能夠使人有一個自由思考的環境。美國是出人才的地方,為甚麼它能夠出人才呢?就是因為美國注重人才培養。如果連這種天才課程都被取消的話,不注重人才的培養,都搞人人平等的話,那就是被動的讓孩子們對學習、對自己就沒有要求了。」何女士強調,這和黑命貴和同性戀的概念是一模一樣的,它其實是剝奪了孩子發揮自己特長的權力。他們就是以種形式來抹殺孩子的批判性思維能力。

取消榮譽課程對資優生不公

Annie的兒子就讀高貴林Montgomery 中學,準備報考IB。當他兒子聽到取消榮譽課程時,他說那些要報考AP課程的學生會很生氣的,因為那樣對他們來說是不公平的。

Annie說:「如果你的孩子真是在某一方面有天賦的話,那麼你作為一個家長,如果普通的學校不提供,那麼你就得另外花錢去培養孩子。她指出,這實際上也是不平等的。教育系統本身應該對所有的孩子負責,如果這個孩子有天賦,教育系統就應該把這個孩子的天賦保持住。政府不是免費教育嗎?就像在大學裡的孩子,由於喜好不同,選擇不同的東西。孩子本身是有差異的,有些就是在數學上有天賦,又有些就是在藝術上有天賦,那就是不一樣。對孩子來說,從小就應為未來的職業打下很堅實的基礎。學校要能提供各種各樣資優課程,那當然對家長來說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今年20多歲的林女士曾做過青年安置顧問。她就讀中學時,通過選拔學習了多門榮譽課程。她說:「參加這個班級的學生都比較優秀。」這表現在讀書專心,尊重老師,學習刻苦等方面。當時一般的學生8點半到校,而他們7點就開始上課了。相比之下,「普通班的同學翹課呀,不想學呀的現象就多。」她指出:「有這種班對那些想努力、想付出、想專心學習的學生,就有一個環境給他們。因為如果混在一起,老師顧那些不聽話的學生就很難專注來教課,這些程度好的學生反而很可憐,因為他們就會對學習沒有興趣,就沒有發展他們特殊才能的環境了。」◇

 

責任編輯:李盈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