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拿大魁省擬徵未接種疫苗健康稅 衝擊全國

圖:去年8月14日,數萬人走上蒙特利爾市中心街頭抗議人士手舉反對魁北克省實行疫苗護照的標語牌。(大紀元)
人氣: 150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2年01月17日訊】(大紀元記者周行多倫多報導)按魁北克省政府的觀點,強制疫苗政策看起來還不夠。該省提出了要向未接種疫苗者徵稅,此舉釀造的衝擊,已遍及全國。

魁北克省長勒戈(François Legault)上週二宣布,「將對以非醫療理由不打疫苗的成年人徵收健康稅」。理由是:未打疫苗的人占了該省加護病房50%的床位,但他們佔人口的比例只有10%。

此事立刻在全國引發反彈。加拿大公民自由協會表示,此舉可能違反《權利和自由憲章》。亞伯塔省公共衛生法律和政策專家考菲爾德(Tim Caulfield)認為,此舉可能引發「嚴重法律問題」。

魁省政府還沒宣布該「健康稅」的更多細節。不過,位於亞伯塔省的憲法自由司法中心(JCCF)已宣布,將為此對魁北克省政府採取法律行動。

嚴苛措施引反彈

自COVID-19大流行開始以來,魁省是加拿大唯一使用宵禁措施的省份,而且已經用了2次。對未接種疫苗者徵稅,就加拿大價值而言,是難以想像的事。不過,省政府沒說該稅的細節,也沒提實施的時間表。

憲法自由司法中心主任約翰·卡佩(John Carpay)在上週發布的一份聲明中說:「擬議中的魁北克『健康稅』嚴重違反了魁北克人的憲章權利,也是對加拿大過去眾所周知的平等的一種侮辱。」

「這是對社會少數群體的公然攻擊。從歷史上看,通過稅收對少數人施加迫害,曾為採取更進一步及更糟糕的措施鋪平了道路。我們將在法庭上反抗該歧視性和不科學的稅收,捍衛魁北克人和所有加拿大人的身體自主權。」卡佩說。

該聲明說,加拿大法院一再確認《憲章》規定的身體自主權。

「宣布對那些拒絕注射COVID疫苗的人徵稅,正如『疫苗護照』那樣,是歧視性和錯誤的。」卡佩說,「疫苗並不能阻止人們感染或傳播COVID,因此,對沒有接種疫苗的公民實行經濟迫害和歧視,沒有醫學或科學依據。」

蒙特利爾人權律師朱利葉斯·格雷(Julius Grey)公開表示,該稅明顯違反了《憲章》。

魁省政府表示,將在2月初提交相關的立法。

該省反對黨呼籲政府放棄該稅。自由黨領袖多米尼克·安格拉德(Dominique Anglade)指稱,省長此舉走的是「分裂和轉移視線」的路線。因為「我們沒有任何信息,我們沒有任何數據。這引發了許多問題。」

聯邦自由黨政府不反對

聯邦自由黨看起來是採取了樂見其成的姿態。在魁省宣布該稅的第二天,總理特魯多在一個新聞會上回應相關提問時說,「激勵及強有力的措施」在對抗COVID-19方面發揮了作用。

聯邦政府間事務部長勒布朗(Dominic LeBlanc)在接受CTV節目採訪時說,省政府可以自由地採取他們認為適合本地的措施。「我們支持的是,利用一切可用的機制來鼓勵加拿大人接種疫苗。」他說,「因此,各省正在自己的管轄範圍內尋找辦法,尋找他們認為能鼓勵接種疫苗的最佳方式。」

《國家郵報》週六發表的一份社論,對政府的一些做法提出了嚴厲批評。

該社論說:「接種COVID-19疫苗的理由很強烈,但加拿大的政治領導人,尤其是特魯多的自由黨,並沒有試圖說服其餘的頑固人士接種疫苗,而是侮辱他們,將他們用作政治楔子並踐踏他們的權利。」

社論說,那些為加拿大帶來《權利和自由憲章》的人的孩子們,應尊重《憲章》規定的權利和自由。

「真正的領袖應去找到一種方法來彌補分歧,而不是出於純粹的政治原因加劇它,這對國家和社會來說,後果是極糟糕的。」該社論說。

目前為止,沒有省級政府表示會考慮魁省的做法。

專家解讀

據CBC報導,卡爾加里大學法學教授洛裡安·哈德卡斯爾(Lorian Hardcastle)說,將對該稅提出《憲章》挑戰的基點是:政府在做一些「強迫性」的事。

她說,憲章權利並非無限,魁省政府可以為其侵權行為做辯護。該案可能引發這些問題:政府這樣做是否合理?他們需要這樣做嗎?他們是否可以通過其他辦法來提高疫苗接種率?

「我們通常不會規定人們必須接受什麼樣的醫療保健治療。」哈德卡斯爾說。

該健康稅也引起了倫理方面的擔憂。蒙特利爾大學生物倫理學教授瓦迪特·拉維茨基(Vardit Ravitsky)說:「最讓我害怕的是,有人提到的這樣的想法:在醫療保健系統中,一旦患者到達並需要護理的時候,他們也會根據患者的疫苗接種狀態來決定如何處理。」

「我認為這違反了醫學倫理的核心原則——一旦人們成為患者,一旦他們有醫療需求,他們的過去就不是評估的一部分。」她說。

拉維茨基說,接種疫苗的人對未接種疫苗的人感到沮喪和不耐煩,可能會推動政府改變衛生政策,這現象讓她感到很不安。因為魁省省長曾說,他理解已接種疫苗的人的「憤怒」。

她說,公共衛生政策的製定應基於「在道德上最好的,在流行病學上最有效的考慮」,而不是基於多數人的感受。「現在每個人都因為各種原因而感到難受」。

責任編輯:岳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