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拿大魁省拟征未接种疫苗健康税 冲击全国

图:去年8月14日,数万人走上蒙特利尔市中心街头抗议人士手举反对魁北克省实行疫苗护照的标语牌。(大纪元)
人气: 28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2年01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周行多伦多报导)按魁北克省政府的观点,强制疫苗政策看起来还不够。该省提出了要向未接种疫苗者征税,此举酿造的冲击,已遍及全国。

魁北克省长勒戈(François Legault)上周二宣布,“将对以非医疗理由不打疫苗的成年人征收健康税”。理由是:未打疫苗的人占了该省加护病房50%的床位,但他们占人口的比例只有10%。

此事立刻在全国引发反弹。加拿大公民自由协会表示,此举可能违反《权利和自由宪章》。亚伯塔省公共卫生法律和政策专家考菲尔德(Tim Caulfield)认为,此举可能引发“严重法律问题”。

魁省政府还没宣布该“健康税”的更多细节。不过,位于亚伯塔省的宪法自由司法中心(JCCF)已宣布,将为此对魁北克省政府采取法律行动。

严苛措施引反弹

自COVID-19大流行开始以来,魁省是加拿大唯一使用宵禁措施的省份,而且已经用了2次。对未接种疫苗者征税,就加拿大价值而言,是难以想像的事。不过,省政府没说该税的细节,也没提实施的时间表。

宪法自由司法中心主任约翰·卡佩(John Carpay)在上周发布的一份声明中说:“拟议中的魁北克‘健康税’严重违反了魁北克人的宪章权利,也是对加拿大过去众所周知的平等的一种侮辱。”

“这是对社会少数群体的公然攻击。从历史上看,通过税收对少数人施加迫害,曾为采取更进一步及更糟糕的措施铺平了道路。我们将在法庭上反抗该歧视性和不科学的税收,捍卫魁北克人和所有加拿大人的身体自主权。”卡佩说。

该声明说,加拿大法院一再确认《宪章》规定的身体自主权。

“宣布对那些拒绝注射COVID疫苗的人征税,正如‘疫苗护照’那样,是歧视性和错误的。”卡佩说,“疫苗并不能阻止人们感染或传播COVID,因此,对没有接种疫苗的公民实行经济迫害和歧视,没有医学或科学依据。”

蒙特利尔人权律师朱利叶斯·格雷(Julius Grey)公开表示,该税明显违反了《宪章》。

魁省政府表示,将在2月初提交相关的立法。

该省反对党呼吁政府放弃该税。自由党领袖多米尼克·安格拉德(Dominique Anglade)指称,省长此举走的是“分裂和转移视线”的路线。因为“我们没有任何信息,我们没有任何数据。这引发了许多问题。”

联邦自由党政府不反对

联邦自由党看起来是采取了乐见其成的姿态。在魁省宣布该税的第二天,总理特鲁多在一个新闻会上回应相关提问时说,“激励及强有力的措施”在对抗COVID-19方面发挥了作用。

联邦政府间事务部长勒布朗(Dominic LeBlanc)在接受CTV节目采访时说,省政府可以自由地采取他们认为适合本地的措施。“我们支持的是,利用一切可用的机制来鼓励加拿大人接种疫苗。”他说,“因此,各省正在自己的管辖范围内寻找办法,寻找他们认为能鼓励接种疫苗的最佳方式。”

《国家邮报》周六发表的一份社论,对政府的一些做法提出了严厉批评。

该社论说:“接种COVID-19疫苗的理由很强烈,但加拿大的政治领导人,尤其是特鲁多的自由党,并没有试图说服其余的顽固人士接种疫苗,而是侮辱他们,将他们用作政治楔子并践踏他们的权利。”

社论说,那些为加拿大带来《权利和自由宪章》的人的孩子们,应尊重《宪章》规定的权利和自由。

“真正的领袖应去找到一种方法来弥补分歧,而不是出于纯粹的政治原因加剧它,这对国家和社会来说,后果是极糟糕的。”该社论说。

目前为止,没有省级政府表示会考虑魁省的做法。

专家解读

据CBC报导,卡尔加里大学法学教授洛里安·哈德卡斯尔(Lorian Hardcastle)说,将对该税提出《宪章》挑战的基点是:政府在做一些“强迫性”的事。

她说,宪章权利并非无限,魁省政府可以为其侵权行为做辩护。该案可能引发这些问题:政府这样做是否合理?他们需要这样做吗?他们是否可以通过其他办法来提高疫苗接种率?

“我们通常不会规定人们必须接受什么样的医疗保健治疗。”哈德卡斯尔说。

该健康税也引起了伦理方面的担忧。蒙特利尔大学生物伦理学教授瓦迪特·拉维茨基(Vardit Ravitsky)说:“最让我害怕的是,有人提到的这样的想法:在医疗保健系统中,一旦患者到达并需要护理的时候,他们也会根据患者的疫苗接种状态来决定如何处理。”

“我认为这违反了医学伦理的核心原则——一旦人们成为患者,一旦他们有医疗需求,他们的过去就不是评估的一部分。”她说。

拉维茨基说,接种疫苗的人对未接种疫苗的人感到沮丧和不耐烦,可能会推动政府改变卫生政策,这现象让她感到很不安。因为魁省省长曾说,他理解已接种疫苗的人的“愤怒”。

她说,公共卫生政策的制定应基于“在道德上最好的,在流行病学上最有效的考虑”,而不是基于多数人的感受。“现在每个人都因为各种原因而感到难受”。

责任编辑:岳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