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拿大情报局首次警告国会提防中共渗透

一位不公开发言的消息人士称,情报局 官员要求国会议员在发现任何可疑活动 时,向情报局发警报。(加通社)
人气: 81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2年01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周行多伦多报导)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首次警告来自所有主要政党的国会议员和参议员,注意中共政权和其它敌对国家正在进行的渗透行动。

据《环球邮报》周二发表的一篇报导,情报局越来越担心中共政权及其影响力代理人暗中与民选官员建立关系,旨在影响政府的决策。情报局发言人约翰·汤森德(John Townsend)说,情报局官员正在向议员们通报情况,要求他们提防外国影响和干涉行动。

听新闻: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平台)

汤森德没透露情报局具体对什么人通报了情况。不过,一名不透露姓名的高级政府官员表示,情报局有一份国会议员和参议员的名单,认为这些人应该了解中共政权试图影响加拿大的行动。

两位国会议员发声

保守党外交事务评论议员庄文浩(Michael Chong)说,情报局官员在简报中向他发出警报,说在加拿大的领土上,发生了颠覆性和强制性的外国干涉行动,包括影响国会议员的活动。

“这(简报)肯定是关于中国的。”他说,情报局还告诉他,要注意中共政府如何使用代理人或商业说客。

“外国政府一直试图影响一些人,但情报局这次谈到了胁迫、颠覆和虚假信息等违法形式。”庄文浩说,这是情报局第一次与具体的议员举行此类简报会。

新民主党议员关慧贞(Jenny Kwan)一直公开批评中共政权镇压香港民主自由的行径,她在2021年联邦大选之前及之后,都获得了情报局的简报。她说,简报主要集中在中共政权的渗透问题上。

“简报谈到了一系列关于干涉如何发生的问题,以及这些干涉的例子,并确保我们收到警报。”她说,“当情报局有这样的担忧时……让所有议员都知道这一点很有用。”

一位不公开发言的消息人士称,情报局官员要求国会议员在发现任何可疑活动时,向情报局发警报。同时,给这些议员提供了在加拿大处理外国干预行动的官员的姓名和联系信息。

各党议员均被针对

国会国家安全和情报委员会在2019年和2020年发布了2份报告,呼吁联邦政府制定应对外国干涉的战略。

该委员会的国会议员和参议员有权接触机密情报,他们将中共和俄罗斯政府确定为加拿大遭受“重大和持续”干涉行动的“罪魁祸首”。该委员会说,外国影响活动针对的目标,包括自由党、保守党和新民主党的成员。

“无论具体官员在执政党或反对党中的地位如何,他们都可能成为被针对的目标。”该委员会在2019年报告中说,外国势力试图获得对官员的影响力,用来增强他们自己的利益。

该委员会表示,试图影响加拿大的外国政府,还会动员其代理人和游说团体,进行第三方的干涉行动。他们还试图“通过诋毁或攻击公职官员来干涉决策过程”。

该委员会表示,众所周知的是,中共政权一直在骚扰和恐吓批评北京的人士,尤其是在加拿大华人社区。此外,中共还试图控制中文媒体,“从而破坏加拿大的媒体自由和独立”。

“他们以民族文化社区为目标,试图破坏政治程序、操纵媒体,并试图在高校校园内策划辩论。”该委员会说。

情报局在2021年7月的报告中说,外国国家行为者正在寻求与政界人士及其工作人员建立关系,以秘密获取信息。这些敌对外国势力试图获得对加拿大政客的影响力,“可以用来对其施压,从而影响政府内部的辩论和决策”。

中共密集干涉华人社区

中共政府的外交官和中共统战部的代理人,负责在海外塑造中共形象,他们在加拿大华人社区和学生社团中很活跃。

麦吉尔大学的研究人员思峰·李(Sze-Fung Lee)和本杰明·冯(Benjamin Fung)本月发表了一篇论文,说2021年联邦大选期间针对保守党候选人的虚假宣传活动表明,敌对的外国行为者如何利用宣传策略干涉加拿大的政治体系。

他们建议设立一个跟踪外国影响的公共登记处,可能有助于阻止未来类似的虚假信息宣传。

前卑诗省保守党国会议员赵锦荣(Kenny Chiu)去年大选前提交了一项私人法案(C-282),要求任何为外国政府或外国政府控制的公司工作的人,在游说加拿大官员和民选议员时,必须在联邦政府注册。

在竞选连任期间,赵锦荣的这项提案在中文社交媒体上被人歪曲后广泛传播,称其将“压制加拿大的华人社区”。而该选区的人口中,华裔占了一半。保守党认为,赵锦荣因遭虚假信息攻击而失去了席位。

实际上,赵锦荣提出的法案是有先例的。澳大利亚的外国影响透明度登记处成立于2018年,用来跟踪外国政府、外国国有企业及与外国有关联的个人或政治组织所做的工作。美国《外国代理人登记法》自1938年起沿用至今。英国也正在考虑建立类似的登记处。

澳大利亚更进一步,设立了一个全国性的反外国干涉协调员,由其领导应对外国干涉的工作。

责任编辑:岳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