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名家專欄】疫期政府專家折騰近2年 民眾漸醒

作者:羅德尼.A.克利夫頓(Rodney A. Clifton)/翻譯:李平

加拿大餐飲業受疫情重創,又遇招人難困境。圖為多倫多。(Cole Burston/加通社)
人氣: 1520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2年01月21日訊】在疫情爆發以來的過去近2年中,加拿大和許多國家一樣,經過幾波疫情折騰,已是災難重重,但病毒還不是最大問題,此話怎講?

置入恐慌 壓制醫學基本倫理

大家可能還記得,疫情爆發之初,誰都不知道未來會有幾輪疫情?會有多少人受影響?當時政府說,封鎖2週就能平復疫情曲線,眾人一聽覺得有道理,接受了。

當時有政府官員說,如不聽從指揮,會害家中老人或其他老人感染生病死亡。現有人們開始有些明白了,原來當初這些說法,都是威脅,目的是至少在一些人頭腦中置入恐慌。畢竟,只要是個正常人,都不想擔這麼大的罪名。

政府和許多所謂的專家不僅想讓民眾恐慌,還故意壓制其它關鍵考量,為推動這種基於政治的宣傳言論,故意顛覆許多證據確鑿的正當建議。更恐怖的是,他們甚至壓制「醫者首要考量是不傷害病人」(Primum non nocere)之西方醫學基本倫理。

要想搞清疫期到底都發生了些什麼,得追溯至2019年9月。當時,世界知名傳染病專家剛剛在世衛組織下審訂了流感和傳染病大流行非藥物干預(NPI)指南,修訂後的NPI指南明確,不建議用一刀切的封鎖手段來應對大流行或瘟疫。

疫情爆發後,政府和醫學專家們根本就忘了這回事,首先迫不急待提出的就是封鎖。詭異的是,對於這種又蠢又燒錢的做法,媒體和學者們都集體失聲。

政府和專家建議禁止討論

事到如今,事實證明封鎖、打疫苗、戴口罩和保持社交距離,都無法阻止病毒傳播。不僅沒打疫苗的人會感染,打了2針、3針照樣感染。最新Omicron變種病毒,傳播速度比此前任何一種變種傳播速度都快,一些官員甚至驚呼,到2月底幾乎人人都會被感染。

更嚴重的是,封鎖導致的後果和代價,卻無法計量。成千上萬的緊急手術被擱置、癌症病人得不到診斷和及時治療,許多兒童因校園關閉即使被家暴也無法及時被發現和阻止。

政府和專家們似乎不相信民眾的智商,提出的每條建議都帶有政治強制性,每條建議開頭都用「科學要求大家必須這麼做」等等,諸如此類的字眼,目的是禁止討論。

這種建議,實際上是踐踏言論自由、知情同意原則和充分披露等構成加拿大民主自由的基本原則。思想、行動和結社自由,是《加拿大權利與自由憲章》明確規定的自由,受憲章保護,這些統統被政府封鎖令踐踏。

如今證據已非常明顯,即這種病毒對60歲以上、尤其是自身免疫系統存在重大問題的人群最危險,對於其它年輕正常健康人群,影響和流感差不多。

相比之下,疫苗就不那麼安全了,大量報告顯示疫苗存在嚴重副作用,因此在疫苗問題上,有褒有貶。這種情況下,民眾應有醫療自主選擇權,有諮詢醫生的權利。

越來越多人開始發現被欺騙

1年多以前,斯坦福大學教授馬塔查亞(Jay Bhattacharya)、牛津大學教授古普塔(Sunetra Gupta)和哈佛大學教授庫爾多夫(Martin Kulldorff)發布了全球6萬多名科學家和醫療專家簽署的《大巴靈頓宣言》(Great Barrington Declaration),宣言認為,防疫應重點針對老病弱人群和病毒傳播遏制上。

阿斯利康疫苗發明人之一的波拉德(Andrew Pollard)最近也提出類似建議。這些專家都認為,多數人應有正常生活、上學和工作的自由,人生病了,自然會自行隔離努力不將病毒傳給他人。

遺憾的是,持這類主張的科學家和專家,都被所謂的建制派專家和政府邊緣化。過去,多數加拿大人似乎一直在沉睡,根本沒想過其它辦法,如今才似乎開始慢慢醒來,許多人開始意識到政府和建制派專家們一直在人群中搞分裂。

這種分裂的欺騙手段,嚴重傷害了加人對政府和醫療專家們的信任。欺騙這種東西,像瘟疫一樣,但沒疫苗可治,比病毒更可怕。

作者簡介:

羅德尼‧克利夫頓(Rodney A. Clifton)是曼尼托巴大學的名譽教授,「公共政策前沿中心」的高級研究員。(rodney.clifton@umanitoba.ca)。他的最新著作是由馬克‧德沃爾夫(Mark DeWolf)編輯的,《真相來自和解:對真相與和解委員會的評估報告》(溫尼伯,MB,公共政策前沿中心,2020年)。

原文Sleeping Through the COVID-19 Pandemic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的觀點,不代表《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責任編輯:文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