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安省實行15元最低時薪 餐飲業還會收小費嗎?

今年1月1日起,安省餐飲業服務員也象其他工作人一樣拿15元最低時薪,之前他們的最低時薪是12.25元。(Shutterstock)
人氣: 5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2年01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楚方明多倫多報導)本月,安省實行15元最低時薪,同時取消了餐館及酒吧服務員最低12.55元時薪,讓他們也像其他工人一樣拿15元最低時薪。因為餐飲服務員通常要拿小費,調漲最低時薪是否會影響到客人們給他們的小費?

多倫多餐廳工人救濟基金(Toronto Restaurant Workers Relief Fund)的聯合創始人佩爾紹德(A E Persaud)表示,15元最低時薪新立法受歡迎,早該實施了,但它只是一個起點。

服務員喜歡15元時薪加小費

鑒於安省最低工資網計算出多倫多的最低生活時薪應是22.08元,所以對許多人來說,單獨依靠15元的最低時薪還不夠,佩爾紹德說,這意味著小費仍將是工資中的一部分,除非大幅度調漲最低工資標準,餐飲服務員還得收取小費。

據Nowtoronto網站報導,艾瑪·利伯塔(Emma Liberta)是位於Yonge夾Dundas大街Jack Astor ‘s 餐廳的全職前台服務員。她說,她喜歡小費文化,但小費很不穩定,尤其是在與酒吧和餐廳其他員工分享小費之後。

「如果我的銷售額非常低,但小費很高,我下班時可能會得到一筆可觀的錢。」 她說: 「但到了晚上,如果我的銷售額非常高,而我的小費與銷售額不匹配,我下班時幾乎什麼也拿不到。」

這就是利伯塔更願意接受小費加最低工資的原因,而不是之前的小費加低於最低工資。她說,拿15元最低工資,旱澇保收。

Davenport街上米米中國餐廳(Mimi’s Chinese)的廚師瓊雷·迪亞曼特(Jonray Diamante)也發現,即使最低工資一直不變,給小費也是有好處的。

作為一名廚師,他的時薪為18.50元,並享有健康福利,他認為小費是他的「備用錢」。他說,由於他的廚師工資很低,他嚴重依賴於小費。他說:「如果你的實際工資用於你的房租、食物、水或任何你支付的帳單,你的小費可以用於你想做的任何事情。」

有老板給出22.5元的時薪

從理論上講,小費應該是對優質服務的一種隨意獎勵。在實踐中,小費往往按是一頓飯成本的標準化百分比給,然後算進員工的工資裡。現在,抬高員工的收入,就可以不用收小費了嗎?

茶飲店Bampot位於Harbord 夾Bathurst大街,老闆艾里克斯·莫爾(Alex Moore)曾在多倫多餐飲服務行業工作過10年,經歷了惡劣的工作條件和薪酬。現在,他「試圖改變劇本」,他付給飲料調配師和服務員的不是最低工資,而是每小時22.5元,比多倫多計算出的最低生活時薪高出42分。他說:「我希望員工們工作和生活都感到舒適。」

奧莉維亞·呂特拉(Olivia Ruttera)是Bampot的一名飲料調配師兼服務員,她的精神狀態好多了,因為她不用一直工作,也不用靠小費來維持生計,「現在(獲得小費)已經不是我的主要關注點了。」她說。

雖然在Bampot給小費仍然是一種選擇,但莫爾表示,他計劃在不久的將來取消這種做法。相反,他計劃略微提高菜單上菜品的價格,以確保員工得到足夠的薪酬。

消費者還會給小費嗎?

佩爾紹德說,不管一些餐館是否在減少小費,還是用可生活的工資代替,新的最低時薪對服務員來說,其中一個好處是,服務員終於有了選擇。

「現實情況是,我們正在經歷許多階段,重塑餐飲服務工作者的環境。新政策讓餐館重新調整了他們的薪酬結構。」他說,「我們現在可以選擇在餐館工作,不管有沒有小費,它提供了一份可以生活的工資。有更多的選擇是件好事。」

責任編輯:文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