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一丁:川普改變了共和黨

人氣 1025

【大紀元2022年10月22日訊】在8月下旬由美國媒體國會山(The Hill)公布的一項民調結果顯示,共和黨內有41%的選民認為在川普共和黨兩者之間,他們更支持川普。這個結果比5月分上升了7個百分點。而在同樣兩者之間選擇更支持共和黨的選民,則占50%,比5月分下降了8個百分點。

值得一提的是,這個民調是在美國聯邦調查局8月8日對川普在弗羅里達州的海湖莊園住所進行搜查約兩個星期之後所做的。另外,在2022年美國中期選舉的共和黨初選中,由川普支持的候選人幾乎是勢不可當,而反川普的建制派則屢戰屢敗。

毫無疑問,川普正在從根本上改變著共和黨這個有近170年歷史的老黨。

要看懂川普對共和黨一系列改革的出發點,一個有趣的角度是回到川普在2016年獲得總統大選勝利之後所做的第一件轟動美國的事情:給蔡英文總統通電話。

2016年12月2日,勝選僅24天,離上任尚有49天的川普,做了一件自1979年以來所有的美國總統都沒有做過的事情:與中華民國總統蔡英文通了約10分鐘的電話,並在隨後所發表的聲明中明確地將蔡英文稱為「台灣總統」。

川普此舉明確地告訴美國和西方世界:自由世界未來最大的敵人就是中共。而戰勝中共則將是美國和整個民主世界未來最大的共同任務。

從這個基點出發,川普開始了他改變世界格局的四年總統任期。從內政、外交、軍事,到經濟、科技以及文化和學術領域,全面開啟了一場美國歷史上從未有過的改革。而這場改革從一開始,就是與對共和黨內部的改革同步進行的。

捍衛中產階級

川普從2015年宣布參選總統開始,就發起了一場轟轟烈烈的「重振美國(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歷史性運動。這場運動的目的,是從經濟、國防、軍事和外交上,讓美國重新強大起來。但要達成這些目標,川普就必須先得到共和黨的支持。

為了讓共和黨能成為推動「重振美國」運動的中堅力量,川普所做的第一步,就是將共和黨全面改變成一個代表美國中產階級利益的政黨。因為,民富才能國強。要想有一個強大的美國,首先就必須讓美國擁有一個強大的中產階級。

共和黨在川普之前只能說是美國最富有的上層和高階中產階級經濟利益的代表,很難說其在經濟上全面代表了廣大中產階級特別是中下層的利益。而川普改革共和黨的方向,就是將其全面改變成一個真正全面代表美國廣大中產階級利益的政黨。

共和黨傳統的減稅和小政府價值取向,讓共和黨在過去一直受到高收入和巨富階層的歡迎。但在冷戰結束後的高科技時代,多元化的全球經濟開始讓共和黨在這個圈子內喪失支持度。

90年代後開始的經濟全球化,使許多新興的公司成為跨國公司,而民主黨則是經濟全球化的主要推手。這些跨國的集團大公司,有的只是總部和部分機構設在美國。有些為了省稅,連公司的總部和註冊地都移到了美國之外。對於這些跨國集團來說,共和黨傳統的減稅政策已經遠遠比不上民主黨推動的經濟全球化能給他們帶來的利益。

從價值層面上講,這些跨國大公司在對其員工進行公司地文化教育時,都不講自己是美國公司,而是強調自己為全球性的跨國公司,強調跨國跨民族的多元性文化。在這些公司工作的管理人員和各類專業人士都屬於中高收入的薪水階層。他們在跨國公司文化的薰陶之下,往往更多地將全球化的理念以及公司的盈利擺在美國未來的安全考量之上。由此,美國新生代的中產階級就在利益的驅使之下與傳統美國社會的價值取向漸行漸遠。

總之,冷戰結束後世界的多級化走向和跨國工商業集團的盛行,不但使美國的高科技產業和製造業流向中國和世界各地,使美國藍領的中產階級迅速減少,同時也在不斷地改變著美國新興中產階級人群所秉持的價值理念。所有這一切,都造成了傳統的共和黨理念在美國所獲得的支持率的降低。

而且,在2001年中國加入世貿之後,許多這些跨國大公司都在中國設有分公司。由此所帶來的一個顯而易見的問題,就是這些公司與中共的各類機構之間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為了改變這一切,川普領導了以「美國第一」為口號的「重振美國」運動。具體地說,就是:
1. 以優惠的稅收政策吸引各大跨國公司搬回美國;
2. 大幅度提升對華關稅以抵消由中共的出口補貼所造成的貿易不平等;
3. 幫助製造業回流美國,為美國的中產階級提供更多的工作機會;
4. 號召美國人購買美國製造的產品,以美國市場支援美國的企業;
5. 在價值理念上重回傳統的美國價值觀。

改變對華政策

共和黨一直標榜自己反共,但其黨內的建制派卻對中國那個人類歷史上無出其右的最大的共產黨滿腦子充滿了幻想。這樣的政黨如何能適應美國和整個自由世界今天所面臨的挑戰?

別忘了,將中共養虎為患的始作俑者,正是共和黨高層的建制派人物,尼克森和基辛格都是共和黨人,正是他們開啟了近半個世紀對中共的綏靖政策。老布什曾是中美建交之前美國駐北京的聯絡處主任,而1989年他在中共對天安門學生運動的血腥鎮壓中幾乎是採取了不作為政策。2008年小布什則幾乎是在一片批評聲中,參加了北京的奧運會開幕式。

川普入主白宮之後,任命皮特.納瓦羅擔任貿易和製造業政策的主管。納瓦羅曾任教於加利福尼亞大學,從政前著有《致命中國》(Death by China)和《即將到來的對華戰爭》(The Coming War on China)等著作。川普以扭轉對華經濟及貿易政策為先導,開始了對美國自基辛格訪華所開始的近五十年的對華政策的巨大轉型。

川普的對華政策影響了一部分共和黨建制派和他們背後所代表的工商界的既得利益,導致在2018年中期選舉前,一些共和黨建制派的人物提前退休,使共和黨失去了在參眾兩院的多數席位。其結果就是川普在後來的兩年裡不得不孤軍奮戰,孤掌難鳴。

然而川普就是川普,在美國左派的圍剿和共和黨內建制派的故意不合作中,愈挫愈勇。在2020年1月從白宮離任之後,繼續在民間領導重振美國和推動共和黨改革的草根運動,經過近兩年的努力,終於讓共和黨在2022年中期選舉中展現出浴火重生的的嶄新姿態。

需要指出的是,共和黨一些高層的建制派雖然不與川普合作,但川普在對華政策上所做的改變,無疑得到了廣大中下層共和黨選民的支持。曾有民調顯示,川普在共和黨選民中的受歡迎程度甚至超過當年大名鼎鼎的里根。可見美國民間對基辛格以來的對華政策積怨已久,對共和黨內高層建制派相當不滿。

共和黨內建制派反川普勢力的代表人物以莉芝.錢尼最為出名。她是小布什任內副總統錢尼的女兒、懷俄明州的國會議員。她以共和黨內三號人物的身分,與民主黨共同主導針對2020年1月6日川普支持者到國會山莊前進行抗議這一事件的調查。今年共和黨中期選舉懷俄明州的初選中,她的對手是川普所支持的海格曼。選舉結果是錢尼以超過30%的落差慘敗。

在2020年1月川普的支持者到國會山莊前抗議後,與民主黨共同彈劾川普的,共有包括錢尼在內的10名共和黨建制派國會議員。在今年的中期選舉中,4人知趣地提前宣布退休、4人在黨內的初選中敗選,只有兩人勉強出線進入終選。

不難看出,川普過去所作出的努力已初見成效。今天的共和黨正在越來越朝著川普所推動的重振美國和抵抗中共的方向不斷邁進。

——轉載自《新紀元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楚一丁:保護墮胎與否之爭的是與非
楚一丁:孔乙己無罪
楚一丁:黨魁們不戴口罩天安門獻祭的背後
楚一丁:墨子與《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
紀元商城
Apple AirPods Pro無線耳機 USB-C充電 2倍主動降噪
這種杯子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個被捕
每日更新:112粒Tide三合一洗衣球 有3大功效
這些亞馬遜好物 讓你生活品質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