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黨史專家司馬璐揭祕中共(31):「右派」的天真

整理:袁斌

人氣 552

【大紀元2022年11月05日訊】1957 年中共號召整風,毛澤東信誓旦旦的要求黨內外人士「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言者無罪,聞者足戒」。沒想到兩個月後,中國大陸的大鳴大放轉為「反右」,風雲變色,從此,「知不敢言,言不及義,言者有罪,聞者揭發」,「夜來整風聲,害人知多少」。國內外輿論一致譴責中共的陰謀,毛澤東卻說「不是陰謀是陽謀」。

回顧時隔六十多年的「反右」運動,那麼多被打成「右派」的民主人士當年之所以上了毛澤東「陽謀」的當,在司馬璐看來,這固然說明毛的陰險,但與他們當時過於天真,對中共的本質缺乏足夠的認識也有很大關係。

司馬璐認為,民主人士的這種認知缺陷主要體現在以下幾點個:

第一,中國民主派人士,對於他們在中共政權中的地位,完全缺少自知之明。1946 年國共和談時,王炳南對章伯鈞說:「國民黨憑什麼買你們的帳?還不是因為我們強大的人民解放軍。」中共建政以後,周恩來曾與羅隆基有過一場辯論。周提醒羅:「民主黨派是代表民族資產階級和小資產階級的,共產黨是代表國家的主人工人階級的。」羅隆基反駁說:「我們之間屬於人民陣線關係,你們和我們各代表人民的一部分。」

「共產黨早有一個說法,所謂民主人士和民主黨派不是眼睛鼻子,而是眉毛。眉毛可有可無,可以剃去,也可以美化。而章伯鈞卻說:『資本主義為什麼沒有完蛋?就因為有民主,你不行,我來;我不行,你來。』章伯鈞說的是真話,也是夢話。」司馬璐說。

第二,中國民主人士和民主黨派不理解他們在中共政權中的職權。很多人在鳴放中表示自己「有職無權」,獨立思考不受尊重,所有國家機關由共產黨的黨組負責,方針、政策由黨組決定。章乃器說:「黨如編導,其它都是演員,技術管理人員對政策問題沒有發言權。」章伯鈞說:「我做交通部長,我和我的警衛員的關係是:我是部長,是領導他的;但他是黨的書記,卻領導我了。」

這個權職問題的矛盾,即使當時與中共關係極好的何香凝,也有很大的意見。何當時負責僑務工作,她說,她能見什麼人,看什麼文件,全由華僑事務委員會辦公廳主任、黨員幹部張干素控制。

第三,中國民主人士和民主黨派不理解黨是領導一切的,黨的領導可以代替一切行政命令。

清華大學建築系主任梁思成說:「我對黨的不滿是很多很多的。我吃的苦頭也真不小,使我彷徨、苦悶、沉默。例如在北京城市建設中對於文物建築的粗暴無情,使我無比痛苦。拆掉一座城樓像挖去我一塊肉,剝去外城的城磚像剝去我一層皮……我尤其不滿意黨在許多措施中專斷獨行,對許多學術性的分歧意見用狂風暴雨,颳得人淋得人連喘氣都喘不過來,更不用說說話了。」

司馬璐說,「梁思成是位學者,對政治不感興趣,他對於中國城市古典文化的愛,也是感情化的。他的話說明他對中共政權『政治決定一切』毫無認識。」

另一著名教授馬哲民說:「中共不少領導同志,認為自己是真理的化身,他們儼然是『天生的聖人』,這就等於基督教徒說『我就是上帝。』」

第四,中國民主人士和民主黨派不理解共產黨的一當專政早己說得清清楚楚。儲安平說:「黨群關係不好,關鍵在『黨天下』的這個思想問題上,我認為黨領導國家並不等於這個國家即為黨所有……在全國範圍內,不論大小單位,甚至一個科一個組,都要安排一個黨員做頭兒,事無巨細,都要看黨員的顏色行事,都要黨員點點頭才算數……很多黨員的才能和他所擔當的職務很不相稱……黨這樣做,是不是『莫非王土』那樣的思想,從而形成了現在這樣一家天下的清一

色的局面。我認為,這個『黨天下』的思想問題是一切宗派主義的最終根源。」

司馬璐說,「『黨天下』這個槪念,毛澤東早在中共建政以前就在《論人民民主專政》中說過:「『你們獨裁。』可愛的先生們,你們講對了,我們正是這樣。」在這個問題上,共產黨並沒有騙人,而是像儲安平這樣的民主人士,太過一廂情願了。」

第五,中國民主人士和民主黨派不理解,中共政權黨與群眾領導與被領導的關係。人民大學講師葛佩琦說:「我認為今天的黨群關係與解放前相比,差了十萬八千里,」「肅反運動搞糟了,黨犯了錯誤,領導人應該自請處分。」「有人說生活水平提高,提高的是哪些人呢?過去穿破鞋,現在坐小臥車穿呢子制服的黨員和幹部。」「1949 年共產黨進城時,老百姓都是『簞食壺漿,以迎王師』來歡迎。今天老百姓對共產黨是『敬鬼神而遠之』。」羅隆基也要求中共為「三反」、「五反」平反。共產黨的統戰政策是一打一拉,又打又拉,引蛇出洞,各個擊破,一放二收三整,而羅隆基們對這一點缺乏了解。

第六,中國民主人士和民主黨派的確錯估了形勢,也不了解共產黨,就連一些老練的政治人物也上當了。司馬璐舉例說,「例如與蔣介石長期周旋的地方實力派龍雲說:『過去幾個大運動都是共產黨整人,現在是不是共產黨測驗大家的思想,以便以後整人?……共產黨是執政黨,怎麼會出爾反爾,開這樣大的玩笑,讓大家把思想暴露出來,然後再整。』章伯鈞也說,蘇共二十大以後,斯大林被清算了,全世界的小斯大林憂心忡忡,社會主義國家又出現了波蘭、匈牙利事件,中國的政治形勢險惡,進退失據,現在民主人士要為共產黨收拾殘局云云,想法太天真了。」

如此天真,當年的民主人士怎麼可能不上毛澤東「陽謀」的當呢?!

遺憾的是,自從「反右」以來,這樣悲劇一直仍在上演,總有一些人看不清中共的真實面目,被它的欺騙所蒙蔽,掉進它的「陷阱」。如果你也是這樣的人,希望看過這篇文章後,從當年的「右派」身上吸取教訓,儘早認清中共的邪惡。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還原史實】反右運動 中國知識分子慘遭摧折
廖祖笙:黨天下法治和德治皆為無本之木
龍駒:黨天下的東升西降與古今價值觀的衝突
張菁: 反右中一根繩子吊死一對夫妻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張姍姍真相 中共海外一大陣地失守
【晚間新聞】鎮壓風暴將至 中共政法委緊急定性
【新聞看點】中共或封鎖鎮壓 黑客出手強力反制
【中國禁聞】民間抗爭第四天 多地警察暴力清場
【馬克時空】烏軍戰力再升級 陸射炸彈射程達150公里
【財商天下】2023美經濟衰退 金絲雀指標如何預測?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