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領袖】美家長聯合反對CRT及各種洗腦

人氣 1160

【大紀元2022年11月07日訊】(英文大紀元資深記者Jan Jekielek採訪報導/秋生翻譯)「教師工會游說疾控中心,使得學生很難重新返校,這樣他們就可以以兒童教育相要挾,以確保從納稅人那裡獲得數十億美元的贖金。」科里‧德安吉利斯。

在拉斯維加斯舉行的自由節會議上,我採訪了全美兒童聯盟研究部主任及教育自由研究所執行主任科里‧德安吉利斯。

科里‧德安吉利斯:「學校系統是一個龐大的壟斷機構,沒有動力去明智地使用這些錢。」

這裡是《美國思想領袖》節目,我是楊傑凱。

楊傑凱:科里‧德安吉利斯,歡迎你做客《美國思想領袖》節目!

科里‧德安吉利斯:謝謝你的邀請!

教師工會游說疾控中心 使學校重開更困難

楊傑凱:在過去的幾年裡,教師工會在教育系統中的作用已經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在某種程度上,我甚至認為大多數人還沒有意識到教師工會發揮著多大的作用。我們從這個話題開始,因為這是人人都關心的話題。

德安吉利斯:是的,並非COVID打破了政府的學校系統。從很多方面講,它已經被打破了。過去的幾年只是把焦點集中到了這個國家K-12教育的主要問題上,那就是政府的學校壟斷和教師工會與個體家庭之間長期存在的巨大的權力不平衡。

教師工會游說疾控中心,使學校重新開放更加困難,這樣他們就可以以兒童教育相要挾,然後從納稅人那裡獲得數十億美元的贖金。

他們的策略很有效。他們收到了大約1,900億美元的所謂COVID救濟金。這些錢很多都被用於促進多樣性、支付公平包容官員的薪酬。在一些州,錢被用於體育,與安全和家庭需要毫不相干。

資金總是與政治以及權力動態關係密切。好消息是,家長們開始明白,這是一派胡言。當你可以直接資助學生的時候,為什麼要去資助一個破敗、封閉的政府大樓?!

一線希望是,家長們看到了教室裡發生的事情。他們開始看到,教育質量的另一層面對他們來說真的很重要,並不是標準化考試分數所能體現的,那就是學校的課程是否與你的價值觀相符。

政府COVID救濟金去哪裡?喚醒了家長

家長認為自己的孩子所在的公立學校不錯,因為學校被州政府評級為A或B,或者因為他們的孩子的成績單上的成績不錯。可是,這並不是學校的全部情況。

家長們已經醒來了,不會再繼續睡覺了,他們已經看到了學校裡發生的事情,他們將持續抗議現狀。我很樂觀地認為,這場家長革命不會消失。

楊傑凱:你有沒有想過,這些錢到底去了哪裡?你說這是一筆贖金,這筆錢到底去了哪裡?

德安吉利斯:2022年,有些地方仍在對峙,想要持續關閉學校。芝加哥教師工會在2022年初就開始了罷工。當時「綁匪」似乎已經收到了贖金,卻不肯放人。

至於錢的去向,《華爾街日報》最近報導說,來自聯邦一級的COVID救濟金大約93%甚至還沒有被使用,在一些學區,比如,洛杉磯的公立學校,他們一分錢還沒花,他們不需要這些錢來重新開學。

我和麻省理工學院的克里斯托斯‧馬基德斯做了一項研究,我們發現,擁有更多資金的地區,基本上不太可能重新開學。其實,我們的一些模型發現,越是偏遠的地區,實際上得到的資金越多。

這不是一個資源問題,也不是一個安全問題。該地區的COVID風險與學校是否重新開學之間沒有關係。學校何時重新開學取決於工會有多大的影響力。當然,他們讓學校持續關閉。而私立學校從一開始就能想出辦法開學。家長們想盡辦法,自掏腰包,送孩子上私立學校,同時還要為被關閉的政府學校付學費,任何人都知道這太不講理。

有研究表明,這些學校本可以安全地重新開學。擺在我們眼前的故事更有說服力。我們看到教師們走進雜貨店,為他們的家人購物。他們完全沒事。我們看到芝加哥教師工會的董事會成員一邊在波多黎各度假,一邊反對回去工作。這就是一場權力爭奪。

同樣,這種情況對全國數以百萬計的孩子們來說很可怕。但是,慶幸的是,他們玩過頭了,喚醒了一個沉睡的巨人——家長。他們希望對孩子的教育有更多發言權。在2020年他們曾感到無能為力,如今他們將反擊,確保他們再也不會有這種無能為力的感覺。

楊傑凱:我曾聽到大量的報導,人們都說:「感謝上帝,由於這個遠程學習,我才真正弄明白他們在給我的孩子教些什麼。在這之前,我蒙在鼓裡。」這是有趣的一線生機,對吧?

CRT被換名稱 需動員家長推動《透明度法案》

德安吉利斯:是的,完全正確,這就是為什麼要動員這麼多家長推動《透明度法案》等事情。我們已經看到《反批判種族理論法案》也在流傳。信息顯然很重要,這些可能是朝著正確方向邁出的一步。禁止在孩子中間製造分裂,這也可能是朝著正確方向邁出的一步。

然而,我們看到,儘管在田納西州、愛達荷州和愛荷華州等州有CRT(批判種族理論)禁令,但是來自「媒體透明」(Accuracy In the Media)的臥底記者的視頻顯示,公立學校的管理人員承認他們仍然在這樣做。

儘管他們有CRT禁令,但是他們說,「那我們就給它換個名字,叫它『社會、情感學習』,或者叫『學生心理健康』等。」很多州現在正在通過更好的解決方案,就是自主擇校,資助學生,而不是系統。這將給政府學校帶來競爭動力,使其專注於傳授基礎知識,而不是灌輸,否則你會惹怒你的客戶群。

同時還將為家長們提供孩子教育所需的資金,幫助他們獲得符合其價值觀的教育,可以選擇另一所公立學校、私立學校、特許學校,或者選擇在家教育。唯一的出路是自由,而不是強迫。2021年,我們看到有19個州頒布或擴大了計劃,資助學生,而不是資助系統。

我們已經看到全國范圍內支持擇校的民調正處於歷史最高點,72%的美國人支持資金跟隨孩子走,並在共和黨人、民主黨人和獨立人士中獲得了超多數的支持。我們剛剛在亞利桑那州取得了一個巨大的勝利。每個家庭,無論收入如何,都有資格參加擇校計劃。他們可以把州政府資助給孩子的教育資金用於選擇任何公立、私立、特許或家庭教育。這是擇校的黃金標準,亞利桑那州恰好確立了自己作為教育自由第一州的地位。我希望其它州也能效仿。

CRT沒有列入課程中 但可以用它的觀點教數學

楊傑凱:好的,這個問題我肯定過一會兒還要深入討論。另一個問題,人們經常議論小學在教CRT,校方會說,「哦,我們沒教啊。」但是,真正的問題不是傳播CRT理論和概念,而是在課程中加以應用。你能簡單說說這個問題嗎?

德安吉利斯:擇校的另一個重要原因就是透明度。《透明度法案》很重要,我們肯定應該推動。可是,學校可以不開設CRT課程,卻仍然用CRT的觀點進行教學。例如,雖然CRT並沒有列入課程中,你可以用它的觀點教數學。

因此,這就取決於家長如何為自己的孩子做決定。這是另一個問題。他們會說,「是的,沒有這門課。」即使沒有這門課,他們仍然可以做一些令家長生氣的事情。

許多左派會施放這種煙幕,會說,「這不是CRT,這是在法學院裡教的內容,是一個非常深奧的學術概念。」但是,這並不是讓家長真正感到不安的地方。他們對公立學校按種族區分孩子的做法感到不安。這完全是倒退,不是我們應該支持的事情。無論你稱之為CRT,或者稱它歧視,無論你想稱它什麼,家長都知道什麼東西對他們的孩子和他們的價值觀不合適。這是擇校的另一個很好的理由,讓家長選擇退出對他們不利的環境,無論你怎麼稱呼它。

楊傑凱:是的,亞利桑那州取得了重大的立法勝利。當然,你已經談了很多,你對它非常了解。那麼,請讓我們了解一下幕後情況。這個法案實際上是做什麼的?它是如何順利通過的?

直接資助學生並賦予家長權利

德安吉利斯:是的,法案內容是所說的全民教育儲蓄帳戶,這是直接資助學生並賦予家長權利的最純粹形式。它資助的是學生,而不是系統。這是一個教育儲蓄帳戶。首先,你可以讓資金流向你的政府管理的學校。如果你喜歡你的公立學校,你可以保留你的公立學校。如果不喜歡,那麼這筆資金,在亞利桑那州每個孩子約7,000美元,這幾乎是州一級的全部資金,將跟隨孩子到一個教育儲蓄帳戶,由家長支配,必須服務於教育目的,可以支付私立學校的學費和費用,也可以支付微型學校、私人輔導、家庭教育課程,或者支付有特殊需要學生的教育治療,或任何獲準的教育提供者。資金跟隨學生走。

亞利桑那州這一勝利的意義在於,它是美國歷史上最大的擇校權的勝利。這是第一個州允許所有家庭,無論其背景和收入如何,將其子女的教育經費用於自己選擇的教育機構。

他們將這個最初只有大約20%的人口可以使用的項目,擴大到100%的人口,而不論其背景或收入如何。

不過,有一點背景,去年他們也嘗試過類似的做法,試圖將其從20%擴大到80%左右。70%或者80%本來是一個巨大的擴展,本來很好,也將是他們在亞利桑那州歷史上最大的勝利。參議院通過了它,我相信是16票對14票,嚴格按照政黨路線投票。在眾議院,有三個共和黨人加入了民主黨人的行列,阻止了它。今年,2022年,這三個共和黨人開始聽取家長的意見,跟隨本黨投票支持該計劃,使計劃獲得了通過。顯然,杜西最近簽署了法案,使之成為了法律。去年最初投票反對的共和黨人之一,今年實際上是該法案的共同提案人。她在會場上曾提到,她聽到了來自家長的反饋。政治家們開始意識到,特別是在過去的兩年裡,反對家長在教育方面的權利就基本上等於政治自殺,特別是對共和黨人而言。

楊金以六個百分點的優勢贏得了教育選民

楊傑凱:你讓我想起格倫‧楊金,他在弗吉尼亞州競選州長獲勝。

德安吉利斯:是啊,就在一年前拜登在這個州贏了10個百分點,格倫‧楊金在教育問題上贏了兩個百分點,使選民向另一邊傾斜了12個百分點。華盛頓州公布了一些出口民調,問道,「在這次選舉中,你的頭號問題是什麼?」在他們列出的全部問題中,教育問題排名第二,僅次於就業和經濟問題。教育成為選舉中巨大的決定性因素,楊金以六個百分點的優勢贏得了那些教育選民。如果共和黨人願意向教育傾斜,這就是他們的成功藍圖。他們開始意識到,不應該像特裡‧麥考利夫那樣站出來反對家長的權利,他曾說,「我認為家長不應該告訴學校應該教什麼。」

【錄音片段/特里‧麥考利夫】:我不會允許家長進入學校……

【錄音片段/說話人4】:你否決了法案。

【錄音片段/特里‧麥考利夫】:……把書拿出來,他們自己做決定。

【錄音片段/說話人4】:你否決了它……我們家長……你否決了它。

【錄音片段/特里‧麥考利夫】:制止該法案,那麼,我認為家長不應該告訴學校應該教什麼。

德安吉利斯:這是一個不受歡迎的信息。有人認為,你的孩子以及用於孩子教育的錢屬於政府的學校。這種人會輸。特里‧麥考利夫沒有讓步,而是把反家長的言論擴大了四倍,而且在選舉前夜把我認為最不受歡迎的教師工會主席蘭迪‧溫加頓請來為他站台。甚至在CNN上,弗吉尼亞州的一位母親說那就像(他)往自己的棺材上釘釘子。

【錄音片段/說話人5】:你怎麼看特里‧麥考利夫在管理教育方面的表現?

【錄音片段/說話人6】:嗯,在學校關閉期間,家長們對教師工會非常憤怒。在我看來,他棺材上的釘子【即遭受最後一擊】出現在他競選的最後一天,他把教師工會主席帶到他的集會上,並請她講話。

家長們團結起來反對CRT以及各種政治洗腦

德安吉利斯:我們已經看到了一些家長的抗議活動,看到家長們如何團結起來改變現狀,不僅在擇校方面取得了勝利,也把特里‧麥考利夫選下了台。此外,全國學校董事會協會與拜登政府勾結,給司法部發了一封信,說一些家長搞國內恐怖主義,應該被調查,理由是他們出現在學校董事會會議上,反對CRT以及在課堂上進行的各種政治洗腦。

自從那件事發生後,在過去的六七個月裡,有26個州級學校董事會協會從全國學校董事會協會中撤了出來。因此,我們不妨把他們改名為地區學校董事會協會,因為他們不再擁有多數州。這些都顯示了家長們的實力。

長期以來,在K-12教育領域,唯一的特殊利益集團是教師工會。現在,各鎮出現了一個新的特殊利益集團——家長。他們希望在孩子的教育方面有更多的發言權,而且他們不會很快消失。我很樂觀地認為,從長遠來看,他們會贏,因為他們永遠不會忘記發生的事情,永遠不會忘記蘭迪‧溫加頓和教師工會推動持續關閉學校,傷害他們的孩子,把學校重新開放與政治掛鉤。

洛杉磯教師工會在其關於安全重新開放學校的報告中呼籲設立財富稅、實行全民醫保和無警察學校。這些都與安全開學無關,都是為了增加政治實力,獲得他們想要的東西。

人們開始意識到,蘭迪‧溫加頓的教師工會幾乎把他們所有的競選捐款都給了民主黨人。2022年至今,美國教師聯合會99.99%的競選捐款都給了民主黨人,而不是共和黨人。這些工會是黨派原則超級強烈的政治組織,在課堂上更注重政治和政治化,而不是教育孩子。他們更關注系統中的成年人,而不是像過去那樣關注孩子。家長們正在覺醒,並且將贏得勝利,因為家長比其他人更關心他們的孩子。他們將為以自己認為合適的方式教育孩子的權利而戰,強過任何教師工會奪取這些權利的努力。

為何不把錢交給家庭 讓他們選擇學校以適合孩子?

楊傑凱:那些通常喜歡與世無爭的人一旦被激活,那就是一個重要運動的開端。聽起來這正是正在發生的事情。你說教育已經有了損失,這一點很明顯,你有虛擬教育造成的損失的數字嗎?另外,有很多孩子根本沒有參與虛擬教育。請介紹一下這方面的數字。

德安吉利斯:是的,有大量的研究結果顯示,學校關閉造成了數月、數年的學業損失。頂級醫學期刊之一《美國醫學會雜志》(JAMA)發表的研究顯示,進行遠程教學或學校關閉的地區,在其它方面與對照地區相同的情況下,兒童有更多的心理健康問題。很明顯,兒童在學業上和精神上都受到了傷害。

我們甚至看到,在封鎖期間,患肥胖症的兒童人數也在上升。與關閉相關的損失有很多,但是沒有人願意去看。他們只看一個方面,說「存在著感染COVID的風險,並非一點損失也沒有。」可是,還有各種其它損失:學業損失、心理健康問題,在大流行期間青少年自殺率也在激增。

沒有人考慮這些事情,考慮這些事情的人被稱為反科學,被稱為陰謀論者。現在,我們看到,這些人是對的。至於目前政府學校系統的成本,我已經告訴過你,他們收到了1,900億美元的COVID救濟金。甚至在2019年,在大流行之前,美國人口普查局報告說,政府學校每年每個學生的花費約為15,000或16,000美元,也可能是大約19,000或20,000美元。

在最新的加州預算中,每個學生約為23,000美元,政府學校的支出在大量增加。在全國范圍內,私立學校平均每個學生的學費只有大約11,000或12,000美元。為什麼不把這些錢交給家庭,讓他們選擇一個最適合他們孩子的機會呢?自1970年以來,僅僅進入教育系統的龐大資金,在扣除通貨膨脹因素後,我們的學生人均教育支出增加了約152%。

與此同時,全國的教師工資只增加了約8%。我們看到這種資金的大規模增長,這些資金並沒有流向課堂上的教師。這是因為學校系統是一個巨大的壟斷機構,沒有動力去明智地花錢。我已經看到了五項研究,並且在《華盛頓觀察家》的博客中總結了這些研究,題目是「學生擇校也有利於教師」。

這五項研究都發現,私立學校和特許學校參與競爭,對公立學校的教師工資也有統計學意義上的積極影響。競爭有益於提高商品和服務質量,對顧客來說顯然是好事,對勞動力市場的雇員也是好事。擇校可以使家庭、教師受益,並通過造就一個受過更好教育的公民群體使其他民眾受益。

還應取消認證制度 改變公立和私立學校的教師聘用方式

楊傑凱:關於亞利桑那州的情況,我聽到的批評之一是政府仍然控制著一些機制,說你必須做某些事情以獲得認證,因此基本上還控制著這筆錢。比如說,你必須在你的系統中有某種CRT內容才能獲得這筆錢。這是怎麼回事兒?

德安吉利斯:是的,這沒有包括在亞利桑那州的法案中,但我們應該注意未來的任何這種規定。每當一個法案出台時,我們都應該看看這些錢可能會有什麼樣的附加條件。但是,亞利桑那州的法案是儘可能地放手。基本上講,你必須將其用於教育,不能用教育儲蓄帳戶的錢去你最喜歡的餐館吃飯、買一輛車或一台大屏幕電視。

楊傑凱:我的意思是這樣的,當然,它必須是一個經過認證的機構。為了獲得認證,也許你需要以某種方式教某種東西,也許這會對學校層面有影響。你如何處理這個問題?

德安吉利斯:我們也應該反擊認證制度,但這是在沒有擇校計劃的前提下存在的東西。私立學校已經有認證機制。亞利桑那州很好,因為它也沒有考試要求,也沒有把招生過程的標準交給州政府。學校仍然可以執行他們的招生程序,都是自願的。他們可以選擇是否參與該計劃,每年都是如此。

每個家庭都可以自己做出這種成本效益的決定。我們必須小心,不要因追求完美而傷害了美好。目前的情況是90%的孩子被困在政府學校裡,他們的錢直接流向政府控制的、由政府運營的機構,家庭沒有選擇,無法決定資金流向。

我寧願把漸進式的勝利作為正確方向上的一步,即使它不是烏托邦。同時,在這場戰爭中,我們不必只在一條戰線上作戰。擇校可以是贏得這場戰爭的一種方式,我們還應該為取消認證制度而鬥爭,為改變公立和私立學校的教師聘用方式而鬥爭。除了在公立學校實行透明度法案之外,我們還有很多不同的事情要做。如果你想改變公立學校的課程標準,在公立學校傳播更加保守的價值觀,我們應該做所有這些事情,而不是非得把它們看作是競爭關係。

不應該資助學校系統 而應資助學生個人

楊傑凱:你一直大力倡導所有人都應該能夠進入私立學校。你認為怎樣才能做到這一點?私立學校往往比加州的還昂貴,那裡的學費是每年23,000美元。這實際上是很大一筆錢,但是仍然可能比許多私立學校要少。

德安吉利斯:是的,我想說,私立學校的學費水平有很大差異。例如,在美國,政府學校每個孩子大約花費15,000或16,000美元,私立學校的平均學費是每個學生11,000至12,000美元。加州剛剛通過了一項預算,政府學校每個學生約23,000美元,私立學校的學費則遠遠低於這個數字,可能是每個學生15,000或16,000美元。你可能負擔不起一流的私立學校,但是你仍然會比以前有更多的選擇。

假設你有15,000美元的儲蓄帳戶,你的經濟條件比過去好,有望支付17,000或18,000美元的學費,你可以自己出資。一些學校為低收入家庭提供優惠,所以他們有一個學費級別,一個由低到高的級別。沒人,即使是左派也沒人會說,「我們應該反對佩爾(Pell)助學金,因為它不能支付在哈佛上學的全部費用。」

這些工會團體會說,「亞利桑那州的這7,000美元,不足以支付本州最高端的1,5000美元學費的學校。」我會反駁說,「那好,亞利桑那州的政府學校每個孩子大約要花14,000~15,000美元,請你讓全額資金跟隨孩子吧。」

他們就無言以對。他們會換個角度說,「好吧,你這是從公立學校偷錢。」我會回答,「這是你真正的論點嗎?這話與選擇進入更多私立學校無關。」因為如果是這樣,他們會支持讓全部資金跟隨孩子。

楊傑凱:你認為公立學校系統應該在一些方面被取消資助嗎?

德安吉利斯:我認為,我們根本不應該資助學校系統,而應該資助學生個人。如果你想把你的孩子送到公立學校,這個選擇應該仍然在桌面上。我不是坐在這裡呼籲徹底廢除學校系統。我們有很多人在使用公立學校系統。一個自然結果是,當每個家庭都有選擇的時候,隨著時間的推移,公立學校可能會減少。我不想控制它的發展,而是希望市場來解決問題。

我確實相信,如果法規更少,自主權更多,激勵措施更多,讓人做正確的事情,私營教育會表現出優勢。但與此同時,我們已經看到,公立學校在應對擇校競爭中正變得更好。在現有的28項研究中,有25項發現,私立學校的競爭對公立學校學生的成績有統計學意義上的重大影響。擇校如同潮水上升,會提升所有的船,就像所有其它行業一樣。

給家庭選擇 會使你的機構失去資金?

楊傑凱:有一些人甚至沒有意識到,這些學校是根據註冊學生人數來獲得預算的。

德安吉利斯:對方的論點很有意思,它說,「這是從公立學校偷錢。」我的第一個反應是,首先,這錢並不屬於公立學校,也不屬於私立學校,而是屬於家庭。例如,沒人會說,允許家庭選擇他們的雜貨店等於從沃爾瑪那裡偷錢。任何人這樣說都是不講理。同樣,人們說擇校,讓家庭擇校,是從公立學校偷錢,這麼說也是不講理。

這本來就不是他們的錢,這是家庭的錢,而且家庭仍然可以選擇公立學校。你憑什麼認為,給家庭一個選擇會使你的機構失去資金?如果你做得很好,你應該對你的產品充滿信心,就不會有什麼可擔心的。

他們明白,很多家庭對孩子在那裡學到的東西不滿意。這是支持擇校的一個正當理由,而不是反對公立學校。但是,對方的說法還有一個小問題,那就是亞利桑那州的這次大規模勝利只涉及州一級的資金,公立學校保留著所有的地方和聯邦資金。他們保留了大約一半。試想一下,如果你因為某種原因不再去沃爾瑪購物,而開始在喬氏超市購物,那麼沃爾瑪就可以永久保留你的一半雜貨帳單或資金。

對沃爾瑪來說,這將是一筆好買賣。我認為,亞利桑那州的這項計劃和其它擇校計劃,對公立學校來說也是一筆好買賣。從數學上講,他們最終一定會有更高的人均收入和支出,因為他們扣留著那些不在那裡的學生的數千美元。這是一個很好的交易。這是一個雙贏的局面,同時也給了家庭一個選擇。

楊傑凱:科里‧德安吉利斯,謝謝你接受本節目的採訪!

德安吉利斯:謝謝你邀請我!

楊傑凱:感謝大家觀看本期《美國思想領袖》節目我對科里‧德安吉利斯的採訪。這是在「自由節」期間錄制的。我是主持人楊傑凱。

《美國思想領袖》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思想領袖】蘭德里:有責任防聯邦政府越權
【思想領袖】狄龍:諷刺和現實變得不可分割(上)
【思想領袖】尤尼斯:關注行政機構的越權行為
【思想領袖】狄龍:諷刺和現實變得不可分割(下)
最熱視頻
【中國禁聞】習最新講話洩密:中共科技陷絕境
【菁英論壇】胡鑫宇案官方定論 引輿論海嘯
【新聞看點】胡鑫宇案疑點重重 官方強壓輿論
【財商天下】斬草除根 華為遭全面圍堵
【晚間新聞】中國多少胡鑫宇?十餘青少年近日失蹤
【探索時分】台灣為什麼購買火山布雷系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