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领袖】美家长联合反对CRT及各种洗脑

人气 1150

【大纪元2022年11月07日讯】(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Jan Jekielek采访报导/秋生翻译)“教师工会游说疾控中心,使得学生很难重新返校,这样他们就可以以儿童教育相要挟,以确保从纳税人那里获得数十亿美元的赎金。”科里‧德安吉利斯。

在拉斯维加斯举行的自由节会议上,我采访了全美儿童联盟研究部主任及教育自由研究所执行主任科里‧德安吉利斯。

科里‧德安吉利斯:“学校系统是一个庞大的垄断机构,没有动力去明智地使用这些钱。”

这里是《美国思想领袖》节目,我是杨杰凯。

杨杰凯:科里‧德安吉利斯,欢迎你做客《美国思想领袖》节目!

科里‧德安吉利斯:谢谢你的邀请!

教师工会游说疾控中心 使学校重开更困难

杨杰凯:在过去的几年里,教师工会在教育系统中的作用已经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在某种程度上,我甚至认为大多数人还没有意识到教师工会发挥着多大的作用。我们从这个话题开始,因为这是人人都关心的话题。

德安吉利斯:是的,并非COVID打破了政府的学校系统。从很多方面讲,它已经被打破了。过去的几年只是把焦点集中到了这个国家K-12教育的主要问题上,那就是政府的学校垄断和教师工会与个体家庭之间长期存在的巨大的权力不平衡。

教师工会游说疾控中心,使学校重新开放更加困难,这样他们就可以以儿童教育相要挟,然后从纳税人那里获得数十亿美元的赎金。

他们的策略很有效。他们收到了大约1,900亿美元的所谓COVID救济金。这些钱很多都被用于促进多样性、支付公平包容官员的薪酬。在一些州,钱被用于体育,与安全和家庭需要毫不相干。

资金总是与政治以及权力动态关系密切。好消息是,家长们开始明白,这是一派胡言。当你可以直接资助学生的时候,为什么要去资助一个破败、封闭的政府大楼?!

一线希望是,家长们看到了教室里发生的事情。他们开始看到,教育质量的另一层面对他们来说真的很重要,并不是标准化考试分数所能体现的,那就是学校的课程是否与你的价值观相符。

政府COVID救济金去哪里?唤醒了家长

家长认为自己的孩子所在的公立学校不错,因为学校被州政府评级为A或B,或者因为他们的孩子的成绩单上的成绩不错。可是,这并不是学校的全部情况。

家长们已经醒来了,不会再继续睡觉了,他们已经看到了学校里发生的事情,他们将持续抗议现状。我很乐观地认为,这场家长革命不会消失。

杨杰凯:你有没有想过,这些钱到底去了哪里?你说这是一笔赎金,这笔钱到底去了哪里?

德安吉利斯:2022年,有些地方仍在对峙,想要持续关闭学校。芝加哥教师工会在2022年初就开始了罢工。当时“绑匪”似乎已经收到了赎金,却不肯放人。

至于钱的去向,《华尔街日报》最近报导说,来自联邦一级的COVID救济金大约93%甚至还没有被使用,在一些学区,比如,洛杉矶的公立学校,他们一分钱还没花,他们不需要这些钱来重新开学。

我和麻省理工学院的克里斯托斯‧马基德斯做了一项研究,我们发现,拥有更多资金的地区,基本上不太可能重新开学。其实,我们的一些模型发现,越是偏远的地区,实际上得到的资金越多。

这不是一个资源问题,也不是一个安全问题。该地区的COVID风险与学校是否重新开学之间没有关系。学校何时重新开学取决于工会有多大的影响力。当然,他们让学校持续关闭。而私立学校从一开始就能想出办法开学。家长们想尽办法,自掏腰包,送孩子上私立学校,同时还要为被关闭的政府学校付学费,任何人都知道这太不讲理。

有研究表明,这些学校本可以安全地重新开学。摆在我们眼前的故事更有说服力。我们看到教师们走进杂货店,为他们的家人购物。他们完全没事。我们看到芝加哥教师工会的董事会成员一边在波多黎各度假,一边反对回去工作。这就是一场权力争夺。

同样,这种情况对全国数以百万计的孩子们来说很可怕。但是,庆幸的是,他们玩过头了,唤醒了一个沉睡的巨人——家长。他们希望对孩子的教育有更多发言权。在2020年他们曾感到无能为力,如今他们将反击,确保他们再也不会有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

杨杰凯:我曾听到大量的报导,人们都说:“感谢上帝,由于这个远程学习,我才真正弄明白他们在给我的孩子教些什么。在这之前,我蒙在鼓里。”这是有趣的一线生机,对吧?

CRT被换名称 需动员家长推动《透明度法案》

德安吉利斯:是的,完全正确,这就是为什么要动员这么多家长推动《透明度法案》等事情。我们已经看到《反批判种族理论法案》也在流传。信息显然很重要,这些可能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禁止在孩子中间制造分裂,这也可能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

然而,我们看到,尽管在田纳西州、爱达荷州和爱荷华州等州有CRT(批判种族理论)禁令,但是来自“媒体透明”(Accuracy In the Media)的卧底记者的视频显示,公立学校的管理人员承认他们仍然在这样做。

尽管他们有CRT禁令,但是他们说,“那我们就给它换个名字,叫它‘社会、情感学习’,或者叫‘学生心理健康’等。”很多州现在正在通过更好的解决方案,就是自主择校,资助学生,而不是系统。这将给政府学校带来竞争动力,使其专注于传授基础知识,而不是灌输,否则你会惹怒你的客户群。

同时还将为家长们提供孩子教育所需的资金,帮助他们获得符合其价值观的教育,可以选择另一所公立学校、私立学校、特许学校,或者选择在家教育。唯一的出路是自由,而不是强迫。2021年,我们看到有19个州颁布或扩大了计划,资助学生,而不是资助系统。

我们已经看到全国范围内支持择校的民调正处于历史最高点,72%的美国人支持资金跟随孩子走,并在共和党人、民主党人和独立人士中获得了超多数的支持。我们刚刚在亚利桑那州取得了一个巨大的胜利。每个家庭,无论收入如何,都有资格参加择校计划。他们可以把州政府资助给孩子的教育资金用于选择任何公立、私立、特许或家庭教育。这是择校的黄金标准,亚利桑那州恰好确立了自己作为教育自由第一州的地位。我希望其它州也能效仿。

CRT没有列入课程中 但可以用它的观点教数学

杨杰凯:好的,这个问题我肯定过一会儿还要深入讨论。另一个问题,人们经常议论小学在教CRT,校方会说,“哦,我们没教啊。”但是,真正的问题不是传播CRT理论和概念,而是在课程中加以应用。你能简单说说这个问题吗?

德安吉利斯:择校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透明度。《透明度法案》很重要,我们肯定应该推动。可是,学校可以不开设CRT课程,却仍然用CRT的观点进行教学。例如,虽然CRT并没有列入课程中,你可以用它的观点教数学。

因此,这就取决于家长如何为自己的孩子做决定。这是另一个问题。他们会说,“是的,没有这门课。”即使没有这门课,他们仍然可以做一些令家长生气的事情。

许多左派会施放这种烟幕,会说,“这不是CRT,这是在法学院里教的内容,是一个非常深奥的学术概念。”但是,这并不是让家长真正感到不安的地方。他们对公立学校按种族区分孩子的做法感到不安。这完全是倒退,不是我们应该支持的事情。无论你称之为CRT,或者称它歧视,无论你想称它什么,家长都知道什么东西对他们的孩子和他们的价值观不合适。这是择校的另一个很好的理由,让家长选择退出对他们不利的环境,无论你怎么称呼它。

杨杰凯:是的,亚利桑那州取得了重大的立法胜利。当然,你已经谈了很多,你对它非常了解。那么,请让我们了解一下幕后情况。这个法案实际上是做什么的?它是如何顺利通过的?

直接资助学生并赋予家长权利

德安吉利斯:是的,法案内容是所说的全民教育储蓄账户,这是直接资助学生并赋予家长权利的最纯粹形式。它资助的是学生,而不是系统。这是一个教育储蓄账户。首先,你可以让资金流向你的政府管理的学校。如果你喜欢你的公立学校,你可以保留你的公立学校。如果不喜欢,那么这笔资金,在亚利桑那州每个孩子约7,000美元,这几乎是州一级的全部资金,将跟随孩子到一个教育储蓄账户,由家长支配,必须服务于教育目的,可以支付私立学校的学费和费用,也可以支付微型学校、私人辅导、家庭教育课程,或者支付有特殊需要学生的教育治疗,或任何获准的教育提供者。资金跟随学生走。

亚利桑那州这一胜利的意义在于,它是美国历史上最大的择校权的胜利。这是第一个州允许所有家庭,无论其背景和收入如何,将其子女的教育经费用于自己选择的教育机构。

他们将这个最初只有大约20%的人口可以使用的项目,扩大到100%的人口,而不论其背景或收入如何。

不过,有一点背景,去年他们也尝试过类似的做法,试图将其从20%扩大到80%左右。70%或者80%本来是一个巨大的扩展,本来很好,也将是他们在亚利桑那州历史上最大的胜利。参议院通过了它,我相信是16票对14票,严格按照政党路线投票。在众议院,有三个共和党人加入了民主党人的行列,阻止了它。今年,2022年,这三个共和党人开始听取家长的意见,跟随本党投票支持该计划,使计划获得了通过。显然,杜西最近签署了法案,使之成为了法律。去年最初投票反对的共和党人之一,今年实际上是该法案的共同提案人。她在会场上曾提到,她听到了来自家长的反馈。政治家们开始意识到,特别是在过去的两年里,反对家长在教育方面的权利就基本上等于政治自杀,特别是对共和党人而言。

杨金以六个百分点的优势赢得了教育选民

杨杰凯:你让我想起格伦‧杨金,他在弗吉尼亚州竞选州长获胜。

德安吉利斯:是啊,就在一年前拜登在这个州赢了10个百分点,格伦‧杨金在教育问题上赢了两个百分点,使选民向另一边倾斜了12个百分点。华盛顿州公布了一些出口民调,问道,“在这次选举中,你的头号问题是什么?”在他们列出的全部问题中,教育问题排名第二,仅次于就业和经济问题。教育成为选举中巨大的决定性因素,杨金以六个百分点的优势赢得了那些教育选民。如果共和党人愿意向教育倾斜,这就是他们的成功蓝图。他们开始意识到,不应该像特里‧麦考利夫那样站出来反对家长的权利,他曾说,“我认为家长不应该告诉学校应该教什么。”

【录音片段/特里‧麦考利夫】:我不会允许家长进入学校……

【录音片段/说话人4】:你否决了法案。

【录音片段/特里‧麦考利夫】:……把书拿出来,他们自己做决定。

【录音片段/说话人4】:你否决了它……我们家长……你否决了它。

【录音片段/特里‧麦考利夫】:制止该法案,那么,我认为家长不应该告诉学校应该教什么。

德安吉利斯:这是一个不受欢迎的信息。有人认为,你的孩子以及用于孩子教育的钱属于政府的学校。这种人会输。特里‧麦考利夫没有让步,而是把反家长的言论扩大了四倍,而且在选举前夜把我认为最不受欢迎的教师工会主席兰迪‧温加顿请来为他站台。甚至在CNN上,弗吉尼亚州的一位母亲说那就像(他)往自己的棺材上钉钉子。

【录音片段/说话人5】:你怎么看特里‧麦考利夫在管理教育方面的表现?

【录音片段/说话人6】:嗯,在学校关闭期间,家长们对教师工会非常愤怒。在我看来,他棺材上的钉子【即遭受最后一击】出现在他竞选的最后一天,他把教师工会主席带到他的集会上,并请她讲话。

家长们团结起来反对CRT以及各种政治洗脑

德安吉利斯:我们已经看到了一些家长的抗议活动,看到家长们如何团结起来改变现状,不仅在择校方面取得了胜利,也把特里‧麦考利夫选下了台。此外,全国学校董事会协会与拜登政府勾结,给司法部发了一封信,说一些家长搞国内恐怖主义,应该被调查,理由是他们出现在学校董事会会议上,反对CRT以及在课堂上进行的各种政治洗脑。

自从那件事发生后,在过去的六七个月里,有26个州级学校董事会协会从全国学校董事会协会中撤了出来。因此,我们不妨把他们改名为地区学校董事会协会,因为他们不再拥有多数州。这些都显示了家长们的实力。

长期以来,在K-12教育领域,唯一的特殊利益集团是教师工会。现在,各镇出现了一个新的特殊利益集团——家长。他们希望在孩子的教育方面有更多的发言权,而且他们不会很快消失。我很乐观地认为,从长远来看,他们会赢,因为他们永远不会忘记发生的事情,永远不会忘记兰迪‧温加顿和教师工会推动持续关闭学校,伤害他们的孩子,把学校重新开放与政治挂钩。

洛杉矶教师工会在其关于安全重新开放学校的报告中呼吁设立财富税、实行全民医保和无警察学校。这些都与安全开学无关,都是为了增加政治实力,获得他们想要的东西。

人们开始意识到,兰迪‧温加顿的教师工会几乎把他们所有的竞选捐款都给了民主党人。2022年至今,美国教师联合会99.99%的竞选捐款都给了民主党人,而不是共和党人。这些工会是党派原则超级强烈的政治组织,在课堂上更注重政治和政治化,而不是教育孩子。他们更关注系统中的成年人,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关注孩子。家长们正在觉醒,并且将赢得胜利,因为家长比其他人更关心他们的孩子。他们将为以自己认为合适的方式教育孩子的权利而战,强过任何教师工会夺取这些权利的努力。

为何不把钱交给家庭 让他们选择学校以适合孩子?

杨杰凯:那些通常喜欢与世无争的人一旦被激活,那就是一个重要运动的开端。听起来这正是正在发生的事情。你说教育已经有了损失,这一点很明显,你有虚拟教育造成的损失的数字吗?另外,有很多孩子根本没有参与虚拟教育。请介绍一下这方面的数字。

德安吉利斯:是的,有大量的研究结果显示,学校关闭造成了数月、数年的学业损失。顶级医学期刊之一《美国医学会杂志》(JAMA)发表的研究显示,进行远程教学或学校关闭的地区,在其它方面与对照地区相同的情况下,儿童有更多的心理健康问题。很明显,儿童在学业上和精神上都受到了伤害。

我们甚至看到,在封锁期间,患肥胖症的儿童人数也在上升。与关闭相关的损失有很多,但是没有人愿意去看。他们只看一个方面,说“存在着感染COVID的风险,并非一点损失也没有。”可是,还有各种其它损失:学业损失、心理健康问题,在大流行期间青少年自杀率也在激增。

没有人考虑这些事情,考虑这些事情的人被称为反科学,被称为阴谋论者。现在,我们看到,这些人是对的。至于目前政府学校系统的成本,我已经告诉过你,他们收到了1,900亿美元的COVID救济金。甚至在2019年,在大流行之前,美国人口普查局报告说,政府学校每年每个学生的花费约为15,000或16,000美元,也可能是大约19,000或20,000美元。

在最新的加州预算中,每个学生约为23,000美元,政府学校的支出在大量增加。在全国范围内,私立学校平均每个学生的学费只有大约11,000或12,000美元。为什么不把这些钱交给家庭,让他们选择一个最适合他们孩子的机会呢?自1970年以来,仅仅进入教育系统的庞大资金,在扣除通货膨胀因素后,我们的学生人均教育支出增加了约152%。

与此同时,全国的教师工资只增加了约8%。我们看到这种资金的大规模增长,这些资金并没有流向课堂上的教师。这是因为学校系统是一个巨大的垄断机构,没有动力去明智地花钱。我已经看到了五项研究,并且在《华盛顿观察家》的博客中总结了这些研究,题目是“学生择校也有利于教师”。

这五项研究都发现,私立学校和特许学校参与竞争,对公立学校的教师工资也有统计学意义上的积极影响。竞争有益于提高商品和服务质量,对顾客来说显然是好事,对劳动力市场的雇员也是好事。择校可以使家庭、教师受益,并通过造就一个受过更好教育的公民群体使其他民众受益。

还应取消认证制度 改变公立和私立学校的教师聘用方式

杨杰凯:关于亚利桑那州的情况,我听到的批评之一是政府仍然控制着一些机制,说你必须做某些事情以获得认证,因此基本上还控制着这笔钱。比如说,你必须在你的系统中有某种CRT内容才能获得这笔钱。这是怎么回事儿?

德安吉利斯:是的,这没有包括在亚利桑那州的法案中,但我们应该注意未来的任何这种规定。每当一个法案出台时,我们都应该看看这些钱可能会有什么样的附加条件。但是,亚利桑那州的法案是尽可能地放手。基本上讲,你必须将其用于教育,不能用教育储蓄账户的钱去你最喜欢的餐馆吃饭、买一辆车或一台大屏幕电视。

杨杰凯:我的意思是这样的,当然,它必须是一个经过认证的机构。为了获得认证,也许你需要以某种方式教某种东西,也许这会对学校层面有影响。你如何处理这个问题?

德安吉利斯:我们也应该反击认证制度,但这是在没有择校计划的前提下存在的东西。私立学校已经有认证机制。亚利桑那州很好,因为它也没有考试要求,也没有把招生过程的标准交给州政府。学校仍然可以执行他们的招生程序,都是自愿的。他们可以选择是否参与该计划,每年都是如此。

每个家庭都可以自己做出这种成本效益的决定。我们必须小心,不要因追求完美而伤害了美好。目前的情况是90%的孩子被困在政府学校里,他们的钱直接流向政府控制的、由政府运营的机构,家庭没有选择,无法决定资金流向。

我宁愿把渐进式的胜利作为正确方向上的一步,即使它不是乌托邦。同时,在这场战争中,我们不必只在一条战线上作战。择校可以是赢得这场战争的一种方式,我们还应该为取消认证制度而斗争,为改变公立和私立学校的教师聘用方式而斗争。除了在公立学校实行透明度法案之外,我们还有很多不同的事情要做。如果你想改变公立学校的课程标准,在公立学校传播更加保守的价值观,我们应该做所有这些事情,而不是非得把它们看作是竞争关系。

不应该资助学校系统 而应资助学生个人

杨杰凯:你一直大力倡导所有人都应该能够进入私立学校。你认为怎样才能做到这一点?私立学校往往比加州的还昂贵,那里的学费是每年23,000美元。这实际上是很大一笔钱,但是仍然可能比许多私立学校要少。

德安吉利斯:是的,我想说,私立学校的学费水平有很大差异。例如,在美国,政府学校每个孩子大约花费15,000或16,000美元,私立学校的平均学费是每个学生11,000至12,000美元。加州刚刚通过了一项预算,政府学校每个学生约23,000美元,私立学校的学费则远远低于这个数字,可能是每个学生15,000或16,000美元。你可能负担不起一流的私立学校,但是你仍然会比以前有更多的选择。

假设你有15,000美元的储蓄账户,你的经济条件比过去好,有望支付17,000或18,000美元的学费,你可以自己出资。一些学校为低收入家庭提供优惠,所以他们有一个学费级别,一个由低到高的级别。没人,即使是左派也没人会说,“我们应该反对佩尔(Pell)助学金,因为它不能支付在哈佛上学的全部费用。”

这些工会团体会说,“亚利桑那州的这7,000美元,不足以支付本州最高端的1,5000美元学费的学校。”我会反驳说,“那好,亚利桑那州的政府学校每个孩子大约要花14,000~15,000美元,请你让全额资金跟随孩子吧。”

他们就无言以对。他们会换个角度说,“好吧,你这是从公立学校偷钱。”我会回答,“这是你真正的论点吗?这话与选择进入更多私立学校无关。”因为如果是这样,他们会支持让全部资金跟随孩子。

杨杰凯:你认为公立学校系统应该在一些方面被取消资助吗?

德安吉利斯:我认为,我们根本不应该资助学校系统,而应该资助学生个人。如果你想把你的孩子送到公立学校,这个选择应该仍然在桌面上。我不是坐在这里呼吁彻底废除学校系统。我们有很多人在使用公立学校系统。一个自然结果是,当每个家庭都有选择的时候,随着时间的推移,公立学校可能会减少。我不想控制它的发展,而是希望市场来解决问题。

我确实相信,如果法规更少,自主权更多,激励措施更多,让人做正确的事情,私营教育会表现出优势。但与此同时,我们已经看到,公立学校在应对择校竞争中正变得更好。在现有的28项研究中,有25项发现,私立学校的竞争对公立学校学生的成绩有统计学意义上的重大影响。择校如同潮水上升,会提升所有的船,就像所有其它行业一样。

给家庭选择 会使你的机构失去资金?

杨杰凯:有一些人甚至没有意识到,这些学校是根据注册学生人数来获得预算的。

德安吉利斯:对方的论点很有意思,它说,“这是从公立学校偷钱。”我的第一个反应是,首先,这钱并不属于公立学校,也不属于私立学校,而是属于家庭。例如,没人会说,允许家庭选择他们的杂货店等于从沃尔玛那里偷钱。任何人这样说都是不讲理。同样,人们说择校,让家庭择校,是从公立学校偷钱,这么说也是不讲理。

这本来就不是他们的钱,这是家庭的钱,而且家庭仍然可以选择公立学校。你凭什么认为,给家庭一个选择会使你的机构失去资金?如果你做得很好,你应该对你的产品充满信心,就不会有什么可担心的。

他们明白,很多家庭对孩子在那里学到的东西不满意。这是支持择校的一个正当理由,而不是反对公立学校。但是,对方的说法还有一个小问题,那就是亚利桑那州的这次大规模胜利只涉及州一级的资金,公立学校保留着所有的地方和联邦资金。他们保留了大约一半。试想一下,如果你因为某种原因不再去沃尔玛购物,而开始在乔氏超市购物,那么沃尔玛就可以永久保留你的一半杂货账单或资金。

对沃尔玛来说,这将是一笔好买卖。我认为,亚利桑那州的这项计划和其它择校计划,对公立学校来说也是一笔好买卖。从数学上讲,他们最终一定会有更高的人均收入和支出,因为他们扣留着那些不在那里的学生的数千美元。这是一个很好的交易。这是一个双赢的局面,同时也给了家庭一个选择。

杨杰凯:科里‧德安吉利斯,谢谢你接受本节目的采访!

德安吉利斯:谢谢你邀请我!

杨杰凯:感谢大家观看本期《美国思想领袖》节目我对科里‧德安吉利斯的采访。这是在“自由节”期间录制的。我是主持人杨杰凯。

《美国思想领袖》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思想领袖】兰德里:有责任防联邦政府越权
【思想领袖】狄龙:讽刺和现实变得不可分割(上)
【思想领袖】尤尼斯:关注行政机构的越权行为
【思想领袖】狄龙:讽刺和现实变得不可分割(下)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金正恩忧被中共黑吃黑 蓬佩奥揭秘
【全球新闻】腹泻、白肺、脑炎 第二波疫情已上路?
【秦鹏观察】《流浪地球2》被批流浪得太远
【晚间新闻】中共国务院密件泄疫亡数据机密
【财商天下】上海港航运取消率极高 中国经济恢复艰难
【新闻大家谈】病毒风暴眼找到了?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