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拿大情報局:中共干涉2019年聯邦大選

中領館官員親自出馬 祕密資助加聯邦候選人

加拿大情報局的報告說,中共政府駐多倫多領事館指示向一個網絡祕密轉移資金,干預加拿大的民主選舉。(加通社)
人氣: 2830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22年11月08日訊】(大紀元記者周行多倫多報導)來自加拿大政府內部的消息顯示,中共一直在針對加拿大進行大規模的干涉活動,其中包括祕密資助至少11名候選人,參加2019年聯邦大選。

據Global News報導,消息人士稱,加拿大安全情報局(CSIS)在1月首次提交給總理和幾位內閣成員的一系列簡報和備忘錄中,指控中共努力擴大其影響力,並籍此顛覆加拿大民主進程,報告中包含詳細案例。

其中一項主要指控是,情報局的報告說,中共政府駐多倫多領事館指示向一個網絡祕密轉移資金,該網絡由至少11名聯邦選舉候選人和許多為他們做競選工作的中共特工組成。

據稱,這些資金是通過一名安省省議員和一名聯邦選舉候選人的工作人員轉移的。消息人士稱,作為中間人的中共代理團體,轉移了約25萬元資金。

情報局在2022年的簡報中,並未說該網絡是否成功影響了2019年10月的聯邦選舉結果。

根據情報局的最新信息,中共干涉加拿大的努力,涉及通過中介向與中共有關係的候選人付款;將其代理人安插在國會議員辦公室,以影響政府政策;拉攏、賄賂前政府官員,以獲得對聯邦政府的影響力;發起激進運動,打擊中共認為對其利益構成威脅的加拿大政客。

Global News報導稱,情報局沒回答記者提出的一些細節問題,但證實它已確定中共政府對加拿大的干涉活動,包括祕密資助選舉,企圖影響其結果。

「中國共產黨……正在動用其所有國家權力,開展直接威脅我們國家安全和主權的活動。」情報局說。

加拿大迫切制定相關法律

報導稱,多倫多中領館和中共駐渥太華的官員,沒有回應加拿大情報局在該簡報中做出的相關指控。

特魯多週一對此事做出回應,指稱中共等外國政權正在與民主國家玩「侵略性遊戲」。

他在蒙特利爾對媒體說:「我們已採取重大措施加強選舉程序和系統的完整性,我們將繼續致力打擊選舉干涉,抵禦外國政府對我們民主和制度的干涉。」

研究中共滲透、干預的前情報局官員丹‧斯坦頓(Dan Stanton)表示,加拿大還沒有應對外國干涉的有效法律手段。和其他專家的觀點一致,斯坦頓認為,加拿大的間諜法仍停留在冷戰時期。

2021年4月,前國會議員趙錦榮(Kenny Chiu)提出一項私人法案,要求建立外國影響登記處,但未能成為法律。

趙錦榮說,起草該法案的保守黨議員,隨後成為中共干預聯邦選舉的打擊目標。該立法如果獲得通過,將迫使任何為中共等敵對政權工作的人,宣布他們的利益關係,從而保護加拿大的民主體制。

用錢買影響

根據情報局簡報,中共通過其統戰部精心策劃對加拿大的干預,其統戰目標包括政界人士、媒體、商界、學生和社區團體,旨在鞏固海外對中共政策的支持,並針對批評中共的人、以及被中共打壓的群體。

情報局指稱,加拿大2019年聯邦大選的幾名候選人,與來自中國的中共統戰部官員見了面。但文件沒點出這些政客的名字。

簡報指稱,中共統戰通過其駐加拿大的領事館運作,中共官員利用其代理人將資金從領事館轉入加拿大的政治系統。

該簡報提到,2014年多倫多教育局與孔子學院合作的事件。孔子學院是中共資助、倍受爭議的教育項目。美國國務院表示,許多家長、教師和學生反對孔子學院。孔子學院在中共統戰部領導下工作。

簡報稱,多倫多中領館被指向代理團體轉移了共100萬元,這些代理團體組織了支持孔子學院的示威活動。

多倫多教育委員會最後通過投票,否決了孔子學院。

針對民選官員

中共的統戰工作,還包括拉攏政客和騷擾批評者。簡報中的一項指控涉及國會2021年2月的一項決議投票,結果是認定中共政權對新疆維吾爾人犯下種族滅絕罪。

簡報稱,在國會投票後,中共情報人員對投票支持該決議的國會議員,進行了深入的背景調查。他們研究了特定、有針對性的議員的選區,了解區內有哪些行業和公司,以及這些公司是否與中國有經濟聯繫。

消息人士稱,其目的是要看看能否利用這些公司,來影響對中共不利的加拿大政客。

此外,在2021年9月的聯邦選舉投票前,一些國會議員報告說,他們認為自己成了被中共針對的目標,目的是阻擋他們勝選。

其中一位國會議員是趙錦榮。趙說,中共特工在微信和普通話媒體報導中,將他抹黑為針對亞裔的種族主義者。作為國會議員,趙錦榮支持在香港進行透明的選舉,投票贊成認定中共在新疆的行為屬於種族滅絕,並在2021年4月提出建立《外國影響註冊法》的法案。

「他們(中共)努力扼殺我的政治生涯。」趙錦榮說。

中共官員親自出馬

情報局的簡報稱,多倫多中領館的一名官員,指示2019年聯邦競選活動的工作人員,去控制和監督候選人的會議,包括阻止候選人與台灣代表會面。

此種干涉也用於民選官員。簡報提到一些例子,包括中共的祕密特工被安排在民選官員身邊,試圖控制國會議員的政策選擇。◇

責任編輯:岳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