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領袖】讓北京辦奧運 是獎勵不良行為

人氣 1379

【大紀元2022年02月17日訊】(英文大紀元資深記者Jan Jekielek採訪報導/秋生翻譯)國際奧委會的恥辱——安德魯‧布雷姆伯格大使談2022年北京奧運會和中國的人權暴行。

安德魯‧布雷姆伯格大使:「這是國際奧委會的恥辱,他們選擇在北京舉辦這些牽涉種族滅絕的比賽。」

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說:「我們不對政治上的事情進行評論。」

金錢是如何影響這一切的呢?

布雷姆伯格大使認為:「在過去二十多年裡,我們對華政策一直是獎勵不良行為。」

本期節目,我採訪了共產主義受害者紀念基金會(VOC)主席、美國前駐聯合國(日內瓦)辦事處大使安德魯·布雷姆伯格(Andrew Bremberg)。

布雷姆伯格大使:你的道德操守值多少錢?

楊傑凱:這裡是《美國思想領袖》節目,我是楊傑凱(Jan Jekielek)。

觀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請至:https://www.youlucky.biz/atl
————————-

安德魯‧布雷姆伯格大使,歡迎你做客《美國思想領袖》節目!

布雷姆伯格大使:謝謝你邀請我。

國際奧委會再次成為中共宣傳工具

楊傑凱:安德魯‧布雷姆伯格大使,我們剛剛參加了在美國國會大廈前舉行的抵制北京2022年奧運會的集會。我仍然無法相信此刻北京正在舉辦2022年奧運會,在2008年(北京夏季奧運會時)對他們提出的人權問題本應全部得到解決(卻毫無進展的情況下),而我們看到事情完全朝著相反的方向發展,國際奧委會卻第二次獎勵了他們。

布雷姆伯格大使:是啊,對於我們這些關心人權和人類尊嚴,關心奧運會的人來説,看到該組織放任自己再次成為中共的宣傳工具,會感到一種難以忍受的痛苦。我是說,這就是我們在2008年目睹的情況,正如你所說,無論從國內還是國際角度來看。

但是現在我們看到事情正在發生,而我們已不再有2008年的媒體環境。習近平的統治顯然非常殘酷,曾經有過的那種改革的外衣已經不見了。也就是說,在他的領導下中共已經回歸到了其非常極權的毛澤東思想的本源。

因此我們看到在中國西部的新疆發生了針對維吾爾族人、其他突厥少數民族以及穆斯林的種族滅絕,以及在香港實施了《國家安全法》。我的意思是,這些都是近期發生的真實而且非常明顯的變化,毋庸置疑。看到奧運會照常舉辦,這非常、非常令人擔憂。

楊傑凱:嗯,人人都想問的問題是:這怎麼可能呢?為什麼?你對此有什麼想法嗎?

布雷姆伯格大使:我認為這是領導層的失職,是多個層面的領導層的失職,最具體的是國際奧委會,他們在道義上有責任做出更好的判斷,並展示其領導力。面對這些荒唐的侵犯人權的行為,他們本應該挺身而出,有所作為,尋求其它成員國的幫助,提供建議,以便推遲,或者更改在北京的舉辦地。他們本來有很多條路可以走。

但是,除了國際奧委會之外,這也是世界大部分地區以及整個國際社會的領導層的失職。美國和我們在歐洲及世界各地的夥伴,自由世界和民主國家政府本可以採取更強有力的措施,來迫使國際奧委會做出正確的決定,但是這並沒有發生。因此,我們才走到了今天這步田地。

選擇在北京舉辦涉種族滅絕的比賽 為了錢?

楊傑凱:在北京舉辦奧運會,國際奧委會能得到什麼好處?

布雷姆伯格大使:說實話,我不知道。我認為,對他們來說,未能更改奧運會舉辦地將導致更嚴重的損失,將嚴重損害國際奧委會的品牌,損害國際奧委會的理念,這個組織,如其憲章所說,並非僅僅關注體育,對吧?

註:《奧林匹克憲章》(Olympic Charter),是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為發展奧林匹克運動而制訂的最高等級法律文件,對奧林匹克運動的組織、宗旨、原則、成員資格、機構及其各自的職權範圍和奧林匹克各種活動的基本程序等作了明確規定,也是約束所有奧林匹克活動參與者行為的最基本標準和各方進行合作的基礎。

其憲章談到人道主義、團結、人權等要素是支撐國際奧委會精神的基礎,而如今沒有人會認為他們真的會認真對待這些要素。既然現在他們選擇在北京舉辦這些牽涉種族滅絕的比賽,這將嚴重損害他們在全世界的形象。

楊傑凱:我想對這個問題發表一下評論。還有什麼比種族滅絕更大或更鮮明的紅線嗎?

布雷姆伯格大使:沒有,我當然不認為有。也許是戰爭,赤裸裸的戰爭,或對另一個國家的入侵,但很難想像其它任何一種更糟糕的,如你所說的,紅線。一個國家在可怕的侵犯人權、虐待和不良行為等方面還需要做什麼才能迫使國際奧委會這樣的國際組織做出反應?

楊傑凱:當我想到其背後的動機時,我總是想到錢,動機經常是錢。實際上,你最近發布了一份報告,談到企業與中國的交易。我當然讀過不少文章描述國際奧委會如何捲入相關組織、所有這些贊助商之間的金錢運作。那麼,金錢是如何影響這一切的呢?

布雷姆伯格大使:你知道,說到國際奧委會,我不了解。去年我剛剛回到美國,在日內瓦擔任美國駐聯合國大使之後,我剛有機會親眼看到國際奧委會和其它國際組織在中國的挑戰下如何工作或設法解決自身問題。

實際上缺乏道德勇氣和道德擔當

坦率地說,我所做的最基本的推測是,實際上其只是缺乏道德勇氣和道德擔當。這並不是說不存在金錢誘惑的可能,或者類似情形,我相信他們。我認為這很容易發生,因為我親眼見過,這是一個缺乏道德勇氣的問題,有些人沒有道義上的堅守,要麼害怕,要麼不願意為捍衛立場去做正確的事情。我一次又一次地看到過這種情況。

雖然可能存在財政方面的問題,當然,我敢肯定,國際奧委會在北京舉辦奧運會方面投入了大量成本。但我想説,你的道德操守值多少錢?或者說,你需要多少錢來維護你的組織所聲稱的要維護的團結?我的意思是,你不能為它明碼標價。

楊傑凱:在企業方面,現在已有大量的資金非常明顯地參與其中,既包括實際轉播奧運會,也包括各種贊助。實際上,您在「共產主義受難者基金會」擔任新角色,已經發表了與此相關的報告。請跟我講一講。

布雷姆伯格大使:就在今天,我們發布了新的「企業共犯記分卡」(Corporate Complicity Scorecard),這是一份新的、首次發布的此類報告。我們觀察了美國八家大公司,並檢查了它們在中國的商業活動。有人在中國做生意,其事實本身並不一定是個問題。

中共懲罰不聽話的人 而美國獎勵其不良行為

布雷姆伯格大使:我們已經看到,正如我所說,中國的勢力強大。他們已經多次選擇了他們的戰略參與方式。他們的關鍵戰略之一是,任何時候,任何人偏離或越軌,都會產生後果,對吧?

如果你的公司,或這個國際組織,開始「瞎折騰」,或開始說些什麼,就會產生後果,無論是在金融領域,還是在外交領域,或政治領域,或准入。雖然不算是戰爭,但是會有後果。他們總是要確保有一個代價。而我們從來沒有以牙還牙。

在過去的30年裡,美國的大部分政策是永遠不讓中國的不良行為承擔後果,承擔任何類型的後果。我經常說,外交政策的一個基本規則應該是,絕不獎勵不良行為。

在我看來,在過去二十多年裡,我們對華政策的核心內容之一,一直就是獎勵不良行為,出於一種虛假的希望,認為只要我們能保持對話和交談,進一步整合經濟聯繫,他們最終會靠攏過來。我認為這與我們現在看到的大部分情況恰好相反。

楊傑凱:所以它基本上是在獎勵,看到了問題,卻保持沉默。

布雷姆伯格大使:對,對,絕對是這樣。我的意思是,我們應該把問題提出來。我在聯合國工作期間曾有機會在國際領域觀察中國,饒有興致地看著他們努力利用保持中立的理念。

北京每次都失信 卻沒有人強迫其兌現承諾

他們會說不能改變政策,不能改變現狀,而他們一直在改變現狀。中國每次都未能履行他們做出的國際承諾,卻沒有人強迫他們兌現承諾,無論是對保護人權的承諾,還是1990年代香港主權交接前對英國的承諾。這些都是中共的自由選擇、決定和承諾,但是他們多次違背,多次改變。

他們正在做的是,對我們說,「是的,我們同意並相信這些事情」,但是他們的行動表明那都是謊言。眼下我們需要做出回應,是表明「不,這不可以接受的,必須承擔某種後果」,還是放過他們?

這是我以前說的,我擔心,不幸的是,在過去20年、25年的許多時間裡,美國對華政策大多是後者,我們對此視而不見。這難免讓中共覺得,「好啊!顯然,這些國家實際上並不在乎這些事情。因為如果他們在乎,他們就會以某種方式做出回應。」

因此,這是一個令人深感不安的模式,我認為,對美國來說,特別是對我們的公司來說,要弄清楚如何擺脫困境是非常困難的。但是我認為,人人都明白,眼下當務之急是開始改變我們的行為方式。

楊傑凱:我突然想到了兩個問題。有一個硅谷億萬富翁,我不想讀錯他的名字,他談到,大意是,「這不是我要優先考慮的問題。」我想知道這種情況是否很常見?

觀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請至:https://www.youlucky.biz/atl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思想領袖】布德羅:小心COVID迷失綜合症
【思想領袖】卡森:美國夢依然鮮活 但須努力
【思想領袖】中共如何操縱西方對中國的敘述
【思想領袖】中共如何讓美國自由社會變形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中美電子戰爆光 習放風連任底定?
【財商天下】危機步步升高 中國落更大陷阱
【秦鵬直播】女子穿和服拍照 警吼「尋釁滋事」
【新聞看點】美國人再訪台灣 中共「失意」軍演
【軍事熱點】美下一代驅逐艦即將走出困境 在西太平洋威懾中共
【探索時分】美國環太軍演vs中共環台軍演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