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婦女拐賣猖獗 專家分析中共扮演的角色

人氣 6297

【大紀元2022年02月04日訊】(大紀元記者李韻採訪報導)随着江蘇徐州「八孩母親」事件發酵,中國婦女拐賣問題背後更多黑幕被曝光。對此,專家分析了中共在人口拐賣問題中扮演了什麼樣的角色。

近期,徐州豐縣歡口鎮董集村「八孩母親」的悲慘遭遇引起全網關注。視頻中在一處破屋裡,這位母親在氣溫接近0度下光著腳,穿著單薄上衣,脖子上拴著一條鐵鏈。旁邊的床上髒亂不堪,地上放著「餵狗」一樣的盆。

聽新聞:

(聽更多請至「聽紀元」平台)

多個平台的網友披露,這名女子剛來時未成年,面容身材姣好。侵害她的不止董家父子三人,還有多名村官。因為她性格倔強,反抗激烈,牙齒被撬斷,舌尖被剪。早期女子喊叫,還灌藥毀掉了她的嗓子。在殘酷的折磨和凌辱下,導致她精神失常。

随後,當地官方分別以縣委宣傳部和聯合調查組的名義發布兩則通告稱,當事人楊某俠1998年6月被董父「揀」來的,同年和董某民領證結婚,不存在拐賣行為。

1月29日,有網友發出尋親信息說,這名女子與12歲時走失的四川女孩李瑩相似,李瑩的爸爸因為思女成疾已經去世了。許多網民呼籲,李瑩的媽媽做DNA比對。

面對輿論壓力,徐州豐縣警方改口稱,這名女子「身分不明」,公安機關把她的DNA錄入數據庫,未發現匹配人員等。

對此,網友紛紛表示:「本來就否認拐賣,如果DNA比對成功,不就是打自己的臉?!」「徐州當地做手腳的可能性很大,因為如果是李瑩,那輿論要失控了……」

中國政法大學國際法碩士賴建平對大紀元說,這是個典型的現代性奴,在人類已經發展到二十一世紀的文明時代還出現這樣惡劣的性奴現象,這是一個慘絕人寰、令人憤慨的滔天罪行。

他表示,按照中共自己的法律,那個董姓男子構成強姦罪。而這個事件的背後,基層政府有一桿子人犯有包庇窩藏罪行。

大陸前公安董廣平也對大紀元表示:「在中共治下,這種事件層出不窮,甚至存在了幾十年。」他所知道的,派出所基層組織很多官員都參與了這種拐賣婦女的犯罪行動。

他以「八孩母親」為例說,这名女子在當地二十多年,生了八個孩子。基層組織派出所、計生委能說不知道嗎?

分析:拐賣婦女是中共團夥作案

董廣平說,「其實這很好查,中共有大數據,找一下失蹤人口和拐賣人口的大數據對比照片,一對比DAN,很快事情都查出來了,對它來講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但是它就是不查。」

中共當局為什麼不查?董廣平表示:「拐賣婦女是一系列的團夥作案,包括一些計生人員,公安局、派出所警察、基層幹部、民政局都參與其中,它都是勾結在一起團夥做案。」

「它一直說打拐打拐,只是打了很小的一部分,因為打拐需要很多的經費。中共這些公安不會把錢花到這上面去。因為打拐要出差,要辦案,地方政府要撥款出這筆錢,所以它不願意辦這種沒有油水可撈的案子。」董廣平說。

「中共每年會抓住一兩個比較獨特的案例,或者它想宣傳的案例,或者說很容易辦的,馬上能查出來的它去辦一下。真正讓他去辦這些案子,他根本不立案、不處理。」他說,中共這種邪惡組織是極端自私的,對它有利的事情,它去做,對它不利的事,它是不會去做的。所以拐賣人口它根本就不管。

「八孩母親」同村另一女子境遇更悲慘

徐州「八孩母親」事件持續發酵之際,大陸前資深調查記者鄧飛在微博爆料,同村裡還有一名同期來的女子,也是被鐵鏈鎖著,境遇更為悲慘。

視頻顯示,這名女子趴在地上不斷搖動自己的頭。一名男子:「這20多年了都是在地上生活,衣服都不能穿,就是弄條被子裹着,很可憐的……」

鄧飛介紹,這位是大學生,長得很漂亮,皮膚也很白,會算帳。剛來的時候年齡不大,她裝傻想走,但還是沒被放走還被打。

另有豐縣網友1月30日發微博說,他老家的「村子有3個婦女是被拐賣來的。他好朋友的媽媽因為逃跑被砍掉一隻手……被拐來的婦女也大都是來自雲貴川,有的人被丈夫餵藥,有的被毆打沉默。」

(微博截圖)

董廣平說,這一系列的事情對中共政權都是打臉的事情。……說明什麼呢?窮!他找不到老婆,他就靠拐賣,買老婆,買了以後,肯定人家不願意要跑,他又想辦法折騰,用鏈子給她拴起來,不讓穿衣服,採取各種極端的措施。」

「中共說什麼富國強國,民眾還窮到這種程度,靠拐賣人口來取妻。這能說明中國富了嗎?你強了嗎?中共吹噓東升西降,這就是你的東升西降?」董廣平表示。

拐賣女人的罪惡猖獗到令人髮指

豐縣接連被曝光拐賣醜聞後,網友翻出大陸作者謝致紅和賈魯生1989一份調查報告。書中揭露,女人成為四季暢銷的「商品」,她們被人販子從雲、貴、川等販運到山東、河南、河北、江蘇等地,被剝光衣服繩索捆住手腳公開售賣。

一手交錢一手交人後,她們被那些粗野的農村漢子拉回家,忍受著難以忍受蹂躪。那些不堪忍受企圖逃跑的女人,有的被長年囚禁,有的被毒打致殘致死……

書中說,自80年代以來,拐賣女人的罪惡猖獗到令人髮指的程度,在山東與河南交界的一個熱鬧的集市上,人販子公開拍賣婦女。從十一二歲的小姑娘到六十歲的老太婆,從農家女到女研究生,只要是女人就有人賣就有人買。

書中還提到江蘇徐州,僅在1986年到1989年的3年中,近5萬名婦女被拐賣到當地。有些村的拐賣婦女,占青年婚配的三分之一。而銅山縣伊莊鄉牛樓村拐來的媳婦,占全村已婚青年婦女的三分之二。

當地官方保護這種拐賣婚姻。書中舉例,貴州女子李小蘭被拐到徐州,人販子明目張胆的將她捆綁著送往買主家。她向路過的警察求救。這名警察將她帶給自己的堂兄弟蹂躪,之後又把她賣掉,獲利1800元。

專家:拐賣女人是中共專制制度的必然產物

雖然調查報告中描述的是早年的情況,但在當今的中國,在貧困地區,拐賣婦女的情況依然嚴重。

賴建平說,「直到今天還有如此野蠻,如此荒唐的暴行,這是中共專制的造成的必然結果,是專制制度的必然產物。因為專制制度從中央到最基層到村裡邊,每一個層級所謂的黨委書記、政府,他們相當於皇帝。他們是擁有生殺予奪的全部權利,就是說他們想怎麼幹就怎麼幹,想怎麼弄就怎麼弄,它是擁有絕對的權威啊,絕對的說了算。所以它可以一手遮天。」

「特別是政府的基層政府的保護,導致這些信息閉塞、交通不便落後地區,不管你什麼人,一旦落到他們的手掌心裡面,那麼就很難逃出來的。即使沒有用鐵鏈把她們拴住,她們也很難逃跑。」

「從根本上講這是制度之禍」

近日,時評人長平回顧當年採訪報導拐賣婦女和失蹤兒童案件的經歷,2006年《南都週刊》派記者調查全國失蹤兒童,發現中國每年記錄在案的失蹤兒童數以千計,絕大多數案件警方都不予立案,甚至拒絕提供現成的監控錄像。

他說,這樣的故事反覆上演,失蹤兒童家人乃至整個家族悲痛欲絕,傾家蕩產尋子多年無果。現實更加殘酷,眾所周知,絕大多數被拐賣婦女兒童的買家,是不會被追責的。事實上,絕大多數人口販子,也沒有被追責。

賴建平說,「從根本上講這是制度之禍,如果在一個文明社會,制度能夠保障每個人的人權,算是刑罰更輕,也很難犯這種罪行。相反,如果這個制度的設計,權力的結構是專制制度,就算是很苛刻的刑罰,就算是判處這些人死刑,仍然杜絕不了。」

賴建平表示,「因為專制制度從村到最高領導人,都沒有任何約束,沒有監督制衡,他的權力大到無邊,所以他什麼事都敢做敢包庇。只有結束專制制度,讓人民擁有人權和自由,把這些黑暗的東西暴露在陽光之下,才能杜絕這些惡行暴行。」

責任編輯:林琮文#

相關新聞
3年近5萬人被拐賣到徐州 有女子比8孩母更慘
【遠見快評】鎖鏈八孩母震驚國際 6大疑問待解
汲取烏克蘭經驗 唐鳳:台灣建置備用衛星網路
中共極端防疫 多地重金懸賞舉報「不聽話者」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普京簽吞併法案 烏軍擴大戰果
【微視頻】蓬佩奧大格局令中共恐慌
【時事軍事】普京的手指離核按鈕還有多遠
【十字路口】竊選舉數據 中共煽美內亂?
【秦鵬直播】揭密:李文亮最後時刻如何度過
【神韻早期節目】神筆(2009年製作)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