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幕】中美大飛機諜戰(7)客房進賊

國安局的「待客之道」:這邊酒席宴請 那頭潛入客房入侵電腦盜祕

人氣 10715

【大紀元2022年05月31日訊】(大紀元記者蔡溶紐約報導)中共一直試圖用造出「大飛機」作為其實現了「厲害了,我的國」的標誌。新華網5月16日慶祝中國製造交付東航的首架C919飛機首飛成功,歡呼「這架飛機上凝聚的,不僅有突破創新的中國智慧,更有堅持夢想的國家意志。」然而,中國「用舉國之力」「一定要把大飛機搞上去」的背後,有著什麼樣的手段呢?

2022年5月19日,美國佛州卡納維拉爾角(Cape Canaveral),聯合發射聯盟的阿特拉斯五號(Atlas V)火箭升空,該任務是將波音的CST-100「星際航線」(Starliner)飛船送入軌道。
2022年5月19日,美國佛州卡納維拉爾角(Cape Canaveral),聯合發射聯盟的阿特拉斯五號(Atlas V)火箭升空,該任務是將波音的CST-100「星際航線」(Starliner)飛船送入軌道。(Joel Kowsky/NASA via Getty Images)

上接:

【內幕】中美「大飛機」諜戰(6)國安在蘇州賽峰合資工廠安插2名「內鬼」跨國竊取商業祕密

【內幕】中美「大飛機」諜戰(5)共諜洩戰術 用舉國之力 偷盜國外尖端技術 中共國安六局副處長:我們為國服務

【內幕】中美「大飛機」諜戰(4)國安六局副處長身分曝光 美國情報界第一次見國安運作內幕 開始拼圖

【內幕】中美「大飛機」諜戰(3)動輒數億的金字塔學習法 中共靠「一招發達」看到對手雲記錄 FBI特工笑了

【內幕】中美「大飛機」諜戰(2)FBI特工順藤摸瓜 在語言專家協助下 與中共特工「聊」上了

【內幕】落網間諜在美庭審 揭C919飛機竊密 (1)中共情報官員引渡到美國受審第一人 庭審揭開C919飛機竊密內幕

聽新聞:

powered by Sounder

(聽更多請至「聽紀元」平台)

27:酒席和客房裡的黑客

上集說到法國賽峰集團項目經理到蘇州的合資廠出差,不想江蘇國安局安插內鬼在他身邊,工廠的主管田喜夥同一名IT工程師,在他的電腦中植入惡意軟件,以便提取法國總部賽峰集團內部的商業機密和保密文件。

木馬被發現後,徐延軍的黑客行動沒有停步。徐延軍的電子日曆記錄的內容表明:國安局的第八部門(黑客入侵小組)會在外國客人離開房間的時候,對客人的電腦實施入侵,獲取祕密信息。

例如,徐延軍2014年4月20日的iCloud雲存儲顯示:「下午從火車站接李江入住金陵飯店。晚上,查榮在煙波漁港為李舉行宴會,第八部門應用技術(入侵電腦),他的手提電腦沒關機,所以,只能在硬盤上(著手)。」「提醒陶主任:專家不知道我的真實身分,我用江蘇科技協會的名義聯繫他。」

2014年12月7日:「李江到南京。晚上查榮舉行宴會,第八部門運用技術。在手提筆記本電腦上還要等段時間,有一個便攜式硬盤和兩個小型驅動器。複製整個東西需要三個小時。」

這時他們的老闆查榮,正在外面陪李江吃飯,發微信指示他們:「太慢了,快點。如果不行,用自己的電腦複製它?」

他們回老闆:「現在正複製2014年的文件夾。基本上,我們還剩下……2014年的文件夾還需要40分鐘。」「複製這些材料最快15分鐘內完成,恢復場景和文件還需要大約20分鐘。」「文件複製已完成,正在進行恢復。」「恢復現場了,我們已離開現場。」

「恢復現場」意味著這些「國安賊」清理完他們闖入的酒店房間,把它恢復到客人不會懷疑有人剛剛偷了他電腦裡的東西。

徐的其它記錄:「李博士,我們在龍翔橋地鐵站出口等你,麻煩你把電腦拿來好嗎?我們想看一下AS系列文件。」「李博士,你後天回英國。我想和你確認:高升力系統仍是9月份講座重點,這是我們的下一個合作項目,重點是E-2維修手冊和(美國軍方製造的戰鬥機)F-35彈藥艙。」

「2014年4月30日,下午陪尹俊飛遊覽老門洞。晚上,在雍福苑舉行宴會,查榮出席。在此期間,第八部門運用技術(入侵電腦)。」……

這就是他們的「待客之道」,他們對受邀前來「交流」的外國專家客人所做的事。徐延軍具體都做了記錄:誰來了,在哪裡招待。

28:美中收集外國商業信息的關鍵區別

SOSi情報研究與分析中心(CIRA)的主任、中國問題專家馬爾韋農(James Mulvenon)作證說,美國的28號總統令特別允許收集外國商業信息或商業祕密,這與中國有一個關鍵區別,美國收集的商業經濟間諜活動,提供信息給美國政府,以保護國家安全,並不向公司(例如埃克森美孚)提供信息。

換一種方式說,中共政府不想重新發明飛機引擎,他們想跳過花費數十億美元研發的階段。

他說,中共尋求最先進的技術,從幾個方面入手:第一,美國專利申請包含大量技術信息,所以通過查看任何特定領域的技術信息,一家中國公司可以學到很多美國技術的知識。這就是專利制度的權衡,為什麼許多公司實際上並未申請技術專利的原因。因為他們不希望競爭對手了解事務是如何構建的。

其次,外資技術的合資企業和外國研發實驗室,這是中國獲得信息和外國技術的另一種方式。最後,中國有數百種不同的人才計劃。

29:徐的雲記錄 打開黑匣子

中共國安局是怎麼招募特務的?2014年5月8日,徐延軍發給南航張教授一份他們機構的招聘啟事,吩咐他:「請你通知學生時不要透露我們的安全機構背景,只提及招聘啟事所寫的江蘇省科學促進會的名稱就好。」

9月19日,徐延軍請校方院長「通知合格的學生」,將簡歷發到他的江蘇省科促會郵箱,他將通知「符合條件的學生」面試要求。

當日,他通知學校的「黨委書記」,他代表國家安全部招聘學生,有下列要求:應聘學生須為「黨員」,「航空航天學院、自動化學院相關學科」,「有碩士學位的人,必須畢業於211大學或985大學」。

多年來,外界對中共國安部的內部結構、運作知之甚少,它在很大程度上是一個黑匣子。徐延軍的微信談到他的工作,確實讓人長知識。例如2016年2月,徐在與其它部門同事Vivian聊天時,談到他參與情報評估,他們有「巨額的投資,不同的方向,不同的焦點」,「我們現在對信息感到壓力很大」;Vivian說:「我還一直以為你很幸福。」

2016年6月,徐延軍進修南京航空航天大學研究生課,一名教授輔導他。在雲記錄上,有一段徐和他導師交談的錄音。他們討論起竊密工作,教授問:「私下說句實話,這簡直是侵犯版權,因為這是企圖竊取別人的祕密。」徐:「我明白。」教授:「你肯定要對自己負責。」徐:「是的。」

教授擔心會惹上麻煩:「你那天說的話,真把我嚇到了。」徐:「我知道。」教授:「為什麼不停下來?」徐:「像我們這種從事情報工作的人,壓力很大,領導要你去拿美國F-22戰機的材料,你坐在家裡是拿不到的。」教授:「你得在中國境外旅行並冒險?」徐:「沒錯。」

他們談論起國內監控等事情。徐:「一些南航的教職員工下班後的照片,我們基本都需要看。」教授:「他們與美國或英國的聯繫,發個電子郵件,你也可以看到?」徐:「能看到私人材料。」教授:「這就是為什麼中紀委有調查。」徐:「這些天來看大數據」……

此外,徐延軍與同事在海外旅行中,互相用代號稱呼:湯姆、傑瑞或山姆等。他們不僅討論商業航空技術,還涉及軍用航空技術,並使用代碼代替敏感詞,如除冰技術和美國空中加油機KC-135。

30:收買波音華裔IT經理 碰壁

在賽峰事件發生大約一年後,徐延軍聯繫上波音公司的一名華裔IT項目經理李尚(Sun Li,音譯)。

李尚在波音工作了10年,前5年負責數據備份和存檔,把工程、設計、製造等過程中產生的數據都儲存起來。後5年他在波音的IT國際部工作,負責支持波音在全球的IT人員。這時一個叫曲輝的人聯繫上他。

2015年9月17日,徐延軍以江蘇省國際科技合作協會(JAISTC)曲輝的名義致信李尚說,他通過南京大學地理科學系柯副主任的介紹,登門拜訪了李尚的父親。

他寫道:「我們致力於對外科技交流、合作。我們通過省僑辦的海外學生數據庫了解了你,認為你的信息符合中國科技的需要。目前,中國的網絡開發能力相對不成熟,我們想邀請你下次回國時進行交流。」

李尚認為同行之間的交流互動很應該,他們進行了幾次電子郵件交流,李尚說,網絡安全不是他的專長,但他願意分享一些IT和項目管理經驗。

徐延軍回覆他:「良好的IT建設和管理是網絡保護的基礎……波音公司作為一個國際性的國防企業,一定有足夠的經驗供我們參考。我認為,在你的專業領域,也有很大的交流空間。你近期有回國的打算嗎?我們可以在你方便的時候進一步討論。」

李尚後來讀這封郵件時,才意識到徐延軍可能對國防技術特別感興趣。因波音除了製造飛機外,也有國防業務,生產軍用飛機、導彈、太空飛行器等。

李尚告訴徐,他打算在2016年4月回南京看望父親兩週。2月29日,徐延軍說他聯繫了江蘇Cimer信息安全技術公司,希望聽到他分享的工作經驗。

李尚一直告訴徐,他不做網絡安全,他目前在波音只專注於IT管理。徐延軍說,「既然你認為不是很合適,我們可以暫緩交流。你可以告訴我你去中國的行程,我們安排時間見個面,看看是否有合作的空間。你把航空公司的確認函發給我,我可以幫你『解決這個問題』。」

之後,徐延軍一直竭力支付李尚的旅行費用:「老師,你這次回來的機票多少錢?我們希望繼續邀請你回來,可以幫你支付往返機票。」「國家有專項資金用於專家和人才引進,所以機票可以報銷。」「如果不嫌麻煩,把電子票發給我就行。」

5月9日,李尚抵達南京,只答應在一家酒店大堂見面聊了約15~30分鐘。此後,徐延軍不斷追問他要不要報銷機票,李尚一直迴避不做應答。徐延軍還想約見面,李尚也以「太忙」為由拒絕。

李尚出庭作證說,當時他有一種感覺,「他不是真的有興趣交流分享項目管理,他正在尋找的是我無法提供的其它東西。」

徐延軍緊咬不放,他一週後接連發微信給李說:「已經拿到財務部報銷機票的錢,不方便退回。你能否儘快把電子票發給我?我會寄給你父親,請他簽一份收據。如果拖太久會違反財務規定,而且會有一點麻煩。請理解。」李尚仍不回覆。

6月29日。徐延軍再發微信,說他一週前準備把機票報銷款送給李尚父親,但老父親說沒聽到兒子說起,希望李尚跟父親說一聲,「這樣我才能解決這個問題,我不方便總拿著這筆錢。……從我與你父親的談話來看,他可能把事情搞得太複雜了,我們之間是公開的技術交流,請不要過度解讀。」

徐還發了很多短信,李尚都沒有回覆。他覺得沒必要再花時間在這事上。

間諜專家James Michael Olson作證說,中共國安部門(MSS)非常具有侵略性,他們尋找誰擁有他們要的信息和技術,誰在那家美國機構或公司受僱。「MSS喜歡打種族牌,這意味著他們尋找中國人為目標,他們認為在美國的華人對母國還是有些忠誠、文化親和力的,說同一種語音,可能還有親戚住在中國,這給了他們影響力。」

31:FBI局長:中國正對美打一場戰爭

除了李尚,徐延軍還以江蘇省科技部副主任「張輝」的名字聯繫過另一名波音的工程師Linda Li,聯繫過一個叫梁賓(音譯)的航空公司職員,並主動提出幫助其父母「解決」在中國的房屋拆遷問題。

「欺騙,是他工作的一部分。」檢察官在結案陳詞中說,徐延軍代表中(共)國所從事的是「一項大規模、齊心協力的盜竊,偷竊來自美國和世界各地航空公司的商業機密」。

在這齣大戲中,徐在南航大學的盟友陳峰,用酒席拖延專家、暗助黑客入侵的國安上司查榮,在中航工業工作的同事、幫助徐羅列所需技術「購物清單」的科學家,以及在賽峰集團蘇州合資廠做內鬼的田喜、顧根等,各種角色一應俱全。

此案只是美國司法部在2018年宣布的中共一系列竊取美國航空技術間諜案中的一起。2019年7月,FBI局長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在參議院司法委員會稱,FBI在美國進行了多項涉及竊取美知識產權的調查,幾乎都指向中國。中國正對美打一場戰爭。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對此的回應是:「我們一不偷,二不搶,三不撒謊,完全靠智慧和汗水取得了驕人的成就。」

2021年11月5日,美國聯邦陪審團裁定徐延軍經濟間諜、商業機密盜竊等5項相關罪名成立,徐延軍恐面臨重刑。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馬上宣布,美方指控「純屬捏造」。

在徐延軍案之前,GE還不是美國「國內安全聯盟理事會」(DSAC)的成員, 現在GE已經加入DSAC。該組織是美國政府和私營企業(包括美國一些知名公司)之間的情報共享計畫。該計劃允許FBI和參與成員之間經過審查的信息雙向流通,以達到檢測和預防美國企業、經濟和國家安全面臨威脅的目的。

責任編輯:陳玟綺#

相關新聞
【內幕】落網間諜在美庭審 揭C919飛機竊密 (1)
【內幕】中美「大飛機」諜戰(2)
【內幕】中美「大飛機」諜戰(3)
【內幕】中美「大飛機」諜戰(4)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七一儀式 習無精打采 金鐘突起火
【秦鵬直播】俄逮捕中共間諜 中共偷空俄技術
【遠見快評】偷換概念 中共重定義「一國兩制」
【新聞大家談】王維洛:「無預警洩洪」藏祕密
【十字路口】五招強吞香港 中共極權入侵術
【百年真相】大將變「軍中壞人」他得罪了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