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解封?居民怨:當局同時踩油門和剎車

人氣 4932

【大紀元2022年06月07日訊】(大紀元記者寧海鐘、駱亞報導)上海宣稱6月1日開始「解封」,但當地居民反映只算半公開,上海如同手銬解除,腳鐐還在。而在北京中央發布防疫「九不准」以整治動態清零製造的亂象之後,基層官員左右為難,各式招數上陣應對。居民認為這是剎車油門同時踩,這種防疫機制必然走不下去。

核酸檢測惹民怨 居民:上海手銬解除,腳鐐還在

上海市歷經兩個月封城,當局宣布1日解封後,當地居民仍須接受常態化核酸檢測;7月1日起,民眾還得自付檢測費用增加負擔。
聽新聞:

powered by Sounder

(聽更多請至「聽紀元」平台)
目前上海市政府要求,6月6日起,解封外出的民眾需持72小時內核酸檢測證明,才能出入各種公共場所或搭乘大眾交通工具。

所謂常態化核酸檢測需要大排長龍,但未必人人都能等到做核酸。有網友發視頻說:6月5日,上海大雨滂沱,人群依然排隊等候做核酸,哪去找這麼聽話的羊?這究竟是解封了還是沒有解封?

上海奉賢陳先生6月7日對大紀元記者表示,「(上海的)核酸檢測跟原來一樣。很多場所都要求,比如你乘公交、地鐵,你沒有核酸,你就是沒有辦法。唯一區別就是原來48小時,現在改成72小時,但是你到醫院還是要48小時。所以,上海這個解封實際上還是猶抱琵琶半遮面。原來是手銬腳鐐,現在是手銬解除,腳鐐還在。」

他說,做核酸導致現在城市的經濟和社會多了一個腳鐐。官方和民間都知道核酸的危害性大於病毒的危害性,只是官員為了向上表忠誠,當政治任務。

「我有朋友已經從方艙回來,感覺就像感冒一樣,沒有什麼大不了。沒有打過疫苗。他的兒子打過疫苗的,後果也差不多,沒有很明顯的後遺症。但是遭受的歧視比生病還要痛苦。完全是在胡搞。官員也知道,得了這個病就是感冒。但是因為上面有要求,尤其是上海是習家軍控制的一個地方,所以為了表示政治忠誠,必須這樣做。大家都很痛苦,政府要拿出很多錢來搞核酸。給老百姓也造成不方便,只有少數人從核酸當中賺錢。」

民間推測高層權鬥造成困境:剎車油門同時踩

人們都在傳說中共高層權鬥造成的現狀。陳先生說:「為什麼要這樣搞?我們只能推測,這是由於國內的一種政治鬥爭、兩派鬥爭。其中一派就認為不能搞這個共存,要消滅這個病毒,我就必須這樣幹,顯示我這個皇帝的威嚴。另外一派就是覺得要搞經濟,大家要賺錢,就必須要共存,就是原來張文宏他們的(做法)。」

他說,現在看來,大家越來越體會到共存是對的。所以現在造成這樣搖擺,又不敢宣布核酸作廢,又要維持對誰的效忠,又要搞經濟,使經濟不能下滑。「就有點像又要踩剎車,又要踩油門,兩個腳同時都在往下踩,造成現在這種(困境)。沒辦法。」

對於上海當局已宣布7月1日起常態化核酸檢測下月要自費,陳先生表示,如果要掏腰包的話,老百姓基本上沒有人贊成。因為核酸檢測本來就是損害人的,哪怕不要錢,那個棉花圈有紫外線,有熒光劑,有很多東西在裡面,捅到喉嚨裡總是一種損害。不要錢也就忍了,也就每天占用一定的時間,要錢的話,老百姓肯定反對。但是老年人總是要到醫院去看病,就只能做核酸。還有買東西可以到郊區的個體商店,雖然不要求出示核酸,但不方便。

「我認為,核酸這個東西走不遠,頂多到6月底恐怕就堅持不下去了。因為你要錢,那麼就必然導致矛盾重生,導致抵抗,政府官員也覺得很頭大。」

陳先生還提到,現在對官員來說反而得到利益,防疫導致許多腐敗。

「我聽說他們小菜場裡面那些攤販,每個人都要給領導發紅包,就是行賄。希望領導高抬貴手,不要難為他們。因為他們租的小菜場的攤位是國營的,那些人希望做生意。所以他們要給具體分管菜場的經理發紅包,每個人發個三百塊、五百塊,他就眼開眼閉,表面上都有核酸,實際上也就算了。就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

他說,至於買菜老年人不出示核酸碼,管理的就當做不知道。

「有的小菜場買了一個機器,你把身分證一貼,有沒有做核酸都可以顯示出來。這個機器要九千塊錢,他就不買,他就抄每個老人的身分證號碼,有的就不抄,有的老人核酸也不做,菜場旁邊的一根線,很多人就從把那個線一拉,就從下面鑽過去,都是熟人。所以就橡皮筋一樣越來越松。」

陳先生說,當局這套辦法估計維持時間不長,到6月底就弄不下去了。除非一些要害部門,政府機關,你要去辦事,沒有核酸你進不去,還有醫院它一定要你做核酸,還有就是銀行。

中央「九不准」 上海繼續混亂

中共衛健委6月5日提出針對各地防疫亂加碼的「九不准」措施。包括不准隨意將限制出行的範圍由中、高風險地區擴大到其它地區;不准對來自低風險地區人員採取強制勸返、隔離等限制措施;不准隨意延長中高風險區及封控區的管控時間,等等。當局聲稱,在防疫方面堅決防止「簡單化」、「一刀切」和「層層加碼」等現象。

但號稱「解封」的上海仍然亂象頻現。

網傳視頻顯示,上海長樂路和陜西南路的小區居民用大喇叭公開投訴稱:他們遭到未知權力強暴和流氓式的對待,長樂路3009弄小區,及陜西南路1806、1888弄小區居民希望停止有關部門權力濫用。6月4日凌晨,他們小區再次被鐵柵欄圍上,晚上不露臉不報姓名身分的人士挨家挨戶砸門,威逼利誘、連哄帶騙欲轉移全小區居民,其恐怖程度已經影響到小區多名老年人身體健康和正常生活。

視頻中說,6月5日,街道防控辦的張譯(音)帶領幾十個人員,沒有紅頭文件,欲轉移小區陰性居民。小區居民認為居委會和湖南路街道違背了防疫政策,必須糾正,低風險區必須禁私自設圍欄,影響居民復工復產。小區陽性送去隔離,小區陽樓封閉,其它樓宇不得遭連坐制。

陳先生對大紀元表示:「我有好幾個朋友,他說他們那邊表面上說解封,實際上還是封控,硬隔離的木板、鐵絲網都沒有拆掉。進出都要掃核酸碼。越是往市中心越嚴格。

「原來說小區有十棟樓,只要有一個陽性出現,整個小區封掉,現在如果有一棟樓有陽性,就這一棟樓封,其它照出不影響。但是像市中心,像徐匯、還有虹口,他就把整個弄堂封掉。硬隔離的東西都沒有拆掉,肯德基、麥當勞沒有堂吃,只有外賣。虹口公園這個公共場所也是要排隊驗核酸才能進去。給我感覺還是一個半開放的狀態,不是全面開放。

「各個小區、各個地方都不完全一樣,有的嚴一點,就是整個樓、整個弄堂封掉,有的地方說你陽性了不要講,不要報也不要做核酸,你自己在家裡面自己隔離,把這個事情悶掉。」

對於中共衛健委出了「九不准」,陳先生說,上海基層不知聽誰的。「我是街道,我是聽區裡面的還是聽中央的?有的地方他問上面,上面說你自己解決,他就按照中央九不准,能松就松,有的地方就很極左,很嚴格,一嚴格就開始鬧,打砸搶都有。把鐵絲網都弄翻掉,有的小區還有外國人拍照就傳到網上去,搞得街道不知道如何處理好,混亂、搖擺不定、左右為難。反正動態清零吃力不討好。」

5月31日舉行的上海市疫情防控工作新聞發布會上,副市長宗明稱,毫不動搖堅持「動態清零」總方針,堅決遏制疫情擴散蔓延,云云。

陳先生說,這叫打著紅旗反紅旗,打左燈往右拐,「這個是幌子,表面上講動態清零,實際上什麼叫動態什麼叫清零?它有一百多種解釋,這必然造成混亂。」

責任編輯:方明 #

相關新聞
上海常態化核酸亂象多 當局道歉難息民怨
組圖:上海宣布解封不久 靜安區又部分封控
上海封城「悲愴慘烈」 市民籲葉財德辭職
顏丹:中共鼓吹「上海回來了」是自欺欺人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張姍姍真相 中共海外一大陣地失守
【十字路口】「打倒共產黨」 全民接力
【探索時分】俄羅斯為何如此恐懼海馬斯?
【軍事熱點】俄軍似撤離核電廠 普京拿士兵母親演戲
【新聞看點】中共或封鎖鎮壓 黑客出手強力反制
【百年真相】蓄謀還是意外?中共擊落香港客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