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看點】「墊付」背後的謊言 大額儲戶不妙

人氣 5936

【大紀元2022年07月16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今天是美東時間7月15日(星期五),亞太時間是7月16日(星期六)。

今天焦點:「墊付」謊言下的陰謀,大額儲戶不妙;西安強制斷貸升級,共振效應將現?第二季度增速0.4%,中共承認「有挑戰」;每五人有一人失業,碩士酒吧打零工。

我們今天要說說河南的安民動作——「墊付」謊言背後的陰謀,然後會繼續說說正在井噴的「爛尾樓強制停貸」。中共為什麼不解決「爛尾樓」的問題呢?真實的原因可能會讓更多人回家「洗洗睡」。

不過談正式話題前,先回應多位網友對我的關心。很多朋友看了最近兩天的節目,說我的氣色很差,問我是不是生病了等等。還有幾位朋友向我推薦食譜或者藥物,希望幫我調養身體。

因為太忙,所以我沒有一一地回覆大家,就在這裡向大家一併表示感謝了。我沒有生病,各方面都很好。大家覺得有問題,是因為《新聞看點》換了製作團隊。7月4日的節目中,我跟大家講過,我說那一天是美國的獨立日,也是《新聞看點》的一個新開始,就是這個原因。

我的新團隊夥伴們還有些不太適應,目前正處在磨合與上升期。我相信過一個階段,就會好起來的,所以請大家不要擔心。

另外我也發現了一個新平台,就是一群華人創辦的「乾淨世界」,《新聞看點》已經在這個平台開通了自己的頻道,感覺相當好。「乾淨世界」有兩個最大的好處,一個是安全可靠,不用擔心被中共網警盯上,另一個是沒有暴力色情等烏七八糟的東西,是名副其實的「乾淨世界」。所以我希望大家,能夠到乾淨世界去關注《新聞看點》。現在我們就開始正式的話題。

應該還錢成「墊付」 大額儲戶懸了

河南又出了一招「安民」,從今天(15日)開始,對5萬及5萬一下的客戶「先行墊付」。《21世紀經濟報道》報導稱,這是河南、安徽「個別村鎮銀行事件」迎來的「重要進展」。

昨天河南銀保監會和金融監管局就此發出了公告,對5萬及以下的客戶啟動了「分類墊付資金」。這部分完成後,陸續啟動「其它金額客戶墊付工作」。「墊付資金來源於地方公安機關在案件查辦過程中,查封、扣押、凍結的新財富集團部分資產處置變現所得資金」。

河南當局的這個公告做法,存在著一個新的欺騙和一個新的陰謀。但中共就敢這麼侮辱村鎮銀行儲戶的智商,就敢這麼侮辱全國百姓的智商。

咱們先說河南當局的新欺騙,就是公吿聲稱的「墊付」。墊付,指的是不相干的第三方先拿出資金來解決問題,事後再找直接責任方討債。

既然河南當局說是「墊付」,那就應該是河南銀保監會和金融監管局先拿錢賠付儲戶,然後再處理涉事的新財富集團和幾家銀行。但事實並非如此,所謂的「墊付」的錢,是警方「查封、扣押、凍結的新財富集團部分資產處置變現所得資金」。

新財富集團涉嫌偽造銀行系統,騙取儲戶資金,他們有責任退回贓款,清償儲戶損失。欠債還錢是天經地義的,怎麼就變成「墊付」了呢?騙了儲戶的錢,不就應該還錢嗎?很顯然河南當局故意偷換了概念,把還錢謊稱為「墊付」。

新財富集團早已註銷清算 警方查封凍結什麼?

再有,根據工商變更資料,河南新財富集團在今年2月10日已經註銷了。而在註銷2個月後,許昌市警方通報稱,4月19日對新財富集團「立案偵查」。

也就是說,許昌警方「立案偵查」的時候,新財富集團已經完成了註銷清算。那麼許昌警方查封的是什麼?凍結的是什麼?時光倒流了嗎?

另外,根據中共法律,警方查封、凍結資產,需要經過法院的判決生效後,才能進入處置程序。涉及重大資產的,還必須經過公開拍賣,以確保資產處置得到最大值。但我們從來沒聽說當局對新財富集團及相關嫌疑人進行審判,也沒有聽說過對新財富集團涉案資產進行過公開拍賣。中共撒謊從來不打草稿。

如果許昌警方查封、凍結了新財富集團的資產,並且進行過公開拍賣,那麼究竟查封凍結了什麼?如果曾對涉案人進行過判決,又是如何判決的?如果曾對涉案資產進行的拍賣,請問拍賣了多少錢?河南當局是不是應該把這些情況都公布出來?

河南當局分化瓦解村鎮銀行儲戶

剛才說的是河南當局的新欺騙,我們再來說河南的新陰謀。公告中表示,選擇先行「墊付」5萬及以下客戶的本金,這部分做完後,再「陸續」啟動其它金額客戶清償。

從通告中可以得知,河南當局這波操作是解決5萬及以下的客戶本金。5萬這個額度並不大,應該是村鎮銀行儲戶當中很大的一部分人群。解決這部分客戶的本金,用不了多少錢,是最容易解決的。

這個大部分人群拿到自己的錢後,很可能不再去參與維權了。中共很可能就是利用了人們的這個心理,所以要先解決5萬及以下本金的客戶,為的是孤立那個大部分「其它金額客戶」。

這明顯是河南當局分化瓦解村鎮銀行儲戶的做法,是中共的慣用伎倆「拉攏一部分,打擊另一部分」。當小額度的儲戶都走了,剩下的「其它金額客戶」,也就是額度可能比較大的那部分,中共處理起來就容易得多。

公告雖然說會「陸續」啟動其它金額客戶的清償,但會不會「啟動」,誰知道呢?即使清償,會不會如數清償呢?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大的疑問。根據中共以往處理類似問題的做法,大概率會償還一部分,然後就把整個事件往下壓,如果不服就抓打、判刑等等。

所以我認為這很可能是河南的一個新陰謀,就是要對河南村鎮銀行儲戶進行分化瓦解,以達到各個擊破的目的。在遇到問題的時候,中共一定會避免自己的利益受損,它會把一切危機都轉嫁給百姓。

大家想想,中共幾年前就要求「堵住資金流」。那麼這種情況下,呂奕怎麼可能把400億人民幣帶出國呢?他可能帶走一部分,但絕不可能是400億,這種說法根本站不住腳。那麼錢到哪去了?中國有句話,肥水不流外人田,當然是進了中共官員的腰包。

村鎮銀行搞了十幾年的「非法吸儲」,中共政府會不知道嗎?當然是有官員在背後支撐,所以村鎮銀行才可以為所欲為。這種事不只是河南有,全國各地方政府都有這樣的情況。目前的全國各地風起雲湧的「爛尾樓強制停貸」潮,又何嘗不是如此呢?而且爛尾樓與村鎮銀行的爆雷是環環相扣的。

房屋過剩嚴重 爛尾樓致銀行爆雷

為什麼村鎮銀行的爆雷與爛尾樓有關呢?昨天我們就提到了中共就是土地財政。賣房賣地是中共最大的收入來源之一。其實歐美國家也差不多,土地是一大筆資金來源。所不同的是歐美國家收房產稅,而中共靠的是土地出讓金。

土地出讓金占房款的70%左右,購房者可以一次性繳納。但是歐美國家的房產稅是每年都得繳納的,大約占房產估值的1%~3%。

從這裡其實可以看出,很多中國人是沒有繳稅的,或者只是繳納了一點,就獲得了較好的居住條件。像拆遷戶和企事業當初的分房戶,像一二線城市90年代花幾萬塊錢買的房,現在可能漲到了幾百萬、上千萬。

這些人幾乎沒有為自己的居住條件承擔多少稅負,但是卻住上了較高檔的房子。現在很多城市裡xx苑、xx新村等等,這類小區大多如此。

也就是說,在中國後買房的人,將要為所有的居民買單,是後買房的人在通過買房繳納著巨高的稅負。因為繳稅人少,而收的稅卻不能少,所以只能無限提高稅費,這就造成了房價的虛高。中共就是用這種手法來榨取百姓的血汗錢。

但是買房的人終究是有限的,遲早有一天會到頭。即使允許農村人進城,買房的人也還是有限的。能買的早就買了,不能買的終究還是買不起,這就是爛尾樓出現的原因。就是沒有人買房了,早就已經飽和了,甚至過剩都相當嚴重了,所以房地產商不敢拿地了。

雖然沒有人買房,但是中共政府內的大批公務員得發工資,城建也得搞,醫院、學校得修。那麼錢從哪來呢?於是中共就盯上了村鎮銀行等等這些企業的錢。

有了解內情的蘇州網友在「知乎」撰文表示,先是城市建設投資公司使用房產項目做抵押,從村鎮銀行等這類當地銀行貸款拿地。政府收到稅後繼續搞基建、給公務員發工資。

但是「城投」開發的房屋普遍價格高,質量卻很差。再加上大環境普遍不好,賣不出去房子,於是沒有了資金支持,一個個樓盤只能停工,也就是爛尾樓。

爛尾樓就意味著地產商還不上銀行的錢,於是村鎮銀行這類當地銀行就被逼爆了。而爛尾樓還有一個受害方,也是受害最嚴重的,就是已經繳納了房款的業主們。已經繳納了房款,卻拿不到房子,這種情況下還得每個月償還貸款,傻子也不會接受這樣的結果。所以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強制停貸」潮來了。

強制斷貸升級 或引發共振效應

截止到今天(15日)上午,據不完全統計,全國「強制停貸」的樓盤已經超過了300個,波及到至少50個城市。照這個爆炸性的速度,不知道這個週末會不會突破1,000。

昨天(14日)還發生了一起大型上訪抗議事件。西安有上千名爛尾樓受害者圍聚在陝西省銀保監局門前陳情抗議。從網絡視頻中可以看到,受害者們舉著抗議紙,高喊著「違法放貸」、「強制停貸」。

現場有大批警察在戒備維穩,期間還有公安局長協調。但是銀保監局的官員仍然有些猶豫,不敢走出大門與受害業主進行溝通,而那些上訪的業主則喊「領導不要怕,我們不打你」。

西安業主圍聚銀保監局陳情事件,大陸媒體都沒有進行報導,大陸網絡上也很難看到隻言片語。顯然當局也怕這樣的情況在全國出現「跟風」效應,擔心局面失控。

一位網名叫「小鎮做題家」的武漢29歲女受害者發文表示,集體強制停貸已經是最後的辦法了。只寄希望這樣能給有關部門施壓,讓房子能蓋下去。她說「實在不行,房子我不要了,你收走就收走吧!起碼,我還能為自己的生活留住最後一分體面」。

文中表示,失去信用是很嚴重的事,這不需要法律專家來科普,誰都明白這是巨大的風險。這意味著「你會變成『老賴』,會上徵信,不僅僅是坐不了飛機,做不成生意,還要影響你的女子,你一輩子都會打上這個標籤」。

「小鎮做題家」把這些後果都已經想到了,但是已經無所謂了。如果房子被銀行收回了,爛尾樓誰要啊,只能低價抵押,根本不夠還錢。差銀行的錢,銀行依然會繼續通過強制執行的方式搞定,比如每個月從工資帳戶上扣除。「可是,又有什麼所謂呢——生活都沒了,還要徵信幹啥?」

一位大陸資深金融業人士表示,房地產危機愈演愈烈,從全局來看沒有贏家。一些買期房的人收不了樓,甚至可能永遠收不了樓;地產供應商收不到帳款,這會層層傳導下去;債券投資者和不少信託投資人、理財投資人將血本無歸,「強制停貸」將越演越烈。

相應而來的是地方政府的土地出讓金收入減少,稅收也流失了一大塊;地產企業爆雷、躺平,隊伍會排很長,很多地產及相關行業的人員將大面積失業,內循環將消費無力。各類問題疊加,「共振效應」可能性越來越大。

「共振效應」,指的是當一種物理系統在特定頻率下,比其它頻率以更大的振幅做振動的情形。也就是說,在共振頻率下,很小的周期驅動力就可以產生巨大的振動。

這位大陸金融人士沒有說明出現「共振效應」的結果是什麼。我們舉個簡單例子,很多人都玩過搭積木。如果所搭的每一塊積木都輕微顫動,會是什麼情況?一定會顫動的幅度越來越大,當完全失去了穩定性與平衡,那麼搭建的積木就會轟然倒塌。

那位金融人士說的「各類問題疊加」,他指的一定是中共的「各類問題疊加」。也就是說,他很可能是在預言,中共政權將在「共振效應」中垮台。

對這樣的結果,中共內部應該是有預見的。但是中共現在卻無力改變這個事實,因為中共真的沒錢了,經濟一塌糊塗,甚至是出現了崩潰。

二季度增0.4% 中共承認「有挑戰」

今天(15日),中共國家統計局公布了第二季度的經濟增速,同比增長0.4%。這個增長速度大幅度低於第一季度,也是2020年第一季度以來的最低增速,比市場預期的還要低。

中共國統局也承認,外部不穩定不確定的因素增加,特別是國內需求收縮、供給衝擊、預期轉弱三重壓力都存在,「實現全年經濟增長預期目標有挑戰」。

我們都知道中共向來是報喜不報憂,但是現在中共國統局說實現全面經濟目標「有挑戰」,這是很不尋常的。其實,所謂的「有挑戰」,如果換成通俗直接一點的說法,就是不可能完成5.5%的目標。

早前就有分析,儘管6月的經濟活動可能有所回升,中國經濟增速仍將創下2年多來的最低增速。路透社的調查顯示,第二季度的GDP增速可能只有1%,全年的增速是4%。

現在看來,路透社預估的1%還是估計過高了,第二季度已經出現了崩潰。那麼可想而知,全年的增速也好不到哪裡。大陸「界面新聞」引述經濟學者的分析指出,如果要實現全面5.5%的增長目標,那就意味著下半年的增速必須是8.1%。這個可能嗎?

新加坡星展銀行高級經濟學家周納森(音譯)表示,最糟糕的衰退期可能已經過去了,「但下半年的復甦不太可能太強」。消費疲軟仍然是最艱鉅的挑戰,停工導致的減薪和招工減少,造成了勞動力市場緊張。

《華爾街日報》引述一些經濟學家表示,即使有某種程度上的復甦,但「今年也有可能成為中國低增長的一年」。文章表示,失業率居高不下,房地產市場不景氣;隨著西方經濟轉入低速檔位,中國的出口可能還會減弱。

每五人有一人失業 碩士酒吧打零工

6月份的官方數據表明,未來的經濟發展道路「相當崎嶇」。雖然中共解除了防疫禁令後,出口有所反彈。但進口大幅放緩,表明國內需求不振。

有知情人透露,中共內部對6月份的預期都比較大,希望能挽回一些頹勢,但實際預期都落空了。進口總量預期是4%,實際僅僅是1%;固定資產投資預期是7%,實際只有6.1%;工業產值預期是4.1%,實際只是3.9%;社會零售總額預期是5.5%,實際只有3.1%。

社會零售額,這是家庭支出的主要指標。雖然出現了增長3.1%,但是5月份是連續第三個月下降,下降了6.7%。也就是說,6月份的消費增長比以往還低很多。

北京一家進口手工服飾店的老闆鄭景榮表示,疫情爆發前,她一個月通常能賣到150到200件服飾。但是今年5月,她只賣出了20件。鄭景榮對《紐約時報》表示,常客都不再光顧了,人們普遍都不願出門,疫情之下「一年不如一年」。

鄭景榮介紹,遇到困難的也不只有她的店。她有15年歷史的鼓樓店舖所在街區以前有300多家商店,曾經像是迷宮一樣的街巷,滿是小吃攤、咖啡館和酒吧,但是有20%的生意已經或者正在倒閉。

有網友講了一個真實的事。他的朋友去年底去上海開了一家咖啡甜點店,店不大,生意不錯,夫妻倆都滿懷希望。但是今年被封了3個月,每月租金虧損5萬,沒有收入,寵物貓也死在了店裡。上個月回來前,找網友藉了6,000塊錢。去車站接他們,肉眼可見的憔悴,眼裡的光沒有了。上車後嚎啕大哭,半輩子積蓄沒了,更可怕的是,對未來沒有了期許和希望。

前不久,北京清華大學教授鄭毓煌也提到了企業和個體工商戶倒閉的情況。他在視頻中提到一篇文章中的統計數字,截至6月底,全國倒閉的企業共有46萬家,註銷的個體工商戶有310萬。4月份,全國企業清算同比飆升超過23%。

鄭毓煌說,「2022年上半年已經過去,疫情圍困之下諸多企業停擺。這一年實體經濟非常地艱難,大量企業倒閉。」這段視頻目前已經被當局刪除了,但是他的這段話卻在網絡上被瘋傳。

46萬家企業倒閉、310萬個體工商戶倒閉,這僅僅是今年上半年的數字。在中國整體大環境都很糟糕的情況,企業倒閉潮早就出現了。

企業倒閉自然會帶來大量的失去人群,不過官方通報的6月份的失業率比5月份下降了0.4個百分點,是5.5%。我們無需再質疑中共通報的數字了,它公開的數字都是經過美化的。可是即使經過美化,年輕族群的失業率也創下了新高。

16~24歲這部分勞動力族群,失業率高達19.3%,比5月份又增加了近0.9個百分點。也就是說,這部分人群「幾乎每五個人就有一個失業」。

還有人記得安信證券首席分析師高善文在2018年那個火爆金融圈的演講嗎?他當時有一段話。他表示中國現在到了一個「十分關鍵的分界點」,如果中美關係處理不好,那麼「三十歲以下的年輕人這輩子就可以洗洗睡了」。

現在的美中關係什麼樣,大家都十分清楚了。但我這裡不談美中關係,咱們只說中國年輕人的現狀,他們的確看不到什麼希望。現在不僅很難找工作,即便是找到工作,時薪也非常低,即使是經濟發達的廣東省,學生工時薪也只有5、6塊錢。

大家看看現在這個狀況,是不是到了年輕人「洗洗睡」的狀況?也許有人認為是,但這只是高善文說的第四個年頭,而他說的是往後的幾十年。

德國《新蘇黎世報》採訪到一位北漂的25歲女孩Amanda。Amanda在南京大學完成了外語本科學業,然後到北京攻讀碩士研究生。但是畢業後卻找不到專業對口的工作,只能在一家酒吧裡打零工。

Amanda表示很多中國的年輕人都與她有相似的境遇,「擁有高學歷,有不少人還有留學經歷,掌握多種外語,但是卻找不到一個符合自己學歷和專業的工作崗位。」

文章分析指出,對中共政府來說,年輕人失業率居高,意味著社會不穩定因素。「沒有工作、沒有發展前景的年輕人可能會走上街頭,發洩自己內心的憤懣」。這樣的情況可能會造成社會動盪,「在最糟糕的情況下,甚至撼動中共的政治體制」。
************************
歡迎大家到優樂客會員區了解更多。我們的會員網站網址是http://muyangshow.com,還有一個是http://youlucky.biz。

以上就是今天的節目內容。如果您喜歡《新聞看點》,請別忘記點讚並訂閱。也希望您在視頻下方留言,與我們進行互動。更希望您能夠幫我們把這個頻道轉發出去,讓更多有緣人接觸到我們。感謝您的收看,也感謝您的支持和幫助,再會。

《新聞看點》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新聞看點】超生兒被官方「調劑」不知去向
【新聞看點】中國三大城「最糟糕」病毒均現蹤
【新聞看點】安倍遇難3大疑點 凶嫌背後鬼影?
【新聞看點】央視總結過去十年 傳習獲重要支持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習近平露面 普京「公投」開票
【秦鵬直播】習近平露面 世行估中國GDP低於3%
【財商天下】亞洲醞釀金融風暴 中共成功擠泡沫?
【新聞大家談】現四大致命跡象 中共將瓦解?
【馬克時空】俄民眾反徵兵抗議延燒 普京會用核武嗎?
【傳統音樂】神韻樂團三團 週末音樂會(美東時間 10月1日 晚間8點)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