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科學家:武毒所對立百病毒進行最危險研究

2020年4月17日,位於中國武漢市的武漢病毒研究所P4實驗室。(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人氣: 113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2年08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Omid Ghoreishi報導/李平編譯)美國西雅圖醫學家史蒂芬‧奎伊(Steven Quay)在8月3日的參議院聽證會上證實,他的研究證實武漢病毒研究所(WIV)一直在進行立百(Nipah,又稱尼帕)病毒的生物合成研究。

奎伊表示,立百病毒比SARS2病毒(導致COVID-19疫情的病毒)更微小,傳播力更弱,但致死率高達60%以上,致死率是SARS2病毒的60倍,是最致命病毒之一。他說,武毒所的研究是他碰到的最危險的研究。

武毒所的危險研究

奎伊證實,武毒所立百病毒生物合成研究,是在該所生物安全級別最高的4級生物安全實驗室內進行。他表示,武毒所的這項研究是他知道的最危險的研究。

奎伊在《大紀元時報》採訪中表示,國際生物研究協議明確禁止對立百和伊波拉等部分致命病毒進行生物合成研究。生物合成研究是創建或重新設計生物實體和系統,如旨在加強病源體傳播性或致命性的生物功能增強性研究。

「這就是在把立百病毒拆開,然後再重新優化組裝起來。這實際上是違反生物武器條約的。」他說,一旦這種被進行了功能增進後的立百病毒爆發感染,那麼,現在的COVID-19病毒疫情,「看起來輕鬆得像是在公園裡散步」。

人體標本有立百病毒

2019年3月,加拿大溫尼伯國家微生物實驗室(NML)應武毒所要求,向對方發送了立百病毒和伊波拉病毒樣本,當時經手負責人是在加國微生物實驗室供職、獲得主管首肯的華裔病毒學家邱香果。

當年7月,邱香果和同在實驗室供職的丈夫程克定,在實驗室工作期間,被加拿大騎警突襲,隨後被解僱,但突襲和解僱原因一直未對外披露。

奎伊透露,他的研究發現,上傳至國際數據庫的中國早期COVID-19染疫患者數據顯示,在人體標本中發現了立百病毒和和金銀花基因等「20種意想不到的污染物」。人體標本中出現這些物質,有可能是武毒所內其它研究交叉污染導致。

他還透露,武毒所後來發表研究論文及武毒所所方聲明,對立百病毒以外的19種污染物進行了澄清,承認對金銀花基因或馬基因進行了研究,證實了他們對武毒所過去2年實驗中的發現。但截至目前,對立百病毒出現的原因,武毒所沒有任何論文說明或解釋。

奎伊還表示,他的研究發現的立百病毒毒株,和加國微生物實驗室向武毒所發送的毒株不同。

加拿大科學家擔憂

加國微生物實驗室給武毒所發送過立百病毒和伊波拉病毒這類致命病毒,令加拿大科學家擔心。

加拿大新唐人電視台總裁、曾領導加拿大SARS疫苗開發項目的王紹九認為,加國微生物實驗室給其它實驗室發送病毒進行這種研究,令人不安。武毒所可用加拿大病毒樣本,進行不同毒株生物合成對比研究。

加拿大國家研究委員會(NRCC)已退休病毒研究員馬西(Bernard Massie)表示,根據目前生物科技,實驗室都能獨立構建病毒序列,但更費力,因此直接拿到病毒分離物比每次自己建一個更快捷。在向武毒所發送病毒這個問題上,如果是他,肯定會三思而後行。

截至本文發稿時,加國微生物實驗室主管部門、加拿大公共衛生管理局(PHAC)對大紀元的採訪要求仍未回應。

追問事件真相

加拿大國會已公布的加國微生物實驗室內部文件顯示,在被問到武毒所為何向加國微生物實驗室要求發送病毒時,加國微生物實驗室一名主管回答說,一直以來,向加國微生物實驗室索取病毒、比向美國實驗室索取病毒更容易,附近其它實驗室又沒能力發送這類病毒樣本。

去年3月一次國會委員會上,被問到為何允許向武毒所發送立百和伊波拉病這種致命病毒樣本時,加國微生物實驗室代理科研總幹事波利金(Guillaume Poliquin)說,是在收到武毒所承諾不會做功能增強性研究保證後,他們才發送了病毒樣本。

邱香果被解僱前,曾多次前往武毒所,幫助武毒所培訓4級生物安全實驗室研究人員。邱還與中共軍方研究人員(中共軍事研究員陳薇等)合作發表論文。

2019年7月騎警調查期間,邱與丈夫及他們所帶的中國學生,一起被帶離了實驗室。去年1月,實驗室聽取加拿大安全情報局的建議,將2人解僱。

特魯多政府一直以隱私和國家安全為由,拒絕公布邱與丈夫被解僱細節和真正原因。反對黨和媒體一直試圖查清此事的細節,例如他們被調查的具體原因,他們的行為是否對加拿大國家安全造成了損害。

責任編輯:文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