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科学家:武毒所对立百病毒进行最危险研究

2020年4月17日,位于中国武汉市的武汉病毒研究所P4实验室。(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人气: 113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2年08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Omid Ghoreishi报导/李平编译)美国西雅图医学家史蒂芬‧奎伊(Steven Quay)在8月3日的参议院听证会上证实,他的研究证实武汉病毒研究所(WIV)一直在进行立百(Nipah,又称尼帕)病毒的生物合成研究。

奎伊表示,立百病毒比SARS2病毒(导致COVID-19疫情的病毒)更微小,传播力更弱,但致死率高达60%以上,致死率是SARS2病毒的60倍,是最致命病毒之一。他说,武毒所的研究是他碰到的最危险的研究。

武毒所的危险研究

奎伊证实,武毒所立百病毒生物合成研究,是在该所生物安全级别最高的4级生物安全实验室内进行。他表示,武毒所的这项研究是他知道的最危险的研究。

奎伊在《大纪元时报》采访中表示,国际生物研究协议明确禁止对立百和伊波拉等部分致命病毒进行生物合成研究。生物合成研究是创建或重新设计生物实体和系统,如旨在加强病源体传播性或致命性的生物功能增强性研究。

“这就是在把立百病毒拆开,然后再重新优化组装起来。这实际上是违反生物武器条约的。”他说,一旦这种被进行了功能增进后的立百病毒爆发感染,那么,现在的COVID-19病毒疫情,“看起来轻松得像是在公园里散步”。

人体标本有立百病毒

2019年3月,加拿大温尼伯国家微生物实验室(NML)应武毒所要求,向对方发送了立百病毒和伊波拉病毒样本,当时经手负责人是在加国微生物实验室供职、获得主管首肯的华裔病毒学家邱香果。

当年7月,邱香果和同在实验室供职的丈夫程克定,在实验室工作期间,被加拿大骑警突袭,随后被解雇,但突袭和解雇原因一直未对外披露。

奎伊透露,他的研究发现,上传至国际数据库的中国早期COVID-19染疫患者数据显示,在人体标本中发现了立百病毒和和金银花基因等“20种意想不到的污染物”。人体标本中出现这些物质,有可能是武毒所内其它研究交叉污染导致。

他还透露,武毒所后来发表研究论文及武毒所所方声明,对立百病毒以外的19种污染物进行了澄清,承认对金银花基因或马基因进行了研究,证实了他们对武毒所过去2年实验中的发现。但截至目前,对立百病毒出现的原因,武毒所没有任何论文说明或解释。

奎伊还表示,他的研究发现的立百病毒毒株,和加国微生物实验室向武毒所发送的毒株不同。

加拿大科学家担忧

加国微生物实验室给武毒所发送过立百病毒和伊波拉病毒这类致命病毒,令加拿大科学家担心。

加拿大新唐人电视台总裁、曾领导加拿大SARS疫苗开发项目的王绍九认为,加国微生物实验室给其它实验室发送病毒进行这种研究,令人不安。武毒所可用加拿大病毒样本,进行不同毒株生物合成对比研究。

加拿大国家研究委员会(NRCC)已退休病毒研究员马西(Bernard Massie)表示,根据目前生物科技,实验室都能独立构建病毒序列,但更费力,因此直接拿到病毒分离物比每次自己建一个更快捷。在向武毒所发送病毒这个问题上,如果是他,肯定会三思而后行。

截至本文发稿时,加国微生物实验室主管部门、加拿大公共卫生管理局(PHAC)对大纪元的采访要求仍未回应。

追问事件真相

加拿大国会已公布的加国微生物实验室内部文件显示,在被问到武毒所为何向加国微生物实验室要求发送病毒时,加国微生物实验室一名主管回答说,一直以来,向加国微生物实验室索取病毒、比向美国实验室索取病毒更容易,附近其它实验室又没能力发送这类病毒样本。

去年3月一次国会委员会上,被问到为何允许向武毒所发送立百和伊波拉病这种致命病毒样本时,加国微生物实验室代理科研总干事波利金(Guillaume Poliquin)说,是在收到武毒所承诺不会做功能增强性研究保证后,他们才发送了病毒样本。

邱香果被解雇前,曾多次前往武毒所,帮助武毒所培训4级生物安全实验室研究人员。邱还与中共军方研究人员(中共军事研究员陈薇等)合作发表论文。

2019年7月骑警调查期间,邱与丈夫及他们所带的中国学生,一起被带离了实验室。去年1月,实验室听取加拿大安全情报局的建议,将2人解雇。

特鲁多政府一直以隐私和国家安全为由,拒绝公布邱与丈夫被解雇细节和真正原因。反对党和媒体一直试图查清此事的细节,例如他们被调查的具体原因,他们的行为是否对加拿大国家安全造成了损害。

责任编辑:文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