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市議會禁單獨禁閉議案 遭獄警強烈反對

懲教局、獄警工會和市議會「常識黨團」反對該議案 直言通過將失去懲治工具

人氣 97

【大紀元2022年09月29日訊】(大紀元記者杜國輝紐約報導)9月28日,紐約市議會就取消監獄內懲罰性禁閉室議案(Intro 549)舉行聽證會,市懲教局長莫林納(Louis Molina)等官員和獄警、警長工會出席作證,對該議案表示強烈反對,獄警警長工會主席費拉歐洛(Patrick Ferraiuolo)直斥該議案是覺醒(woke)文化的產物,市議會如通過將會後悔。

在聽證會開始前,獄警工會和市議會「常識黨團」(Common Sense Caucus)的成員數十人在市政廳臺階上集會,反對該議案。由於集會晚開始了20分鐘,導致與支持該議案的集會撞車,雙方互嗆,在市政廳前發生多起辯論,場面相當火爆。

市公益維護人威廉姆斯(Jumaane Williams)到集會現場支持該議案,之後又到獄警人群內交談。有獄警當面指責他和其他立法者辜負了獄警。

市議長歐德思(Adrienne Adams)在聽證的開場白裡表示,該議案的唯一目的是要保證監獄的安全,不僅要保證被監禁者的安全,也要保證監獄管理者的安全。而「獨立禁閉室」(solitary confinement)不能保證被監禁者的安全。

支持該議案的人士表示,禁閉室導致被監禁者精神創傷、引致多起自殺。8月31日,被監禁在雷克島監獄的40歲囚犯割破自己的脖子,流血過多而不治身亡。

到場作證的懲教局長莫林納展示了多個視頻,顯示在雷克島監獄發生的被監禁者襲擊、侵犯獄警的事件。莫林納介紹,被關禁閉的人通常是違反了監獄規定的人。特別是發生暴力事件後,施暴者首先會被逮捕,然後被關入禁閉室5小時,讓事件參與者冷靜下來。之後會被關禁閉室5天,等待對發生事件的聽證。

共識與分歧

市議長歐德思和公益維護人威廉姆斯都表示,希望確認與反對該議案者的共識:監獄安全、暴力事件要有人承擔責任,尋求解決監獄問題的有效方法。莫林納沒有表示異議。但威廉姆斯說,分歧在於如何定義禁閉室、禁閉室是否對降低暴力有效果、是否會對被監禁者造成創傷。

議案發起人、市議會司法委員會主席利華娜(Carlina Rivera)問關禁閉是否每天23小時都被關在一個狹小的單獨空間裡?莫林納說,紐約市懲教局,特別是雷克島監獄沒有那種禁閉室,現在關禁閉每天有14個小時可以離開禁閉室,還有遊戲機、電話可以與他人互動。

莫林納說:「關禁閉的人必須經過醫務人員的鑑定,確定符合健康要求才行」,「問題的關鍵是,這些關禁閉的人情緒不穩,如果不單獨居住(禁閉)可能會對監獄內的其他人造成傷害。」

根據亞當斯的2022財年政府報告,懲教局在2022年中從監獄內搜繳武器5,000件,監獄內的銳器割傷和捅傷事件比2021年增加近1倍。獄中被他人嚴重致傷的人數增加45%。從2022年初至今,已經有1,100起攻擊監獄管理人員的事件。2022年1月至今,已經有600名監獄管理人員因工作環境惡劣而辭職或退休。從2019年至今已經有3,500名監獄管理人員辭職或退休。

獄警工會主席:禁閉是罪犯要承擔的後果

獄警工會主席博西奧(Benny Boscio)說,紐約市犯罪數量猛增,這種趨勢也反映到雷克島監獄。但是人們不能生活在一個犯了罪不用承擔後果的城市。36名市議員贊助的這個議案要終止禁閉室,但紐約沒有那種禁閉室。關禁閉的人還可以跟其他幾十人在一個監室裡,並可以享受許多項的服務。

博西奧說,前局長在過去的3年中沒能找到足夠的人手,加上市議會削減懲教局的預算,導致現在人手不夠,管理人員工作量超負荷。

「看看我身後的照片,我們的女性獄警、管理人員不斷被騷擾、暴力襲擊」,「如果囚犯繼續割傷、捅傷、打傷我們的獄警或其它囚禁者,我們能怎麼辦?」博西奧說。

被性侵女獄警:議長歐德思,獄警的女兒為什麼不再支持獄警?

獄警工會副主席威廉姆斯(Keisha Williams)說,2016年她就曾被囚犯性侵。一名囚犯強制觸摸了她的胸部,她立即感到羞恥、被侮辱。「我忍不住想,為什麼發生在我身上,為什麼是我?」之後她經常做噩夢,而性侵者第二天就被釋放了,甚至沒有正式的指控。她卻不得不忍受事後的惡果。

「懲罰性分離(禁閉)對保護所有工作人員和被捕者的安全非常重要,如果沒有這個工具,監獄裡的暴力和性侵行為不會消失。」威廉姆斯說。

威廉姆斯說,去年,歐德思曾幫助發起立法,把性侵、騷擾獄警列入違法行為,但這次歐德思站到另外一邊。

「歐德思,獄警的女兒這次不再支持我們,這太讓人憤怒了!」威廉姆斯說。

歐德思:希望懲教局服務所有人

歐德思說,2021年,紐約州通過了限制長期使用禁閉室的法律,紐約市監獄管理委員會也認識到改革的需要,懲教局也在做出改變。

「我們有這樣一個機會,向服務所有人:工作在監獄的人和家庭及被關在那裡的人和家庭的方向努力」,「隨著2027年關閉雷克島的時間的到來,終止那些無法保證人們健康和安全、傷害恢復及嚴重威脅(罪犯)重新進入社會的做法非常重要。」歐德思說。

華裔獄警:去年被襲擊 沒有安全感

懲教局的華裔李警官在9月28日的集會上發言。(杜國輝/大紀元)

在懲教局工作近5年的華裔警官Brian Lee說,2021年1月7日他被囚犯襲擊。「我臉上被拳打,後背被踢」,「(現在)我擔心還會發生」。

「我們只想有個安全的工作環境」,「如果取消禁閉,不論是獄警還是非暴力的囚犯,沒有人會感到安全。」李警官說。

警長工會主席:市議會總有一天會承認自己錯了

懲教局警長工會主席費拉歐洛(Patrick Ferraiuolo)說,自己在懲教局工作40年,看過太多的事情。他相信現在的局長和市長亞當斯。局長正實施一些新措施,把違反規定的囚犯每天關幾個小時,給他們提供一些服務項目,包括復健、娛樂等等。

但現在市議會要的更多,而且市議會不會聽獄警的,因爲「市議會他們是一群覺醒者(woke),他們糊塗了。」費拉歐洛說。

「但是你猜怎樣? 總有一天,他們會承認他們錯了。你們要保護站在我身後的男人和女人,因為他們是最好的,他們唯一想要的就是養家、安全回家。」費拉歐洛最後說。◇

責任編輯:李悅

相關新聞
雷克島更危險 獄警和囚犯家屬齊抗議
雷克島監獄問題惡化 市府束手無策
市長對雷克島監獄採緊急行動
如何解決紐約監獄危機 專家辯論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抗議嚇壞中南海?清華稱政策要變
【全球新聞】上海逮捕抗議者 民眾大喊「放人」
【新聞大家談】上海現坦克人 抗議潮席捲中國
【環球直擊】清華大學抗議清零 蔡英文辭黨主席
【中國禁聞】抗議四起 上海人高喊「共產黨下台」
【神韻早期節目】春來早(2013年製作)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