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鑫宇案一天一個說法 謎團越滾越大

人氣 11789

【大紀元2023年01月30日訊】(大紀元記者方曉、洪寧報導)隨著胡鑫宇案更多細節曝光,謎團卻越滾越大,真相撲朔迷離。陸媒提出的一個疑點是「為什麼一天一個說法?」警方1月29日通報稱,胡鑫宇的遺體在學校附近的樹林中被發現;媒體30日的說法是,遺體是在儲糧倉庫發現的。而不明身分人員阻攔胡鑫宇的家屬上山看其遺體,並稱是接到命令封鎖道路,任何人不准上山。

胡鑫宇兩名親屬欲上山看其遺體 被阻攔

1月29日,江西省上饒市公安局通報稱,在上繞鉛山縣河口鎮金雞山區域樹林中發現胡鑫宇「縊吊屍體」並確認死者係已失蹤106天的高中生胡鑫宇。胡鑫宇的家屬要求屍檢。

《華商報》30日報導,29日,記者趕到鉛山縣。在前往金雞山的小路上,記者遇到了胡鑫宇的兩位親屬,他們表示,想上山看看發現胡鑫宇的地方到底是在哪裡。「學校後山不知道被多少人搜了多少次」,「好蹊蹺」。

對於胡鑫宇屍體被發現的地點在學校後山,胡鑫宇的親屬一直重複說著「不可思議」。然而,在前往學校後山的三岔路口,他們遭到了不明身分人員的阻攔,那些不明身分人員稱是接到命令對道路進行封鎖,任何人不准上山。

自媒體「銀哥聊社會」30日的文章表示,這樣引起社會公眾關注的案子,官方應該主動公布發現過程,發現時的狀態,發現的詳細位置。如果是遮遮掩掩,還阻止家屬查看,只能增加不信任。

文章還質疑,金雞山這個地點如果有人上吊死亡,搜救犬和警方還有民眾應該一天就能找到的,怎麼會找了100多天沒有找到?真是離奇的失蹤,屍體又離奇出現。這明顯就不是第一案發現場,是後期有人把屍體搬運過來製造假象。

胡鑫宇家人在現場看到遺體? 其母親在哪裡看到兒子遺體?

據紅星新聞報導,1月30日上午,記者在胡鑫宇的外婆家見到了胡鑫宇的母親李女士。李女士回憶說,1月28日晚上,家人告訴她有緊急的事情要去河口鎮處理,但並沒有告訴她具體是什麼事。

報導說,29日早晨,李女士接到家人的電話,告訴她胡鑫宇找到了,在一個儲糧倉庫裡,用鞋帶「上吊」著,家人去現場看了遺體。

李女士稱,她看到孩子時,遺體已經腐壞,幾乎是「骸骨」,頭顱形狀勉強能看出是鑫宇。身上只穿著一件外套,看起來前後是反著穿的。

有其他家屬稱,發現遺體的附近,他們反覆找過不止一兩次,但倉庫裡面沒有進去過。

上述報導與《華商報》的報導迥異,也未說明共有幾名胡鑫宇的「家人」去現場看了遺體以及「家人」與胡鑫宇的具體關係,亦未說明李女士是在哪裡看到胡鑫宇的遺體的。

「紅星新聞」稱,查閱衛星地圖發現,在致遠中學南側有一片倉庫建築物。1月30日上午,在現場實地航拍發現,有幾個大型倉庫,看見警方疑似在側邊一個小倉庫出入,但不能確定是否為事發地。

屍檢完成 未公布結果

據陸媒報導,29日下午,胡鑫宇的家屬在鉛山縣殯儀館放鞭炮為其送行。有關部門人員對胡鑫宇衣物進行檢查,衣物破舊,口袋內發現10元現金。現場一官方人士稱,已完成屍檢。

鉛山縣當地居民回憶發現胡鑫宇遺體的現場,「衣服爛了,人體組織有腐化」。在殯儀館的官方人士表示,遺體已不是原來的樣貌。

30日,「華聲在線」報導,關於胡鑫宇案,隨著案件細節曝光,越來越多的疑點縈繞在大眾心中。

第一,為什麼一天一個說法?昨天說在樹林,今天說在倉庫。

第二,一個中學生為什麼能進得了看管相對嚴格的糧倉?據財新網報導,進入糧倉需要申請審批。

大量網民質疑,三個多月的地毯式搜尋,為什麼遺漏了這個不算太遠的山頭倉庫?地毯式搜尋到底是如何定義的?糧倉是否沒有攝像頭?為何沒有巡邏人員,導致三個月的時間一點發現也沒有?

校方不允許學生在外面談胡鑫宇事件

華龍網-新重慶客戶端報導,1月30日一早,記者來到鉛山縣城,實地探訪胡鑫宇生前所在學校(上饒致遠中學)。早上7點,陸陸續續有學生走進校門。學校門前有警車值守。在距離校門不遠處,牆上還貼著此前尋找胡鑫宇的尋人啟事,已經發黃斑駁。

在校門口,被問及此事時,多名學生不願多說,僅稱,「學校不允許學生在外面閒聊此事,不能接受採訪。」不過有學生表示,胡鑫宇事件發生後,他們多次目睹警察在校園內抽化糞池和拉網式排查,印象深刻,但對結局十分驚訝。有學生表示,目前學校已經增設了多個攝像頭,並在學校圍牆上加裝了防刺網。

另外,該媒體記者現場航拍的圖片顯示,胡鑫宇生前就讀的學校和其屍體被發現的金雞山確實很近,只有一牆之隔。而目前,去金雞山的路已經被封了。

律師:背後有重大黑幕

自胡鑫宇失蹤以來,他的下落一直牽動人心。雖然官方聲稱找到其遺體,但諸多的謎團等待破解。

福建省資深律師趙明(化名)1月30日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現在中國到處都有監控,學校周圍都有監控,當局說破不了案,他不相信當局的說法。

他認為,胡鑫宇的家屬沒有發聲的渠道,估計當局把家屬看得很緊。「過年前,重慶有位游律師去胡鑫宇家裡了。過了一段時間,游律師發出了公開視頻,說他退出這個案件。」

「他(游律師)公開表示退出了,可見當局為了逼退律師使了多大的壓力,這是可以想像的。由此可以很容易地推斷出來,胡鑫宇的家屬承受了多麼大的壓力,這些壓力能讓他們閉嘴。但到目前為止,家屬還能發出聲音來,但這個發聲渠道被當局控制得很嚴。」

趙明說:「胡鑫宇的遺體、DNA檢測、屍檢、錄音筆等等,這些要想造假太容易了。我們是不相信官方的一套說辭的。官方系統性地造假,基本程序都是錯的,怎麼還能相信它呢?」

趙明認為,首先官方處理案件的程序錯了,怎麼可能得出一個正確的結論。應該首先回到基本的程序上,信息得公開,家屬能自由地聘請律師,媒體能夠自由地進入各種相關場合去採訪報導。沒有這些基本的程序,談不上基本真相。

他說,當局害怕真相曝光,背後肯定有比較重大的黑幕。警方通報的胡鑫宇死亡現場,是布置出來的,怎麼能布置出來?這本身就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需要調動很多資源,還要把沿途的所有監控都黑掉,誰能指揮得了這些人幹這些事呢?誰能做到這些?這些問題思考一下就很清楚了。在當局的嚴厲控制下,想挖到背後黑幕是很難的,但是案件細節逐步曝光的過程,對民眾醒悟也能起到很好的啟發作用。

責任編輯:林琮文#

相關新聞
南方醫科大教師因救人上課遲到被罰 又被停診
深圳一學區房 每平米從14萬跌到只剩4萬
傳江西文昌橋一天16人跳河 分析:民生艱難
斯坦福博士被錄用為安徽鄉鎮公務員 引熱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