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哈馬斯襲擊致中東暴力常態化

人氣 418

【大紀元2023年10月17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Anders Corr撰文/信宇編譯)隨著巴勒斯坦恐怖組織哈馬斯(Hamas)對以色列發動了史無前例的襲擊,作為回應,以色列總理本雅明‧內塔尼亞胡(Benjamin Netanyahu)對哈馬斯施以空襲和正式宣戰,這是全球極端暴力常態化的最新體現。

事實上這個世界早已遠非太平。俄羅斯對烏克蘭發動戰爭。中共對日本、印度、菲律賓和越南施以暴力威脅。朝鮮威脅對美國和韓國發動核戰爭。委內瑞拉針對我國南部邊境實施難民武器化。秘魯計劃建立中共海軍基地。古巴計劃充當橋頭堡成為中共監聽站的東道國。據《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本月初報導,伊朗已經證實支持哈馬斯和另一個恐怖組織真主黨(Hezbollah)對以色列的最新突然襲擊

《華爾街日報》的這篇題為「伊朗在數週內協助策劃針對以色列的襲擊」(Iran Helped Plot Attack on Israel Over Several Weeks)的報導透露:「據哈馬斯和另一個伊朗支持的激進組織真主黨的高級成員稱,伊朗安全官員幫助策劃了哈馬斯週六對以色列的突然襲擊,並在上週一貝魯特(Beirut)的一次會議上為這次襲擊開了綠燈。」

報導指出:「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的軍官們自8月份以來一直與哈馬斯合作策劃海陸空入侵行動,這是自1973年贖罪日戰爭(Yom Kippur War)以來針對以色列領土的最嚴重侵犯。」

伊朗與哈馬斯的牽連現在已經得到證實,理應受到國際社會強烈譴責。參與襲擊的恐怖組織成員立即承認伊朗涉嫌參與,其卑鄙凶殘和厚顏無恥令人難以捉摸,更加令人髮指。他們對人命的漠視,對在音樂節上和平慶祝的廣大無辜生命的漠視,是無法用言語形容的。

現在,放眼世界,軍國主義、軍事威脅和武裝暴力在伊朗、中共勢力、俄羅斯和朝鮮等多方烘托之下已經司空見慣。儘管如此,以色列遭受的最新暴行仍然令世人瞠目結舌。這種種族主義的暴力正常化和針對西方社會(包括以色列)的仇恨預示著未來世界的不安,尤其現在正步入一個高超音速核導彈、基因改造病毒和軍事人工智能的時代。對於種種軍事衝突,上述這些邪惡國家,乃至美國、歐洲和所有七國集團(G7)國家都有責任。因為自從上世紀冷戰結束,這些邪惡勢力就開始威脅全球安全,然而國際社會卻沒有及時地制止他們的種族仇恨和暴力行為。

不幸的是,在當前的軍事漩渦中,除了種族主義之外,還有一種可怕的模式。所有最惡劣的敵對勢力都與中共存在聯繫。哈馬斯得到了伊朗的支持,而伊朗則得到了中共或明或暗的支持。這與阿富汗的塔利班相似,巴基斯坦情報和安全人員在戰爭期間支持了塔利班。與此類似,巴基斯坦政府也得到了中共政權的大力支持。

可以說,中共是一個更大規模的恐怖組織,儘管美國和歐洲的大型企業都在中國賺了很多錢,這些企業然後為西方社會提供了大量競選捐款,以至於我們的政客也對這個巨大威脅相對保持沉默。中共經常支持世界各地的恐怖主義,包括國家恐怖主義,以破壞國際社會現有政治體制的穩定,從而通過政治影響行動和債務陷阱外交達到自己的政治目的。

中共黨魁習近平很可能在俄羅斯進攻烏克蘭之前就公開支持俄方。就在俄羅斯進攻烏克蘭之前和入侵克里米亞之後,習近平與普京在北京舉行會晤,雙方達成了一項重要的天然氣協議,從而使莫斯科免於因下一次計劃進攻基輔而受到經濟制裁。朝鮮的核計劃亦得到了中共的大力支持。中共是委內瑞拉在國際上最有力的支持者之一。針對哈馬斯對以色列的最新襲擊,中共政權不是譴責,而是呼籲「兩國解決方案」,這是對哈馬斯暴力的大肆放縱,也是美國盟友以色列的巨大損失。

在此次襲擊之後,正如歷史上以前的歷次襲擊一樣,巴勒斯坦人很可能會失去對其土地和自由的更多控制。如果伊朗操縱哈馬斯或向他們提供武器——對於這一點我們完全有理由相信——那麼,這是一個極其險惡的戰略,如果任由雙方鬥爭升級,巴勒斯坦人肯定會首當其衝地遭到報復。

最近哈馬斯對以色列的襲擊已經造成1000多名以色列人死亡。如果哈馬斯過去的襲擊和以色列的反應能夠說明問題,那麼數以萬計的巴勒斯坦人將可能因此喪生。

中共及其在世界各地的盟友不斷煽動當地人的不滿情緒,以增加美國和西方盟友的不穩定性。

本來以色列和沙特阿拉伯即將簽署一項和平協議,該協議很可能包括改善巴勒斯坦人的生活,甚至包括增加沙特的石油開採量,從而降低美國的天然氣價格。如果一切順利的話,該協議將成為大中東地區的巨大勝利。然而至少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這次襲擊將毫無疑問影響這個外交進展。

美國、以色列和西方盟國必須想方設法削弱哈馬斯、伊朗、中共勢力以及其它邪惡實體的力量,使其無法將破壞性的獨裁意識形態強加給世界各地的無辜者。不幸的是,當他們的暴力行為變得正常化時,美國和其它七國集團國家就會轉而將其視為平庸之舉。這只會讓德裔美籍政治哲學家漢娜‧阿倫特(Hannah Arendt)所說的「邪惡」(evil)思潮在我們以前相對和平的國際體系中進一步蔓延,從而危及未來的整個世界。

作者簡介:

安德斯‧科爾(Anders Corr),2001年獲頒耶魯大學的政治學學士及碩士學位,2008年榮獲哈佛大學的政府管理學博士學位。他是《政治風險雜誌》(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出版人,科爾分析公司(Corr Analytics Inc.)總裁,其研究領域廣涉北美、歐洲和亞洲等地。他的最新著作是《權力的集中:制度化、等級制和霸權主義》(The Concentration of Power: Institutionalization, Hierarchy, and Hegemony,2021)和《大國大戰略:南海的新遊戲》(Great Powers, Grand Strategies: the New Game in the South China Sea,2018)等。

原文:The Normalization of Violence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立場。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盧比奧:應取消哈馬斯支持者的美國簽證
以巴戰爭或升級 拜登:哈馬斯必須被消滅
哈馬斯地道如迷宮 專家析以色列破解招數
【名家專欄】哈馬斯發動戰爭的7大原因
紀元商城
每日更新:旅行健身都可派上 WONHOX 亞馬遜5折優惠
Apple AirPods Pro無線耳機 USB-C充電 2倍主動降噪
這種杯子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個被捕
這些亞馬遜好物 讓你生活品質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