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真相】一份祕令 處決一個政治局常委

人氣 3342

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百年真相》。

中共史上,發生過一起離奇殺人案:沒有經過公安局偵查,沒有經過檢察院起訴,也沒有經過法院判決,一個政治局常委僅下一道手令,就把另一個前政治局常委處決了。

這是怎麼回事?

今天,我們根據《黨史縱橫》2008年第10期上的文章《鉤沉:1969年康生簽署的一份祕密處決令》等資料,和大家說說這件往事。

祕密處決令

1969年11月的一天,中共公安部的幾名官員神色匆匆地來到上海市公安局。當時,上海市公安局處於「市公檢法軍管會」的領導下,公安部官員向該局的軍代表出示了一份祕密文件:康生親筆簽名的處決命令。

康生那時是中共排名第五的政治局常委,地位僅次於毛澤東、林彪、周恩來、陳伯達,他也是「文革」期間毛澤東清洗政敵最重要的「政治打手」。康生簽署的處決令,針對的是被關押了18年、已經78歲高齡的盧福坦

上海市公安局負責人很疑惑:為什麼要特意處決一個風燭殘年的老人?但是,命令上康生的親筆簽名不容置疑,他們不敢怠慢,立刻安排布置。公安部官員還提出一個特別要求:在處死「犯人」前,希望採用封嘴的辦法,不讓他說話。

上海市公安局方面感覺為難,因為盧福坦年事已高,體弱不堪,沒有反抗能力,應該不會生出很大的麻煩來,如果對這樣的老人動粗,似乎不大合適。可是,他們又不敢違抗上級的命令。最後,他們採取一個折中辦法,以吃飯為名,「請」犯人「喝酒」,把他灌醉之後再槍決。於是,盧福坦在酒足飯飽、迷迷糊糊之際,被軍警一槍斃命。

盧福坦是誰?

盧福坦是什麼背景呢?他1890年生於山東泰安,早年在山東淄川縣魯大公司當過工人;1926年,經中共創始人之一的王盡美介紹,加入中共。之後,盧福坦任過中共青島市委書記、山東省委書記、順直省委書記、河北省委書記、河南省委書記、上海總工會委員長、中華全國總工會黨團書記等。當時的中共是蘇共領導下的共產國際一個支部。中共高官的任免,路線、方針、政策的制定,全都是蘇共說了算。

1928年6月,中共第六次全國代表大會在莫斯科舉行。蘇共總書記斯大林認為,中共第一、第二任中央總書記陳獨秀、瞿秋白,都是知識分子出身,都靠不住;領導中國革命,必須依靠工人階級,要大力提拔工人出身的幹部進入高層。

所以中共六大上,工人出身的向忠發,成為政治局主席,兼政治局常委會主席;工人出身的盧福坦,成為政治局候補委員。1931年1月召開的六屆四中全會上,盧福坦「當選」中共政治局委員;同年9月,因為向忠發被捕叛變,政治局急需改選,盧福坦因此成為政治局常委。

不過,到1933年1月,事情發生戲劇性的變化。盧福坦在上海租界被捕,得知他是中共要員後,租界巡捕把他遞解到上海警察局關押。為了保命,盧福坦也很快「叛變」。此後,他搖身一變,歷任國民黨中統局徐州特區行動股股長、上海區情報股股長、南京區行動股長、贛州調統室指導員等。

康生為何起殺心?

有這些經歷的盧福坦,為什麼幾十年後讓康生動了殺機呢?

康生是山東諸城人,1925年加入中共。1930年2月18日,他的同鄉、共產主義思想在中囯的早期傳播者、國民黨二大中央候補委員王樂平遇刺身亡。這一事件引發在上海的山東籍各界人士的不滿。

在上海公學就讀的牟宜之和在上海搞地下工作的康生,與其他山東人一起,走上街頭示威,抗議暗殺王樂平。結果,兩人都被警察拘捕。牟宜之是國民黨元老丁惟汾的外甥,經丁惟汾擔保,當天就被放出來了。出來後,牟宜之請求丁惟汾保他的好友康生出獄。丁惟汾從中斡旋,康生被關押10天後,也獲釋出獄。但出獄前,獄方肯定要他履行一個「認罪、悔過、自首」之類的手續。這類材料在上海市警察局的檔案中,應該可以查到。而這,就和盧福坦有關了。

盧福坦成為中統特工後,在中統工作18年,可能看過康生被捕後具體情況的相關材料。1949年中共奪權後,盧福坦沒有去台灣,而是躲藏在西南地區。1951年5月24日,他在昆明被逮捕,後被押解到上海祕密關押。盧福坦在交代材料中,提到了30年代康生叛變的事。當時,華東軍政委員會主席饒漱石看了盧福坦的材料後,向毛澤東作了匯報,毛聽完沒有答覆。

1960年代,公安部長謝富治奉命到上海市公安局,調閱饒漱石當年看到的盧福坦交代材料的原件,並做了記錄。對此,康生並不知情,他甚至不知道盧福坦還活著。1966年「文革」爆發後,康生成為毛澤東最信任的人之一,被任命為中央文革小組顧問,因為1940年代毛發動延安整風運動時,康生就是毛整人最得力的助手。1966年8月召開的八屆十一中全會上,康生被增補為中共政治局常委。

1967年1月,毛發動在全國範圍內奪走資派權力的鬥爭。康生和中央文革小組副組長江青,充當了奪權急先鋒,他們最重要的手段之一,就是抓「叛徒」。

而就在康生、江青在全國上下抓「叛徒」、搞得熱火朝天時,1968年,台灣情報機構拋出一份關於康生被捕叛變的資料。這份資料通過香港,傳到北京,被當時的紅衛兵頭目蒯大富獲悉,蒯大富立即上報了江青和康生。

康生看到資料後大吃一驚,這是他第一次知道盧福坦交代了他30年代「叛變」之事。此事一旦被「坐實」,他可能就小命難保了。這樣,盧福坦成了康生的心頭大患。

康生下毒手

當時,康生死死拽住兩個人:一是毛澤東,二是毛的妻子江青。毛想整誰,康生都不遺餘力;甚至毛還沒有開口,康生就主動惴摩他心意,獻計獻策,深得毛的歡心。

而江青30年代在上海被抓捕後也「叛變」過,這是江青最大的心病之一。康生了解江青的醜事,但他不說破,因為他要加以利用。

當蒯大富將得到的材料報給江青和康生後,康生立即向江青表示,他從來沒有被捕過,還說:「如果我被捕了,我就成為烈士了,也活不到今天。」江青心虛,不想「節外生枝」,所以也替康生說話。

康生在靠緊毛澤東、江青這兩棵大樹後,就開始想辦法除掉盧福坦。他是分管政法工作的政治局常委,於是他找公安部長謝富治,問:像盧福坦這樣的叛徒,為什麼從50年代一直留到今天?謝富治知道康生是毛澤東、江青身邊的大紅人。對康生的暗示,他不便反對,就說,要處決盧福坦,只要有康生的親筆簽字,就可立即執行。隨後,謝富治讓手下官員草擬一份處決命令,請康生簽字。康生果然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1969年11月,盧福坦被滅口。謝富治深知,槍決一個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不是小事,是要擔責任的。當時,康生是他的頂頭上司,有康生簽名,這個責任主要就由康生承擔了。拿到康生簽名的處決令後,謝富治留了個心眼,偷偷留了一份影印件。

「文革」結束後,「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案」被審查,同時,已死亡的康生、謝富治也被審查。謝富治保留的康生簽名影印件,被中紀委副書記王鶴壽等人看到,有人準備據此定康生為叛徒。

但由於盧福坦已死,許多檔案在「文革」中被銷毀,有關人員大都下落不明或死亡,海外書刊材料也無法查證,康生的「叛徒」問題最終沒有結論。但從他下令祕密處死盧福坦的反常做法看,或許,他真的是一個叛徒。

好了,今天的節目就到這兒了,謝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期再見。

歡迎訂閱乾淨世界頻道:https://www.ganjing.com/channel/1f702725eeg3uz4eAgKxHgadC1kh0c
歡迎訂閱YouTube頻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J0WwxWijk8NemAqLtqj4Sw
訂閱Telegram群組:https://t.me/bainianzhenxiang

百年真相》節目組製作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百年真相】新版中國地圖 牽出賣國大案
【百年真相】如何成超級騙子?恆大發家內幕
【百年真相】多出兩名乘客?桂林離奇空難
【百年真相】為何都好色?中共馬列專家祕聞
紀元商城
每日更新:Gucci 飄香 折扣高達5折
Apple AirPods Pro無線耳機 USB-C充電 2倍主動降噪
這種杯子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個被捕
這些亞馬遜好物 讓你生活品質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