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正寬:習近平與中共 誰在利用誰?

人氣 4376

【大紀元2023年02月17日訊】2023年2月8日,日本中央公論新社出版了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的回憶錄,書中收錄了安倍生前大約36個小時的受訪內容,包括安倍跟一些外國元首們的對話。其中,安倍特別提到了他所了解的習近平鮮為人知的一面,引發國際媒體廣泛關注。

安倍提到,早些年間他和習近平談話的時候,習似乎是在複述準備好的稿子。然而,到了2018年,也就是習的第二個任期內時,習就變得更有自信了,開始脫稿講話了。安倍認為,這是習近平「權威愈加強盛的象徵」。

誠然,2017年年底中共十九大前,習已經與江澤民、曾慶紅完成了一筆重大的「政治交易」,習的打虎不再往上走,不抓江、曾,而江、曾則「承諾」擁護習做「一尊」。自以為成為了「核心」的習確實是自信滿滿,在王滬寧的「輔佐」下都敢於跟美國掰手腕了——2018年年初,習在江派常委韓正、王滬寧等人的慫恿下跟美國打起了貿易戰。

安倍還回憶,習近平曾說,如果自己在美國出生,就不會加入美國共產黨,而是會加入民主黨或共和黨。這一點頗令外界驚詫。

習並不相信中共 只是在利用中共保權?

安倍認為,習近平「不是因為思想信條加入了中國共產黨,而是為了掌握政治權力才加入共產黨」。換句話講,習並不相信共產黨,只是在利用這個黨,保自己手中的權力。因此,安倍認為習是一個強烈的「現實主義者」。

安培的觀察是犀利的,習近平的確是在利用中共保自己手中的權力。這一點,相信絕大多數的中共官員也都是這個想法。在共產黨的體制下,要想獲得權力、撈得好處,那往往只有加入中共,才能實現。

其實,習近平也是從基層中共幹部一步步在這個體制內爬上來的,他又何嘗不知道共產主義是怎麼回事。而且,習或許比大多數的中共官員更清楚中共體制的殘酷。這一點,從習近平的成長經歷中可以找到一些線索。

在習9歲那年,其父習仲勳因小說《劉志丹》惹怒了中共當局,被打成了「習仲勳反黨集團」頭目。隨後又陸續被扣上「陰謀家」「反革命分子」等大帽子,被中共整了足足有16年,期間還被造反派打聾了一隻耳朵。

文革伊始,年僅13歲的習近平隨便說了幾句反對文革的話,結果,習就被中共打成了「現行反革命分子」,被關押在了中央黨校的院子裡。

當時中央黨校召開批判6個「走資派」的大會,前5個都是成年人,只有習一個人是個未成年的孩子,他們都被迫戴著鐵製的高帽子。年少的習近平不堪重壓,只好用兩隻手托著鐵帽子。

習的母親齊心就坐在台下。當台上喊「打倒習近平」時,齊心被迫也要舉手喊口號,打倒自己的兒子。批鬥會結束後,近在咫尺的母子卻不能團聚。

一天晚上下著大雨,習近平趁看守不注意,跳出窗戶逃回了家,這可把母親齊心給嚇壞了,問他怎麼回來了?

「媽媽,我餓。」習哆哆嗦嗦地說。

習想讓媽媽給弄點吃的,然後,進房間把淋濕的衣服換下來。然而,習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媽媽不但沒有給他做飯吃,反而背著他,冒著大雨向領導舉報去了。

飢腸轆轆的習感到悲傷、無助,當著姐姐安安和弟弟遠平的面痛哭了起來,然後又絕望地跑進了雨夜……

共產黨員們普遍的雙重性格

在中共發動的一次次運動中,經歷了一個個恐怖整肅的中共黨員們,絕大多數都養成了雙重性格。

在正式的場合,他們都會由「黨性」來主導自己,「與黨中央保持一致」,違心地去讚頌中共的「偉光正」。當他們高喊「打倒右派」時,自己的父親很可能就是被誘殺的知識分子;當他們聲討「六四暴徒」時,他們的孩子很可能就是為民主而失去生命的一員;當他們公開表態支持江澤民鎮壓法輪功時,自己的家人、親戚或許就是法輪大法的修煉者與受益者。

俗話說,「可憐天下父母心」,當年習近平的母親在台下隨著眾人高喊「打倒習近平」的時候,內心又何嘗不是在滴血?

而在私下裡,黨員們「人性」的一面也會表露出來,那時的他們同樣有著父親的慈祥、兒子的孝順、朋友的義氣、同窗的情懷。

因此,習在與安倍會面的時候,在私下場合中講出自己對共產黨的真實看法,這無疑是習近平「人性」一面的真實流露。

其實,在當今的中國社會,無論是基層的中共黨員,還是中南海的高階權貴們,有哪個是真心信仰共產黨的呢?還不是在利用著共產黨的這張皮,為自己和家族攫取利益嗎?

當年蘇共解體前,蘇聯的上層和特權階層早就不相信什麼共產主義,只不過是利用其形式搞「合法」腐敗,享受各種特供、特殊服務、裙帶關係、貪污、腐敗、淫亂,只要支持共產主義、不公開反黨,體制內人員就會享有種種特權。同時,蘇共在民間不斷發動宣傳機器對民眾進行洗腦,培養基層的犬儒主義。

前蘇聯老黨員、眼科醫生費奧多羅夫指出,蘇聯共產黨在國內形成了一種新的邪教,並規定了人們的行為準則:對上級奉若神明、卑躬屈膝,對同級憎惡猜忌,對下級命令施壓。

如今的中共,比起蘇共解體前的腐敗糜爛,可以說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紅朝氣數盡:習近平與中共 到底誰在利用誰?

那麼,習近平與中共的真實關係是什麼呢?表面上看,是習近平在利用中共,為自己保權;而實質上,中共又何嘗不是在利用習近平為自己續命呢?

2013年在習上台之初,就有學者發博文列舉出了「歷代王朝滅亡前十大徵兆」:一、官民對立,社會動盪。二、思想混亂,人心浮動。三、加強社會各方控制。四、亂加稅收,橫徵暴斂。五、亂發紙幣,貨幣貶值。六、上層醉生夢死,下層苦不堪言。七、體質僵化,不思進變。八、中下層失去上升空間。九、軍隊腐敗,士氣低迷。十、粉飾太平,歌功頌德。

當時,民眾就普遍認為,中共滅亡的徵兆全都齊了,甚至比歷朝滅亡前的十大徵兆還要多。因此,習近平當年接手的已經是一個垂死之黨。

因此,自打習上台以來,無時無刻不為保中共政權的命而費心勞神,無論是以反腐敗為基調的「打虎運動」,還是在沸騰的民怨中的言論管控、暴力維穩,其本質都是為了讓中共政權能夠苟延殘喘,以保其不至於丟掉手中的權力。

因此,從這個角度上來說,習近平對於中共來說,無疑是一根救命稻草。

其實,《九評共產黨》早就揭示過,中共是一個邪教,其背後是撒旦邪靈。因此,中共的歷任黨魁,一般說來都只是被中共利用的工具。「能生存下來的領導人不是能操縱黨的,而是摸透了黨的,順著黨的邪勁兒走,能給黨加持能量,能幫助黨渡過危機的。難怪共產黨員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就是不能與黨鬥,都是黨的馴服工具,最高境界也就是互相利用。」

什麼樣的人才能達到與中共相互利用的「最高境界」呢?筆者以為,就是那些徹底放棄人性的、只剩下邪惡「黨性」的人渣敗類才能做到。

江澤民、曾慶紅都足夠邪惡,所以他們都能與中共相互利用,各取所需。就拿對法輪功的迫害來說,江澤民不喜歡法輪功,因為他容不下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在中國的廣受歡迎,而共產黨同樣懼怕「真、善、忍」,因為中共的本質是「假、惡、鬥」。

就這樣,江澤民的邪惡妒嫉與中共的魔鬼邪靈相互利用,發起了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

因此,世人看到的就是江澤民可以公開鼓吹「悶聲發大財」,敢於出賣一百多萬平方公里的國土給俄羅斯,甚至連修佛的人都敢殺——下令大規模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

相比之下,習近平曾講過這樣一句話:「頭上三尺有神明,一定要有敬畏之心。」從中可以看出,習的內心仍存有一份對天地神靈的敬畏。只是一旦鑽入中共這部絞肉機,便騎虎難下,儘管習也知道中共在世界上早已臭不可聞,他其實根本不以中共為榮,可因無法放下手中的權力,無奈之中選擇保黨、保權。

歷史的經驗與教訓:不要變成共產黨的人質與替死鬼

回顧歷史,前蘇共總書記葉利欽在蘇共解體前就已經退黨,他在促成蘇共垮台、推動俄羅斯民主與市場經濟上扮演了極為重要的角色。

葉利欽曾勸過對共產黨仍抱有一絲幻想的時任蘇共黨魁戈爾巴喬夫:「離開他們吧。你是總統;你看清楚這個黨是怎麼一回事了,事實上,你是人質,是替死鬼。」

戈爾巴喬夫有些遲疑,但對自己的助理切爾尼亞耶夫說:「你難道認為我不懂嗎?我明白。但是我不能讓這隻髒狗掙脫繩索,否則,整架機器都將反對我。」

1991年8月24,戈爾巴喬夫捨棄了最後一絲對共產黨的紅色戀結,邁出了關鍵的一步,他宣布辭去蘇共總書記的職務;5天後,全俄掀起了一場去共化運動。

戈爾巴喬夫在反思歷史時說到:「共產主義是不可能實現的口號。」

2011年8月,英國《衛報》在蘇聯解體20周年之際,獨家專訪了戈爾巴喬夫。當記者問到他最遺憾的事情時,戈爾巴喬夫毫不猶豫地說:「應該早點離開共產黨。」

對共產黨的留戀與痴迷,差點讓戈爾巴喬夫丟掉性命、並成為像斯大林一樣的歷史罪人。如果戈爾巴喬夫再晚一步覺醒的話,其下場或許就會像羅馬尼亞共產黨總書記齊奧塞斯庫一樣,被亂槍打死,並永遠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如今,中共治下的中國大陸危機四伏,經濟持續惡化,失業潮不斷蔓延,疫情洶洶,「黑天鵝」事件愈發頻繁,民眾抗爭中共暴政的浪潮一浪高過一浪。

中共氣數已盡,解體指日可待。對於中共當權者來說,保權還是保命,就像魚與熊掌一樣,不可兼得。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G20峰會 習近平透露的十九大常委信息
部署六中全會 習近平聯盟擊破分裂傳言
習近平先發制人 3大案堵3常委嘴(完整版)
【內幕】習近平的「核心」之戰(1)
紀元商城
每日更新:經典和舒適 Clarks帶你邁進春天
Apple AirPods Pro無線耳機 USB-C充電 2倍主動降噪
這種杯子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個被捕
這些亞馬遜好物 讓你生活品質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