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中共在非洲爭奪影響力

人氣 472

【大紀元2024年01月27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Michael Wilkerson撰文/原泉編譯)過去十年的大部分時間,我都在非洲工作,在那兒共產中國的帝國主義跡象隨處可見。

我經營的投資公司主要由美國和加拿大投資者出資,在商業交易和融資交易中會與中共支持的實體交鋒。中共政府通過補貼貸款和大量現金在交易中占據優勢。他們的協議往往與政治結果掛鉤。

非洲已經成為中共作為一個新殖民帝國主義國家的全球野心的中心舞台。可以說,至少在後殖民時代,沒有哪個國家比中共在非洲大陸的影響力更大,無論是好的還是壞的方面。

相反,美國完全搞錯了方向,將這個陣地拱手相讓,專注於少量的捐款和被誤導的慈善事業,而不是以市場融資、商業投資和實用教育為主導,對抗中共的意識形態和金融衝擊。

自20世紀60年代和70年代的非殖民化和獨立運動以來,共產中國一直參與非洲事務。中共是坦桑尼亞革命政府的主要軍事武器供應者,並支持津巴布韋的獨裁者羅伯特‧穆加貝(Robert Mugabe),以及莫桑比克信奉馬列主義的解放陣線黨。中共是剛果民主共和國獨裁統者約瑟夫‧卡比拉(Joseph Kabila)的主要支持者,卡比拉對剛果進行了長達20年的無能且腐敗的統治(剛果民主共和國仍然是一個無法控制且衝突一觸即發的地區)。

中共對非洲的干涉最終從煽動革命轉向投資關鍵基礎設施,並向政府和商業部門提供貸款。共產中國在非洲大部分地區的商業和金融市場無處不在,達到了司空見慣和新殖民主義模式的地步。過去15年,中共對非洲投資超過3,000億美元,中非貿易額每年接近2,000億美元。

如今,估計有一百多萬中國人在非洲為一萬多家中國公司工作。相比之下,在非洲工作的數千名美國人中,大多數受僱於政府或非政府組織,而非商業企業。這對非洲和美國來說都是令人遺憾的損失。

同時,中共還增加了在非洲大陸的軍事和安全存在。如今,中共在多個非洲國家部署了數千名軍隊和軍事人員。中國私營保安公司建立了一整套行業,保護中國商人和要人,在發生動亂時,他們可以充當準軍事角色。

中共在非洲的投資是一把雙刃劍。可以肯定的是,非洲迫切需要關鍵基礎設施,在這方面,中共一直走在發展的前沿。更好的公路和鐵路、更可靠的電力以及負擔得起的移動電話為許多人帶來了好處。

然而,中共的投資背負著高昂的隱性成本,這類投資不但沒有促進非洲的獨立,反而增加了債務,這有可能使非洲國家重新陷入殖民從屬狀態。大型項目創造的數以百萬計的就業機會是從中國輸入的勞動力填補的,而不是當地的非洲人。其結果是,許多國家的國內失業率持續高於50%。農產品和其它大宗商品出口到中國,而不是幫助減少非洲大陸持續存在的糧食不安全問題。

中共在非洲的投資是帝國主義行為。中共尋求以優惠價格確保關鍵工業、農業商品的可靠供應鏈,並為中國的失業工人提供就業機會。就像在中國開採用於工業生產的銅、煤和鈷等大宗商品一樣,中共在非洲的投資也是採挖性的。更糟糕的是,中國的製成品出口到非洲市場,削弱了非洲國家的國內生產能力,打擊了無法與中共補貼競爭的當地工業。這是典型的殖民主義。

系統性腐敗的中共商業行為破壞了依法加強問責制、透明度和廉正的合法努力。中共在非洲的投資和商業活動通常伴隨著行賄,無論是現金還是貴重的禮物,以及為贏得合同和投標支付的回扣。在非洲開展業務的美國和歐洲企業受到嚴格的反腐敗法律的約束,而中國則不同,中共不執行反賄賂或反腐敗法。非洲政府和商界領袖心照不宣,那就是中國人按舊時的方式做生意,許多人拒絕接受,但對其他人來說,誘惑太大了。

在過去十年中,美國試圖對中共在非洲的表現做出回應,但有些姍姍來遲。西方對非洲重新燃起的興趣是否太少、太晚,還有待觀察。非洲國家對允許歐洲前殖民國家走後門重返非洲持保留意見。到目前為止,美國的承諾充其量只是半心半意,雷聲大雨點小。無論如何,在未來的許多年裡,非洲都將是(美國)與中共地緣政治鬥爭的重要戰場。

作者簡介:

邁克爾‧威爾克森(Michael Wilkerson)是一位戰略顧問、投資人和作家。他是風暴牆顧問(Stormwall Advisors)公司和風暴牆網站(Stormwall.com)的創始人。他的最新著作是《為何美國重要:新例外主義解讀》(Why America Matters: The Case For a New Exceptionalism,2022)。

原文:China’s Scramble for Africa 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立場。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名家專欄】中共滲透非洲的媒體宣傳戰
【名家專欄】非洲已經淪為中共殖民地
【名家專欄】中共依賴非洲 防食物危機
報告稱中共擬在亞洲非洲建數個海軍基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