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開始的地方 拍攝新天鵝堡雪景的冒險之旅

文/曾蓮

人氣 3287

【大紀元2024年02月06日訊】(大紀元記者曾蓮採訪報道)香港風景攝影師袁斯樂(Kelvin Yuen)堅持用最傳統的方式登山到無人之境,探索連當地導遊都認為無路可走的荒野。今年1月12日,Kelvin在休假期間得到了一份上天賜予他的厚禮,無心插柳間拍攝到了自己夢想中的童話場景——德國新天鵝堡正面雪景照。這張得之不易的照片,源於他八年前的一個願望。

德國新天鵝堡正面雪景照是一張得之不易的照片,源於Kelvin八年前的一個願望。(受訪者提供)

迪士尼城堡的原型來自德國最受歡迎的一個景點新天鵝堡。人們鏡頭下的新天鵝堡照片無數,環繞著湖泊、松林與雪山的夢幻場景令人如醉如癡。但旅遊書內介紹的最佳全景拍攝位置,其實都是從瑪麗恩橋(Marienbrück)的方向拍攝新天鵝堡側面,其正面的照片在德國旅遊嚮導的口中都是「不可能的任務」。

正對著新天鵝堡的懸崖峭壁,網絡上並沒有指引登山之路。有著冒險家精神的風景攝影師Kelvin,多次嘗試拍攝新天鵝堡正面照,但每次都帶有一些遺憾,不是城堡維修就是沒有冰雪。皇天不負苦心人,今年當他第四次歷經艱難,穿越厚厚的冰雪登上城堡正對面的懸崖峭壁,令他滿意的場景出現了:白雪靄靄的新天鵝堡,宛如進入童話世界⋯⋯為了這張照片,背後的艱難付出,也許普通人難以想像。

2016年7月,Kelvin首次在纜車看到新天鵝堡的全景,希望可以拍攝到其正面相片。(受訪者提供)

纜車上的初次相遇

2016年,20歲的Kelvin獲得德國國家旅遊局的邀請,到訪德國拍攝。德國最大的特色,就是世界上擁有最多城堡的國家,有近二萬多座。Kelvin心目中最美的前三位城堡包括新天鵝堡(Schloss Neuschwanstein)、霍亨索倫城堡(Burg Hohenzollern)及埃爾茨城堡(Burg Eltz)。

7月在德國拍攝期間,Kelvin被新天鵝堡的美麗外觀及誕生歷史深深吸引著,城堡的誕生就是一個童話色彩濃厚的故事。推動設計與建造城堡的國王路德維希二世自小在舊天鵝堡中長大,夢想建造一座新的城堡。路德維希二世在1864年18歲時繼承王位,畢生都致力於興建夢幻城堡。1869年城堡奠基,路德維希二世作為總設計師,將自己熱愛的瓦格納歌劇角色——天鵝騎士作為城堡之名,希望為歌劇中的日耳曼神話創建一個宏偉的舞台。

城堡建築群的建築面積為2,557平方米,外觀設計結合哥特式、巴洛克式、拜占庭式建築風格,整個城堡四處都是栩栩如生的天鵝造型。可惜這位藝術氣息濃厚的國王卻無緣享受這美麗的城堡,41歲英年逝世的他,生前也只在完成三分之一的新天鵝堡中住過幾十天而已。路德維希二世短暫的一生,他對藝術的堅持和對城堡夢的嚮往,其充滿悲情的故事流傳至今,令這座城堡添上濃濃的夢幻色彩。

Kelvin到訪德國搭乘纜車前往Branderschrofen途中,途經新天鵝堡時按下快門,留下珍貴城堡全景畫面,那時他就詢問導遊能否到新天鵝堡對面的山崖拍攝,卻被導遊潑了一記冷水,告知無人知道上山的路,是拍不到正面相片的。同樣是追夢人的Kelvin,內心有著與路德維希二世一樣的熱情火焰,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他一直念念不忘這現實版的迪士尼童話世界。

回到香港後,Kelvin與朋友仔細研究上山路線。(受訪者提供)

冒險探路上山 遇城堡維修失望而歸

回到香港後,Kelvin仔細研究上山路線,透過3D地圖、衛星相片和地形判斷,終於找到一條上山的小路。「我在事前做好了充足的準備,但是在網絡上無法找到任何有關登山路線的介紹,所以只在地圖上研究了數個月,大概找到了最理想的登山路線,也了解到目的地會是一個直崖,出發前也擔心了很久。」即使充滿了危險,但至少有路可行,打破了導遊說的「不可能」。

2016年12月,Kelvin與朋友一起再次前往德國,初次探路攀爬新天鵝堡對面的山。(受訪者提供)

2016年12月,Kelvin與朋友再次前往德國,他形容當時的感受是「這輩子行過最危險的山」,當時的他登山經驗還不如現在那麼豐富。登山並沒有現成的行山徑,過程中土質鬆散,不斷有石頭滑下,還需要澗河,全靠個人體力向上攀登,那次出行有一位在歐洲留學的小學同學與他的「鐵腳」朋友陪同,三人互助合作上山,攀爬不到一小時真的到達了一個理想的拍攝地。

2016年12月,Kelvin與朋友一起再次前往德國,初次探路攀爬新天鵝堡對面的山。(受訪者提供)

三個年輕人懷著激動的心情眺望新天鵝堡,卻發現城堡的正面圍起了棚架,經典的城堡正門的紅磚屋被裹上薄紗。Kelvin望著修葺中的城堡,這座「真•迪斯尼樂園」的外觀不如想像中完美,天氣條件也不是很理想,但至少已經探索到了一條可以上山的路。

2016年12月,新天鵝堡的正門修葺中,無法拍攝到最理想的畫面。(受訪者提供)
新天鵝堡常見的側面相。(受訪者提供)

童話世界的入口 未完待續

Kelvin不時留意城堡維修的情況,原定2017年秋季完工,沒想到延期了一年又一年,直到2020年1月,確認新天鵝堡維修竣工後,他立即在歐洲拍攝行程中增加了德國的路線。他為這次行程做了周全的準備,相隔三年,他的拍攝經驗也比以往要成熟。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2020年,Kelvin第三次攀爬到城堡對面的山頭拍攝新天鵝堡正面照,但仍未能拍到他想拍攝的雪景。(受訪者提供)

第三次前往拍攝,Kelvin與同伴辛苦攀爬到城堡對面的山頭時,修葺好的新天鵝堡宏偉的建築呈現眼前,可以一睹真容,但對他來說仍然不夠完美。「這次在歐洲等待半個月,也未能等到一場理想的大雪,我想要的是新天鵝堡的雪景相,只能說這張作品是一張未完成的作品。」

2020年,Kelvin第三次拍攝新天鵝堡。(受訪者提供)
Kelvin於2023年憑「香港群山」作品,成為首位獲發行香港全套郵票的攝影師。(受訪者提供)

隨後的日子世紀大疫降臨,出國也不再如過去方便,他集中精力拍攝香港群山,出版個人攝影集,專注在攝影路途上。2022年通關較為放寬後,他又受邀到世界各地野外無人山區拍攝自然風光,探索世界級的風景秘境。如今27歲的Kelvin足跡已逾30個國家,走訪了五大洲。他曾榮獲2020年度國際風景攝影師大賽全球冠軍,並在2023年憑「香港群山」作品成為首位獲發行香港全套郵票的攝影師。忙於各類新鮮探索的他,新天鵝堡雪景相的夢想就埋在了他的心底。

暴雪後冒生命危險攀山 實現飄雪童話城堡夢

在第三次攀上新天鵝堡對面山頭後,Kelvin就不再特別以拍攝新天鵝堡雪景相作為一定要實現的目標,沒想到在今年1月,這座如兒童城堡玩具模型的「小玩意」再次闖入他的生命中。

Kelvin講述,因過去兩年長時間在高海拔拍攝,身體感到有些疲倦,於是決定不帶任何拍攝計劃到訪歐洲山區休假一個月,順道跟歐洲的攝影師會面交流。想不到,當他在意大利享受雪山景色時,一輪大型的暴風雪席捲歐洲,氣溫驟降,冰雪覆蓋了多個山區。

今年1月,Kelvin研究新天鵝堡路線後決定再次上山。(受訪者提供)

對於普通人來說暴雪降臨是惡劣天氣,但在Kelvin眼中卻是拍攝雪景的絕佳時機,渴望已久的拍攝條件意外出現,的確是可遇不可求。隨身攜帶雪季登山裝備派上了用場,他立即動身,從意大利開車到德國,決定再次嘗試拍攝新天鵝堡。他在住處細細研究登山路線,認為可行後再出發。

2024年1月,Kelvin凌晨開車前往新天鵝堡拍攝途中,他形容夜晚環境彷彿恐怖森林一樣。(受訪者提供)
2024年1月,Kelvin前往新天鵝堡拍攝途中於凌晨時分需要橫過的河流。(受訪者提供)

他描述,實際情況比想像中複雜,暴雪過後,整個山崖被積雪覆蓋,跟早年沒有積雪的路況是兩個級別的事,過程中同樣充滿了挑戰。深夜獨自開車前往途中,經過的地方如「恐怖森林」。到達山腳再向上爬,雖然他的攀爬雪山經驗比過去多很多,但當中經過兩個位置因積雪太厚,可能會帶來安全問題,令他兩度閃過折返的念頭。最後他並沒有放棄,經過不斷的嘗試,花了比原定雙倍的時間,最終爬到當年的拍攝位置。

2024年1月,Kelvin終於到達新天鵝堡對面山頭,拍攝到了心目中的新天鵝堡雪景相。(受訪者提供)

這一切並沒有讓他失望,迪士尼童話中的夢幻飄雪城堡真真實實展現在他的面前,此時此刻他的心反而平靜了下來,他跟自己說:「我竟然用八年時間完成這個小玩意⋯⋯」

拍攝到理想風景後,他竟形容這座城堡如「小玩意」,更體會到「無心插柳柳成蔭」的輕鬆感。Kelvin體會到攝影路上的奇蹟,原來有時候不必太執著於一定要完成怎樣的作品,當裝備好自己的時候,儘管一次又一次努力嘗試,直到一日「天時」、「地利」、「人和」兼具時,往往就能得到意外的驚喜。

責任編輯:茉莉

相關新聞
新天鵝堡連三場大爆滿 觀眾讚神韻勇氣非凡
新天鵝堡:國王的中世紀夢想與童話般的城堡
組圖:2022風景攝影師大賽獲獎作品賞析
組圖:美麗的紅擬豹斑蝶在帝皇烏藍花間飛舞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