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一對高級間諜 兩個秦城囚徒

人氣 3079

【大紀元2024年03月29日訊】著名影劇明星王瑩和她的丈夫謝和賡,都曾是中共高級間諜,都曾在中國和美國為中共效命,為中共作出了重要貢獻。但在十年文革中,兩人都被投入秦城監獄,慘遭中共迫害,一個死在監獄,一個精神幾近失常。

中共布下的戰略棋子

謝和賡,1912年出生於廣西桂林的一個書香門第;早年曾在北平的中國大學讀書;1932年底,奔赴察哈爾抗日前線,加入馮玉祥領導的西北軍;1933年祕密加入中共;當過軍長吉鴻昌的祕書。

察哈爾抗戰失利後,中共北方局委派謝和賡回廣西老家,利用家族影響,打入桂系軍閥上層領導機關。

臨行前,北方局特別指示他:第一,站穩腳跟後,調查研究桂系上層軍政情況;第二,設法接近李宗仁、白崇禧;第三,祕密開展宣傳、鼓動工作;第四,每月或兩個月,寫信給天津吉鴻昌的飯店經理,隨便說幾句無關緊要的生活上的話,不用真名,就算未失掉組織聯繫;第五,這次工作性質屬絕密,不能讓任何人發現他是中共黨員,只能同宣俠父單線聯繫,受周恩來、李克農直接領導。

謝和賡回到廣西後,持吉鴻昌、馮玉祥的介紹信,與國民黨桂系領袖李宗仁、白崇禧建立了聯繫,得到了認可,受到了賞識。

他奉中共之命與白崇禧夫人馬佩璋的表妹杜榮結婚,博得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副總參謀長白崇禧更深的信任。

此後的十年間,他先後任白崇禧的機要祕書,蔣介石大本營國防會議祕書,國民黨中央軍委祕書,第五戰區司令長官李宗仁祕書,全國回教救國協會理事兼理事長祕書,軍訓部西北戰時巡迴教育班主任祕書,桂林行營祕書。

期間,他得以與桂系的廖磊、夏威、黃旭初、李品仙等上將,桂系的二級領袖如程思遠、韋永成等,都建立了相應的關係。

他利用其特殊身分,獲取了國民黨高層大量的重要情報,然後密報給中共。

謝和賡與杜榮的婚姻畢竟是政治婚姻,兩人志不同,道不合,結婚不到一年就同屋分居了。之後,謝和賡跟到廣西巡演的影劇明星王瑩熱戀上了。

但是,為了對白崇禧等國民黨高層進行統戰,周恩來分別找謝和賡、王瑩談話,戀愛可以,但謝不准跟杜解除婚約。

王瑩何許人也?公開身分是演員,祕密身分是中共地下黨員。她的前夫金山也是上海灘的電影明星,也是中共地下黨員,其身分只有周恩來、潘漢年、夏衍等幾人掌握;再往前,她的丈夫袁殊,更是一個大間諜,一身跨五家——中共、日本、汪偽、國民黨中統、國民黨軍統——的五面間諜。

周恩來外派的高級間諜

1942年5月,在周恩來的親自安排下,謝和賡以國民政府「選派留學生」的名義,從重慶,經印度,前往美國學習,實際是去美國為中共做祕密統戰工作,情人王瑩隨同,謝的妻子則留在國內。

他們赴美國前,周恩來曾專門交代說:「謝的組織關係,只有(葉)劍英、董老(董必武)、(鄧)穎超、(李)克農、羅青長知道……因此,你們到美國後……絕對不可暴露你們的黨員身分。」

謝和賡先後在美國世界事務學院和費城州立大學研究院學習,當過華僑報紙《紐約新報》的代總編輯,暗中則替中共做宣傳,搞統戰,蒐集情報。

王瑩先後在耶魯大學、鄧肯舞蹈學校學習。期間與美國的一些左傾文化名人,如史沫特萊等都有交往。她還幫助史沫特萊擬定了朱德的傳記。

周恩來曾特別叮囑他們,必須努力爭取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美國著名女作家賽珍珠的支持。

到美國後,他們很快以中國留學生的身分結識賽珍珠。與賽珍珠第一次相見後,在賽珍珠熱情相邀下,在她的別墅青山農場住了十幾天。以後,每到學校假期,賽珍珠總要將王、謝請到青山農場住一段時間。王瑩的第一部自傳性作品《寶姑》,就是在賽珍珠家裡寫的。

有了賽珍珠的支持,他們成了中共在美國的活廣告,開記者會,辦報紙,演講,演唱,出書等,忙得不亦樂乎。

他們甚至把演唱會開到了白宮。時任美國總統羅斯福夫婦及其子女、白宮其他高級官員和各國駐美使節,都觀看了演出。

羅斯福夫人上台向王瑩致謝,與王瑩合影留念。這是王瑩在美國最高光的時刻。

美國戰俘換回的中共間諜

1950年朝鮮戰爭爆發,中美軍隊在朝鮮戰場上兵兵戎相見,兩國成敵對國家。這使早就想回國的謝和賡夫婦,無法通過正常途徑回國。

1954年,因「中共黨員」身分暴露,謝和賡夫婦被美國移民局逮捕,關進哀離思島監獄。

周恩來聞訊後,通過印度駐美大使奔走斡旋,最後,中美雙方達成換囚協議:中共用美國戰俘虜換回謝和賡夫婦。

1954年聖誕節,在美國呆了13年的謝和賡夫婦回到深圳;時任中共中央統戰部副部長廖承志派專人前往迎接。

1955年元旦之夜,謝和賡和王瑩回到北京,受到中共國務院總理周恩來、全國政協副主席董必武等的接見。

周恩來說:「你們夫婦倆光榮地完成了黨交給你們的使命,對革命事業作出了重要的貢獻。」

謝和賡被打成右派

回國後,謝和賡被安排在《世界知識》編輯部,任高級編輯兼歐美組組長。後被調到外交部工作;王瑩則被安排到北京電影製片廠任編劇。

1957年春,毛澤東號召知識分子幫黨整風,承諾「言者無罪」。謝和賡信以為真,不聽王瑩勸阻,貼了一張反對官僚主義的大字報,要求保護古蹟牌樓,將沒收大地主、大官僚、大資本家、大買辦階級的宅第花園向人民開放,或做少年之家、老年之家和文化館。

他還特別提到,就是中南海,也要向人民開放。因為在1925年段祺瑞政府時代,北海就開放了;1929年,國民黨統治北平時,中南海也開放了。現在是共產黨領導。共產黨講「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中南海更應該對人民開放,中共領導占據著這處古蹟是不對的。

就是這張講真話的大字報,謝和賡被打成「右派分子」,被發配到北大荒850農場雲山畜牧場勞動改造。

當時,謝和賡40多歲,身體不好,走路都要柱一根柺杖。年輕人刨土抬筐,他只能修理破舊的土筐。

一天,謝和賡在伙房後面的垃圾堆上撿爛菜葉子。一位難友問:「撿此何用?」他尷尬地笑笑:「用開水燙燙可以吃,有維他命。」

夫妻雙雙進秦城

當謝和賡被打成右派、發配北大荒後,王瑩自感大禍可能臨到她頭上。她心想,惹不起,還躲不起嗎?於是,她躲到了北京西郊香山狼見溝的兩間農房裡。

一年後,謝和賡回到北京,夫婦倆都住在這人煙罕見的狼見溝。他們想過一種與世無爭、與世隔絕的安靜生活。

但是,1966年5月,「史無前例的」革文化命的「文化大革命」爆發了。從最高層到最底層,大大小小的有文化的人,幾乎都成革命對象。

1967年7月1日,十幾個戴紅袖章的紅衛兵,突然闖進狼見溝,一番大抄家之後,將夫婦倆抓走。經過幾個月的刑訊逼供,他們雙雙被投入秦城監獄。謝和賡的罪名是「右派分子」,王瑩的罪名是「黑明星」、「美國特務」。

王瑩被折磨得下肢癱瘓,渾身抽搐,不會說話。1974年,不到61歲的王瑩離世,葬於香山亂葬崗。

一年後,謝和庚拿到王瑩的死亡通知單,上面沒有名字,只有一個犯人代號:6742。謝和庚當場中風栽倒,昏厥在地,醒來後目光呆滯,大腦受了強烈刺激。

1975年,被關押八年的謝和賡被釋放時,已無法正常思維,不會說話,兩耳失聰。

謝和賡被打成右派後王瑩為何感到大禍可能臨到她頭上?

因為上世紀30年代,在上海,她與一個叫藍萍的女演員爭演話劇《賽金花》的主角,最後,她成了主演,而且名噪上海灘。藍萍落敗,垂頭喪氣,從此記恨在心。

這個藍萍,後來成了中共第一夫人——毛澤東的妻子江青。

到了文革時,江青成了中央文革小組副組長,一人之下,億萬人之上,有權必用,有仇必報。王瑩再低調,也難逃厄運。

結語

當年,謝和賡、王瑩加入中共,是聽信中共救國救民的宣傳,以為中共真的是為了建設自由、民主、富強的新中國而奮鬥的黨。

他們認為中共宣揚的共產主義理想,正是他們個人的理想。為了這個理想,他們為中共出生入死幾十年。

但同時,他們思想深處,還保留了一些中國傳統文化的東西。比如,他們留學美國時,把「學問真理於我是生命,榮華富貴於我若浮雲」當座右銘。他們在牢記孟子的「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之外,還追加了「真理不能離,成就不能急,挫折不能息」。

這些傳統理念正是謝和賡1957年反右前給中共貼大字報的思想基礎。

他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中共不是一個建設黨,而是一個整人黨,而且整起人來是「殘酷鬥爭,無情打擊」。無論過去你為中共立下了多少汗馬功勞,整到你頭上,帽子隨便扣,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中共為什麼成了這個樣子?

2004年11月大紀元發表的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揭開了謎底:無論中共表面上說得多麼天花亂墜,它的本質都是「假、惡、斗」,萬變不離「假、惡、斗」。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金岳

相關新聞
王友群:葉劍英前妻危拱之為何被逼要自殺?
王友群:一代地質學大師謝家榮之死
王友群:親中共的汪精衛怎麼也反中共了?
王友群:中共公安系統第一個大冤案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