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拜登2024大選主要國內外政策對比

人氣 1365

【大紀元2024年04月10日訊】(大紀元記者程雯綜合報導)美國現任總統喬‧拜登謀求2024競選連任,前總統唐納德‧川普決意贏下2024大選再次入主白宮。拜登說:「美國回來了!」川普說:「讓美國再次偉大!」兩人都希望為美國帶來經濟繁榮和國家安全,並保護美國人的生活方式,但是兩人的政策卻有很大區別。

經濟問題是歷屆美國總統大選中選民最關心的問題之首。對於2024大選來說,除了經濟以外,選民最關心的問題還包括邊境安全、非法移民、墮胎權等國內問題。

外交政策通常在美國大選中不具有關鍵影響力,但是由於俄烏戰爭和哈以戰爭的存在,以及中東局勢不穩、台海危機不斷和美中關係緊張加劇,這讓總統候選人們如何處理這些外交棘手問題的做法也受到2024選民的高度關注。

下面根據拜登和川普(特朗普)在他們各自競選網站、官方聲明和公開演講中的闡述以及有關新聞事實,來概括看一下這兩位2024兩黨總統候選人的主要國內國外政策對比。

經濟問題

2023年12月,拜登在一次競選演講中說:「看看我們已經取得的成就:1,400萬個新的就業崗位——比任何一位總統在四年任期內創造的就業崗位都要多;創紀錄的經濟成長——僅上個季度就超過5%;失業率連續20個月低於4%,再創紀錄;通貨膨脹率是地球上所有主要經濟體中最低的。我們還有更多工作要做。」

川普在他的競選網站上說:「唐納德‧J‧川普總統通過了創紀錄的中產階級納稅減免,將兒童稅抵免增加了一倍,比以往任何政府都多地削減了扼殺就業的法規。實際工資因此迅速增加,家庭收入中位數達到我國歷史上的最高水平,而貧困率創歷史新低。

「川普總統創造了近9,000個『機會區』來振興被忽視的社區。川普總統帶來了蓬勃發展的經濟復甦,非裔美國人、拉美裔美國人、亞裔美國人以及女性的失業率創歷史新低。

「喬‧拜登是美國就業的破壞者,他繼續通過不計後果的巨額政府支出助長失控的通貨膨脹。

「川普總統對美國經濟復興的願景是降低納稅、增加工資,並為美國工人提供更多就業機會。」

(推薦閱讀:川普拜登比拼經濟成績:你比四年前過得好嗎

邊境安全和非法移民問題

開放邊境、大量接納尋求庇護者和容忍非法移民是拜登政府採取的基本措施。拜登在2021年1月上台後立即推翻了前總統川普的嚴格邊境政策。當美國南部邊境出現一波波創紀錄的非法移民越境潮,而美國邊境執法能力遠遠不足,並給美國帶來犯罪和國家安全風險後,拜登總統在今年1月支持了一項將會授予他「關閉邊境」權力的移民法案。川普指責該法案實際上是允許讓非法移民繼續入侵美國。

關於邊境安全,川普在其競選網站上說:「唐納德‧J‧川普總統創造了美國歷史上最安全的邊境。他結束了『抓了就放』,打擊了人口販子,驅逐了創紀錄數量的非法外籍幫派成員,並修建了450英里長的強大的新邊境牆。」

關於非法移民危機,川普在競選網站上說:「喬‧拜登在全球大瘟疫期間暫停了所有移民執法,並推翻了將尋求庇護者安全送回墨西哥、危地馬拉、宏都拉斯和薩爾瓦多的里程碑式協議,將我們的國家變成了給危險的外國罪犯的一個巨大庇護所。

「非法外國人入侵我們廣泛開放的邊境,這種猛烈攻擊威脅了公共安全,耗盡了國庫,損害了美國工人的利益,並給學校和醫院帶來了負擔。

「川普總統將結束拜登的邊境災難。他將再次終止『抓了就放』,恢復《留在墨西哥》協議,消除庇護欺詐。在合作州,川普總統將授權國民警衛隊和當地執法部門協助迅速清除非法外籍幫派成員和罪犯的能力。他還將推行擇優移民制度,保護美國勞工並促進美國價值。」

(推薦閱讀:美國邊境移民法案爭議:要不要?要什麼?

墮胎權問題

墮胎權是民主黨普遍認為的一項人權和婦女權利。共和黨人則普遍認為墮胎是殺害生命。

1973年美國聯邦最高法院裁定一起「羅伊訴韋德案」(Roe v. Wade)時將墮胎權在全美國合法化。2022年,在有川普任總統期間提名的三位大法官的支持下,最高法院推翻了「羅伊訴韋德案」的聯邦墮胎權,將墮胎權歸還給各州自行決定。

在競選演講談到墮胎權問題時,拜登說:「如果我對此能做什麼的話,我最終會簽署一項法律恢復『羅伊訴韋德案』。」

今年3月26日,拜登又說:「如果美國給我一個民主黨的國會,我向你們保證,卡瑪拉(副總統)和我將恢復『羅伊訴韋德案』,使其再次成為這個國家的法律。」

而川普則在今年4月8日再次明確重申了他對墮胎權只應由各州自己裁決的立場,他認為,不論是支持墮胎還是反對墮胎,都只應該由各州自己決定,而不應該有適用全美國的聯邦法律或命令。他在一份聲明中說:「我很自豪能夠結束『羅伊訴韋德案』,這是雙方所有法律學者都希望的、事實上也要求結束的事情。他們希望它終結。

「我現在的觀點是,我們從法律角度來看每個人都希望的墮胎權問題,各州將通過投票或立法或兩者都有來決定,無論他們決定什麼,都必須是那個地方的法律,在這種情況下,是該州的法律。許多州都會有所不同,許多州會有不同的(禁止墮胎)週數,或者有些州會比其它州有更保守的法律,這就是他們想要的。歸根結底,這完全取決於個州人民自己的意願。」

外交政策

拜登在一篇專欄文章中寫道:「美國是重要的國家。我們團結盟友和夥伴,勇敢地面對侵略者,朝著更光明、更和平的未來邁進。世界期待我們解決我們這個時代的問題。這是做領導的責任,而美國將發揮領導作用。因為如果我們迴避當今的挑戰,衝突的風險可能會蔓延,解決這些問題的成本只會上升。我們不會讓這種情況發生。」

關於對外政策,川普在競選網站上說:「唐納德‧J‧川普總統以『透過實力求和平』的大膽願景取代了永無止境的戰爭、政權更迭和國家建設的失敗政策。……喬‧拜登破壞了我們的軍事備戰力,向塔利班交出了我們的武器。

「川普總統將保衛美國免受一切威脅,保護美國免受一切危險,讓美國遠離不必要的對外戰爭。他還將把拜登的激進左翼意識形態從我們的軍隊中清除,並重新僱用每一位被不公正解僱的愛國者。

「為了保護我們的人民免受核武器和高超音速導彈的威脅,川普總統還將建造最先進的下一代導彈防禦系統。」

關於俄烏戰爭

拜登支持烏克蘭抵抗俄羅斯的入侵戰爭,並大力向烏克蘭提供軍事和人道主義援助。自2022年2月俄烏開戰以來,拜登已向烏克蘭提供了超過1,120億美元的軍事援助。

在一篇專欄文章中,拜登寫道:「我們從上個世紀的兩次世界大戰中知道,當對歐洲的侵略得不到回應時,危機不會自行消失。它會直接吸引美國(參戰)。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今天對烏克蘭的承諾是對我們自己的安全進行投資。這可以防止明天發生更廣泛的衝突。我們透過支持勇敢的烏克蘭人來捍衛他們自己的自由和家園,從而讓美國軍隊遠離這場戰爭。我們正在向他們提供武器和經濟援助,以阻止(俄羅斯總統)普京的征服行動,防止衝突進一步蔓延。」

今年3月7日,拜登說:「俄羅斯的普京正在進軍,入侵烏克蘭,在整個歐洲及其它地區播下混亂的種子。如果在座有的人認為普京會止步於烏克蘭,我向你們保證,他(普京)不會的。但是,如果我們與烏克蘭站在一起並提供自衛所需的武器的話,烏克蘭就可以阻止普京。這就是烏克蘭所要求的,他們不是要求美國出兵。」

川普也支持烏克蘭的反侵略戰爭,但是他認為北約應該向烏克蘭提供更多援助。在拜登向國會申請在2024年再向烏克蘭提供614億美元軍事援助但在眾議院受阻的情況下,川普提出對烏克蘭提供軍援貸款的折中建議。

川普多次表示,如果現在的美國總統是他而不是拜登的話,世界上根本就不會發生俄烏戰爭、哈以戰爭和其它戰爭。

今年1月在新罕布什爾州初選前的競選集會上,川普表示,如果他在今年11月當選總統,憑他一己之力,他就可以立即結束俄烏戰爭,讓美國遠離「第三次世界大戰」。

川普不願看到俄烏戰爭擴大,他在競選網站上說:「烏克蘭的代理人之戰每一天都在持續,我們在冒著全球戰爭的風險。我們必須絕對清楚,我們的目標是立即地完全停止敵對行動。所有槍擊事件都必須停止。這是核心問題。我們需要和平,刻不容緩。」

他也不願看到美國與北約和俄羅斯之間的衝突加劇,他說:「我們的外交政策機構一直試圖將世界拉入與擁有核武的俄羅斯的衝突,其謊言是俄羅斯代表了我們最大的威脅。但當今西方文明面臨的最大威脅不是俄羅斯。更可能的是,對我們更大的威脅是,一些可怕的、仇恨美國的人在代表我們。」

(推薦閱讀:馬斯克語出驚人 烏克蘭前線確有崩潰風險

川普和黑利關於對外戰爭:求戰還是止戰?

關於哈以戰爭和以巴關係

拜登支持以色列打擊哈馬斯,以及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之間的「兩國方案」,他在一篇專欄文章中寫道:「我們堅定地與以色列人民站在一起,他們正在捍衛自己,反對哈馬斯的殘暴虛無主義。我們的目標不應該只是今天停止戰爭,而應該是永遠結束戰爭,打破不斷暴力的循環,在加沙和整個中東建立更強大的東西,這樣歷史就不會再重複發生。」

「這一點很清楚:『兩國解決方案』是確保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民長期安全的唯一途徑。儘管現在看來,未來似乎從未如此遙遠,這場危機使其變得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迫切。」

但是,拜登要求以色列在打擊哈馬斯的行動中不要殺害巴勒斯坦平民,儘管有報導說,許多哈馬斯士兵經常偽裝成「巴勒斯坦平民」,或將巴勒斯坦平民作為人肉盾牌,或者他們就在平民機構中實施軍事行動,例如從加沙的醫院處向以色列發射火箭彈。

今年3月9日,拜登說:「我永遠不會拋棄以色列。以色列的防禦仍然至關重要,所以沒有紅線會讓我切斷(對以色列的)所有武器供應。」

「但是有紅線的是,…….你們(以色列)不能因為打擊哈馬斯而讓3萬多巴勒斯坦人死亡。還有其它處理方法,處理哈馬斯造成的創傷。」

在2023年10月7日哈馬斯對以色列發動海陸空全面且大規模的突襲,以及歐美地區出現反猶主義高漲後,川普表示完全支持以色列對哈馬斯進行斬草除根式的打擊行動,以保證以色列的長久安全。他在今年3月25日接受《以色列報》採訪時說:「我在10月7日看到的是我見過的最悲慘的事情之一。……你們必須完成你們的戰爭,完成它,你們必須把事情做成。我相信你們會這樣做的,我們必須實現和平,我們不能讓這種情況繼續下去。

「我要說的還有,以色列必須非常小心,因為(反猶主義)你們正在失去世界上很多地方的支持。你們必須完成,你們必須把事情做成,你們必須走上和平,讓以色列過上正常的生活。」

2020年,在川普在任總統期間,他促成了旨在為中東地區帶來和平的《亞伯拉罕協議》,阿拉伯聯合酋長國和巴林在當年分別與以色列簽署協議達成關係正常化。

川普還在任內將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正式遷往耶路撒冷,並簽署總統令承認以色列對戈蘭高地的主權。這些行動落實後,巴勒斯坦方面並沒有發生什麼過激的舉動。

關於中美關係和對中共的立場

拜登在今年3月7日的一次講話中說:「自從我上任以來,我們的GDP上升了,我們與中國的貿易逆差降至十年來的最低點,我們挺身反對中國(中共)不公平的經濟行為,我們支持跨台灣海峽的和平與穩定。我重振了我們在太平洋地區的夥伴關係和聯盟:印度、澳大利亞、日本、韓國、太平洋島國。我確保最先進的美國技術不能在中國使用,這些技術不得在中國進行貿易。

「坦率地說,儘管對中國(中共)發表了所有那些強硬的言論,但我的前任(指川普)從未想過要這樣做。我想要與中國競爭,而不是衝突。就此而言,我們比其它任何國家都更有能力贏得21世紀與中國的衝突,也比任何時候都更有力。」

拜登上任後基本上繼承了川普政府的對華政策,包括提高的對華關稅。美國對華政策在川普政府時期發生根本轉變,將中共從夥伴變為對手。美國從政府到國會,從學術機構到民間社會,都逐步認識到了中共對美國和世界安全的威脅。遏制中共影響力和抵抗中共威脅成為美國政治愈來愈兩極化中美國兩黨唯一具有高度一致立場的議題。

川普在競選網站上說:「正如我長期以來所說,經濟安全就是國家安全。……為了保護我們的國家,我們需要就中國方面對美國任何重要基礎設施的所有權實施嚴厲的新限制,包括能源、科技、電信、農地、自然資源、醫療用品和其它戰略性國家資產。我們應該停止中國方面未來在這些重要產業的所有購買。我們應該開始迫使中國方面出售任何會危及我們國家安全的現有資產。」

關於對外貿易

川普在競選網站上說:「我的願景的核心是對我們的徵稅和貿易政策進行全面的親美改革,從懲罰國內生產商和獎勵外包商的拜登體系轉向獎勵國內生產,並向外國公司 和那些出口美國就業機會的人徵稅的體系。他們都會得到回報。我們的國家也將從中受益。為了實現這一目標,我們將逐步對大多數外國產品實行普遍的基準關稅制度。除此之外,更高的關稅還將逐漸增加,這取決於個別國家的貨幣貶值程度。」

關於能源和環境議題

拜登在上任後就重新加入了被川普退出的《巴黎氣候協議》,後又在《通脹削減法案》中為綠色能源、電動車和「環境正義」投入了數千億美元的資金。拜登政府還要求到2030年前減排二氧化碳至少50% 。

川普在他的競選網站上說:「喬‧拜登扭轉了川普的能源革命,現在正在讓國外的外國對手致富。川普總統將釋放國內能源資源的生產,把飛漲的汽油、柴油和天然氣價格降下來,為我們在世界各地的朋友們促進能源安全,消除社會主義『綠色新政』,並確保美國不再受到外國能源供應商的擺布。」

關於槍枝管制

總的來說,民主黨支持控槍或禁槍,而共和黨支持擁槍。

拜登在一篇專欄文章中寫道:「我已經採取了比任何其他總統都更有意義的行政行動來減少槍枝暴力,我將繼續採取一切合法有效的行動。但我的權力不是絕對的。國會必須採取行動,包括禁止攻擊性武器和大容量彈匣,要求槍枝擁有者安全地存放槍枝,要求對所有槍枝銷售進行背景調查,並廢除槍枝製造商的責任豁免權。我們還需要更多的州長和州立法者採取這些措施。」

川普在競選網站上表示,他「還將永遠捍衛你們的《第二修正案》保留和攜帶武器的權利」。

關於刑事司法

拜登透過多項行政命令指示司法部不要與私人經營的刑事拘留設施續簽合同。拜登政府將數十億美元的公共資金用於社區安全倡議。

在很多民主黨城市出現了「撤資警察」運動,以及放任犯罪和罪犯的措施。

川普在競選網站上說:「沒有比迅速恢復美國的法律秩序和公共安全更重要的事情了。川普總統與執法英雄站在一起。喬‧拜登和激進左翼政客已經對全美各地的警察部隊削減了資金,對他們進行誹謗,把他們解散。

「民主黨統治的城市中的謀殺案飆升至歷史新高,激進的檢察官和地方檢察官對威脅我們公民的暴力犯罪分子放任不管。我們曾經偉大的城市的街道現在被幫派和卡特爾(犯罪集團)控制,並飽受精神疾病患者和吸毒成癮的無家可歸者的困擾。」

關於教育

川普承諾取消聯邦教育部,把這項權力和工作完全交給各州自行決定。

川普的競選網站上說:「川普總統認為,我們應該為我們的孩子提供一流的學校,從而帶來好的工作,這將帶來一個更偉大的國家,讓我們比現在生活得更好。為此,川普總統將努力確保每所學校的首要任務是讓學生為就業做好準備。為了讓學校完全重新關注在工作世界中取得成功,川普總統承諾關閉華盛頓特區的(聯邦)教育部,並將所有教育工作和需求退回給各州。」

關於變性和性別認同問題

川普在競選網站上說:「我將要求國會通過一項法案,規定美國政府唯一承認的性別是男性和女性——而且是在出生時指定的。該法案還將明確《第九條款》禁止男性參與女子運動。

「我們將保護父母的權利,不讓他們的未成年子女在未經父母同意的情況下接受新的性別和身分。沒有新的性別身分。未經父母同意也不會有新的身分。」

關於基礎設施建設

拜登在一次競選演講中說:「我們通過了自艾森豪威爾總統的州際公路系統以來重建美國基礎設施的最大投資。你們知道,道路、橋梁、乾淨水、高速互聯網,所有這些,對人們來說都會是便宜的,都會是可以讓人們用得了的。」

川普的競選網站說:「我們實際上將在我們的國家再次建造新的城市。這些『自由城市』將重新開放疆界,重新激發美國人的想像力,並為數十萬年輕人和其他人,所有辛勤工作的家庭,提供擁有住房的新機會,以及美國夢。」

「我將挑戰所有50個州的州長,與我一起參與一場偉大的現代化和美化運動——拆除醜陋的建築,翻新我們的公園和我們的公共空間,使城市和村鎮更加適宜居住,確保原始環境,並為我們真正的美國英雄建造高聳的紀念碑。」

關於退伍軍人問題

川普的競選網站說:「唐納德‧J‧川普總統通過了一代人以來最大規模的退伍軍人事務部改革,包括退伍軍人管理局問責制和退伍軍人管理局選擇權,並解僱了11,500名聯邦工作人員,因為他們未能為我們受傷的戰士提供他們所需的和他們理應獲得的優質和及時的護理。

「他(川普)為(退伍軍人的)心理健康服務提供了創紀錄的資金,並擴大了獲得遠距醫療和自殺預防資源的機會。為了確保那些冒著生命危險捍衛自由的人獲得自由的祝福,川普總統減少了退伍軍人無家可歸的情況,增加了教育福利,讓退伍軍人的失業率創歷史新低。」

責任編輯:任子君#

相關新聞
分析:拜登或川普?誰當選都令中共頭痛
華爾街和硅谷富豪向川普示好 不喜拜登政策
2024大選 川普和拜登競爭話題:電動車
川普拜登比拼經濟成績:你比四年前過得好嗎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