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量非法移民掩蓋了美國經濟的真實狀況

人氣 1440

【大紀元2024年04月11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Emel Akan, Andrew Moran報導/原泉編譯)經濟學家對美國非法移民人數不斷增加表示擔憂,他們認為非法移民掩蓋了就業市場和美國經濟的實際狀況。

過去幾年,總體就業數據非常亮眼。儘管處於高通脹和利率上升的大環境,但美國不僅恢復了COVID-19疫情期間,由於政府強制停工失去的工作崗位,還新增了數百萬個就業機會。

2023年,美國經濟增加了大約300萬個新職位,2024年開始,已經增加了80多萬個新工作崗位。

勞動力市場數據至關重要,因為它們有助於美聯儲決定利率政策。

美聯儲主席傑羅姆‧鮑威爾(Jerome Powell)3月20日表示,我們會「密切」監測就業市場,但還沒有看到任何「裂縫」。

他說:「我們跟蹤所有可能的有關就業市場出現衰退的跡象,但總體來看,就業市場確實強勁。」「事情恢復到2019年的狀態。」

然而,仔細研究就業報告中的家庭調查,就會發現一幅更為黯淡的畫面。在過去四年裡,本土出生的美國人的就業率一直在下降,這意味著所有的就業增長都流向了外國出生的勞工,包括合法和非法移民。

根據美國勞工統計局(BLS)的數據,從2020年2月(即COVID-19疫情爆發前不久)到2024年3月,在美國工作的合法和非法移民人數增加了340萬。美國本土出生的勞工人數在同期內下降了7.8萬人。

此外,布魯金斯學會的一項研究發現,在拜登執政期間,進入美國的非法移民大約是合法移民的兩倍。

「這是個大問題。」經濟學家斯蒂芬‧摩爾(Stephen Moore)說。

他告訴大紀元說:「我們感興趣的是經濟如何為美國公民就業的服務,非法移民使就業市場的數據失真。」

摩爾曾擔任川普總統的經濟顧問,他批評拜登政府把美國的移民制度「搞得一團糟」。

他認為,美國經濟「迫切需要」更多擁有高技能或特殊才能的合法移民,而不是受教育程度較低的非法移民。

2024年1月5日,建築工人在邁阿密建造一棟住宅樓。(Joe Raedle/Getty Images)
2016年8月26日,在密歇根州斯特靈海茨(Sterling Heights)的FCA斯特靈沖壓工廠,工人們正在處理從沖壓機上下來的菲亞特克萊斯勒汽車的零部件。(Bill Pugliano/Getty Images)

「很令人不安」

美國勞工統計局將非法移民納入勞工統計,將他們稱為「無證工人」。不過,該機構並不公開披露這些數據,而是將合法移民和非法移民的就業數據歸為一類。

自2019年10月以來,本土出生和外國出生的工人之間的就業差距不斷擴大,令許多經濟學家感到驚訝。

過去一年的對比更為明顯。根據美國勞工統計局的數據,2024年3月,本土出生的就業人數比去年同期減少了65.1萬人,而外國出生的就業人數則攀升了近130萬人。

移民研究中心的研究主任史蒂文‧卡馬羅塔(Steven Camarota)稱,很難知道最近進入美國並找到工作的非法移民的確切人數。

不過,據他估計,在過去一年裡,外國出生的工人增加的工作崗位中,大約有一半流向了非法移民。

卡馬羅塔指出,政府應該了解美國所有的經濟活動和創造的就業機會,所以統計非法移民並不是問題。

他告訴大紀元:「我認為值得關注的是,人們可以看到失業率較低,更重要的是,(雖然有)大量的就業增長,但幾乎所有的就業增長都流向了移民,這就是(數字)失真。」

截至2024年3月,共有3,100萬移民工人,占美國勞動力的近20%。卡馬羅塔估計,今年年初,這些工人中大約有900萬人是非法移民。

國會預算辦公室的估計,2023年「非法或待定身分移民」的人數增加了240萬。

該群體包括已被拘捕並釋放進入美國的人、成功逃脫邊境巡邏隊的人(官方稱為「逃脫者」),以及簽證逾期居留的人。該數字根據死亡、合法化和離境等因素進行了修改。

卡馬羅塔認為,非法移民就業的增加,掩蓋了美國就業市場的真實狀況。從20世紀60年代至今,在美國出生的勞動適齡男性的勞動力參與率出現了令人擔憂的下降,這種下降在受教育程度較低的人群中更為明顯。

卡馬羅塔表示,全球化、工作外包到海外、慷慨的福利和殘疾人政策,以及工資停滯不前,都是多年來導致這一下降的因素。

他說:「勞動力參與率的下降,尤其是美國出生的男性勞動力參與率的下降,與許多社會問題有關,從吸毒過量死亡到犯罪。」

因此,卡馬羅塔認為,政府只關注總體數據和強勁的就業增長報告,而沒有提到就業增長主要是由低工資的非法移民推動的,從而忽略了整體局勢。

他說:「這很令人不安。」

更多非法移民帶來的另一個問題是,它壓低了美國工人的薪資。

傳統基金會研究員、經濟學家安東尼(E.J. Antoni)認為,喬‧拜登總統在選民中的民調結果如此糟糕,部分原因是「獲得就業的並非選民本人」。

他告訴大紀元,由於廉價勞動力的大量湧入,美國工人的收入比原來少了。

總部位於華盛頓的智庫經濟政策研究所反對非法移民正在損害美國出生的工人的觀點。

(該研究所)專家海蒂‧希爾霍爾茨(Heidi Shierholz)和丹尼爾‧科斯塔(Daniel Costa)在最近的一份報告中寫道:「認為移民正在惡化美國出生的工人狀況的觀點是錯誤的」。

他們表示:「現實情況是,勞動力市場正在迅速吸收移民,與此同時,美國工人的失業率仍保持在創紀錄的低水平。」

2023年5月10日,在墨西哥華雷斯城(Ciudad Juarez)附近,移民乘坐貨運列車前往美墨邊境。(John Moore/Getty Images)
2023年5月11日,在德克薩斯州埃爾帕索(El Paso),非法移民沿著邊境牆等待邊境巡邏人員。(Patrick T. Fallon/AFP via Getty Images)

對經濟增長的意外影響

許多經濟學家對近年來強勁的就業增長感到困惑。他們表示,勞動力市場過於緊俏,需要大幅緩解以控制通脹。許多人忽視了非法移民的影響。

布魯金斯學會的研究表明,強勁的就業增長與大規模的移民流動相一致,這就是為什麼當前的就業增長並沒有給薪資和價格通脹帶來上行壓力的原因。換句話說,由於大多數職位都由非法移民填補,他們的薪資很低,因此對通脹的影響較小。

研究報告寫道:「意外高漲的移民水平也解釋了自2022年以來消費支出和整體經濟增長的令人驚訝的強勁勢頭。」

據粗略估計,移民人數的增加在2022年推動實際消費支出增長0.1個百分點,在2023年推動增長0.2個百分點,預計在2024年推動增長0.2個百分點。此外,研究發現,移民的增加使實際GDP每年增長0.1個百分點。

非法移民促進了GDP的增長,因為有更多的人加入了勞動力市場,而勞動力是經濟的主要投入之一。

卡馬羅塔估計,自拜登總統上任以來,勞動力中移民人數的增加為美國GDP增加了3,000多億美元。卡馬羅塔估計,經濟在過去幾年中增長了大約1%,大約有一半的經濟增長是由非法移民創造的。

然而,他認為,經濟規模越大並不一定意味著經濟越好,現有人口的財富越多。他說,移民導致人口增長快於經濟增長,從而降低了人均GDP。

許多經濟學家表示,非法移民與合法移民的不同在於,他們往往會在短期內對薪資和經濟生產率造成下行壓力。

2019年10月10日,移民研究中心(Center for Immigration Studies)研究主任史蒂文‧卡馬羅塔(Steven Camarota)出席在華盛頓舉行的小組討論會。(Samira Bouaou/The Epoch Times)

修訂勞工數據

另一個引人關注的情況是,聯邦政府的月度就業報告出現了一系列不尋常的下調。

每個月,金融市場都會關注美國勞工統計局的就業報告,這份報告是確定美國就業市場表現的簡要資訊。

然而,經濟學家和市場分析師注意到過去一年的一個趨勢:勞工統計局每月發布的數據在初次發布後都悄悄進行了大幅下調。

例如,勞工統計局2月13日發布報告稱,1月份美國經濟新增就業崗位35.3萬個,大大好於預期。然而,該機構在4月5日表示,1月份的數據已向下修正了9.7萬人,為25.6萬人。

這在2023年也很普遍。該機構在過去14個月中的12個月內進行了下調修訂,總計減少了近58.5萬個就業崗位。

許多市場專家認為,這些變化表明美國就業市場正在趨於正常化。社交媒體上的批評人士迅速對勞工統計局的動機提出了質疑,認為大量的修正是由於非法移民造成的。

考慮到就業報告經常被誇大,還有人懷疑聯邦機構數據收集方法的準確性。

美國經濟趨勢研究所(ITR Economics)的經濟學家勞倫‧賽德爾-貝克(Lauren Saidel-Baker)告訴大紀元:「我不想批評數據收集工作,他們的工作非常艱難;他們盡了最大的努力,但隨著我們獲得更好、更多的數據,總會有一些修訂。」

該研究所的報告稱,他們的「實地經濟學家」通過各種方法從調查對象那裡收集數據,包括親自拜訪、信件、電話、電子郵件和視頻通話。

摩爾說,數據收集過程中會有錯誤,「但人們預期這些錯誤會是隨機的。」

「但它們並非隨機發生,而是都朝著同一個方向發展,」摩爾說,「我不認為有什麼陰謀,不認為他們試圖操縱數據,他們衡量就業增長的方式存在問題,當前存在大量兼職從業者,他們都被計算在內。」

2023年11月2日,在洛杉磯的一場招聘會上,人們排隊等候與潛在雇主交談。(Frederic J. Brown/AFP via Getty Images)
2023年4月11日,芝加哥海軍碼頭,佐丹奴餐廳總經理威爾‧楊森(Will Janssen)在招聘會上面試一名求職者。(Scott Olson/Getty Images)

根據最新數據,大約有840萬人從事兩份或兩份以上的工作。

經濟學家也注意到,兩項調查之間的差距越來越大。勞工統計局每個月進行兩次調查:提供薪資統計數據的「機構調查」和計算失業率的「家庭調查」。前者包括一個人從事的所有工作,而後者則避免了統計數據中的重複。

自2022年初以來的幾個月裡,兩項調查之間的差距很大。事實上,自2022年1月以來,機構調查報告顯示創造了810萬個工作崗位,而家庭調查報告顯示創造了440萬個工作崗位。因此,一些分析家認為,家庭調查往往能更準確地反映就業市場的健康狀況。

例如,2月份的就業報告顯示﹐新增就業崗位27.5萬個。然而家庭數據顯示,失去了18.4萬個工作崗位。

如果修訂工作長期持續進行,根據安東尼的說法,可能是時候對數據收集過程進行一些調整了。

「這清楚地表明,目前美國勞工統計局的統計方法出了問題,具體是什麼還有待觀察。」

安東尼將目前的情況與2008年相提並論,當時基本經濟狀況惡化如此之快,「以至於勞工統計局很難跟上這些不斷變化的情況」。

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期間,美國勞工統計局對12個月中的11個月數據進行了向下修正,總計超過50萬。

「我們今天可能會面臨類似的情況。」安東尼說,「疫情,尤其是政府對疫情的應對措施留下了許多後遺症。今天,我們仍在處理這個問題,並試圖對此作出合理解釋。」

他說,歸根結底,美國政府需要改變其方法,因為這些機構報告的數字無法與現實世界的數據進行比較。

同樣,如果非法移民持續湧入,經濟學家可能會要求政府就進入勞動力市場的非法移民人數提供更多透明度。◇

原文:Millions of New Illegal Immigrants Mask True State of US Economy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責任編輯:李琳#

相關新聞
最新民調:更多美國人擔心非法移民和恐襲
法官下令釋放硬闖邊境撞倒警衛員的非法移民
非法移民網紅教人占屋被調查 或面臨槍枝指控
非法移民潮淹沒加州聖地亞哥街頭 官員發警告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