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扁」穿越道路 「馬」上有話說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1月9日訊】〔自由時報記者林恕暉、林相美╱台北報導〕總統官邸周邊交通問題屢屢成為話題,甚至台灣總統陳水扁由員警引導穿越道路也被質疑違反交通規則,北市交通警察大隊長陳銘政昨天正式表示,基於元首安全需要,由員警執行交通管制,就不是違規。

陳總統日前參加故總統嚴家淦冥誕活動時,未使用斑線即直接穿越馬路,因而遭媒體質疑。對此,馬英九指出,所有國民過馬路時都應遵守號誌,平常生活中常遇到人多一起上街,而交通號誌是「僅供參考」,警政署月初展開全國大執法,以取締違規行人為重點,應藉此機會改變民眾習慣。

不過,英九也強調,若總統、副總統有交通管制,應以交通管制為優先。

總統官邸周邊交通管制問題一再成為部分媒體、泛藍人士的炒作話題,部分電子媒體指「陳總統帶著大批隨扈穿越馬路沒走斑馬線」,台北市長馬英九昨天上午回答媒體詢問時表示,警政署全國一致的要求行人通過馬路時走斑馬線,台北市已經執行一段時間,我們當然呼籲行人應守法走斑馬線,「如果說高級首長他有特殊需要交通管制的話,那當然另當別論」。

由於部分電子媒體刻意將此段談話引導為「馬英九呼籲行人守法走斑馬線」,台北市議員徐國勇、王世堅昨天詢問市長馬英九時,馬英九表示「有交通管制就不違法」,他強調總統官邸交通問題一切依法處理,「希望在元首安全與市民權益之間取得平衡」。

儘管如此,總統過馬路仍成為昨天議會開議時的焦點,市議員徐國勇昨天詢問總統通行問題時,北市交通警察大隊長陳銘政表示,依照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的規定,車輛、行人必須依照標誌、標線指示通行,有員警進行交通管制時,則依據員警指揮通行,陳總統步行穿越道路全程有員警指揮交通,沒有交通違規的問題。

至於總統官邸周邊交通管制問題,國安局、玉山警衛室與北市交通局昨天會商總統官邸周邊交通問題時,雙方認為總統官邸現有圍牆確實無法有效確保元首安全,在圍牆施工改善前,仍有進行交通管制的必要性,愛國西路人行道將繼續維持管制,愛國西路慢車道則會開放機車、汽車通行,而重慶南路二段七巷內的管制動線將改變,讓巷內居民可由小巷弄轉至湖口街通行。

〔記者蘇永耀╱台北報導〕針對台北市長馬英九暗指陳水扁總統不走斑馬線,行政院發言人陳其邁昨日說,總統行走路線都是由市警局規劃,如果這樣也不行,那麼熱愛慢跑的馬英九,經常在交通管制下「慢步橫越馬路」,不也是一種妨礙交通?

對於馬英九近來頻頻以交通為題作文章砲打中央,陳其邁認為,這是馬英九「為了拚選舉,故意要形塑扁政府耍特權」形象,製造民眾所謂「相對剝奪感」。

陳其邁還說,特別是台北市交通「最近急速惡化,已引起不少民怨」,馬英九更要藉砲打中央,來「轉移焦點」;他因此呼籲馬英九,應把力氣花在整頓台北市的交通上,而不是花力氣在打選舉口水上。

陳其邁並質問說:「熱愛慢跑的馬英九,經常在交通管制下慢步橫越馬路,卻從不認為自己妨礙交通,為何陳總統在交通管制下過馬路,卻不行?」

〔記者林俊宏╱土城報導〕總統府秘書長蘇貞昌昨天說,媒體報導陳總統前天參加嚴前總統冥誕時,未走人行穿越道,事實上當時是處於交通管制的狀況,總統完全依警察指揮行走,並無不妥。

蘇貞昌說,由於嚴前總統冥誕會場就在總統官邸附近,總統以步行方式到達,就是為了避免影響交通。他表示,當時警察在旁維持交通秩序,總統必須聽從警察指揮,所以,才會直接穿越馬路,希望馬英九市長不要因為搞不清楚交通規則就隨便糟蹋總統。

蘇貞昌說,他與馬英九兩人都是台大法律系畢業,馬英九做為學弟,明明都讀同樣的教科書,也是相同的老師所教出來的,為何對法律的認識會差那麼多?馬英九已經對全民作了錯誤的示範,十分的不應該。

交通局︰交管下可不走斑馬線

〔記者鄭學庸╱台北報導〕當總統在特勤人員進行交通管制的狀況下,闖越道路是否違法?台北市交通局表示,依照「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六條規定,道路因為車輛或行人臨時通行量增加,或遇突發事故,足使交通陷於停滯或混亂時,警察機關或執行交通勤務的警察,得調撥車道或禁止、限制車輛或行人通行;因此特勤交警人員為了維護國家元首安全,依法可以禁止兩側來車通行、讓總統在管制區內穿越馬路,而不受「應行走穿越道」的規定限制。

另外,國安局特種勤務實施辦法第七條也規定,特勤人員執行勤務必要時,得對與安全維護對象有關的人員、物品、場所、交通、通訊及其他設備進行必要的查驗、管制及劃定管制區,但不得過度,也應減少對人民權益的侵害。

綠營罷免馬案 當初被扁擋下

〔記者林恕暉╱台北報導〕北市議員王世堅昨天指出,今年4月台北市長馬英九處理總統府前抗爭不當,有六萬位市民連署罷免馬英九時,陳總統特別致電希望他基於社會安定,不要提出連署,但馬英九卻常以「鴨霸扁」、「請那三個人準時出門」等字眼冷嘲熱諷、辱罵總統,馬英九表示,「我沒有一句話是要打扁,我講的都是事實」。

王世堅表示,他如果當時提出罷免連署,馬英九就會成為有史以來第一位被罷免的台北市長,他最後沒有提出罷免案,是因為陳總統一通關切電話,他才打消念頭。陳總統告訴他,「為了社會的安定、國家政治的穩定,希望他到此為止、適可而止,不要提出罷免的連署案」。

王世堅向馬英九說,「陳總統以元首之尊維護你,暗中這麼維護你,你還有臉任意辱罵國家元首,你連總統過個馬路也要罵,甚至連總統官邸最起碼的安全維護,你都要阻攔、反對」,「馬市長,你不覺得慚愧嗎?」面對王世堅砲火抨擊,馬英九只說,「我既沒有辱罵,也沒有冷嘲熱諷」。

王世堅表示,馬英九曾說過「請那三個人準時出門」、「製造新神學」、「公投綁大選是違法的現行犯、小偷」等等話語,這些難道不是辱罵國家元首的話嗎?馬英九則表示,他沒有一句話是要打扁,這些說法偏離事實,事實是不可改變的。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