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曉波:高爾基--斯大林集中營裡最尊貴的囚徒(十九)

劉曉波

人氣 7

【大紀元10月10日訊】「死亡政治」是人類文明的變態,卻是所有的獨裁體制的常態,即著名人物的死亡常常伴隨著凶險而殘酷的權力格鬥。縱觀漫長的獨裁製度史,共產極權的野蠻實乃前無古人,其「死亡政治」也更為殘酷。在前蘇聯,列寧之死引發斯大林與托洛斯基之爭,基洛夫之死變成斯大林清洗「季諾維也夫-加米涅夫集團」的借口,高爾基之死也不例外。

高爾基的死亡像基洛夫之死一樣,既充滿令人困惑的謎團,又被斯大林解釋為罪惡的政治謀殺,是由「資產階級的走狗和間諜」、「法西斯敗類」、「社會主義革命的叛徒」、「托洛茨基分子和右派分子」共同策劃完成的。具體而言,謀殺高爾基是「托洛茨基—布哈林右派集團」的龐大陰謀的一部分,由流亡在外的托洛茨基和在國內的布哈林的合謀策劃,在國內由雷科夫和雅戈達直接操縱,由安排在高爾基身邊的秘書和醫生執行。他們先用謀殺作家的兒子來打擊高爾基,接著又借高爾基身體的每況愈下謀殺了作家本人。而謀殺高爾基的最終目的是為了推翻斯大林,如果這個陰謀不被揭穿,下一個謀殺的目標就是斯大林本人。所以,高爾基死後,他的秘書克魯奇科夫立刻被捕,幾位醫生也被相繼失去自由,大作家的別墅被多次徹底搜查,秘密警察甚至把土豆一個個切開,尋找他們需要的材料。

高爾基死後兩個月,1936年8月19日,在莫斯科審判了加米涅夫和季諾維也夫等人;1937年,斯大林開始清洗布哈林等黨內元老和作家們,1938年3月,對布哈林、雷科夫等人進行了第二次大審判。在兩次大審判前,斯大林都曾許諾:只要加米涅夫、季諾維也夫和布哈林等人在審判中公開認罪,就可以免於一死。這些非常瞭解斯大林的「戰友們」居然相信了,承認了所有被誣陷的罪行,布哈林還出賣了幾十個學生,並以惡毒的語言進行自我羞辱。而暴君是不會遵守承諾的,違心認罪的布哈林等人全部被處死。

據出席過此次大審判的蘇聯作家愛倫堡的回憶:布哈林等大多數被告已經失去了個人意志,完全處在任人擺佈狀態,一個個精神委靡不振,消極待斃。特別是布哈林,一反思維敏捷、言辭犀利的常態,而只是機械性背誦早已準備好的認罪台詞。由此愛倫堡猜測,很可能克格勃頭子葉若夫利用「藥物」或其他極端手段才獲得被告的口供。至少,布哈林的交代和認罪,是在審訊人員發出要殺死其妻子與剛出生的兒子的威脅之後。

斯大林是玩弄權謀的高手,大清洗使他的權力得到空前鞏固之後,他又要用祭奠死人來收買人心。他一面利用俄羅斯的偉大詩人普希金百年祭日來籠絡知識分子,一面把大清洗的主要罪責栽贓到他的忠實打手秘密警察的身上。

像當年籌辦高爾基誕辰慶典一樣,蘇共中央成立了普希金百年紀念活動的專門委員會,由政府高官、作家和研究普希金作品的專家組成,紀念活動的序幕是出版了各類研究專著,盡量把普希金與現政權聯繫起來,如《普希金——我們的同志》,《普希金的遺產和共產主義》等書。重頭戲是在克林姆林宮的大廳舉行紀念活動的籌備會議,斯大林等高官悉數出席。據受邀出席紀念會的作家楚科夫斯基的日記記述:斯大林的出現令整個大廳沸騰起來,「我四下張望,所有的人都是一副迷戀、溫和、表現高尚精神和露出笑意的面容。看見他——不過是看見而已——對於我們大家來說,這是一種幸福。傑姆琴科老是在跟他說點什麼,我們大家都很嫉妒,但又很羨慕——她太幸福了。我們懷著崇敬的心情體味著他的每一個姿勢。我甚至認為自己從來就不具有表露這種情感的天分。當人們向他鼓掌,他掏出一塊(銀白色的)表,含著迷人的微笑向大家展示時,我們都不由自主地低語起來:『表,表,他讓我們看表了。』後來,散會離開的時候,我們大家在存衣室旁邊又回想起這塊表來。帕斯捷爾納克不住地低聲對我說些讚歎他的話,……我和帕斯捷爾納克一起回家,兩人都沉醉於歡樂之中。」

先讓秘密警察清除掉政敵,然後再清除掉最瞭解大清洗內幕的秘密警察,並從中挑出幾個替罪羊來安撫人心,是斯大林的一貫做法。斯大林先把高爾基之死栽贓到托洛斯基、布哈林和雅戈達等人身上,讓葉諾夫代替雅戈達出任克格勃頭目,而雅戈達、高爾基的秘書和醫生等人都被槍決;繼而,為了緩解大清洗造成的普遍不滿,斯大林又把37年、38年的大清洗栽贓到葉諾夫身上。1938年11月,蘇共中央作出緩和鎮壓運動的決定;12月,葉諾夫被解職,39年秋被捕,40年夏被處決。

毛澤東在還未奪取全國政權的1940年代,他拒絕斯大林在中共內的代理人王明,卻在割據地延安搞出了斯大林式黨內清洗的中國版,發動「延安整風」運動。與斯大林一樣,毛澤東的整肅也是針對黨內異見者和知識分子,張國燾和王明是黨內異見的代表,被控為「托派」的王實味等人是知識界的代表。而且,毛澤東學習斯大林式的秘密警察方式,大有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的超越。斯大林主要依靠「肉體暴政」,毛澤東則是雙管齊下,除了以白色恐怖從肉體上征服之外,他還要從靈魂上征服——通過大規模群眾運動來實施「精神暴政」。他讓被整肅者接受黨內會議和群眾大會的羞辱,從尊嚴上人格上精神上摧毀對手。1949年中共掌權之後,發動群眾的大清洗貫穿於毛澤東統治的二十七年,一個接一個的政治運動幾乎從未停息過,直到大浩劫文革進行了十年之後,毛澤東的自然死亡才使中國走出了大規模政治清洗的時代。【未完】

--原載:《北京之春》八月號
http://beijingspring.com/bj2/2006/280/2006730235239.htm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劉曉波新書《單刃毒劍——中國民族主義批判》上市
劉曉波:「白癡官員」惡搞中共
劉曉波:「色搞」氾濫的中國
劉曉波:胡錦濤漫畫事件的背後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中共帶動粉紅暴民化 美國突下重手
【新聞大家談】疫情失守 北京打科企釋3信號
【秦鵬直播】廣州再現驚魂一幕 南京甩鍋鬧4笑話
【財商天下】資金外逃 北京慌了?
【首播】專訪利特瓊:幫助中國人民獲得自由
【新聞看點】新疆沙漠遇洪水 唐英傑判9年冤獄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