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帶女治病遭監視居住的李喜閣

【大紀元12月9日訊】(自由亞洲電臺記者丁小採訪報導)河南輸血感染艾滋病的維權人士李喜閣,本週四準備帶母嬰感染艾滋的五歲女兒上北京檢查,提取兒童藥物時,受到官方出動防暴警阻撓,並當場將她處以監視居住。她星期五接受了記者的專訪。

38歲的李喜閣,95年在寧陵縣婦幼保健院做剖腹產手術時接收醫院輸血,04年九歲的大女兒因母嬰感染艾滋病故,同時,發現自己和小女兒也染上艾滋。她踏上維權的道路,並成立輸血感染者民間組織「康樂家」,要求立案偵查輸血感染案,追究有關人士的責任。

兩年來不斷受到河南當局的打壓,今年更一度被刑事拘留,取保候審後,不料本週四再被處以監視居住。她星期五向記者講述經過—-

李喜閣:「我這段時間從23號起一直被軟禁在家,昨晚,因為我的小女兒林林要去北京幼兒醫院檢查,三個月一檢查不是?我就跟公安局的說我得帶女兒去檢查病,他們就不想給我出去,我說不去也可以,你們公安局的得帶我女兒去北京幼兒醫院去檢查。他們也不願意帶,畢竟是個艾滋病的孩子吧,不敢接我的孩子!

後來沒辦法,我們在大街上僵持了三小時,從晚上七點到九點多,其間就給了我這個監視居住決定書。政府就害怕我到北京上訪。害怕我不回家,他們就出動了防暴員警,四個人,因為害怕帶我上車時我會反抗,會抓他們,所以就穿了防暴服。冬天很冷,又下著雨,孩子又小,我害怕她感冒,後來就自己坐車回去了。」

記者:「孩子不看病怎麼辦?」

李喜閣:「就在家。因為兒童藥物在國內非常緊張,我在北京兒童醫院給她找到了一份。我現在沒有辦法,一直在家。我丈夫到外邊借錢去了,因為我們真的沒錢了,孩子檢查需要三千塊錢。查這個可能半個月才能出結果,因為這次用藥還要查病毒載量這個問題。所以我非常生氣,因為孩子這麼小,那一個走了,這個又是這樣,我要是沒有這個孩子可能就自盡了。」

記者:「等你丈夫回來就可以帶孩子去檢查是麼?」

李喜閣:「還不知道,公安讓不讓他去還不知道。」

記者:「監視居住書有什麼限制?」

李喜閣:「裏面有很多,像未經執行機關批准,不讓見其他人。我不明白什麼人我可以見,什麼人不可以。我又沒犯錯誤,犯錯誤的不是我,是政府。還有說傳訊的時候及時到案,我是取保候審,他們打算隨時把我送上法庭處理問題。」

記者:「你覺得監視居住之前之後有什麼分別?因為之前你也被軟禁著的。」

李喜閣:「對,我之前那個取保候審,說我有上訪的權利。現在上訪的權利被(剝奪了)我沒有想到,因為我去北京就是想給孩子檢查,沒有想去上訪。沒想到他會出這個監視居住書,就是說,你不能出門了。既然我不能出門,我覺得這個孩子政府怎樣都要(負責),因為那個孩子已經死在政府手裏了,這個孩子如果又死在政府手裏,就一點人道主義都沒有了。」

記者:「監視居住有沒有說多長時間?」

李喜閣:「沒有,他們給我是七號,但上面寫的是五號開始,我不知道他們是怎樣操作的。我現在有時不知怎麼辦,犯法的不是我。法院為啥不給我立案(就輸血感染)?為啥不給我賠償?我女兒死,沒有一個人給我交代。保護婦女的合法權益,一點用都沒有,還有保護未成年兒童權益,也是一點用都沒有!

溫家寶下的關於艾滋病的條例,上面明明寫感染艾滋病的人員有受教育的權利。我的孩子為啥受不到教育?沒人管沒人理。我不知道法院什麼時候才能給我立案,我不知道還能不能活到那個時候。我不知道政府為啥害怕我和其他感染者說話,我不知道他們是什麼意思。」

記者:「現在他們看著你麼?」

李喜閣:「對,在外面看著我,三個人。有時候我還要考慮這些警察,因為他們以前對感染者沒有接觸,非常害怕,一般情況下我跟員警不發生矛盾,他們跟我接觸有安全的考慮。蹲在那裏看就看吧,他們看著不讓我上訪,我要上訪了,他們會被停薪留職或被扣工資,所以我覺得還是不難為這些人吧!」

記者:「你現在能出門麼?」

李喜閣:「也可以,但必須和警察一起。到超市給女兒買點零食,公安局還是讓我們出去的。」

(據自由亞洲電臺錄音整理)(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專訪:鄭恩寵談去教堂途中被公安攔阻
林牧遺書
林牧遺書 人氣 16
艾滋病感染者李喜閣計劃第六次上訪
李喜閣進京講學被強行抓回
最熱視頻
【微視頻】習防螞蟻爆雷?傳楊雄忘帶紅卡死亡
【時事縱橫】北京似現末日景 兩千萬網軍棄五毛
【有冇搞錯】中共五個最恐懼的事情
【探索時分】神不知鬼不覺 史上最成功空襲
【拍案驚奇】克里上海被冷落 中共拋棄李嘉誠?
【有冇搞錯】阿里巴巴被罰巨款 為什麼很高興?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