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灝年評《反國家分裂法》

新唐人電視【透視中國】

人氣 2
標籤:

【大紀元3月9日訊】二零零五年三月十四日, 中國十屆人大三次會議通過了《反國家分裂法》。中國總理溫家寶強調,這是一部遏制台獨勢力的“和平統一法”,而不是針對台灣人民的“戰爭法”。

在線觀看 下載觀看

【林丹】《反國家分裂法》的通過引起台灣朝野的一致譴責。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六日台灣民眾數十万人走上街頭,抗議中共頒布《反國家分裂法》,國際輿論也紛紛表示不滿和反對。

應美中“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大同盟”,以及大紀元時報和新世紀電視台的邀請,著名歷史學家辛灝年先生,于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七日在芝加哥僑教中心發表了題為“中國統一的原則、道路和時机”的專題演講,就中國統一的原則、道路和時机, “九評共產党”与中國統一的關系;以及中共制訂《反國家分裂法》的真正意圖發表了他的獨特見解,受到了芝加哥僑界及留學生們的熱烈歡迎。在上次《透視中國》的節目中,我們為您介紹了辛灝年先生芝加哥演講的第一部分,“中國統一的原則、道路和時机”。在今天的節目中,我們將繼續為您介紹辛灝年先生演講的第二部分“《反國家分裂法》的真正立法意圖”。

【辛灝年】我要講的第二個問題,是大家這兩天最關心的《反分裂法》。我大概也是對反分裂法最先表態的一個,但是我沒有公開表態,因為當反分裂法剛剛傳出來的時候,紐約的几個記者就找到我,我只跟他們說了三句話,那個時候我沒有多想,我就說:什么反分裂法呀,我說這個反分裂法叫做:“以攻為守,以進為退,以威脅代替妥協”。這是我當時對《反分裂法》的看法。因為我想,我的大陸的同胞們很多人會跟我看法一樣。我們和共產党才真是“心有靈犀一點通”的啊!

后來很多朋友都跟我談這個問題,我就想了,這個反分裂法到底是個什么法呢?我們??得給那些關心祖國的命運,關心我們大陸人民命運,特別是關心我們中國未來統一的的這些華僑的朋友們、同胞們有個解釋呀。而且特別是看到半個多月以來,甚至二十多天了,你看海內海外,包括美國政府﹑法國政府﹑俄國政府都在鬧騰這個中國共產党的《反分裂法》,共產党睡在夢里都笑醒了,目的達到了。

《反國家分裂法》是不統一法

【辛灝年】我對反分裂法進行三句評价。第一,反分裂法就是“不統一法”,如果跟共產党說的客气點,或者我們再講得科學一點,反分裂法就是共產党拿出來的一個“暫不統一法”。為什么? 

第一,大家想一想,一九九六年,台灣大選是,中共已經放了空彈頭的飛彈,打在台灣島的几個角上。記好,八年前就把飛彈放出去了,不過那是空的。現在是八年之后了,都不止八年了,在這八年當中,只要台灣有一次大選,不論是什么大選,共產党不是調兵,就是遣將;不是把糧食從東北運到福建前線;就是把五百七十六顆飛彈;或者七百五十六顆飛彈排在台灣海峽對面。直到去年台灣大選的時候,共產党發表《社論》說“台獨就意味著戰爭,阿扁上台就是台獨”。并且它已經慌亂到什么程度,慌亂到竟然承認二二八是它親自指揮領導的,說明二二八跟台獨沒有關系……。

可是漫長的八年過去了,它先打空彈頭;后講台獨就意味著戰爭;阿扁上台就意味著戰爭。軍隊也調好了,糧食也儲備好了,飛彈也對准了,怎么辦.阿扁上台了,阿扁又被選上了,怎么辦?是打還是不打?能打嗎?不能打又怎么辦?它處在一個非常慌亂的狀況下,你們知道嗎? 打, 我待會儿再打。他不敢打。可是不打,它又下不來台了。 因為“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在紐約已經正式更名為“中國統一促進會”。紐約那些愛國的親共僑領,已經喊出了:哪怕是武裝打台灣,我們也要統一它了。在華僑的世界里面,在這個世界有海水的地方,一些人是真愛國,可是不知不覺把愛國等同愛共的這些華僑們,他們在逼迫共產党打台灣啊,你知道嗎?他們不了解共產党心里的苦衷啊!你不是飛彈都放出來了嗎?空彈頭都放過去了嗎?你不是說台獨就意味著戰爭嗎?阿扁上台就意味著台獨嗎?那你怎么還不打呢?可是它能打嗎?不能打怎么辦?不能打只好想個點子了,怎樣化解海外華僑對祖國統一的崇高愿望?怎樣解決大陸人民逼它打台灣的那樣一個“反共戰略思想”?怎樣解決這上不上,下不下,打又不是,不打也不是的眼下狀況?特別是叫它頭疼的是,被它養大的台獨勢力 – 我講的“台獨勢力”是反華台獨勢力,它的前期是共產革命台獨勢力,它的中期是社會主義勢力,現在是反華分裂勢力,這一批人不打它的話,今天叫去中國化,明天要走出中國,今天改教科書,明天要把英文定成台灣的官方語言, 不亦樂乎,共產党這張臉下不來呀!所以,殫精竭慮,好在共產党里面能人也很多,它想到一個點子 – 立法!

立法有什么好處呢?第一我表態了,我搞個反分裂法,??明我是要統一嘛。第二,我現在才立法呀,立完法,法起了作用以后,才能看情況決定打不打台灣啊。你看,時間拖下去了。第一稿出現的時候說,二十年以后再打。反分裂法先發出來,二十年以后再打。大家記不記得,八九年鄧小平先生說過一句話:殺二十万保二十年。現在胡錦濤也要定個反分裂法,先保二十年再說。所以,反分裂法對于中共來講,是金蟬脫殼之計呀!是不統一法,是暫不統一法,但是又不能示弱。因為它是絕對不會公開講 – 那我們暫且就不講統一嘛,你們也別把台獨搞得太快,海外華僑你們也別逼我……共產党它掉不下這個架呀,怎么辦?就來個反分裂法。表面上看,告訴你,我要統一台灣,統一中國,以攻為守;表面上看,我是要打的,只要你是實質性台獨 – 大家記好,它這《反分裂法》里面有個“實質性台獨”的概念,這個“實質性”就掌握在共產党手里面。只要我認為你是實質性台獨,我就打。哪怕你再台獨,我認為還不是實質性台獨,我就可以不打。這叫以進為退嘛!話講得很狠啊,心收得很緊啊!第三,以威脅代替妥協。好在中國大陸大嘛,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嘛,飛彈几千顆嘛,軍隊有三百万嘛,威脅威脅你這個小島有什么了不起啊,可是這個威脅的結果是什么?目的是什么?是妥協嘛,是不敢打嘛! 

所以《反分裂法》,我以為它首先就是一個不統一法,客气點說,叫暫不統一法。它無計可施了,只好弄個法出來了,即可以嚇阻台獨,又可以寬慰海外愛國華僑,更能夠緩解那個對它怀著貳心的中國大陸人民。一舉三得。

《反國家分裂法》是反統一法

【辛灝年】《反分裂法》不僅是一個不統一法,《反分裂法》還是一個反統一法。為什么說它是反統一法呢?我們先隨便舉個例子。我對我自己的孩子從小就很嚴厲,可是我對他無計可施。我只要發現了他的毛病,我只要打他一頓,可他就逃跑一次;我打他兩頓,他逃跑兩次;最后他跑得讓我找三天三夜都找不到他回家。有人告訴我,你不能再打了,再打這儿子就沒了。他真要跑到外地去,再也找不到了,你就等于沒有儿子了嘛!所以當一個父親管教孩子的時候,他的前提是什么?他的前提是要這個孩子好,要這個孩子跟他親,要這個孩子認他這個爸爸,承認這個家是他的。他管教孩子的目的,絕對不是要把這個孩子給嚇跑,把這個孩子給弄走,讓這個孩子永遠在他的眼前消失掉。所以大家想一想啊,這些年來台灣只要一有選舉,這邊就放飛彈;再有選舉,就大罵台獨。可每一次大喊大叫的結果是什么,是台獨更台獨了!是台獨越走越遠了!是台獨再也回不了頭了的味道了。大家想一想,共產党是傻子嗎?既然明明知道,我威脅一次,他就多跑了一尺遠,我威脅兩次,就再多跑一尺遠,我威脅三次,他就干脆跑得不見我了,那你還不赶快改弦更張嗎?不!它在繼續威脅。而繼續威脅的結果是什么呢?那就不是要統一了,而是反統一了,怎么統得起來呢?你每威脅一次,台獨就百尺竿頭更進一步;你每威脅一次,他反華的那种本領和言語就囂張一次。你看昨天又開始了,三.二六大游行,媒體報道一百万,泛藍說只有二十七万點五,那也是二十七万點五啊。所以客觀上來說,中共的反分裂法,實際上,就是一個反統一法。沒有一個人這么蠢,中共也沒有那么蠢。它明明知道,它發作一次,台獨就更加囂張一回,可是它還要這樣發作。所以,從客觀的意義來 說,不是說主觀上,你不是在要統一嘛?你是在要分裂嘛,你怎么還要搞個什么《反分裂法》呢?

《反國家分裂法》是非法之法

【辛灝年】第一,大家想想看,《反分裂法》沒有歷史的合法性嘛,因為辛亥革命之后,任何一個混戰的軍閥,都沒有說要另外建立一個國家來分裂我們的大中華民國,任何一個軍閥,他無非是想割据稱雄而已。他仍然承認一個中國,他沒有搞出過第二個中國來。唯有共產党在蘇聯的命令和指揮下,第一,不承認中華民國;第二,它沒有祖國;第三,它在一九三一年日本侵略中國兩個月以后,在蘇聯的命令下,創建了偽“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是中國近代史上,第一個分裂中國的祖宗啊!在抗戰胜利以后,它把中華民國的大好河山變成了兩半,被它取名為一個叫“國統區”,一個叫“解放區”。所謂“國統區”就是挂著孫中山先生的畫象,飄揚著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唱著“三民主義我党所宗”的國歌,所謂“解放區”呢,是挂著馬恩列斯的畫象;挂著鐮刀斧頭的蘇聯党旗;唱的是“英特納雄那爾一定要實現”的沒有祖國也不要祖國,甚至敢于出賣祖國的《國際歌》。一個分裂了中國的祖宗,一個沒有它,中國就不可能出現分裂的這么一個党,它有什么資格來訂什么《分裂法》呢?我們從歷史學者的一個良心的角度,認真地問一問這個問題,中國共產党它制定《反分裂法》,有歷史的合法性嗎?你如果說孫中山訂《反分裂法》,蔣介石訂《反分裂法》,蔣經國訂《反分裂法》,都有歷史的合法性,而恰恰就是中國共產党沒有合法性!所以我要講的第一點,它是非法之法,那是因為它沒有歷史的合法性。

第二,它沒有現實的合理性。為什么?在座的都是關心國事的朋友,它在去年還把中國北方的大片領土,拱手相讓給它那個已經死掉的社會主義祖國──前蘇聯的后人們。并且把領土送出去的公報,到今天都不敢公布出來。几個月前當日本的自衛隊,已經上了釣魚台島的時候,已經宣布釣魚台是日本的領土的時候,它只派几個學者說:釣魚台從來就是中國的。政府軍隊無一人敢表態。一個左手在出賣國土,讓出國土的一個政權,為什么把只有三万多平方公里的台灣島揣在心里,今天想解放它,明天想統一它,可是另外一只手在不斷的在把自己的國土在送出去。你知道老沙皇俄國和新沙皇俄國一共侵占了我們多少土地嗎?五百六十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啊,是多少個台灣啊,你們可曾??過中國共產党叫過一聲嗎?說都沒有說過一聲啊!所以,它在現在這個節骨眼上,搞出一個《反分裂法》專門對付台灣,我想問一問,它有現實的合理性嗎?沒有合理性,你一邊還在賣國嘛,你一邊又裝出一副要統一中國的樣子。今天的中國老百姓可不是几十年前了,大家都會看得很清楚。

第三,《反分裂法》沒有一個正當的立法的法源。共產党說,《反分裂法》是根据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制定的。凡是在座的大陸的朋友都會知道什么叫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這個法對我們起過作用嗎?這個法是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思想,以中國共產党為領導的核心力量。這個憲法到今天還把“四個堅持”寫在上面。這個憲法還把自由信仰,民主輿論的自由全部寫在上面,說我們中國人都擁有這樣一個自由。如果都擁有的話,今天這個地方就不會有這個研討會了。我在大陸生活了四十七年,我就從來沒有享受過言論自由;我就沒有享受過我自己的信仰自由嘛。號稱一億的法輪功學員,如果在中國大陸有這個信仰自由,讓他去練功的話,共產党遵照這個憲法,他就應該有這個權利,可是沒有嘛!才跑到海外來辦媒體的嘛!這是不是事實嘛!這個《憲法》是個假法嘛!是個偽法嘛!是個從來只訂了,從來不打算去兌現的《憲法》,所謂的“根本大法”嘛!根据這個虛假的憲法,一個從來不想實現的,一個只用來禁錮人民、壓迫人民、統治人民的《憲法》;一個隨時可以變的《憲法》所制定出來的《反分裂法》,它有合理的正當的法源嗎?它沒有嘛!它的來路就不正嘛。

第四,《反分裂法》沒有執法的可信根据。我剛才已經講了一點了,我現在要重申的是,一九四九年以后到今天的中國,在漫長的毛澤東時代是無法可依,毛澤東自己講的,“我就是禿子打傘無法無天”。在改革開放的二十五年里面,制訂了無數的法,可以說是法律之多之廣,今天世界是很少有國家相比的。可是它有法不依呀!我這話可不是笑話,在我被共產党作為統戰對象,也給我一個人民代表、人大常委當的時候,我就曾經寫過一個建議,“不要有法不依”嘛。如果它有法而依的話,今天中國大陸滿中國到處都是上訪的人群嗎?北京還要派出那么多的武警在任何一個火車站、汽車站阻止那些來上訪的平民百姓嗎?那些來上訪的百姓能夠在中南海對面的高牆上往下跳,去自殺嗎?一個無法可依,有法不依的政權所立的一個《反分裂法》,我們全世界都把它當成一個真正的法來歡呼、來支持、來反對、來抗議、來控訴,本身不就是一場笑話嘛!它是假的嘛!是水中月嘛,是鏡中花嘛。它既沒有歷史的合法根据,又沒有現實的合理的道理;它既沒有立法的正當法源,又沒有執法的可信依据。制法的中國共產党從來就不是一個好好的能夠執法的党嘛!

所以總結一下我們對《反分裂法》的看法。它是一個不統一法,它是一個反統一法,它是一個非法之法。所以在時机上,不用??,中共喊統一都是假的,這個時机當然是不對的了。第二,《反分裂法》閉口不提民主,只談和平統一, “和”非和平手段。所以道路不通嘛!《反分裂法》有原則嗎?沒有原則嘛!原則掌握在中國共產党的手上,你看它那十條,那么一小段文字,它是想怎么解釋就可以怎么解釋嘛。原則不對、道路不通、時机不當,《反分裂法》是什么“為了中國的民族統一,為了中國的統一”,那不過是一句笑話嘛!

【林丹】《反國家分裂法》之所以受到台灣各界以及國際社會的關切,是因為它首次明文規定“采取非和平方式”來處理台獨問題。《反國家分裂法》全文共十條。其中第八條規定如下:

【旁白】台獨勢力以任何名義、任何方式造成台灣從中國分裂出去的事實,或者發生將會導致台灣從中國分裂出去的重大事變,或者和平統一的可能性完全喪失,國家得采取非和平方式及其他必要措施,捍衛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

【林丹】所謂“分裂的事實”、“將會導致分裂的事變”、“和平統一的可能性完全喪失”三种情況的認定,存在著極大的變數和不确定性,這正是台灣以及國際社會的疑慮之處.

中共死也不敢打台灣

【辛灝年】共產党為什么在近十年來,不斷地揮舞著民族主義的大旗,在海外大喊統一,在國內高喊要統掉台灣。可是,飛彈空的放過去了,實的也布置好了。軍隊未行,糧草也已經先行了,可就是不敢打台灣。就是在台獨愈加猖狂的今天,它卻動都不敢動,只拿出一張紙來,在紙上用威脅代替妥協呢?它有一個根本道理,這個根本道理說白了就是三個字,“不敢打”。再說得詳細一點,那就是三句話,“共產党死也不敢打,要死了才有可能打,打了就死!”大家不要以為我今天即興發明了這三句話,我這三句話是八年前和一批美國的中共問題專家,和一批華裔學者,和一批著名的民運人士接受“美國之音”采訪的時候,大家都認為馬上就要打台灣了,我說了這三句話。紐約的一個記者叫藍麗小姐,她可以證明,因為她每年都問我這個問題,我每年都堅持這樣說。我為什么這樣說,不是我聰明,是因為我比較了解共產党。和我大陸的許多同胞一樣,和在座的許多大陸留學生一樣,我們了解它,它不敢打,它死也不敢打。因為他打了就會死。

你知道嗎?鄧小平死的時候,北京一個工人拿著一個花圈要送到天安門廣場去紀念他,不管他是真的假的,五個武警一下扑上去,按在地上,銬上帶了就走。因為送一只花圈都會影響這個党國的穩定。三年前,北京大學一個女孩子,在北京東郊被几個小流氓強奸致死,她的同班同學要為這個可怜的女同學開一個追悼會,教育部根据中央精神,發下一個文件給北大,不准開追悼會,原因是不利于穩定。穩定壓倒一切呀!一個小小的,一個班級的追悼會都能影響到大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穩定。一只哀悼中華人民共和國領袖鄧小平的花圈都能使它心惊膽戰!它還敢把一九四九年打贏了、五十多年擱淺了的這一場台海戰爭重新挑起來打嗎?敢嗎?不敢的!“穩定壓倒一切!”孫中山在“走向共和”里說過一句話,“穩穩穩,穩到袁世凱复辟帝制!”共產党也是“穩穩穩,穩到絕對不敢打台灣!”所以呀,它死都不敢打。因為打台灣就會造成不穩定,還有什么東西,什么原因比打台灣,發動一場內戰,更能造成中國共產党當前的政治不穩定呢!?

中共要死了才有可能打台灣

【辛灝年】可是我為什么說“要死了才有可能打呢”?反分裂法的另外一面,比較可怕的一面,就是“要死了才有可能打”。為什么這么說,它不敢打是為了維護它的生命啊,是為了保護這個政權,使這個政權這個社會不出問題呀,共產党不會給人民一個机會,讓人民在打台灣的時候揭竿造反而起呀!可是大陸人民對于民主的追求,對共產党的反抗,五十多年來其實從來沒有停止過,現在是越反越烈而已啊。人民不會因為你不打台灣他就不反共啊!你們看看“九評”嘛,我剛才說了,改革開放二十五年的結果,是出現了一個強大的信仰團體,發表了九篇聲討共產党的檄文。那就是??,人民反對共產党,要結束共產專制統治,要推倒這個共產專制的复辟,已經是快到時候了!如果這個人民的奮斗在近一些年里面,越來越如火如荼的發展起來的話,如果共產党已經明顯地感覺到自己的政權不穩的話 – 其實我這句話已經講得挺落后了,因為,八九年之后,那么多的共產党的大小官員帶著我們從海外投進去的美元,跑到美國和海外來,買房子,置地產,想想看,都在留后路。在這种情況下,當它感到最后,實在是頂不住了,殺二十万,保二十年。現在已經十五年了,只有五年可保了,它就有能會打台灣,為什么?打台灣,東邊去打台灣,西邊用軍事獨裁統治的辦法實行軍管,控制大陸人民,采取非常時期的方法來對付大陸人民,重歸毛澤東時代。所以大家要明白一個道理,要死了,真的是有可能打。

但是,不論是“死也不敢打”,還是“要死了才有可能打”,都是“打了就死!”為什么?机會嘛。中國大陸人民今天少的是什么?机會嘛。對一場推翻專制統治的人民民主運動,或者叫民主革命,天時、地利、人和地利有了,人和有了,現在就差一個天時了。何況,天聽自我明聽,天視自我明視。人民是天啊,三千年前,我們老祖宗就說過這句話,“人民是天”啊。人民要變革天命啊。海外近半個多月來,在中國共產党的反分裂法頒布的前后,所掀起的一股又一股的各种各樣的聲浪,說白了,都是上了它的當啊!有必要嗎?有必要同一個嘴巴狠狠,心里根本不敢打的人,較什么真嘛?!你越較真,它就越得意啊!這就是它的目的呀!第一,你害怕了吧,你不害怕就不敢上街抗議──你害怕了;第二,愛國的華僑更來勁了吧,你看最近一些華僑僑團鬧騰得多厲害!是不是?還有我們的很多很多的朋友,是否應該從這當中看到一點什么,看到了我們今天在台灣的問題上,一定要慎重!不要上當,不要上它愚弄人民的圈套。要把心貼在大陸人民的心上,聽聽大陸人民怎么講,不要跟著共產党的那個假的、統一的旗號去起哄。這一點太重要了,這一點也是我多年來感受最深的地方,

我是一個中國人,在我的心里,我認宗的是那個“大中華民國”。如同今天中國大陸好几代的中青年知識份子一樣。什么叫“大中華民國”,那就是包括內蒙古在內的,一九一一年由孫中山先生所創建的那個亞洲的第一民主共和國。我認宗的是這個,我認宗這個大中華民國,我自然愛我自己的這個大中國。我也正因為愛自己的這個大中國,所以我們不論在對中國的統一和分裂的問題上,持什么樣的看法,抱什么樣的態度,我們的一個信念,那就是中國大陸絕大多數人民的一個信念,一個你最好不要去碰、也不要敢去碰它的一個信念,那就是中國必將要走向民族統一這樣一個信念。就象我剛才說的那樣,中國一定要在原則、道路和時机上選擇好,選對了,去走向民主統一。

【林丹】二零零五年,台灣泛藍各党紛紛發起“大陸之旅”。台灣新党主席郁慕明的“民族之旅”;親民党主席宋楚瑜的“破冰之旅”;國民党主席連戰的 “和平之旅”,真可謂風起云涌,勢如破竹。他們被奉為上賓, 登講台,走紅毯, 好不風光. 然而, 不久前一份從大陸內部向海外互聯网上傳的中共中央文件顯示, 為防止党內思想混亂,就連宋登陸一事,中共中央向中央各部委,各省市自治區,解放軍各軍區、各大兵种發出《通知》,《通知》說:作為新世紀軍事斗爭准備的一部分,為了分化瓦解敵人營壘,為了在戰爭之前盡可能多地爭取世界和平力量的支持,中央決定近期邀請以連戰為首的台灣國民党,和以宋楚瑜為首的台灣親民党組團來大陸訪問,并增加与台灣各政党的聯系。《通知》說,台灣連、宋勢力是我們應該爭取的力量,但為防止對連、宋的和平幻想,有必要提醒全党必須對他們的本質有清醒地認識,他們歸根結底是屬于台獨勢力,只不過是緩獨而已。《通知》說,為避免造成他們“反攻大陸”的錯覺,為防止他們与我們爭取群眾,必須嚴格控制他們在大陸的公開言論和活動。既不能允許他們宣傳台灣的“中華民國”和“民主自由”,也不能允許他們宣傳聯邦制,只准他們宣傳中華民族的大一統,宣傳中國人的世紀。盡管這份《通知》的真實性還有待于進一步考證, 然而我們從連宋大陸之行不斷收緊尺度的言論和演講中,似乎已得到了佐證。

台灣民進党主席陳水扁批評說,兩岸最大的不同不是政治分离,是生活方式、制度的不同,兩岸之間是民主与不民主、和平与非和平的競爭。

輿論指出,中共借台灣政党紛爭,對台再施統戰之術。是急于想從《反分裂法》所造成的孤立被動的局面中解脫出來, 輿論呼吁台灣各界放棄政党利益紛爭,認清中共的邪惡本質,以及所面臨的崩潰危机,為中華民族的未來,和中國的長治久安,徹底拋棄對中共的任何幻想。(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賴斯抵東京將會晤日首相
臺灣人民的精神動力來了
326遊行 新竹縣市6千人表達保衛鄉土決心
【讀者投書】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最熱視頻
【薇羽看世間】歐中峰會 歐盟對中共轉強硬
【大選觀察】川普對付中共敢說敢做
【新聞看點】十月驚奇5種可能 天選人塑美國未來
【拍案驚奇】中美外交降級?崔天凱自曝睡不著
【老外看中國】好萊塢製片人:中共連未來都管
【珍言真語】謝田:綑綁螞蟻金服 中共在港撈錢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