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灏年评《反国家分裂法》

新唐人电视【透视中国】

人气 2
标签:

【大纪元3月9日讯】二零零五年三月十四日, 中国十届人大三次会议通过了《反国家分裂法》。中国总理温家宝强调,这是一部遏制台独势力的“和平统一法”,而不是针对台湾人民的“战争法”。

在线观看 下载观看

【林丹】《反国家分裂法》的通过引起台湾朝野的一致谴责。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六日台湾民众数十万人走上街头,抗议中共颁布《反国家分裂法》,国际舆论也纷纷表示不满和反对。

应美中“三民主义统一中国大同盟”,以及大纪元时报和新世纪电视台的邀请,著名历史学家辛灏年先生,于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七日在芝加哥侨教中心发表了题为“中国统一的原则、道路和时机”的专题演讲,就中国统一的原则、道路和时机, “九评共产党”与中国统一的关系;以及中共制订《反国家分裂法》的真正意图发表了他的独特见解,受到了芝加哥侨界及留学生们的热烈欢迎。在上次《透视中国》的节目中,我们为您介绍了辛灏年先生芝加哥演讲的第一部分,“中国统一的原则、道路和时机”。在今天的节目中,我们将继续为您介绍辛灏年先生演讲的第二部分“《反国家分裂法》的真正立法意图”。

【辛灏年】我要讲的第二个问题,是大家这两天最关心的《反分裂法》。我大概也是对反分裂法最先表态的一个,但是我没有公开表态,因为当反分裂法刚刚传出来的时候,纽约的几个记者就找到我,我只跟他们说了三句话,那个时候我没有多想,我就说:什么反分裂法呀,我说这个反分裂法叫做:“以攻为守,以进为退,以威胁代替妥协”。这是我当时对《反分裂法》的看法。因为我想,我的大陆的同胞们很多人会跟我看法一样。我们和共产党才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的啊!

后来很多朋友都跟我谈这个问题,我就想了,这个反分裂法到底是个什么法呢?我们??得给那些关心祖国的命运,关心我们大陆人民命运,特别是关心我们中国未来统一的的这些华侨的朋友们、同胞们有个解释呀。而且特别是看到半个多月以来,甚至二十多天了,你看海内海外,包括美国政府﹑法国政府﹑俄国政府都在闹腾这个中国共产党的《反分裂法》,共产党睡在梦里都笑醒了,目的达到了。

《反国家分裂法》是不统一法

【辛灏年】我对反分裂法进行三句评价。第一,反分裂法就是“不统一法”,如果跟共产党说的客气点,或者我们再讲得科学一点,反分裂法就是共产党拿出来的一个“暂不统一法”。为什么? 

第一,大家想一想,一九九六年,台湾大选是,中共已经放了空弹头的飞弹,打在台湾岛的几个角上。记好,八年前就把飞弹放出去了,不过那是空的。现在是八年之后了,都不止八年了,在这八年当中,只要台湾有一次大选,不论是什么大选,共产党不是调兵,就是遣将;不是把粮食从东北运到福建前线;就是把五百七十六颗飞弹;或者七百五十六颗飞弹排在台湾海峡对面。直到去年台湾大选的时候,共产党发表《社论》说“台独就意味着战争,阿扁上台就是台独”。并且它已经慌乱到什么程度,慌乱到竟然承认二二八是它亲自指挥领导的,说明二二八跟台独没有关系……。

可是漫长的八年过去了,它先打空弹头;后讲台独就意味着战争;阿扁上台就意味着战争。军队也调好了,粮食也储备好了,飞弹也对准了,怎么办.阿扁上台了,阿扁又被选上了,怎么办?是打还是不打?能打吗?不能打又怎么办?它处在一个非常慌乱的状况下,你们知道吗? 打, 我待会儿再打。他不敢打。可是不打,它又下不来台了。 因为“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在纽约已经正式更名为“中国统一促进会”。纽约那些爱国的亲共侨领,已经喊出了:哪怕是武装打台湾,我们也要统一它了。在华侨的世界里面,在这个世界有海水的地方,一些人是真爱国,可是不知不觉把爱国等同爱共的这些华侨们,他们在逼迫共产党打台湾啊,你知道吗?他们不了解共产党心里的苦衷啊!你不是飞弹都放出来了吗?空弹头都放过去了吗?你不是说台独就意味着战争吗?阿扁上台就意味着台独吗?那你怎么还不打呢?可是它能打吗?不能打怎么办?不能打只好想个点子了,怎样化解海外华侨对祖国统一的崇高愿望?怎样解决大陆人民逼它打台湾的那样一个“反共战略思想”?怎样解决这上不上,下不下,打又不是,不打也不是的眼下状况?特别是叫它头疼的是,被它养大的台独势力 – 我讲的“台独势力”是反华台独势力,它的前期是共产革命台独势力,它的中期是社会主义势力,现在是反华分裂势力,这一批人不打它的话,今天叫去中国化,明天要走出中国,今天改教科书,明天要把英文定成台湾的官方语言, 不亦乐乎,共产党这张脸下不来呀!所以,殚精竭虑,好在共产党里面能人也很多,它想到一个点子 – 立法!

立法有什么好处呢?第一我表态了,我搞个反分裂法,??明我是要统一嘛。第二,我现在才立法呀,立完法,法起了作用以后,才能看情况决定打不打台湾啊。你看,时间拖下去了。第一稿出现的时候说,二十年以后再打。反分裂法先发出来,二十年以后再打。大家记不记得,八九年邓小平先生说过一句话:杀二十万保二十年。现在胡锦涛也要定个反分裂法,先保二十年再说。所以,反分裂法对于中共来讲,是金蝉脱壳之计呀!是不统一法,是暂不统一法,但是又不能示弱。因为它是绝对不会公开讲 – 那我们暂且就不讲统一嘛,你们也别把台独搞得太快,海外华侨你们也别逼我……共产党它掉不下这个架呀,怎么办?就来个反分裂法。表面上看,告诉你,我要统一台湾,统一中国,以攻为守;表面上看,我是要打的,只要你是实质性台独 – 大家记好,它这《反分裂法》里面有个“实质性台独”的概念,这个“实质性”就掌握在共产党手里面。只要我认为你是实质性台独,我就打。哪怕你再台独,我认为还不是实质性台独,我就可以不打。这叫以进为退嘛!话讲得很狠啊,心收得很紧啊!第三,以威胁代替妥协。好在中国大陆大嘛,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嘛,飞弹几千颗嘛,军队有三百万嘛,威胁威胁你这个小岛有什么了不起啊,可是这个威胁的结果是什么?目的是什么?是妥协嘛,是不敢打嘛! 

所以《反分裂法》,我以为它首先就是一个不统一法,客气点说,叫暂不统一法。它无计可施了,只好弄个法出来了,即可以吓阻台独,又可以宽慰海外爱国华侨,更能够缓解那个对它怀着贰心的中国大陆人民。一举三得。

《反国家分裂法》是反统一法

【辛灏年】《反分裂法》不仅是一个不统一法,《反分裂法》还是一个反统一法。为什么说它是反统一法呢?我们先随便举个例子。我对我自己的孩子从小就很严厉,可是我对他无计可施。我只要发现了他的毛病,我只要打他一顿,可他就逃跑一次;我打他两顿,他逃跑两次;最后他跑得让我找三天三夜都找不到他回家。有人告诉我,你不能再打了,再打这儿子就没了。他真要跑到外地去,再也找不到了,你就等于没有儿子了嘛!所以当一个父亲管教孩子的时候,他的前提是什么?他的前提是要这个孩子好,要这个孩子跟他亲,要这个孩子认他这个爸爸,承认这个家是他的。他管教孩子的目的,绝对不是要把这个孩子给吓跑,把这个孩子给弄走,让这个孩子永远在他的眼前消失掉。所以大家想一想啊,这些年来台湾只要一有选举,这边就放飞弹;再有选举,就大骂台独。可每一次大喊大叫的结果是什么,是台独更台独了!是台独越走越远了!是台独再也回不了头了的味道了。大家想一想,共产党是傻子吗?既然明明知道,我威胁一次,他就多跑了一尺远,我威胁两次,就再多跑一尺远,我威胁三次,他就干脆跑得不见我了,那你还不赶快改弦更张吗?不!它在继续威胁。而继续威胁的结果是什么呢?那就不是要统一了,而是反统一了,怎么统得起来呢?你每威胁一次,台独就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你每威胁一次,他反华的那种本领和言语就嚣张一次。你看昨天又开始了,三.二六大游行,媒体报道一百万,泛蓝说只有二十七万点五,那也是二十七万点五啊。所以客观上来说,中共的反分裂法,实际上,就是一个反统一法。没有一个人这么蠢,中共也没有那么蠢。它明明知道,它发作一次,台独就更加嚣张一回,可是它还要这样发作。所以,从客观的意义来 说,不是说主观上,你不是在要统一嘛?你是在要分裂嘛,你怎么还要搞个什么《反分裂法》呢?

《反国家分裂法》是非法之法

【辛灏年】第一,大家想想看,《反分裂法》没有历史的合法性嘛,因为辛亥革命之后,任何一个混战的军阀,都没有说要另外建立一个国家来分裂我们的大中华民国,任何一个军阀,他无非是想割据称雄而已。他仍然承认一个中国,他没有搞出过第二个中国来。唯有共产党在苏联的命令和指挥下,第一,不承认中华民国;第二,它没有祖国;第三,它在一九三一年日本侵略中国两个月以后,在苏联的命令下,创建了伪“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是中国近代史上,第一个分裂中国的祖宗啊!在抗战胜利以后,它把中华民国的大好河山变成了两半,被它取名为一个叫“国统区”,一个叫“解放区”。所谓“国统区”就是挂着孙中山先生的画象,飘扬着青天白日满地红国旗,唱着“三民主义我党所宗”的国歌,所谓“解放区”呢,是挂着马恩列斯的画象;挂着镰刀斧头的苏联党旗;唱的是“英特纳雄那尔一定要实现”的没有祖国也不要祖国,甚至敢于出卖祖国的《国际歌》。一个分裂了中国的祖宗,一个没有它,中国就不可能出现分裂的这么一个党,它有什么资格来订什么《分裂法》呢?我们从历史学者的一个良心的角度,认真地问一问这个问题,中国共产党它制定《反分裂法》,有历史的合法性吗?你如果说孙中山订《反分裂法》,蒋介石订《反分裂法》,蒋经国订《反分裂法》,都有历史的合法性,而恰恰就是中国共产党没有合法性!所以我要讲的第一点,它是非法之法,那是因为它没有历史的合法性。

第二,它没有现实的合理性。为什么?在座的都是关心国事的朋友,它在去年还把中国北方的大片领土,拱手相让给它那个已经死掉的社会主义祖国──前苏联的后人们。并且把领土送出去的公报,到今天都不敢公布出来。几个月前当日本的自卫队,已经上了钓鱼台岛的时候,已经宣布钓鱼台是日本的领土的时候,它只派几个学者说:钓鱼台从来就是中国的。政府军队无一人敢表态。一个左手在出卖国土,让出国土的一个政权,为什么把只有三万多平方公里的台湾岛揣在心里,今天想解放它,明天想统一它,可是另外一只手在不断的在把自己的国土在送出去。你知道老沙皇俄国和新沙皇俄国一共侵占了我们多少土地吗?五百六十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啊,是多少个台湾啊,你们可曾??过中国共产党叫过一声吗?说都没有说过一声啊!所以,它在现在这个节骨眼上,搞出一个《反分裂法》专门对付台湾,我想问一问,它有现实的合理性吗?没有合理性,你一边还在卖国嘛,你一边又装出一副要统一中国的样子。今天的中国老百姓可不是几十年前了,大家都会看得很清楚。

第三,《反分裂法》没有一个正当的立法的法源。共产党说,《反分裂法》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制定的。凡是在座的大陆的朋友都会知道什么叫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这个法对我们起过作用吗?这个法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以中国共产党为领导的核心力量。这个宪法到今天还把“四个坚持”写在上面。这个宪法还把自由信仰,民主舆论的自由全部写在上面,说我们中国人都拥有这样一个自由。如果都拥有的话,今天这个地方就不会有这个研讨会了。我在大陆生活了四十七年,我就从来没有享受过言论自由;我就没有享受过我自己的信仰自由嘛。号称一亿的法轮功学员,如果在中国大陆有这个信仰自由,让他去练功的话,共产党遵照这个宪法,他就应该有这个权利,可是没有嘛!才跑到海外来办媒体的嘛!这是不是事实嘛!这个《宪法》是个假法嘛!是个伪法嘛!是个从来只订了,从来不打算去兑现的《宪法》,所谓的“根本大法”嘛!根据这个虚假的宪法,一个从来不想实现的,一个只用来禁锢人民、压迫人民、统治人民的《宪法》;一个随时可以变的《宪法》所制定出来的《反分裂法》,它有合理的正当的法源吗?它没有嘛!它的来路就不正嘛。

第四,《反分裂法》没有执法的可信根据。我刚才已经讲了一点了,我现在要重申的是,一九四九年以后到今天的中国,在漫长的毛泽东时代是无法可依,毛泽东自己讲的,“我就是秃子打伞无法无天”。在改革开放的二十五年里面,制订了无数的法,可以说是法律之多之广,今天世界是很少有国家相比的。可是它有法不依呀!我这话可不是笑话,在我被共产党作为统战对象,也给我一个人民代表、人大常委当的时候,我就曾经写过一个建议,“不要有法不依”嘛。如果它有法而依的话,今天中国大陆满中国到处都是上访的人群吗?北京还要派出那么多的武警在任何一个火车站、汽车站阻止那些来上访的平民百姓吗?那些来上访的百姓能够在中南海对面的高墙上往下跳,去自杀吗?一个无法可依,有法不依的政权所立的一个《反分裂法》,我们全世界都把它当成一个真正的法来欢呼、来支持、来反对、来抗议、来控诉,本身不就是一场笑话嘛!它是假的嘛!是水中月嘛,是镜中花嘛。它既没有历史的合法根据,又没有现实的合理的道理;它既没有立法的正当法源,又没有执法的可信依据。制法的中国共产党从来就不是一个好好的能够执法的党嘛!

所以总结一下我们对《反分裂法》的看法。它是一个不统一法,它是一个反统一法,它是一个非法之法。所以在时机上,不用??,中共喊统一都是假的,这个时机当然是不对的了。第二,《反分裂法》闭口不提民主,只谈和平统一, “和”非和平手段。所以道路不通嘛!《反分裂法》有原则吗?没有原则嘛!原则掌握在中国共产党的手上,你看它那十条,那么一小段文字,它是想怎么解释就可以怎么解释嘛。原则不对、道路不通、时机不当,《反分裂法》是什么“为了中国的民族统一,为了中国的统一”,那不过是一句笑话嘛!

【林丹】《反国家分裂法》之所以受到台湾各界以及国际社会的关切,是因为它首次明文规定“采取非和平方式”来处理台独问题。《反国家分裂法》全文共十条。其中第八条规定如下:

【旁白】台独势力以任何名义、任何方式造成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事实,或者发生将会导致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重大事变,或者和平统一的可能性完全丧失,国家得采取非和平方式及其他必要措施,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

【林丹】所谓“分裂的事实”、“将会导致分裂的事变”、“和平统一的可能性完全丧失”三种情况的认定,存在着极大的变数和不确定性,这正是台湾以及国际社会的疑虑之处.

中共死也不敢打台湾

【辛灏年】共产党为什么在近十年来,不断地挥舞着民族主义的大旗,在海外大喊统一,在国内高喊要统掉台湾。可是,飞弹空的放过去了,实的也布置好了。军队未行,粮草也已经先行了,可就是不敢打台湾。就是在台独愈加猖狂的今天,它却动都不敢动,只拿出一张纸来,在纸上用威胁代替妥协呢?它有一个根本道理,这个根本道理说白了就是三个字,“不敢打”。再说得详细一点,那就是三句话,“共产党死也不敢打,要死了才有可能打,打了就死!”大家不要以为我今天即兴发明了这三句话,我这三句话是八年前和一批美国的中共问题专家,和一批华裔学者,和一批著名的民运人士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大家都认为马上就要打台湾了,我说了这三句话。纽约的一个记者叫蓝丽小姐,她可以证明,因为她每年都问我这个问题,我每年都坚持这样说。我为什么这样说,不是我聪明,是因为我比较了解共产党。和我大陆的许多同胞一样,和在座的许多大陆留学生一样,我们了解它,它不敢打,它死也不敢打。因为他打了就会死。

你知道吗?邓小平死的时候,北京一个工人拿着一个花圈要送到天安门广场去纪念他,不管他是真的假的,五个武警一下扑上去,按在地上,铐上带了就走。因为送一只花圈都会影响这个党国的稳定。三年前,北京大学一个女孩子,在北京东郊被几个小流氓强奸致死,她的同班同学要为这个可怜的女同学开一个追悼会,教育部根据中央精神,发下一个文件给北大,不准开追悼会,原因是不利于稳定。稳定压倒一切呀!一个小小的,一个班级的追悼会都能影响到大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稳定。一只哀悼中华人民共和国领袖邓小平的花圈都能使它心惊胆战!它还敢把一九四九年打赢了、五十多年搁浅了的这一场台海战争重新挑起来打吗?敢吗?不敢的!“稳定压倒一切!”孙中山在“走向共和”里说过一句话,“稳稳稳,稳到袁世凯复辟帝制!”共产党也是“稳稳稳,稳到绝对不敢打台湾!”所以呀,它死都不敢打。因为打台湾就会造成不稳定,还有什么东西,什么原因比打台湾,发动一场内战,更能造成中国共产党当前的政治不稳定呢!?

中共要死了才有可能打台湾

【辛灏年】可是我为什么说“要死了才有可能打呢”?反分裂法的另外一面,比较可怕的一面,就是“要死了才有可能打”。为什么这么说,它不敢打是为了维护它的生命啊,是为了保护这个政权,使这个政权这个社会不出问题呀,共产党不会给人民一个机会,让人民在打台湾的时候揭竿造反而起呀!可是大陆人民对于民主的追求,对共产党的反抗,五十多年来其实从来没有停止过,现在是越反越烈而已啊。人民不会因为你不打台湾他就不反共啊!你们看看“九评”嘛,我刚才说了,改革开放二十五年的结果,是出现了一个强大的信仰团体,发表了九篇声讨共产党的檄文。那就是??,人民反对共产党,要结束共产专制统治,要推倒这个共产专制的复辟,已经是快到时候了!如果这个人民的奋斗在近一些年里面,越来越如火如荼的发展起来的话,如果共产党已经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政权不稳的话 – 其实我这句话已经讲得挺落后了,因为,八九年之后,那么多的共产党的大小官员带着我们从海外投进去的美元,跑到美国和海外来,买房子,置地产,想想看,都在留后路。在这种情况下,当它感到最后,实在是顶不住了,杀二十万,保二十年。现在已经十五年了,只有五年可保了,它就有能会打台湾,为什么?打台湾,东边去打台湾,西边用军事独裁统治的办法实行军管,控制大陆人民,采取非常时期的方法来对付大陆人民,重归毛泽东时代。所以大家要明白一个道理,要死了,真的是有可能打。

但是,不论是“死也不敢打”,还是“要死了才有可能打”,都是“打了就死!”为什么?机会嘛。中国大陆人民今天少的是什么?机会嘛。对一场推翻专制统治的人民民主运动,或者叫民主革命,天时、地利、人和地利有了,人和有了,现在就差一个天时了。何况,天听自我明听,天视自我明视。人民是天啊,三千年前,我们老祖宗就说过这句话,“人民是天”啊。人民要变革天命啊。海外近半个多月来,在中国共产党的反分裂法颁布的前后,所掀起的一股又一股的各种各样的声浪,说白了,都是上了它的当啊!有必要吗?有必要同一个嘴巴狠狠,心里根本不敢打的人,较什么真嘛?!你越较真,它就越得意啊!这就是它的目的呀!第一,你害怕了吧,你不害怕就不敢上街抗议──你害怕了;第二,爱国的华侨更来劲了吧,你看最近一些华侨侨团闹腾得多厉害!是不是?还有我们的很多很多的朋友,是否应该从这当中看到一点什么,看到了我们今天在台湾的问题上,一定要慎重!不要上当,不要上它愚弄人民的圈套。要把心贴在大陆人民的心上,听听大陆人民怎么讲,不要跟着共产党的那个假的、统一的旗号去起哄。这一点太重要了,这一点也是我多年来感受最深的地方,

我是一个中国人,在我的心里,我认宗的是那个“大中华民国”。如同今天中国大陆好几代的中青年知识份子一样。什么叫“大中华民国”,那就是包括内蒙古在内的,一九一一年由孙中山先生所创建的那个亚洲的第一民主共和国。我认宗的是这个,我认宗这个大中华民国,我自然爱我自己的这个大中国。我也正因为爱自己的这个大中国,所以我们不论在对中国的统一和分裂的问题上,持什么样的看法,抱什么样的态度,我们的一个信念,那就是中国大陆绝大多数人民的一个信念,一个你最好不要去碰、也不要敢去碰它的一个信念,那就是中国必将要走向民族统一这样一个信念。就象我刚才说的那样,中国一定要在原则、道路和时机上选择好,选对了,去走向民主统一。

【林丹】二零零五年,台湾泛蓝各党纷纷发起“大陆之旅”。台湾新党主席郁慕明的“民族之旅”;亲民党主席宋楚瑜的“破冰之旅”;国民党主席连战的 “和平之旅”,真可谓风起云涌,势如破竹。他们被奉为上宾, 登讲台,走红毯, 好不风光. 然而, 不久前一份从大陆内部向海外互联网上传的中共中央文件显示, 为防止党内思想混乱,就连宋登陆一事,中共中央向中央各部委,各省市自治区,解放军各军区、各大兵种发出《通知》,《通知》说:作为新世纪军事斗争准备的一部分,为了分化瓦解敌人营垒,为了在战争之前尽可能多地争取世界和平力量的支持,中央决定近期邀请以连战为首的台湾国民党,和以宋楚瑜为首的台湾亲民党组团来大陆访问,并增加与台湾各政党的联系。《通知》说,台湾连、宋势力是我们应该争取的力量,但为防止对连、宋的和平幻想,有必要提醒全党必须对他们的本质有清醒地认识,他们归根结底是属于台独势力,只不过是缓独而已。《通知》说,为避免造成他们“反攻大陆”的错觉,为防止他们与我们争取群众,必须严格控制他们在大陆的公开言论和活动。既不能允许他们宣传台湾的“中华民国”和“民主自由”,也不能允许他们宣传联邦制,只准他们宣传中华民族的大一统,宣传中国人的世纪。尽管这份《通知》的真实性还有待于进一步考证, 然而我们从连宋大陆之行不断收紧尺度的言论和演讲中,似乎已得到了佐证。

台湾民进党主席陈水扁批评说,两岸最大的不同不是政治分离,是生活方式、制度的不同,两岸之间是民主与不民主、和平与非和平的竞争。

舆论指出,中共借台湾政党纷争,对台再施统战之术。是急于想从《反分裂法》所造成的孤立被动的局面中解脱出来, 舆论呼吁台湾各界放弃政党利益纷争,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以及所面临的崩溃危机,为中华民族的未来,和中国的长治久安,彻底抛弃对中共的任何幻想。(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赖斯抵东京将会晤日首相
台湾人民的精神动力来了
326游行 新竹县市6千人表达保卫乡土决心
【读者投书】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最热视频
【新闻第一现场】发源地疫情再起 武汉再爆确诊
【重播】川普总统签署“美国大户外法案”
【十字路口】微软买抖音?纳瓦罗暗指不适合
【拍案惊奇】美欲黄岩岛开战?闫丽梦再揭内幕
【有冇搞错】李克强受辱 习近平的北戴河危机
细思极恐!大陆手机记录日常对话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