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菁:解救「報捷」,千餘孩子在哪?

張菁

人氣 1
標籤: ,

【大紀元6月28日訊】在中國,販賣奴工、奴童的情形,已從上世紀末的分散型、個案式發展到了今天的集體化、規模化、深入化,形成一個巨大的犯罪網路,一條條穿州越省的販奴黑路,十幾年營造的利益血鏈,環環相扣,扯一條動一片,是活生生的21世紀販賣黑奴中國版!而山西省奴童案中所謂的“專項行動”,不過是一場雷聲大雨點小、自上而下的不折不扣的集體遮羞大秀!

千餘父母.僅二人帶回了孩子

今年6月5日,400名尋找孩子的家長,在網上向社會發出了求救信,引起了媒體廣泛報導和國內、外線民的強烈譴責,驚動了中共最高層,胡、溫於是下令調查,如今已告一段落。22日,中國勞動保障部、公安部、全國總工會聯合工作組召開新聞發佈會,宣稱山西打擊黑磚窯專項行動已解救農民工359人、童工(包括待確認年齡的)共21人。可是,400個呼救的家長只有二人領回了他們的孩子,有父母出面求救有名有姓的孩子就有1,000多人仍然不知下落。

呼救的家長們說,他們的孩子多是在火車站、路邊、職介所等各種公共場合被人坑蒙拐騙到各個黑磚窯黑礦井的。仲介人販子以300~500元轉手倒賣給窯主,而孩子們除了一日幹12~16小時超強度的工作外,一分錢也拿不到。他們介紹說,經他們自己找到的孩子辨認,有的孩子是十幾人坐上同一輛車被拐騙到山西的同一磚窯。走訪上百家磚窯尋找兒子的羊愛枝說:“幾乎每處都有孩子被強迫做苦力”,“他們蓬頭垢面,赤手光腳,磚車拉不動時,監工就在後面用鞭子抽。”她曾嘗試著帶走他們,但不是被包工頭們追著打,就是受到當地員警的阻攔。早在2000年,一個僥倖逃出狼窩、現年21歲的長沙大學生小黑,就曾經被人販子拐賣到山西運城六畝村的一個磚窯,有57個象他一樣的孩子,每天幾乎都工作16個小時以上,一日啃幾個饅頭,幾個月才吃上一餐肉。他還親眼看到,一個孩子被打手用磚頭和板子打得血肉模糊後就沒了氣息。

河南電視臺《都市頻道》記者付振中連續不斷地揭發山西黑磚窯內幕。他已編發了20多期揭露山西黑磚窯的報導。從5月9日起,他與尋子的家長們三度暗訪山西黑窯,輾轉磚窯上百家,在萬榮縣一個黑磚窯,他曾看到過數十正在做苦工的孩子,最大的13歲,最小的才八歲。他們吃的、住的,加上身上傷痕,是他一生中見過最悲慘的一幕。5月19日,河南電視臺播出《罪惡的黑人之路》後,就有上千河南籍被綁架或拐騙的孩子的家長到電視臺來求助,希望獲得訊息尋回到自己的孩子。這不包括全國各地其他地方被拐騙的,以及記者沒有走訪到的那些黑窯裏,更沒算那些被打死的、工傷死的和病死的孩子。

只找到21人,很顯然,不是政府無能,就是害怕涉案人員數字龐大,上上下下難找“乾淨”人,必須網開一面,才能維持地方政府運作以及政權的穩定。

在23日各層邀功報喜的時候,胡錦濤主席、溫家寶總理可知道,在大大小小的礦井、磚窯,至少還有千餘孩子正在打手和狼犬的監視下,在傷痛和饑餓中煎熬,毫無做人的權利和尊嚴,過著比黑奴更加悲慘的生活,甚至不排除更多的孩子已被滅口,從此人間蒸發。

利益血鏈交錯.法網難張

看看下面的事例就會瞭解,為什麼全山西省就只有21個孩子獲救,就會看出,這張密集交錯的利益血鏈所結成的網有多麼的堅實。

6月14日中華全國總工會書記處書記、紀檢組長張鳴起一行,親臨山西省洪洞縣一個黑磚場視察,到了現場卻發現,那些包身工、奴童竟不見了,八名癡呆者也不知去向,而他們所居住的黑屋也被身分不明者“毀屍滅跡”,現場只留下一堆瓦礫,連那六條眾所周知的兇猛的狼犬也一條都不見了。頭一天才去過黑磚場調查的縣幹部說:“昨天來時還是好好的。”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這一切都是在“驚動了胡、溫”並下了“嚴查”命令之後發生的。

山西省公安廳有關負責人19日竟輕鬆地說:“為了逃避檢查,一些非法經營者會提前將民工轉移。”當然,這是常識!一般人都能預見,難道當局就不能想像到、不能早一點採取預防措施?況且,記者深入虎穴的採訪回來的報導從幾個月前就開始,許多家長早已報案,公安及勞動監察等部門為何一定要等到胡、溫下令了才有所行動呢?既然知道打草驚蛇的後果,何不預先做好防備以便應對呢!

可是,看看各省市的公安在鎮壓法輪功的問題上,又狠、又准、又持久,一家一家地抓、幾百幾百地關,雷厲風行,絕不會輕易漏掉一個,並在監獄裏從精神到肉體全方位給予折磨;對待一些挺身維權人士包括雙目失明的陳光誠等人,又關、又打、又判,而對那些糟蹋孩子的黑心窯主、拐賣騙子、黑仲介、收保護費的執法人員、知情不報的失職者,卻表現得那麼遲緩,以至於在“專項行動”前,就讓那些糟蹋孩子們的嫌犯“清掃門戶,乾淨迎客”。

為什麼有這麼大的差別呢?可以說,金錢是重要根源之一。一個山西礦老闆就能花800多萬元買架飛機送給“人民公安”,法輪功、維權人士能嗎、又願意嗎?常言道:吃人手軟、拿錢消災,在貪腐盛行、臭名昭著的中國官場,有錢能不使鬼推磨嗎?

童工問題嚴重.山西見一斑

非法利用童工,在中國各省市縣鄉鎮都極為普遍,不同的是工作環境惡劣的程度,以及支付微薄工錢與無償地剝削。河北臨西汪江磚廠,包工頭將兩名智力發育不全的少女騙來,白天做工長達16小時,晚上逼迫她們為其他男工提供性服務,表現好的人可以50元向老闆買嫖票,去她們住的單間發洩一回。有時,她們被推進30來人的大宿舍裏,任由那些殘疾民工一雙雙髒兮兮的手摸、掐,扯光衣服猥褻,可她們直到逃走的二年多時間,從未拿到過工錢。

而山西省在奴役、販賣兒童方面一點也不遜色,大案也曾驚動過中央多次,總是杜而不絕。就說幾樁近年被揭發出的案例吧。

◆13歲的孤兒孫貴明,四歲時父親自殺,九歲時母親病死,此後一直跟著奶奶住。奶奶死後,他就不得不棄學打工。2002年10月9日,在山西吉縣一家飯店當童工,只因幫老闆買菜多花了一元五角,老板認為是他偷的,於是就指示三個男青年把他毒打一頓,其間,打昏了又用冷水潑醒。他被人送到醫院後,雖撿回了一條性命,但從此變成了殘廢人。直到兩年後的2004年,《山西日報》記者再次采訪他,涉案的老闆仍然在逃,更別說賠償。

◆2002年,山西萬榮縣六毋村曾因使用河南籍的童工案發後,被罰款14萬元。五年後的2007年6月,《南方週末》記者在六毋村發現,這裏的60餘家瓦窯廠仍有童工,僅記者視野所及便不下20個。

◆05年8月中旬,在山西省晉中市祁縣寶成玻璃器皿廠,一名年僅15歲的童工段輝棟上班第八天就被車間主任用鐵鉗重戳後死亡。而事後赴祁縣採訪這一事件的記者,竟看到在距事發工廠數百米的另一個玻璃廠裏,還有十多名童工在辛苦勞作。祁縣中國最大的人工玻璃吹制基地,全縣160多家玻璃器皿廠中,二、三十家曾被查出非法雇用童工,僅2004年,全縣就遣散了115名童工。

◆2006年3月,陽高縣常安街有一家名為蔚進祥糖果生產廠的黑窩,沒有證照非法生產達五年之久,產品遠銷上海、武漢等十五、六個省市。令人難以相信的是90%的工人是未成年的孩子。執法人員突查時,15名未成年的“女工”正在包“果珍棒”;另一個車間裏,兩名“男工”戴著髒兮兮的黑手套正揉著糖稀。

為了甩開記者的追訪,違法經營的磚窯、煤廠及礦主們,常常採取威脅手段。本次揭發洪洞縣黑磚窯的記者付振中,就已接到過幾十通喊打喊殺的恐嚇電話。稍早時的今年1月10日,《中國貿易報》山西記者站的專題部主任蘭成長等人,到山西渾源縣水溝村的一個煤礦采訪,以瞭解非法營運等問題,卻被礦主侯振潤等人活活打死。

不見具承擔精神的黨員,只有庸官

奴童案爆發後,案發的縣份竟沒有一個縣長為眼皮下發生如此失職的事情而遭拘留調查!更沒有一個省長、部長乃至總理出面請辭,以對如此慘無人道的奴役案負責。山西省長說教式的“道歉”,不僅隻字不提對遭奴役、傷害和死去的受害兒童的經濟賠償問題,還避重就輕,以罰款了事的無照經營等民事違法行為,來遮掩層層虐待、傷害孩子們的所有刑事犯罪。全山西省清查的小礦井、磚窯有8,760個,單單在洪洞縣就有非法黑磚窯95個,長期奴役、傷害、草菅孩子的溫床,怎麼變成了僅30幾人涉案呢?

那些生活在社會最底層的窮孩子、農村留守兒童、無依孤兒和殘障孩子,遭遇被拐賣、壓榨、虐打,象路邊腳底下的野草,任踩任踏,誰來為他們喊冤、誰來為他們索償?那些密密麻麻的各級婦聯、兒童團體哪去了?為何在這種時候總聽不見她們的聲音?為何她們總是袖手旁觀、不站出來為孩子們說句公道話、用母親的情懷溫暖這些傷痕累累的心靈?那些獲政府撥款、受國外大財團、非政府機構資助的各婦女組織,難道沒有道義責任全力呼籲、追蹤個案、促使受害兒童獲得各方面的照顧和經濟賠償嗎?花瓶就是花瓶,只為擺設而擺設。

相信每個有正常思維能力的人都知道,犯罪溫床不付之以炬,人販子依然有恃無恐、愈發猖獗。豈是抓幾個運氣不好的來做做樣子就能了事的!更何況,山西的拐賣、奴童案數目和規模驚人。

相形之下,同一時間在中國以外的地方,英、美、加、澳四國聯手也破獲了一個兒童色情跨國網路,救出31名孩子,一舉逮捕了700多人,並且還在繼續追查。為保護孩子,凡是沾邊的無論是何身分,格抓勿論,決不姑息。反觀中國,如此大規模的有組織的殘害兒童,一個巨大的跨省犯罪網路,僅僅抓了30幾名涉案者。同是孩子,同是生命,中國孩子,特別是農民的孩子,為什麼命就那麼賤啊!窮嗎?看看名列世界前茅的國民生產總值的飛躍,看看美輪美奐的城市建築,再看看美國拉斯維加斯大賭場來自中國的豪客,富啊,富得溢油!幹癟的是長年關在深井礦底、磚場煤窯的那些包身工、童工、童奴的身軀。

中國保護兒童的相關法律法規並不少,有《憲法》、《勞動法》、《未成年人保護法》等法律,還有2002年12月實施的《禁止使用童工規定》,以及簽署的聯合國保護兒童的相關法案。可是,這些真正能起作用嗎?能有效保護孩子們免遭零售批發嗎?法律是有的,案件是不斷的:從中央到地方的官員都也是常常受“驚動”,就是童工、童奴依然,就是孩子找不到!

胡、溫在聽取那些“專項行動”的捷報後,拿什麼去平息人們的憤怒?拿什麼去安撫那成千上萬傷心欲絕的家長們?在白天大合唱“解救建功”讚歌之後、夜幕降臨的夜半,你們可睡得安穩?

統一口徑,中共又玩老把戲

讓人氣結的是,童奴案就這樣迅速告一段落,剩下的是全國媒體又一次集體失語,相關消息只有獲中央授權的媒體才能報導,一律統一口徑,象《山西日報》、《第一新聞網》等官方媒體,甚至百度等搜索網站,都已將很多原始的奴童案的報導和圖片刪得乾乾淨淨。這種手法,讓人想起二年前南通孤兒院負責人密謀私自割掉了二個智障少女的子宮的案件、湖南數家福利院集體倒賣嬰兒案等,一開始大大小小的媒體都在報導揭發,但很快就變成了一個統一的腔調、統一的內容,最後抓了幾個當事人,有的隨後就放了,有的判了個緩刑就再也不提了。至於那些受害的孩子們最終的下落,是否得到安全保護,是否獲得賠償,一切都成了謎,甚至在百度上也搜索不到相關案件最後的處理結果。

一個同樣的問題還要問胡、溫:你們高談的“社會和諧”到底是建立在什麼樣的基礎上?是否一定要弱勢階層、普羅百姓“閉嘴”才能成全你們的“和諧”!

6月20日,400多位尋子父親們,萬般無奈,再次聯名發出求救信,呼籲加大解救力度,擴大查找範圍,要全國聯動尋親。他們說:“轟動全國的洪洞虐工事件,只不過是冰山一角,還有1,000多個生命正在遭遇危難……救救我們的孩子吧!”

可是,從深意上想想,靠現行體制、腐敗架構救孩子,救了今天救不了明天,救了張家救不了李家。一個四川盲人歌手周雲蓬是這樣總結的:

什麼是孩子?
什麼是中國孩子,
那《中國孩子》是什麼?
──是吃人盛宴上的羹炙,
是取樂的工具、消遣的物件,
是“活該生在中國”的螻蟻,
是被鬥爭掉的、被沉默掉的、被忽略掉的、
被代表掉的、被和諧掉的,
中國奴隸!

(2007-06-26)

轉自《民主論壇》(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張羽良:中國人真的從「黑磚窯」醒悟了嗎?
磚窯奴工 另一個中國
點評:沒有假大空,哪來包身工?
王天增:共產黨,你有甚麼資格繼續霸佔政權?!
紀元商城
Apple AirPods Pro無線耳機 USB-C充電 2倍主動降噪
這種杯子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個被捕
每日更新:112粒Tide三合一洗衣球 有3大功效
這些亞馬遜好物 讓你生活品質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