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文】中共為劉少奇平反內幕

胡績偉與胡喬木明爭背後是胡耀邦同鄧小平的暗鬥

人氣 36
標籤:

【大紀元6月27日訊】一九八○年二月,中共十一屆五中全會通過為劉少奇平反的決定。從二月至四月,圍繞《人民日報》為劉少奇平反的社論題目,應當是《還歷史本來面目》,還是《恢復毛澤東思想的本來面目》,《人民日報》總編輯胡績偉同主管宣傳工作的胡喬木進行了一場曠日持久的面對面的爭論,而背後實際上是胡耀邦同鄧小平的暗鬥。這場鬥爭的結果是:胡耀邦、胡績偉在鄧小平的壓力下,被迫採用了鄧小平確定的題目:《恢復毛澤東思想的本來面目》。胡績偉至今認為,這是一篇難以自圓其說的為劉少奇平反的社論。

《胡績偉自述》透露胡、鄧分歧

《胡績偉自述》一書記錄了這場明爭暗鬥。胡績偉在書中寫道:「《人民日報》要根據五中全會精神,寫一篇為劉少奇平反的社論。編輯部的同志們都感到這是一篇很難做的文章。因為這篇社論不可避免的要涉及毛澤東在這個問題上的錯誤,涉及他晚年左的理論和左的實踐給中國人民帶來的災難。如果按照事情本身發展的邏輯去寫,實事求是,不迴避問題,也許比較容易順理成章,也比較容易被各界人士理解和接受;如果只是重複五中全會決議上的話,不能超越五中全會決議的提法和評價,那麼這篇社論就不大可能被廣大讀者所認同了。」

胡績偉認為「決議完全迴避了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就是為了打倒劉少奇這一極端錯誤的目的以及他所應負的責任,完全推到林彪和『四人幫』的身上,這是不符合客觀事實的,更難以服眾。」

胡績偉、王若水和評論部討論幾次,決定本著實事求是的精神來撰寫。撰寫社論的任務落在當時擔任評論部主任的范榮康身上。他從三月五日開始,幾經討論修改,二十天後完成了一稿,以《還歷史以本來面目──論為劉少奇平反的重要意義》為題,於三月二十六日送胡喬木審閱。四月三日,胡喬木找范榮康等人談話,提出將社論題目改為《恢復毛澤東思想的本來面目》。

胡績偉等人認為在劉少奇冤案問題上,毛澤東思想的本來面目是什麼呢?不就是《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張大字報》所宣告的要打倒劉少奇嗎?毛澤東本人對此都直言不諱。一九七○年十二月十八日,埃德加‧斯諾曾問毛澤東:「你什麼時候明確地感到,必須把劉少奇從政治上搞掉?」毛澤東回答說:「那就早了,一九六五年一月『二十三條』發表,『二十三條』中的第一條就是『四清』的目標是整黨內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當場劉少奇就反對。」可見打倒劉少奇在毛澤東思想上已非一朝一夕之事。為劉少奇平反和恢復毛澤東思想本來面目,這是兩個相互矛盾的問題,根本無法統一起來。

一九七九年中央召開理論務虛會的時候,當時理論界、新聞界、文藝界許多人就提出,在堅持「毛澤東思想」的時候,應當分清毛澤東思想的正確部份與錯誤部份,不能混淆起來。這個正確意見在當時竟被指責為反對毛澤東思想。到十一屆五中全會為劉少奇平反時這個問題仍未解決。胡喬木說:「現在很多同志對五中全會公報中的『恢復毛澤東思想本來面目』這句話意見很大,很不理解,就拿這個作題目。」

胡喬木的後台是鄧小平

胡喬木還向《人民日報》理論部口授社論內容。社論不得不進行重大而艱難的修改,幾乎等於重寫。編輯部有關人員看到修改後的社論,覺得社論題目不好,文氣不順,說服力不強,提了不少意見。寫評論的同志根據這些意見,集體研究出一個修改稿,並給胡喬木、胡耀邦寫了一封信。信中說「打倒劉少奇,是席捲中國大陸長達十年之久的大規模政治運動,並有毛澤東同志一整套的理論思想來進行發動和作為指導。毛澤東本人用這種思想否定了他在一九五七年以前的許多思想,一直到去世前他也沒有改變。所以,發動文化大革命,打倒劉少奇,不能說不是毛澤東思想的一部份。」信和改樣送出前,胡績偉在電話中向胡喬木作了口頭匯報,遭到胡喬木的批評和拒絕。胡喬木強調,他轉達的是鄧小平的意見,「恢復毛澤東思想的本來面目」的題目與他口授的社論內容,一個字也不能改。題目不能改,內容也不能改。胡績偉將胡喬木的話告訴了胡耀邦,胡耀邦也沒辦法。因此,胡績偉只能把改樣送上去,提出不同意見的信只好不發了,留作歷史資料。

社論最後經胡喬木審改後,於四月二十五日送給胡耀邦,胡當天審閱了社論,改動了幾個字,並在信上作了批示:

「這是一篇極大膽極重要的文章,必須慎重對待。先送小平同志審閱,再送華主席、李副主席、紫陽同志審閱。如果可用,我意放在追悼會前三四天發。胡耀邦 四月二十五日」

中央一位負責人仍舊認為社論中有些話,不宜由社論發表,五月十六日發表這篇社論時,?除了第三部份中的幾段話。其中一段話是:

「文化大革命實際上是從『打倒劉少奇』開始的。一個時期以來,我們曾經說,文化大革命的成就,是打倒了劉少奇、林彪、『四人幫』三個資產階級司令部。把打倒林彪、『四人幫』這兩個資產階級司令部算作文化大革命的成就,本來就缺乏說服力,因為林彪、『四人幫』這兩個資產階級司令部都是文化大革命中形成的;沒有文化大革命,也就沒有這兩個司令部。劉少奇這個司令部早就只剩下『光桿司令』。現在劉少奇同志的冤案平反了,所謂文化大革命的『成就』的最後幻影也就消失無餘了。」關係到要不要徹底否定文化大革命。

此外,第二部份最後一段開頭幾句也有重要?改。這段開頭的原文是:「其次,要不要公開平反,下這個決心也很不簡單。劉少奇同志的案件,牽涉到文化大革命的全局,牽涉到毛澤東同志本人。說他是『反革命修正主義路線頭子』,直接是毛澤東同志的責任。大家知道,毛澤東同志曾經把劉少奇同志視為『睡在身邊的赫魯曉夫式的人物』。曾經針對劉少奇同志寫過《我的一張大字報》。中央在考慮為劉少奇同志平反時,不能不考慮它的後果。」涉及要不要否定毛澤東的錯誤。

讀者的眼睛是雪亮的,批評《人民日報》「不敢說真話」

社論《恢復毛澤東思想的本來面目》發表後,國內外反映十分強烈。絕大多數人對為劉少奇平反表示贊同、支持和擁護。但是對社論本身提出了不少意見,胡喬木在修改社論的談話中,提出《人民日報》「要恢復社論的權威」,有意以這篇平反社論帶頭。但事與願違,不僅沒有恢復原來《人民日報》社論的權威,反而影響了已經享有的權威。《人民日報》收到大量讀者來信,批評這篇社論。

中國科學院陸士禮來信說:從打倒「四人幫」以來,《人民日報》越來越好,希望你們能愛惜這來之不易的聲譽。在不便說話的時候,最好保持沉默,千萬不要說謊!少奇同志的冤案是毛澤東同志親手製造的,這是人所共知的事,為了維護一些不得不維護的信念,在社論中不提這一點是可以諒解的。但是你們還要把他說成是實事求是的典範,是帶頭平反的英雄,就未免太過份了。他要是肯以革命利益為重,多少說幾句公道話,彭德懷、賀龍、劉少奇、陶鑄等一大批革命前輩,何至於屈死在獄中呢?

一位不願留下姓名的讀者在電話中說:社論題目是《恢復毛澤東思想的本來面目》,一看就很不舒服。應該說是恢復歷史的本來面目,或者說恢復黨的優良傳統。要為劉少奇同志平反,又要為毛澤東的錯誤塗飾,只能越塗越黑。明明是毛澤東搞成的冤案,還要扯到他的功勞,不實事求是。社論第三部份列舉了毛澤東同志親自過問平反了一系列冤假錯案,這是事實。但是打倒劉少奇同志,打倒那麼一大批老幹部,沒有毛澤東同志點頭,辦得到嗎?毛澤東同志平反的只是其中極少的一部份,社論有以偏概全之嫌。不要再搞實用主義了,什麼都是毛澤東思想,到底什麼是客觀真理?發表這樣的社論,人們認為這是共產黨、《人民日報》公開的、赤裸裸的愚弄群眾。這篇社論一發表,把你們幾年來逐步恢復的威信一下子搞光了。說是不說假話,實事求是,統統都是糊弄人的。不要認為群眾是完全可以糊弄的人物。

鄧小平是「兩個凡是」始作俑者

二十八年前,胡績偉與胡喬木圍繞《人民日報》為劉少奇平反社論題目之爭,是用《恢復毛澤東思想的本來面目》還是《還歷史本來面目》為題,現在看來匪夷所思,當年卻反映出胡耀邦同鄧小平政治思想路線的分歧:鄧小平仍然堅持斯大林、毛澤東的無產階級社會主義革命,而胡耀邦是堅持「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實際是一場關於「兩個凡是」的尖銳之爭。鄧小平同意批評華國鋒的「兩個凡是」,只是為了自己從毛澤東撤鄧小平職的批示中解放出來,而思想深處仍然是堅持毛澤東的「六條標準」,簡化為鄧小平「四項基本原則」。「兩個凡是」是鄧小平和華國鋒共同創造的指導思想。鄧小平早在一九四七年六月二十一日在?冀魯豫一次幹部會上的講話中就說:「凡是自己思想與毛主席相牴觸時,要無條件承認自己錯了,因為歷史證明毛主席是絕對正確的,沒有一點不對;凡是地主與農民發生糾紛,不用調查,要首先承認農民是對的,地主是錯的,這是立場問題,要無條件提倡。」(何方:《從延安一路走來的反思》,上冊,第一七八──一七九頁,明報出版社,二○○七年九月初版)

不為反右派鬥爭徹底平反和「六四鎮壓」學生運動的政治理論根據和認識根源都是鄧小平自己的「兩個凡是」論。鄧小平八十年代製造出胡趙冤假錯案根源也在於此。(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中共向柬搞間諜活動内幕
唐柏橋:告湖南同胞書
吳國光:中共八大與反右運動
《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42)
最熱視頻
2021預測:全球瘟疫更具毀滅性 善惡大決戰
史前文明:地球上真的生活著三種人?
【新聞看點】武漢封城周年 上海再現隨地倒
【唐青看時事】台海挑釁 習拜川博弈內幕
【微歷史】共產黨利用民主在三個大國奪權(上集)
【珍言真語】何良懋:社交媒體與現代科技壟斷危險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