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家棄城蝸居 隱居懸崖下15年

標籤: ,

【大紀元12月16日訊】重慶市巴南區界石鎮樵坪山手板岩的懸崖絕壁上,十幾年來平添了不少「人造風景」, 筆法流暢的對聯、體態妖嬈的仙女、栩栩如生的石獅……不要以為是旅遊部門在打造風景區,而是一對藝術家夫妻移居到此。
  
66歲的老人彭富全和妻子15年前離開城市蝸居來到懸崖下,過起了「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隱居生活。彭富全和妻子在懸崖上用條石壘起了房間,每日用攀爬木梯回到石屋。他們在懸崖上修建了石塔,還雕刻了石獅及美女的壁畫等,日子過的輕鬆自在。
  
據《重慶商報》報導,彭富全本是九龍坡區馬王鄉人,到樵坪山「落腳」是為了治病。由於酷愛石雕,在長期的粉塵生活中,彭富全患上了嚴重的皮膚病,渾身長滿紅疹,奇癢難忍,皮膚常常被抓得鮮血淋漓,這讓本來就受氣管炎困擾的彭富全痛苦不堪。
  
「他天天在摳,很嚇人。」張正惠說,從得病那天起,丈夫就四處求醫問藥,但兩年過去了卻沒有絲毫好轉,不得不在家休養,成天無所事事。
  
1994年,心生絕望的彭富全索性放棄了所有的治療,選擇到峨眉山、九寨溝、金佛山、樵坪山等各地風景區旅遊。誰料一年過去了,彭富全不僅感覺呼吸順暢了許多,連皮膚也沒有以前癢了。1995年,他反復思考後,向妻子和孩子提出,他要到海拔700米的樵坪山隱居,以便「治病」。因為那裏有山、有水、有樹、有石,而且視野開闊,儼然世外桃源。
  
彭富全的提議在家裏立即炸開了鍋,遭到家人一致反對。但「一意孤行」的他沒有改變自己的決定。在走之前,他把位於九龍鎮的新房子交給了兒女。
  
「3個孩子摔門而去,老婆也一句話都不說。」彭富全說,最後,他一個人義無返顧地上了山,並在當地人手中租下了這片懸崖絕壁和旁邊的土地。「租了30年,每年租金50元。」彭說,租下懸崖絕壁後,他開始清理周邊亂草、雜木,著手修建「新房」,並於1995年11月11日正式入住。
  
雖說在懸崖下蝸居,但大約60平方米的石屋裡面竟「五臟俱全」:不僅有「客廳」,還有兩間臥室。在「客廳」裡擺放著電視機、電飯鍋等電器。在石屋旁邊還有一座「觀景樓」,以及用薄膜和竹板搭建起來的廚房。
  
彭富全說,山上的生活是寂寞的,為了打發時光,他開始在自己所住的巖洞周邊搭建「觀景樓」、「攬勝台」等景觀;並開始沉迷於在崖壁上雕刻「散花仙子」等人物,以及虎、龍、獅等飛禽走獸。
  
「很多親朋好友勸我來陪他,在看到老伴在絕壁上留下的心血後,我最終在1996年上了山,陪他一起生活。」張正惠說,隨著時間推移,她和孩子們逐漸理解了彭富全的選擇。
  
「這是彭富全第一次接我的地方。」張正惠指著青石巖上一個左耳殘缺的石獅惋惜地說,石獅耳朵被孩子弄掉了,太可惜了。「第一次看到這個懸崖,腿都打顫顫。現在背著二三十斤重的東西爬上爬下都沒有問題。」張正惠如此告訴記者,雖然丈夫的病沒有什麼好轉,但現在天氣比較好時,她會陪著老伴到山頂去坐一坐,曬曬太陽。「趁現在還能動,在山上多呆幾年。老了,走不動了,我們還是要回到孩子們身邊。」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高房價壓出《蝸居》文化
存中劍:團派借《蝸居》敲打上海幫
電視劇《蝸居》折射中國種種問題
網友曬現實版蝸居 房奴十招緩解壓力
最熱視頻
【紀元播報】報告:紐時及CNN等助中共宣傳馬克思主義
【時事縱橫】三方動作頻 美中台海上爭雄
【西岸觀察】美國人要中共還巨債有何依據
【新聞看點】北戴河內鬥酣 習當局5誤判挨批
【拍案驚奇】傳美推超級大炮 白俄羅斯抗暴記
【十字路口】數字人民幣急飆 香江經濟墜落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